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47审问

447审问

  “哪个白痴在11月末的天气里,搞这种涉水登6演习的?”一名士兵一边在寒冷的风中脱自己的靴子和袜子,一边坐在沙滩上骂街。

  他刚刚从船上跳下来,整个鞋子都湿透了,包括半截裤子在内,被寒冷的风一吹就立刻冰寒入骨。

  好在这不是真正的作战行动,而是一场针对登6作战的实践性演习。他可以坐在沙滩上脱鞋子,好缓解自己被冻得麻木的双脚。

  “穿上鞋子!你这个蠢货!走到规定地点再把鞋子脱下来!”一名军官走过来,一边咒骂着,一边继续向前走去。

  可以看到,他的双脚也湿透了——在这么寒冷的天气条件下涉水,本身就是一种折磨人的无聊事情。

  在规定地点有给他们更换的干爽裤子还有靴子,而且还有临时围起来的遮风区域。可惜很多人都忍不到那里,不少人宁愿光着脚走过去换衣服。

  “这不是训练!这是在给我们找麻烦!如果他们愿意,自己来看看这里生的事情究竟有多么荒谬。”站在沙滩上,按着武装带的一名少校对自己的同伴抱怨说道。

  “士兵们怨念很大,不过听说下午的时候,会一些训练津贴。”另一名军官虽然也看不惯这种形式上的训练,可依旧还是对津贴很感兴趣。

  至少,在步兵这种没有什么好待遇的兵种之内,能混到津贴这种高大上的东西,并不算容易。

  “还真有?”那个少校显然不相信这个小道消息,侧过头来问自己的同事。

  那个消息灵通的少校点了点头:“听说火车已经到了,部队可以轮流放假几天,有钱和吃的,啤酒还有香烟也都运来了。”

  显然,这个事情要比让士兵在冰冷的11月份把双脚踩进北大西洋的冰冷海水里,要鼓舞人心的多。

  “听说在荷兰,还有一个步兵师正在苦练登6?”心情大好的少校开始了八卦,要知道德国为了登6英国,把训练的部队散的很开。

  一方面,德国海军战斗力不足,不敢大规模的集中自己现有的登6船只。

  要是英国海军一个想不开,真的杀过来搞一次突袭行动,估计能一口气打沉德国半数的船只。

  那可是好几艘战列舰啊!不是闹着玩的。即便不算核心战斗力,还有无数巡洋舰和驱逐舰,甚至是鱼雷快艇可以加入到战斗之中呢。

  一旦让英国海军找到了机会,那也只是一个晚上的事情,就足够让德国积攒到现在的数千艘船只损失大半。

  另外,集中船只往往也就意味着,英国人可以通过船只的所在位置,大概判断出德国6军登6的地段。

  所以现在大范围的集中登6船只,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德国方面依旧没有将手里的船只集中起来训练。

  这也就造成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荷兰有一个步兵师在训练登6,迪特里希将军的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在法国地区训练,而赫尔曼的第112师是在布雷斯特港南部,布列塔尼地区训练。

  分散起来的兵力严重的干扰了英国军方的判断——丘吉尔一直认为德军的登6目标,是重要的南部港口朴茨茅斯。

  可是一些英国将领不这么想,他们认为德国登6的区域应该在布莱顿等地区。

  实际上他们的推断最接近真实情况——这些地区与法国之间的距离最近,所以登6起来也更简单一些。

  德军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试图努力的简化自己不了解的部分。比如说渡海这种事情,德军就是缺乏经验的。

  这直接导致了德军高层转换概念的想法:他们打算将这场登6作战,尽量往自己熟悉的渡河作战方向上靠。

  当然了,在这种思想的主导下,海峡之间的距离越近,也就越像是一场渡河作战。

  海水,沙子,不停的奔跑,在水里浸泡,背着沉重的步枪,分配着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不停的登船,再开出海去,在摇晃的水面上呕吐。

  等到这一切都习惯了之后,士兵们还要在绳网上反复攀爬,从大船上卸载到小船上,再回到岸边下水拼了命的折腾。

  不久之前,确切的说是几天之前,这一套越来越熟练的程序里,还加入了坦克部队。一辆接着一辆的3号坦克被简单改装,成为了可以浮渡的型号。

  现在士兵们不仅仅要在寒冷的海水中一次次训练登6,在法国的布列塔尼地区训练的士兵,还要训练如何帮坦克挂上钢板并且加固这些零件。

  对面的英国海岸线上,差不多的沙滩环境,英国士兵们正在加固他们自己的防线,想办法把自己的战壕布置得更可怕。

  他们被德军的训练搞得晕头转向,一次次进入紧张的高级备战状态,却又一次次的现只是虚惊一场。

  而在法国的沙滩上,德军士兵苦练技巧,试图打破那些陷阱和壁垒,然后杀入伦敦彻底结束战争。

  是的,结束战争!这就是德军士兵拼了命训练的动力!现在美国和苏联并没有参战,只要打败英国,对于德国来说,战争就彻底结束了!

  有了这个诱人的结果在眼前,德军士兵,尤其是西线的德国士兵,都有这股伟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们要为祖国赢得胜利,结束战争彻底打破凡尔赛和约对德国人民的压迫。

  实际上戈培尔也是这样宣传的,他努力的灌输给士兵这样的想法,让他们相信一切战争的罪恶,都是敌人强加给德国人民的。

  至于说这种宣传是不是谎言,那就不是总要的事情了。如果战争胜利了,那么这一切就都是鼓舞士气的金玉良言;如果战争失败了,那这一切就都是恶魔的蛊惑。

  “德国人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在苏尔特建立起一个港口,这说明他们有避开港口登6的能力。”坐在自己房间的沙上,面对6军派来询问自己的军官,坎宁安平和的回答道。

  他被软禁在这里,已经有好长时间了,虽然这期间允许客人拜访他,但是却要经过严格的检查,并且有情报机构的人在一旁做笔录。

  这位前海军将领,而且曾经是丘吉尔眼中的地中海英雄,现在只能安静的坐在他的房间里读书看报。

  “您的意思是说,在北非的苏尔特,德国人的港口建设度,是可以复制的?”6军将领疑惑的看着坎宁安,问出了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他奉命来到这里,询问坎宁安有关那个港口的问题。有关苏尔特的报告在英国这边情报非常不详细,甚至没有人亲眼见过那个所谓的港口。

  萨默维尔不是没有想办法去搞清楚那个凭空出现的港口,他派出的潜艇误入了苏尔特附近的雷区,然后就失去了联系……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了解德国人对港口建设的革命性改良,就只能从坎宁安这里寻找突破口了。

  可是,即便是坎宁安,也只是在指挥作战的时候,从海军航空兵那里,听到了有关港口的描述。

  “是的,我认为技术方面如果可以做到第一次,那就有可能做到第二次。”坎宁安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的想法。

  6军军官简单记录了两个词汇之后,又确认道:“那么,将军,您认为,有没有可能是飞行员过于紧张,生的误传呢。”

  “当时,他们说看见了那个港口,并且准确的说出了码头的数量,当时他们并没有被德国飞机攻击,所以情况还并不危机。”坎宁安看着对方,想了想解释道:“在这种情况下,我想他们还不至于紧张到语言都出现混乱。”

  “可是,将军……至今为止,我们也没有考证出来,德国人究竟是如何能够在几个月内,把苏尔特港口建设成原来三倍大小的。”6军军官说道。

  即便是到了今天,英国有关方面也没有敢想象,德国可以用几天的时间,就能把浮动码头安装完毕。

  如果不是顾忌英国战舰随时冲入海峡干扰,登6的当天,德国6军就有可能在海边建立起两个甚至三个小型的浮动码头。

  在这些码头上,德国士兵可以从容的卸载,用更高的效率上岸。不过当天晚上,这些码头八成都会被英军干掉……

  而让人可惜的是,干掉这些码头之后,英国方面就有可能参透这些码头的秘密,从而让攻击这些码头变得更加容易。

  “好吧,事情又回到原来的问题上了……”坎宁安看着对方,脸上平静没有任何表情:“相不信任我,你们试图从我这里论证什么,都是带着怀疑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才苦笑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下,既然不信任,自然也就不用再继续讨论下去了。”

  听起来他说的没头没尾,可事实上这几天来看他的人明显增多起来。有些确实是带着公务来的,而有些人——则是来变相审问他的。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979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