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49不同

449不同

  但是好景不长——1o月英国运输船损失已经达到了8、9两月损失的总和。所以从1o月开始,英国海运的重点,就放在了粮食上。

  结果11月开始,德国的破交舰队开始狩猎,英国舰艇损失破天荒的又提升了一倍还多,这就让英国彻底陷入到了绝望之中。

  “弹药的事情,自己抽调置换一下,削减每个师的储备,凑一凑吧!等下个月,美国的运输船产能上去了,情况就能得到改善。”丘吉尔无奈的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来。

  ……

  “下一个!”距离沙滩不远的法国德占区,德国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的一处营房内,一名军需官正坐在位置上大声的喊着。

  他的面前排满了长队,所有的士兵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这是他们难得的好时光。

  一名带着船帽的德国士兵走到了桌子前面,看着军需官脚边堆满的香烟直流口水。他是一个老烟民了,配给的香烟三天前就已经抽完了。

  “咳咳,士兵编号2267429!斯塔姆!”军需官看了一眼对方,核对了身份牌之后,把四包香烟,还有一块肥皂,加上两包巧克力糖果放在了桌子上。

  叫斯塔姆的士兵抽了一下自己的鼻涕,接过了自己的东西,幸福满满的离开了分物品的帐篷。

  “下一个!”没等斯塔姆走出自己的帐篷,军需官就大声的呼喊起来,下一个士兵同样喜气洋洋的走进来,等待着属于他的物资。

  因为元的命令,所有训练准备登6英国的部队,在整个冬季训练过程中,都有一个临时补贴。

  不仅仅是工资更高一些,每隔一个礼拜,还有一次双倍的物资补贴奖励——对于所有苦闷的士兵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当然,在艰苦的训练之余,还有更加让人振奋的消息传了出来:他们将有一个长达1o天的假期,可以回家探亲,也可以参加军队组织的巴黎游览。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让人根本就不敢相信。斯塔姆走出了帐篷之后,眯起眼睛在寒风中看着天上昏黄的日头:“又要下雨咯!”

  他的身边,厨师和他的学徒们正想办法把一头牛赶到角落里去。显然今天晚上有一顿丰盛的大餐,这属于几个登6部队的特权。

  虽然德国的物资依旧不算丰富,可是随着赫斯对农业的扶持,还有登6部队的临时补贴,新鲜的肉类一下子成了元警卫旗队装甲师的食谱常客。

  “哞……”可能是猜到了自己即将要被干掉的悲惨命运,这头牛努力的想要脱离人的控制。奈何自己被绳子拴着,只能一点点跟着向远处走去。

  “哈!真希望这种生活能一直延续下去。”斯塔姆抱着怀里的香烟,走在营房宽敞的路上,幸福的想到。

  又想到一会儿就要吃中午饭了,生活简直可以用美好来形容了。如果不是几天后又必须到冰冷的海水边演习,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日子了。

  话说回来,如果能有更多的香烟,那就算去海水里走一圈,也不是什么不能忍受的事情了。

  “午饭有什么?”抱着自己的香烟,斯塔姆对远处的厨子还有炊事班的那些士兵们喊道。

  “有土豆还有豆子,一些从法国运来的干菜,午餐肉不多了,也许你运气好,能有一点儿荤腥。”一个炊事班的士兵笑着回答道。

  听到这些东西,大家纷纷跟着起哄抱怨:“噢!不!见鬼!又是这些该死的东西……”

  “是啊!又是这些该死的东西……可你每一次吃都没剩下什么!我还看见你舔过自己的饭盒。”听到抱怨的声音,炊事班里的主厨反唇相讥嘲讽道。

  “哈哈哈哈!”巡逻过来的卫兵,还有刚刚领到了自己香烟的士兵,以及并没有走远的斯塔姆都跟着笑了起来。

  “胡说!我根本没舔过饭盒,你说的是威廉!”那个被大家嘲笑的士兵笑着大声的喊道。

  “见鬼!”“闭嘴!”“该死!”“你是白痴吗?”仅仅只用了一瞬间,无数个威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大家跟着又大笑了起来,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扯开一包香烟,有人被香烟的牌子震撼到了,大声的尖叫起来:“我x!法国香烟!元万岁!”

  “对!如果下一次还是法国香烟,我们1月份就能打到伦敦去了!元万岁!”另一个士兵跟着喊道。

  “如果明天有牛肉,后天是干香肠,大后天有肉汤……我下个月就能为元抓住丘吉尔!”远处,一个声音大声的起哄。

  “算了吧!你一辈子也抓不到丘吉尔了!”起哄的人的同伴跟着接话道。

  “为什么?”有人好奇的问,回答的人又引来了一阵欢笑:“洗衣工可不能上前线抓丘吉尔,哈哈哈哈!”

  远处,军官有自己专用的日常消耗品领取帐篷,一些尉官还有士官在那里领取自己的东西,数量比士兵这边更多。

  士官有六包香烟,尉官的香烟甚至可以多到让他们能够分下属收买人心。所有人都有说有笑,整个兵营好像过节了一样。

  实际上,也真的是快要过节了——眼看着就要12月了,欧洲人又有几个不过圣诞节的呢?

  当然,主要还是这一场场的胜利,让德国士兵有心情过圣诞节。要知道历史上1944年的时候,德国元的圣诞节过的都很萧索。

  ……

  同样的时间里,英国训练部队的驻地内,一名负责训练新兵的士官看着并不粘稠的糊糊装的午餐,脸上仿佛罩上了一层冰霜。

  “这是什么东西?黑面包?”一个新兵看着手里一碰就要掉渣的劣势面包,差点就趁着怒气扔到地上。

  虽然考虑到自己还饿着肚子,最后他没有舍得把这个丢开,可嘴里的语气就变得不那么友善了:“昨天好歹还有点菜叶,今天这都是什么?”

  “见鬼!我已经三天没有看到一盒豆子或者午餐肉了!你们在开玩笑吗?”另一个新兵显然也很愤怒,叫嚷着敲打自己的饭盒。

  “让开!士兵!如果你再不退后,我就要采取措施了!”背着李?恩菲尔德步枪,宪兵努力的维持着午餐现场的秩序。

  因为用更廉价的食物替代了原来的吃食,所以上面的人早就预料到了今天中午会生乱子。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在每一个分食物的地点安排宪兵还有军官维持领取食物的秩序。

  “我们要吃更多的食物!我们要吃更好的食物!我们要吃人吃的食物!”被动了食物的士兵们出奇的愤怒,开始挥舞起自己的手臂。

  最开始是一个人,然后蔓延开去,变成了两个三个,一直到上百人一起。宪兵吓得端起了武器,可人们依旧在不停的高喊着。

  “我就知道会出乱子!”听到营房外面士兵的喊声,新兵训练营的最高指挥官叹息了一声抱怨道。

  “这种命令我们就不应该执行……”另一个军官跟着抱怨道。他早就对丘吉尔不满了,这一次算是彻底没了一点好感。

  在这种德国人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的情况下,动军队的粮食配给,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的节奏么?

  士兵乱起来可要比老百姓饿肚子可怕多了,因为这些人集中并且有组织,一旦哗变后果不堪设想。

  “好了!听说一些地方已经乱起来了,最倒霉的一些腹地听说都动了枪……”新兵训练营的主官说起这些事情,就不停的摇头。

  最新的消息,伯明翰昨天生了民众哄抢粮仓的恶性时间,军队开了枪,有人投掷了手榴弹,英国秘密保安局正在调查这件事情。

  结果还没有出来,可是大家随便一想,就能大概猜出一个因为所以来——南面海岸线附近分了抗击德军登6用的“平民手雷”,八成就是这东西惹了乱子。

  倒霉的是这个黑锅相肯定是不背的,总参谋长迪尔爵士也是不背的,最后查来查去,八成又是一个倒霉的少校中校扛下来……

  “我出去吧,我出去给他们解释……听他们喊的,真是越来越离谱了。”听到自己的主官说起这些烂事,副手只能硬着头皮去处理眼前的难题了。

  毕竟这里如果乱起来,直接责任人八成是他——处理主官需要慎重,干掉一个副手可没什么难度。

  “一定是那些当官的,把我们的粮食贪污了!”窗外,已经有士兵带头喊出了这样诛心的话来。

  副手推开了这间办公室的房门,向着远处侧过身子,还没等走出第二步的时候,一声枪响忽然回荡起来。

  一枚子弹打中了训练营二把手的脖子,穿透了动脉血管,瞬间就让鲜血喷涌而出。

  声音这个时候才传到了办公室内训练营主官的耳中,吓得他赶紧从窗户边弯下身子。

  他弯下身子的那一瞬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自己的同事,熟悉的那张脸砸在地上,帽子滚落头都被血染红掉了。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022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