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66日期将近

466日期将近

  这个独立的坦克团下辖三个独立坦克营,可以独立的执行作战任务,编制上也比东线的编制内坦克营更庞大一些。

  比如说魏特曼的教导营,就是三个独立营里战斗力最恐怖的一个。它除了独立编制45辆豹式坦克之外,还配有独立的补给卡车部队,还有一个装甲战车连的营部。

  只不过,当12月15日的时候,魏特曼见到了自己的新坦克的时候,发现新式坦克比之前的要缩水了不少东西。

  比如说,那漂亮的挡泥板就不见了,剩下的履带突兀的露在外面,看上去就让坦克显得廉价了不少。

  另外,豹式坦克差不多算是标志性的外挂板裙变了样,变得更短了一些,并且还开了简易的挂装开口。

  这些开口听说是让士兵们能够透过铁板看向对面的,同时也更方便的让这些钢板挂在坦克的两侧支架上。

  经过了这么一改,原来的豹式坦克就仿佛是被扒光了衣服一样,让魏特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但是在另一个地方,豹式坦克似乎又被强化了一些。炮塔上车长还有装填手的出口上,都安装了机枪支架,并且安装了防盾。

  有了这个东西,魏特曼发现再把自己的半个身子探出坦克舱门的时候,变得安全了许多。

  而且他不用通知其他人,就可以操纵自己的机枪,干掉靠近坦克周围的士兵。这显然方便了不少,也赋予了坦克同时对付多个目标的能力。

  “你晕船么?”就在魏特曼看着自己的新坦克,不知道是应该换出一副惊喜的表情,还是应该吐槽坦克配件缺失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背后响了起来。

  魏特曼回过头来,然后赶紧立正。因为他看见了一个穿着党卫军将军军服的男人,背着手站在了他的面前。

  约瑟夫?迪特里希笑着看魏特曼,这个时候有雪花从两个人之间的空隙中飘落。魏特曼用国防军的礼节敬礼,迪特里希用党卫军的礼节回礼。

  然后魏特曼很腼腆,略带紧张的开口说道:“长官,您刚才问我什么?”

  “我很想知道,上面派来支援我们的坦克部队的指挥官们,有没有乘船的经验……”迪特里希笑着回答,然后示意魏特曼跟着他继续向前走。

  魏特曼小心翼翼的跟在迪特里希的身边,有些惶恐的开口回答:“将军……我可能会好一些,因为我经常在坦克上颠簸许久。”

  这个回答魏特曼一点儿都没有谦虚,别人他不知道,只不过对于他自己来说,真的是在坦克上颠簸了太久太久了。

  他除了自己要参加坦克的训练之外,还经常被借调到兄弟部队去,在那里他依旧要在坦克上度过漫长的时间。

  这样常年的累积下来,他就好像是一个汽车驾校的教练,大半的时间都在自己的坦克上度过。

  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魏特曼还有他的车组成员,即便是躺在床上,都能感觉到床在抖动。

  那是发动机工作的时候,给坦克带来的微微颤动。只有每天伴随着发动机工作许久的人,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那就去大海上试一试,我知道你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优秀战士,可你们要在一个未知的环境下作战,这是很致命的。”迪特里希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然后挥了挥手,走向了远方。

  这一次谈话成了魏特曼与迪特里希之间的第一次谈话,两个人之前也没有互相接触过。

  不得不说的是,迪特里希虽然是经常犯事儿的党卫军悍将,可事实上他对于行政和各方各面的筹备明显要比指挥作战更拿手。

  即便是在真实的历史中,迪特里希很多时间也是都在筹备组建新的部队,而不是在前线作战。

  但是他确实是党卫军里很厉害的指挥官了,因为他带出来的部队都以战斗力超群著称,是一个难得的实干型人才。

  李乐把迪特里希安排到西线,也是看中了他的这方面才能——集合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第112和第9两个机械化步兵师,以及其他的登陆部队,把它们组建成一个新的作战集群,就是迪特里希的首要任务。

  如今开来,这个选择无疑是正确的,迪特里希胜任了这个工作,并且让第一批次的进攻集群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靠在小码头上停靠的鱼雷艇的船舷上,魏特曼感觉到了大海带给德国装甲部队的深深的恶意。

  首先就是寒冷的空气,仿佛要浸透魏特曼的骨头。他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却依旧还是发现寒气混合着湿气,往他的脖子里钻。

  然后就是海水带来的,单调又很让人难受的摇晃。魏特曼很快就脸色煞白,和其他刚刚调到西线来适应训练的军官一样,感觉到自己的胃在翻腾。

  扶着鱼雷艇的船舷上的栏杆,魏特曼看着距离他不远的海水。波浪一次次冲刷过来,仿佛永远没有停歇一样。

  “先生们,计划之中你们都要在海上航行7到9个小时,现在我们从2个小时开始适应!希望你们不会太难受!”穿着皮大衣的鱼雷艇艇长大声的笑着,对一群旱鸭子们阐述了随后的训练计划。

  摸着胸前挂着的救生衣,魏特曼知道折磨很快就要降临了。果然,没过多久鱼雷艇就离开了码头,一边摇晃着一边颠簸前行,让人晕到呕吐。

  不少坦克的车长开始呕吐,魏特曼也觉得自己的胃不太舒服。他们在鱼雷艇上颠簸着,尽量让身体适应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霍曼在积满了白雪的营房门口无精打采的干呕着,仿佛是一个孕妇一般。

  司机杜克同样没好到哪去,他没有胃口,一直在营房里躺着,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剩下一点儿。

  魏特曼好歹吃了一点点的晚饭,然后就和卡尔?韦格纳去营部补习登陆的注意要求。让豹式坦克快速登陆,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

  它要依靠坦克车组成员,吊车和船只之间都配合默契,并且需要让所有人都理解并且熟悉整个操作过程。

  埃霍夫似乎很喜欢坐船的感觉,他可能是整个车组里面,唯一一个没有晕船的人。也许和他的出生地有关系,他在德国北部长大,家乡挨着大海。

  越是接近登陆的时间,作战会议就召开的越频繁,魏特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笔记本上写满了各种各样的登陆事项。

  包括从最开始的携带行囊,堆放行李等问题,一直到后来的燃油配给,坦克的卸载过程。

  “这些坦克的履带会垂下来……一定会垂下来……如果不放东西固定的话,一定会在着地的时候出问题的。”类似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不断的被人提出来。

  而经过了各种实验之后,大部分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当所有的问题都被解决之后,登陆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为了能够让豹式坦克尽快上岸并且让出登陆的浮动码头,最终上面的人规定要用绳子把履带固定起来。

  然后,再给需要的坦克车组成员配一把大剪刀,在坦克着陆之后,剪开上面的固定绳索。

  当然,这把剪刀是不允许带离浮动码头的,因为后续的坦克也还是要用。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至少在魏特曼看来,真的是数不胜数。

  和陆战的时候不太一样,他的坦克里在12月14日的时候配发了五个白颜色的充气救生衣。

  这东西上有日文的标志,需要拉开哪里需要怎么使用——只不过大家都看不懂,只能死记硬背学习使用规范。

  至于说为什么这些救生衣是白色的,那就要问日本的生产厂家了。也许他们认为染色又要浪费一道工序,于是就省了一个步骤也说不准。

  “这上面的字好奇怪,看着就好像是诡异的符号。”霍曼显然没有语言学的天赋,看着日语上面的平假名和片假名有些不知所措。

  当然,仅有的几个汉字,显然他也是不认识的——那几个汉字代表的意思太过深奥,至少对于德国人来说太过深奥了一些。

  魏特曼这个时候正在整理自己坦克上的弹药,在分发救生衣的同时,前线部队也开始分发弹药了,这代表一场战斗,就要开始了。

  因为要尽可能的携带更多的物资一起上岸,豹式坦克内前所未有的拥挤。不仅仅携带了粮食还有多余的救生衣,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其他东西。

  “20个肉罐头……44个弹鼓……还有两袋面粉……我觉得我们的坦克已经和餐车差不多了。”一旁帮着魏特曼整理的卡尔?韦格纳郁闷的说道。

  魏特曼笑了笑,把车长机枪用的弹链塞进了弹链箱里,继续检查射手上面的那挺机枪,配发的另一条弹链。

  而他的身后,壮实的装填手霍曼正在研究怎么给自己的机枪装填弹药——这之前他可没干过,算是全新的技能。不过他很兴奋,因为这挺机枪,归他操作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265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