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69战争一触即发

469战争一触即发

  一个利比亚油田,让德国高层几乎每一个人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戈林甚至还知道一个秘密,那就是元首的人已经在中东找到了新的油田。

  等战争结束了,中东地区自然也就落到了第三帝国的手里。到了那个时候,开发新的油田将让德国成为世界之巅。

  而站在这个国家的顶峰的,操控着一切并且成为日耳曼人最伟大的英雄的那几个人里,一定有自己一个位置!

  现在希姆莱要干什么?把这么一个财神加上英雄里的王者抓起来?然后当成是间谍处理?绑在椅子上打一顿,然后逼问钱都藏在哪了?

  开什么玩笑?戈林把中东一个不小于利比亚和罗马尼亚的油田的巨大财富放在心头衡量了一下,就立刻觉得希姆莱的说法简直就是一个白痴。

  不过,本着遇到事情先装傻,等一切都已经在自己掌握之中后再下注的原则,戈林也不会去告发希姆莱。

  “你说的多虑了,陆军空军和海军这么多人都看着元首的一举一动呢,你的话完全没有理由!”戈林摇了摇头,仿佛在回绝希姆莱。

  可是希姆莱只用了千分之一秒,就听出了戈林话语里面隐藏的那一层意思:你自己去搞吧,别扯上我!我看热闹,等事成之后捞好处就可以了。

  如果戈林真的反对希姆莱质疑元首,他大可直接了当的对希姆莱说更简单的话:“你别找事,元首的地位不容置疑!”

  但是戈林费了半天口舌,说了一大堆看似否定话,却等于说是在用委婉的语气,给希姆莱留下三分希望。

  希姆莱知道,这是戈林在保持中立,同时也是在给他一个最后的期限。如果在登陆英国失败之后,希姆莱必然会暴起发难,质疑元首的身份问题。而在那个时候,戈林就丢掉财富诱惑,准备接手元首这个权利宝座了。

  那个时候,戈林会是希姆莱的支持者,同时也是希姆莱针对元首动作的直接受益者。

  而如果元首在英国的作战行动顺利并且赢得了战争的胜利,那么希姆莱的质疑也就失效了。

  到了那个时候,如果希姆莱东窗事发,戈林就会毫不犹豫的站在元首的那一边,把希姆莱撕成碎片。

  当然了,骑墙有的时候是最蠢笨的选择,可有的时候就是非常明智的举措了。戈林看似稳妥的骑墙,实际上却是在他地位上最好的选择方案。

  他已经是元首指定的接班人了,身份地位就是他最有力的保障。他只要耐心的等待,无论元首最后怎样,他都会是赢家。

  只不过,希姆莱现在就比较危险了。他质疑元首的身份在这件事情之后,差不多又会被公开化了。上一次有一个海德里希陪着,元首似乎也不想闹大,可这一次估计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对戈林点了点头,有些魔怔了的希姆莱端起了酒杯,转身向远处走去。他潇洒的离开,去准备为帝国的未来战斗到最后一刻。

  这一次他如此急躁,其实也是被李乐逼得无路可走了。元首的明枪暗箭,已经让他感觉到了空前的危机。

  一方面是他在党卫队内的地位直线下降,眼看着要被四大金刚分权架空了。

  另一方面,现在党卫队里所有杀人放火的勾当,都是他在操作。这让原本就很精明的希姆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

  无论从哪一个方向上来看,元首这都是准备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节奏——谁是桥谁是驴,那是秃子头上的跳蚤,明摆着的事……

  所以,希姆莱急了,他越发的认为希特勒不会这么做,元首绝对是已经被人掉包了。

  而如果元首是假的,那他就一定是别有目的才会鸠占鹊巢的!从这个推理延伸下去,唯一不能自圆其说的,是元首帮助德国打赢了各种近似于不能赢的战斗。

  北非是因为元首的利比亚油田,因为元首的浮动码头才胜利的;不列颠之战是因为元首肯定了雷达的作用,并且情报准确才取得优势的……

  陆军是元首在拼了命的强化,现在的陆军坦克规模是几个月前的二倍;海军就更不用说了,之前就是鱼腩部队,现在却纵横大洋压着海上霸主在打……

  有了这一系列的胜利,所以质疑元首的人才想不通,也正因为有了这一系列的胜利,大部分人才连质疑假元首的身份都不敢。

  希姆莱想通了,他认为之前的无数胜利,都是在为一场惨败做铺垫!既然对方动用了这么一个假元首卧底,出动了如此高级的间谍,自然要物尽其用才值得。

  因此对方一定在等一次让德国失败到底的机会,而眼下最有可能的一个机会,就是德国登陆英国这场至关重要的战斗了。

  也只有在这场战斗中,假元首才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而一旦等到登陆英国完成,德国就进入到更强势的时期了,也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30万以上的精锐德军,绝对算得上是改变战争走向的一次豪赌了。希姆莱相信假元首一定会有动作,德国必然会失败。

  可惜的是,希姆莱从推理的起点上就错了,错的离谱……他万万没有想到,虽然种种迹象都表明元首已经被人调换了,可某种意义上来说,元首从未更换过!

  是的,无论是从征服世界的理想,还是改进第三帝国的愿望,李乐都要比希特勒还要强烈。

  这样一个升级版的元首,能够用未来的眼光和阅历带着第三帝国走向胜利的元首,当然不可能做有损第三帝国的事情。

  所以,从出发点上,希姆莱就错了,而且可以说是大错特错。而他错误的判断,当然也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了。

  李乐,或者说是元首缺席了这一场重要的会议,就在刚才,冒着寒冷的北风,德国最强大的舰队,又一次开出了布雷斯特军港。

  和上一次不同,这一次德国舰队拿出了更加可怕的阵容来,可怕到让人窒息。比起前几次来,这一次德国舰队的规模,又提升了一些。

  俾斯麦号战列舰的吊车已经修好,这一次理所当然也要参加作战行动。所以两艘战列舰这一次都在舰队之中。

  同时,格奈森瑙号还有沙恩霍斯特号也都准备就绪,跟着舰队一起出击。算上欧根亲王号巡洋舰,这一次舰队更加强大。

  而在12月30日,这支出海了4天的舰队,终于甩开了跟踪而来的英国本土舰队,再一次找了一个绝佳的攻击目标,打响了圣诞节后的第一战。

  ……

  命运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巧合,就在12月的最后一天里,就在吕特晏斯的舰队又一次准确的拦截了加拿大到英国的ck-19舰队的同一时间,莱曼见到了隔壁部队的伞兵指挥官博罗尔。

  已经升职少尉,带领一个排的博罗尔,和同样也已经成为少尉,指挥一个伞兵排作战的莱曼,又一次在寒风中不期而遇。

  两个人相视一笑,然后博罗尔掏出了香烟,抽出了一支递给了莱曼:“谢谢你上一次的火……”

  莱曼也不矫情,接过了香烟来,塞在嘴上,接着博罗尔的火柴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然后两个人就站在一起吞云吐雾起来。

  “听说了么?每一个伞兵营补充了一个机降连,整个空投区域又扩大了,一直蔓延到阿什福德……”博罗尔开口说着一个重要的军事机密。

  这里每个人似乎都在谈论着军事机密,士兵们都在反复的核对自己的攻击目标,每一个连都无数次看到了自己可能要降落的区域。

  空运训练也已经按照距离标定好了,每一次乘坐飞机跳伞,都差不多是同样的时间,目标区域可以说是非常容易判定。

  实际上他们也没有能力泄密了,整个法国海岸线都戒严了起来,所有营区都已经封闭,上面判断登陆有可能要在1月中旬开始。

  “和之前的空降都不一样,问题似乎更多一些。”莱曼当然也不只一次看过战斗讲解手册,上面写满了需要注意的事项。

  手册上详细的写明了,在空降区域内,英国驻扎了大量的守备部队,伞兵在降落的过程中,就会遭遇到顽强的抵抗。

  降落到地面上之后,敌人会出现在四面八方,甚至很快伞兵们就可能遇到装甲车或者坦克这类的重型武器,占领大量敌人守备的桥梁和公路,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另外,冬季空降对于伞兵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实际上他们要携带更厚重的衣服,来抗拒地面上还有高空中的寒冷气温。

  斯图登特已经因为这件事情去柏林亲自面见元首了,他希望将伞兵空降的时间推迟到2月甚至3月去。

  实际上,陆军也是这样的一个想法——因为海水冰冷刺骨,还需要士兵携带棉衣来御寒,在这样的天气下登陆,实在是在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烦恼。

  ---------

  一会儿会有补更,如果太晚,大家可以明天早上观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294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