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84我竟无言以对

484我竟无言以对

  沿着面前的公路,莱曼背着自己的步枪,一步一步向前走着。刚刚在这里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这一点不用听说也能亲眼看到。

  他看见了一辆在公路旁边燃烧的3号改进型坦克,上面还能看到被火烧的焦黑的尸体。

  而在更远的地方,爆炸燃烧的就不是一辆坦克了,大概有2o辆英国坦克瘫痪在那里,让那里和地狱没有什么两样。

  即便不用靠近,也能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和燃烧尸体不同,汽油还有其他人工产品燃烧之后,味道明显要更刺鼻一些。

  比如说橡胶,比如说电线还有皮革等东西,都会在燃烧的时候散出一股让人皱眉头的强烈味道来。

  一些坦克身异处,仿佛被一个巨人拧断了脖子。另一些坦克冰冷的瘫痪在那里,钢板上留着狰狞的伤口。

  德国装甲部队的坦克早就已经开过去了,一个小时之前替换到前线的第2营伞兵,跟在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的身后,现在已经在进攻坎特伯雷了。

  在194o年和德国人打坦克战,也不知道是英国人太过自大,还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进攻坎特伯雷的道路已经被打通,这场坎特伯雷郊区的战斗,依旧还是以迪特里希轻而易举的胜利告终。

  “我们是不是要走快一些?不然2营的那些家伙们,就真的把坎特伯雷给打下来了!”冈瑟过了一个扛着机枪的战友,走到了莱曼身边,开口聒噪道。

  莱曼正想要让他闭嘴,一名骑着战马的通信兵,就从远处帅气的冲了过来。看得出来,他的坐骑可是从海峡对面运来的,要比摩托车看上去威猛的多。

  “让一让!后面有汽车还有坦克过来!”战马在莱曼旁边停下,打着鼻鼾似乎还在晕船。

  通信兵指了指身后,大声的对莱曼喊道。然后莱曼就看到了越过人群的一辆汽车,车头上有一道横着的闪电。

  那是属于德军的闪电,也是代表着闪电战的闪电!欧宝汽车在194o年可不是被人收购的可怜虫,它依旧是汽车生产巨头。

  在194o年,Bm这个现如今著名的生产厂商,还在叫一个叫巴伐利亚机械制造厂,可无法与欧宝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提并论。

  虽然宝马企业在这个时代已经开始生产先进的动机,可是在汽车方面,欧宝才是和奔驰并驾齐驱的级汽车生产公司。

  当然,欧宝卡车,也是德国最受欢迎的一种卡车,就和解放卡车在7o年代的中国一样的受人尊敬。

  开路的这辆卡车上没有乘坐士兵,而是携带了整整一车厢的汽油。显然它要到前面去,为坦克部队补充燃料,并且为后面的大家伙前进提供保障。

  是的,大家伙……一辆豹式坦克在莱曼的面前隆隆的开过,卷起了尘土让莱曼不得不眯起自己的眼睛。

  可是他舍不得闭眼,眯着眼睛在缝隙中贪婪的看着这辆造型优美的新式坦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种坦克,一看就知道这东西的可怕。

  连不懂坦克的莱曼,都能从豹式坦克那粗壮的88毫米口径大炮上,看到这种坦克无与伦比的压制力。

  加上厚重的坦克本身带来的那股货真价实的坚硬质感,这辆坦克开过去带来的震撼,让莱曼对坎特伯雷之战充满了信心。

  从莱曼看豹式坦克的感受,就能理解为什么希特勒那么喜欢虎式坦克,并且不顾一切的开始走上重型坦克的不归路。

  即便是朱可夫,在看过了前线的德军遗弃的虎式坦克之后,都给出了“我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希特勒认为他可以靠这种坦克赢得战争的胜利。”的结论。

  完全有理由相信,9o年代,美国士兵驾驶着7o吨的m1坦克在伊拉克横冲直撞,把4o吨的伊莱克猴版T-72打得满地找牙的时候,心情就和当年魏特曼在波卡基村一样舒爽。

  而当德国最新式的豹式坦克投入战斗的时候,用5o年代的坦克殴打2o年代坦克的优越感,绝对也可以用爆棚来形容。

  当第2辆豹式坦克轰鸣着引擎,从伞兵身边经过的时候,炮塔上的年轻人俯视着莱曼,莱曼正好提昂扬仰视着对方。

  莱曼背着自己的sTg-44突击步枪,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这是元制造出来的最好的武器。

  魏特曼扶着面前简易安装的mg-42机枪,在颠簸摇晃的豹式坦克上低头看着胸前挂着二级铁十字勋章的莱曼。

  伞兵心中正在羡慕的,是那辆看上去可以所向披靡,横扫一切敌人的巨大战车。

  而坦克车长这个时候羡慕的,是伞兵胸前挂着的那个,象征着勇敢还有顽强的那枚荣誉勋章。

  两个人就这样擦肩而过,魏特曼的豹式坦克继续滚滚向前,莱曼继续背着武器,等着第三辆豹式坦克从他的面前开过。

  炮塔侧面那黑色带着白边的铁十字,看上去是那么的威武浑厚。第三辆坦克还有第四辆坦克上面坐满了士兵,看装束就是步兵,而不是伞兵部队。

  再后面是第五辆坦克,这些坦克连挡泥板都没有,侧面挂着涂装着暗色迷彩的板裙,履带上粘满了沙子还有泥垢。

  紧跟在坦克后面的,是独立团1营营部的指挥装甲车,再后面是满载着士兵的欧宝卡车。

  虽然数量不多,虽然很快汽车的品牌就开始杂乱起来,甚至还有有缴获英国当地的卡车……

  “看上去真气派!”冈瑟在灰尘还没有散尽的情况下,就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莱曼恨不得把这个嘴贱的家伙,推到坦克或者汽车轮子下面去。他眯着眼睛,低声训斥了一句:“闭嘴!继续赶路!”

  伞兵羡慕坦克兵的同时,靠在坦克舱盖上的魏特曼,同样在和自己的手下们,讨论伞兵的帅气。

  按着喉部通话器,魏特曼和自己的炮长闲聊:“看着人家身上挂着铁十字勋章,我还真羡慕。我们什么时候有机会,搞一个回来?”

  “看到刚才那辆被击毁的3号坦克了么?战场距离我们可不远了,也许马上我们就有机会搞一个回来了!”炮长卡尔?韦格纳没有说话,司机杜克倒是开了口。

  他需要探出头来驾驶自己的坦克前进,所以他算是比其他人看得更清楚周围的情况。

  至于霍曼,本来他是有一个很好的带舱门的位置的,可惜的是他睡着了,在颠簸摇晃,并且闷热的坦克舱室内,睡得和死猪一样。

  “我没看见勋章!我看到警示的标志了!”车内通话线路里,炮长卡尔?韦格纳双眼从瞄准镜上挪开,开口对魏特曼说道。

  魏特曼端起了胸前的望远镜,对准炮塔正对着的方向看了一眼,真的看到了一个满是窟窿的木头牌子,用醒目的德语写着:“危险!停止前进!”

  “呼叫营部!呼叫营部!营长!我们可能到前线了!”魏特曼按着通话器,对无线电那边汇报道。

  “准备停车!全体注意!坦克开下路基!找好地方停车!”营长的声音传来,魏特曼的座车开始转向。

  然后,在一片尘土飞扬之后,德国的坦克都冲下了路基,隐藏起了自己巨大的身形。魏特曼站在坦克上,端着望远镜,观察着远处那一片狼藉的小镇。

  这里经过了德国轰炸机的光顾,现在又变成了一个惨烈的战场。外围能够看到有德国的坦克被击毁,也能够看到不少英国坦克的残骸。

  对比起数量来,估计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已经在这里进攻了几次,取得了一定的战果。

  路基下面不远的地方,有装甲师配属的大口径迫击炮。这些12o毫米口径的迫击炮,虽然射程不怎么样,可是威力却和1o5口径的榴弹炮不相上下。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要渡海作战,装甲师配上15o毫米口径的拖拽式榴弹炮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可这毕竟要考虑到运力补给,所以只能妥协。

  距离炮兵大约有百米的距离,是屋顶上带着巨大红十字的野战医院。敢这样明目张胆,估计坎特伯雷有一部分,已经落在德军手中了。

  “胜利!元!”一名负责联络的军官看来是得到了通知,文质彬彬的走了过来,抬起胳膊敬礼。

  “嗨!希特勒!”从坦克上跳下来,魏特曼也抬起胳膊敬礼。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抬手礼,做的是一板一眼,有模有样。

  “很高兴你们这么快就到了,你们的任务是向那边进攻,绕过坎特伯雷,包围这里!”那军官指了指远处的侧面方向,对魏特曼说道。

  “听起来这任务真不错。我们只来了5辆坦克,你侦查过那边么?英国人有多少坦克?”魏特曼听到命令之后,感觉党卫军打仗就和过家家差不多。

  “我们的一个营正在相反的方向进攻,他们也只有2o辆坦克而已。”那军官笑了笑,郑重其事的回答。

  好吧,人家2o辆3号坦克就敢进攻,他的5辆豹式也应该足够应付敌人了……点了点头,魏特曼真想说一句:“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

  补更奉上,龙灵是不是不欠债了?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356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