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94黎明

494黎明

  不仅仅是英国人在焦头烂额,德国这边似乎也很热闹。邓尼茨现在灰头土脸的,正在犹豫如何向元首汇报,这一场惨烈的胜利。

  在夜间的交战过程,德国小型的u型潜艇,一共有29艘加入到了战斗之。

  这29艘u型潜艇发射了一共70多枚鱼雷,一共只击沉了一艘驱逐舰,两艘巡洋舰,重创了一艘战列舰。

  如此低劣的战果,一方面是和英国海军严密的防守有关系,另一方面也托了鱼雷故障的福。

  因为德国的新型鱼雷故障频频,所以德国的远洋破交战潜艇部队,大多数时候都会托人找门路,把鱼雷更换成碰撞触发引信的型号。

  大多数没有人喜欢用的新型鱼雷,都被集处理给了沿海防御巡逻侦查的小型u艇。

  结果,混乱的调动和严格的保密程序,让参加这场作战的部队到最后,都没想起来自己手里的武器不趁手……

  较起英军的混乱来,德军这边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得不让人遗憾的承认,登陆英国的这场惨烈的战斗,开局竟然是一个双方不停谁更烂的过程。

  鱼雷方面的问题还在其次,赶走了来捣乱的英国舰队,重创了一艘战列舰,这战果虽然并不醒目,却也算说得过去了。

  可问题出在了损失。邓尼茨现在可以确认的,自己有10艘以的小型u艇,被英国的驱逐舰击沉掉了。

  多长时间了?似乎从开战起到今时今日,邓尼茨还没有遇到过一天时间里,损失十艘以潜艇的事情。

  2月14日夜,或者说是2月15日的凌晨,完全可以说是德国潜艇的灾难日。在这一段短暂的时间里,德国潜艇创造了自身的损失记录,估计短时间内都不会再刷新了。

  戈林那边也不太好受,凯塞林在这一天的夜里,损失掉了170多架飞机,大部分是运输机,还有一些负责攻击英国战舰的ju-88轰炸机。

  之所以损失掉了这么多,一方面的原因是敌人的防空炮火,另一方面的原因不那么好听了。

  因为经验不足,很多飞行员驾驶着飞机迷航坠毁,还有一些在空自己撞了其他人的飞机。

  更让人汗颜的是,攻击英国战舰的飞机大部分都无功而返,反而让英国人击落了许多架。

  缺乏夜间攻击经验,德国ju-88轰炸机的飞行员最终只能对着已经无法航行的两艘英国战列舰发泄自己的怒火。

  而剩下的英国战列舰,在德国飞机的目送下,有惊无险的离开了雷区,向更远的地方开去,最后隐没在了一片黑色夜幕之。

  “实际,元首不是说过么,他并不愿意用潜艇去挑战对方的主力舰队。”邓尼茨身后,一个海军潜艇部队的军官开口宽慰自己的司道。

  在这一次作战计划之前,元首已经对邓尼茨说过,如果有其他的选择,他一定不会同意在敌人有防备的情况下,将如此密集的潜艇部署到某一区域。

  潜艇在破交战方面是非常厉害的角色,一艘潜艇或者几艘潜艇,可以给一条航线带来巨大的压力。

  如果配合其他作战舰船,潜艇瘫痪交通线的能力将会成倍的提高,这也是李乐急着让齐柏林号航空母舰加入战斗的主要原因。

  可是,如果面对敌人有防备的主力舰队,潜艇的作用变得微乎其微起来。尤其是性能并不出众的小型u艇,面对敌人的铜墙铁壁几乎没有什么办法。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这么重要的一夜,德国潜艇部队只能用以伤换伤的办法,把自己的敌人驱赶出作战区域。

  这可能是德国潜艇赢得最狼狈的一次了,也可能是德国潜艇赢得最堂堂正正的一次。

  两天后,英吉利海战的最终损失被统计了出来,德国潜艇一共损失了14艘。不过他们将英国舰队赶出了登陆海域,完成了级交给他们的任务。

  2月15日的黎明,太阳在天边出现,照亮了法国的大地。作为德国的元首,李乐这个时候终于可以心安理得的睡去,而德国战斗机部队所在的机场,也在阳光变得嘈杂起来。

  一架接着一架的fw-190战斗机开始起飞,伴随着天空还并不那么清晰的光亮,飞向依旧是漆黑一片的西方。

  太阳是在法国先升起,然后才照亮英国的大地的。所以让英国人感到无奈的是,德国人的飞机会先赶到战场空,执行起保护空域的任务来。

  在阳光投射到海面的时候,一艘巨大的英国战舰尾端高高的翘起,正在缓慢的沉入海水之。

  君权号战列舰终于还是没有经受住德国各种武器的轮番摧残,结束了它纵横四海的生命。

  而在君权号战列舰缓慢沉没的时候,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已经沉没多时了。它倾覆在了不远处,很快消失在了海面。

  后半夜的时候,海的大战依旧持续着,英国的驱逐舰还有巡洋舰,一次次的扫荡海面,干扰着德国的海运输。

  这些南下的驱逐舰和巡洋舰本来都是跟着主力舰队的,结果被堵在了海峡之内,没办法只能龟缩进朴茨茅斯,频繁出来找德国船队的晦气。

  可惜德国船队夜间很少有出动的——本来还有后半夜英国舰队撤走之后的抢运计划,可无奈因为英国舰队太强,只能作罢。

  说起来,这还是和英国舰队炮击德国登陆场有直接关系:多佛尔现在差不多是一片废墟,港口和码头早不能使用了。

  即便是英国人自己修复,这个港口都无法在几个月内使用。德国虽然有发动码头技术,可清理废墟也要几天的时间。

  同时,英国海军也炮击了德国白天的时候使用的沙滩地区的几个小型浮动码头。

  这些码头全部都被击沉掉了,没有一个是完好的。所以德军现在即便是有机会开船,也无法让船只在英国海岸线靠岸了。

  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英国海军的鱼雷艇和驱逐舰,仿佛是见到了阳光的鬼魂一样,顷刻间消散不见,没有了踪影。

  德国的飞机一架接着一架出现在海峡的空,散落在整个海岸线的运输船只,又在光明开始忙碌起来。

  昨天夜里德军用雷达配合飞机还有潜艇,阻止了英国舰队针对登陆场的攻击,也算是打消了英国舰队攻击法国海岸线内德国运输船的想法。

  保住了这些珍贵的运输船,也是德国海军和空军昨天彻夜苦战的另一个重要的成果。

  两艘早准备好的大型运输船,拖拽着两个巨大的浮动码头,向着多佛尔附近的海面,开足了马力行驶过去。

  ……

  莱曼拍打着自己钢盔的浮土,让那些被炮弹掀起来的土渣都掉落下去。

  昨天晚的炮击让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那密集的爆炸消沉了德军本来高涨的战斗意志。

  “冈瑟?”看到冈瑟趴在散兵坑里,裹着大衣一动不动,莱曼忍不住开口叫了对方一声。

  听到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冈瑟一下子挣扎着坐了起来,钢盔的土掉到了他的毯子,哗啦啦直响。

  “怎么了?排长!”冈瑟抽出了自己的步枪,一脸困惑带着几分起床的迷糊,看着冈瑟憨声问道。

  “没事!帮我清点一下人数!我需要你确定每一个人的状态。”在寒冷的2月睡在荒郊野外,让莱曼感觉到了战争带给他的深深恶意。

  昨天晚他不仅仅听了大半夜敌人的炮火轰鸣,还只能裹着一张并不厚实的毛毯,在冰凉的散兵坑里昏昏沉沉的入睡。

  可是让他恼火的是,自己身边的冈瑟在如同雨点落地一样密集的炮声之,睡的那叫一个踏实。

  要不是炮火声掩盖了他如同雷霆一样的鼾声,估计莱曼会开枪打死这个时刻给他添麻烦的战友……

  跳伞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携带了毛衣之类的厚织物,不少伞兵还有大衣之类的装备。随后空投的物资里,也有很多帐篷还有御寒的衣物。

  不过听说不少误投到村庄里的粮食,被当地居民非常理所当然的瓜分一空了。他们都没有多少粮食储备,面对德军的盘问,谁也无法将吃进肚子里的面粉再吐出来。

  所以昨天德军干了不少杀人放火屠村灭门的事情,当然英国平民们也没忘了丘吉尔发给他们的“丘吉尔狗屎型”手榴弹。

  热闹的2月14日夜,热闹的2月15日清晨。德军在这一晚阵亡了整整390人,消灭了超过3000个可疑敌对分子。

  让人欣慰的是:天亮了,这一切都结束了。仿佛是一个噩梦,终于迎来了苏醒的那一刻。

  看到身边不远处一个英国榴弹炮留下来的大坑,莱曼非常庆幸自己的运气。如果这枚炮弹再偏离个十几米,那他没有命看到今天壮美的日出了。

  帝保佑,莱曼在自己的心暗自祈祷着,看去非常虔诚,却透着一股子可有可无的味道。

  本来自 /html/book/39/39078/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459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