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508罗切斯特易手

508罗切斯特易手

  一段英军驻守的防线上,放哨的英国士兵看到了对面灌木丛的晃动,然后他就下意识的端起了武器,准备开枪打死那个冒失的德军。

  可是,当他的手指头已经压在扳机上的时候,灌木丛后面出来的却是一个穿着英国军服的人。

  那个人很狼狈,身上甚至没有武器。他一摇三晃的向英军阵地逃跑,跌跌撞撞的看上去随时可能会栽倒。

  “嘿!我们的人怎么会在德国占领区?”防御阵地上,放哨的英军士兵大声的呼唤起自己的战友。

  好几个人看向了这边,灌木丛里又出来了不少人,有些人手里拎着武器,有些人只带着一个背包。

  “我的上帝啊!他们突围出来了!他们突围出来了!”一个知道了消息的军官从战壕内探出了脑袋,看着落魄的友军说道。

  “快!把他们接回来!那是第2装甲师的人!”看到那些和乞丐没有什么分别的士兵,这名军官大声的命令道。

  很快,就有一些士兵跃出了战壕,他们没有带武器,只是单纯的上前去帮忙。

  另外一方面,他们还肩负着验证这些人身份的使命。如果这些人不是第2装甲师的人,或者说不是英国人,那事情就复杂了。

  一旁的一挺古老的马克沁重机枪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英国部队现在已经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再如何谨慎都不过分。

  看到上去帮忙的士兵回头招手,英国阵地上的士兵们就放松了许多。这些人真的是友军,只不过是战败了的友军罢了。

  “喝点水!喝点水!”看着一个和自己同样军衔,却要窘迫几十倍的友军军官,阵地上的指挥官递给对方一个水壶。

  那名军官礼貌的接过了水壶,咕咚咕咚的喝光了里面的开水之后,才出了一声舒坦的叹息。

  “你们是第2装甲师的?”看着这名军官身上穿着的军服,还有已经掏出来放在桌子上的证件,阵地上的指挥官开口问道。

  那名军官点了点头,回答说道:“是的,我是第2装甲师的。一起的人大部分都是第2装甲师的士兵。”

  他指了指门外那些同样狼狈的同伴:“我们是突围出来的,德国人的装甲部队太厉害了,最后我们只能徒步寻找他们防线上的缝隙穿过。”

  公路转弯之战中,魏特曼用15辆豹式坦克反冲击了英军第2装甲师装甲1团。

  战斗中他们歼灭了1团剩下的一半以上的坦克。让这个团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失去了整整一个装甲团的英军,突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玩笑。随后的战斗在2月18日上午激烈的进行,英军沿着公路突围的计划,被德军5o1装甲营还有大约1ooo名步兵阻止了。

  无奈之下,趁着德国包围圈还因为兵力不足存在漏洞,英军采取了分散突围的办法。

  大量的步兵从德军防线的缝隙撤退,只不过坦克等重型装备就没法安稳的离开了。

  “最后2团在公路附近强攻突围,那个时候我奉命离开,所以不知道师长以及2团长究竟怎么样了。”突围出来的军官沮丧的说道。

  他刚刚说出了一个让人痛心疾的消息,第2装甲师的1团团长,在18日上午的作战中阵亡在了冲锋的道路上。

  也正是因为团长阵亡,1团彻底失去了战斗力,不得不徒步跟在步兵后面突围撤退。

  “也就是说,你离开的时候,装甲2团还在继续战斗?”阵地上的步兵指挥官好奇的开口问道。

  “是的,我奉命离开的时候,2团收集了1团剩下的坦克,一起沿着公路出了。”这名军官再一次强调了自己是奉命离开的。

  即便事后不需要上军事法庭,可突围是奉命的还是私自行为,这是有很大分别的。

  如果不清晰的审理这样的事件,那么就很难界定是主动突围,还是溃败临阵脱逃。大家对这种事情都很慎重,需要多方面取证的。

  这里又不是军事法庭,守军阵地上的指挥官真正关心的,也不是这些溃兵究竟是临阵脱逃还是突围而出。

  他真正关心的是,一旦包围圈内的英国第2装甲师以及其他部队被成建制的歼灭,那包围这些英军的德国部队,是不是就被解放出来了。

  一旦这些部队没有了牵制,那么沿着公路区域向伦敦方向进攻,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自己的阵地可能要面对狂风暴雨了。这位指挥官心里想道。他点了点头,对溃败下来的友军军官安慰道:“回来了就好!你们现在已经安全了!”

  “你不明白!没有哪里是安全的了……敌人的坦克我们打不穿!他们的坦克我们打不穿!”门外,一个仿佛醉汉一样的英国装甲兵歇斯底里的在对嘲笑他的友军喊道。

  就好像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一样,他出声嘶力竭的叫喊:“他们的坦克过来了!他们的坦克过来了!呯!轰!呯!轰!我们就要完了!就要完了!”

  “闭嘴!”一个同样溃败回来的军官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拉扯着那个叫喊的坦克兵。

  看到门外的闹剧,守军指挥官看了一眼尴尬的突围出来的军官,开口问道:“怎么回事?方便说一说么?”

  “那是一个1团的坦克兵,听说他向一辆德国的新式坦克开了3炮,那辆坦克依旧还可以向他们开火……”落魄的突围军官摇了摇头回答道:“我们看过那东西,听说比德军的其他坦克都大。”

  第2装甲师完了,不用向迪尔爵士还有丘吉尔汇报,也用不着再派部队去接应了。

  这支部队被包围在了荒郊野外,只有少数军官突围出来。一支过4万名士兵的部队,回到伦敦集团军防线的不足3ooo人。

  和敦刻尔克一样,这支部队失去了所有的重型武器装备。戈特子爵失去了自己的左翼,失去了罗切斯特。

  18日中午的时候,随着第2装甲师2团在公路上被德军歼灭,剩余的部队对德军竖起了白旗。

  罗切斯特城市得以保留下部分城区,德军开进了这个城镇,并且在大街小巷上都挂上了德国国旗。

  德军已经可以从两条道路上同时向伦敦方向进攻了,第112机械化步兵师现在已经越过了罗切斯特,把战线推进到了与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平行的地方。

  ……

  德国都柏林,总理府内。李乐刚刚出席了一场海军方面的作战会议,拟定了未来海军切断英军海上补给线的新一轮作战计划。

  他疲惫的将大衣递给了身后的鲍曼,然后又从鲍曼的手里接过了一份来自前线的作战情况汇报文件。

  打开了文件,他就看到了全歼英国第2装甲师的报告,并且重点提及了一个让李乐熟悉的名字。

  “魏特曼在一处公路转弯与敌军交战,击毁了坦克十余辆?是金子真的是迟早要光的啊。”李乐笑着合上了那份文件,继续翻看后面的各种报告。

  德军的攻击开始面对真正的困难。英军在伦敦外围死战不退,增加了德军攻击的弹药消耗量。

  本来跨海运输,加上夜间的海上运输暂停,德军自身的运输补给就不多。

  之前是因为胜利来的太快,节约了大量的弹药,才让战斗可以持续进行。

  而现在,战况变得越来越胶着,这就让物资的消耗,有些过德国那本来就不怎么足够的运力了。

  皱着眉头看着李斯特催要物资补给的电文,李乐在心中盘算的,是究竟要不要答应英国人求和的要求。

  现在来看,短时间内十几万德军部队是无法让英国彻底屈服的。夜长梦多的局面终究还是会出现,德国军队在英国本土作战要面临的复杂情况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多。

  答应英国的条件未尝不是一种尝试,只是这个过程如果掌握不好,就会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

  比如说部队的调动还有海军战舰的接收——这些都要有先后的顺序,显然英国人答应了是一回事,完全执行条约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让英国人缓过气来,事情就要脱离掌控了。”李乐讨厌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小声的嘀咕道。

  他眉头紧锁着,站在那里仿佛是入定了一样,半刻钟都没有挪动自己的身体。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和英国冒险和谈的打算,准备继续进攻,并且转移自己的进攻方向。

  继续向伦敦进攻,明显是一个不太符合现阶段情况的计划。快夺取英国都伦敦的乐观推演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过于不切实际了。

  目前德军如果陷入到伦敦可怕的巷战中去,别说十万不够浪费,就算是三十万人,也并不能让德军微操胜券。

  于是,李乐在放弃了和英国人和谈的同一时刻,也下定了更改作战计划的决心:“给李斯特元帅回电,让他执行第二套作战计划!不能浪费一点儿时间,我们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583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