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514恶魔之死

514恶魔之死

  事实上,戈林还有海德里希达吕格这些墙头草们,也都是在围绕着自己的利益在转,可半点没有被李乐成功瞒天过海的样子。

  这些人与其说是被李乐的演技给征服了,不如说是被随后李乐给出的各种条件给诱惑了。

  李乐聪明就聪明在,他穿越过去之后,就先用分封元帅还有帝国元帅的优惠酬宾,安抚住了绝大多数人。

  等到大家拿到了好处之后,又及时的抛出了利比亚油田,让所有人都把注意力转移开来。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正好说明了,为什么希姆莱看穿了李乐的伪装——希姆莱拿到的好处最少,付出的也最多,所以也就直接看穿了李乐是一个“假元”。

  可惜的是,鲍曼等人为了自保,戈林等人为了利益,都选择了无视元的怪异。希姆莱独木难支,最终只能孤军奋战。

  让希姆莱遗憾的是,即便是他希姆莱看出了假元的伪装,并且不愿意合作,可是他却没有半点反击的机会。

  元大势已成,想要杀掉一个根基在党卫队里的人,那真的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了。

  如果要杀掉一个6军高级将领,可能李乐还要顾及一下贵族军官们的反应。

  可是干掉一个党卫队的头目,真的是太简单不过了。莱因哈特乘坐着汽车,带着整整2oo多人杀向了希姆莱的住处。

  希姆莱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下场,他没有去自己日常办公的地方,而是安静的坐在了家里。

  站在元一边实在是好处太多了,多到让一大群容克贵族愿意交出自己的利益,把未来赌在一些新兴产业上。

  元召开的经济会议,已经指出了未来的各种经济增长点。很多人都被忽悠成了傻子,成了对元言听计从的傀儡。

  实际上元真的有这方面的才能,在让商人们乖乖掏钱这件事情上,元的天赋真的是无与伦比。

  在手里没有多少资本的时候,元就可以通过一次谈话,说服克虏伯这样的资本家,坚定不移的站在国社党这边。

  现在的元,手里掌握的资源更多,能够进行利益交换的地方也更多,所以那些手握重金的资本家们,更愿意相信这位呼风唤雨的元。

  每一次想到这些,希姆莱就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粘在蜘蛛网上的飞虫,只能无力的挣扎,却从未挣脱过那只巨大蜘蛛的控制。

  现在的元,真的可以说是战无不胜了。英国战败在即,希姆莱看到的是数不尽的好处,正在向德国高层招手。

  包括英国的海量殖民地,包括畅通的海上贸易,包括英国本土的财富,还包括一块新的占领区以及无数的职位。

  作为德国曾经的高层,作为元曾经的左膀右臂,希姆莱知道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他知道元有一个庞大的开非洲和欧洲的计划,他打算把北非还有中东,都变成轴心国的一部分。

  另外,他还知道元正在规划一个拥有广袤领土的帝国,从大西洋一直延伸到西伯利亚,横跨欧亚非。

  在这个庞大的帝国之中,拥有无数丰富的自然资源,德国将牢牢的掌握着最高端的技术和管理,并成为这个伟大帝国的核心。

  远的不说,利比亚的油田,地中海的航运,克里特还有马耳他,甚至未来还有包括直布罗陀这些地方的管理和经营。

  更长远的利益还有很多,元非常看好未来的电子信息工业,也同样拓展了德国的造船工业以及新兴的各种民用工业。

  只要没有了英国,只要接收了英国的殖民地,只要能够利用起英国和法国的港口——德国的未来就不可限量。

  一想到德国未来需要上百万吨级别的海运轮船,一想到德国未来需要1亿辆以上的汽车,一想到德国航空必然会蓬勃展扩大百倍……就算元是假的又如何?

  再加上元提出的中东开方案,以及击败苏联之后拿到的巴库等油田!

  利益多到让人目不暇接,这个时候只有傻子才会和元作对,而放弃瓜分这么巨大利益的机会。

  倒霉的是,自己就是这个傻子……希姆莱预感到了元对他的防范和冷漠。

  在执行元命令的同时,他也知道元在想办法和他划清界限。为了自保他不得不反击,心甘情愿的做那个不愿意享福的傻子。

  苦笑了一声,放下了手里的那张镀着金边的相框,用手摸了摸里面那个笑脸如花的小女孩的面容。

  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身后的心腹:“离开这里吧,两天之前我们的计划就应经败露了,能忍到现在才动手,已经是元很沉得住气了。”

  “领袖,您知道,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元。元在那天行刺的夜里,就已经被杀死了。这个人是敌人,是所有德国人的敌人!”希姆莱的心腹急切的开口说道。

  在他心目中看来,如果希姆莱现在赶回到党卫队总部去,调集他能调集的嫡系部队,在柏林绝对是能够掀起一阵风浪的。

  可是希姆莱放弃了,他独自等在家中,一直等到了现在都不去做自己应该做的准备。

  “你以为我们能够真的反击?你错了,如果我们不束手就擒,那就等于说是把自己和家人一起毁了。”希姆莱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解释道。

  一旦他调动党卫队的兵力,那事情也就隐藏不住了。到时候元不得不出兵镇压,很快党卫队就会分崩离析。

  到了那个时候,元就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再帮希姆莱和他的手下遮掩什么了。这是赤裸裸的叛国,必须要用最严厉的手段来惩罚才行。

  至于说希姆莱究竟能调动多少力量,他自己也是非常清楚的:看起来可以使用的所谓心腹人多,但是一旦真正起事响应的人就少的可怜了。

  毕竟党卫队和当年的冲锋队是一样的,都是选拔忠于元的人加入——他们效忠的是元,可不是希姆莱。

  让他们去攻击国防军的指挥部大楼,估计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会不怕死的执行这个命令;可要是让他们攻击总理府,半路就要哗变一大半人。

  所以,如果希姆莱真的看不清形势,自己闹起来的话。几个小时就会被国防军还有党卫队联合剿灭掉。

  而哗变之后的他,还有他的所有手下以及所有家人,估计都要受到最严厉的制裁。

  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制裁,所以才等在自己的家中,等待着自己最后的结局。

  另一个让希姆莱放弃了反抗的原因,是几个小时之前,他寄予厚望的维茨勒本将军的全家,都在一次恐怖袭击中毙命了。

  现场击毙了整整3个南斯拉夫人,这件事情被完美的栽赃给了游击队。希姆莱勾结的最后一点儿军方的力量被元屠戮殆尽,现在他只能引颈就戮等待自己的最后时刻了。

  “嗨!希特勒!”一名卫兵走进了屋子,对希姆莱敬礼道:“长官!门外来了许多队员,包围了庄园……莱因哈特?海德里希将军到了,就在大门外。”

  “我知道了。”希姆莱对卫兵挥了挥手:“让他进来吧!如果他想带人进来,不要阻拦!”

  说完之后,希姆莱就痛苦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腹手下:“晚了,你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希望他们不会把事情做得太过分吧。”

  在这件事之前,他已经把自己的女儿古德龙,还有自己的妻子送到了乡下。

  他到现在还不反抗的主要原因,就是希望总理府内的那个男人,愿意看在他的恭顺上,放过他的妻女。

  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歪带着帽子的金野兽走进了屋子,他看了一眼已经把手按在了腰间手枪套上的希姆莱的心腹,似乎连半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

  因为,他的身后,已经有十几只冲锋枪,对准了屋子里的两个人。每一个人都有好几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这画面看上去相当的诡异。

  希姆莱今天穿着的可是一身党卫队全国领袖的制服,身上还挂着各种勋章。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所以把自己最得意的一套衣服穿戴了整齐。

  “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莱因哈特微微斜着脑袋,对希姆莱开口问道。

  他问话的语气半点昔日的恭敬都没有,带着类似锦衣卫缇骑一样的骄横:“如果没有的话,我就送您上路了。”

  “希特勒万岁!”和罗姆几乎一模一样,希姆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子,然后就抬起了自己的胳膊,喊出了那句耳熟能详的口号。

  他的心腹也放下了自己按在武器上的手,看着那些指着自己的枪口,闭上了眼睛。

  “突突!突突!”随着莱因哈特挥下了手臂,冲锋枪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希姆莱在2月22日这一天被击毙在了自己庄园的房间里,结束了他算不得光彩的一生。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583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