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537旗落

537旗落

  爱尔兰终究还是独立了,北爱尔兰地区也被划入了爱尔兰统辖的范围,爱尔兰加入了轴心国,成为了这个集团的一份子。

  苏格兰却没有那么幸运,德国放弃了对苏格兰的支持,也让这里的混乱立刻得到了有效的遏制。

  英国本土北部恢复了平静,德国在泰晤士河以南的接管行动进行的非常的顺利。

  新的首相克莱门特?理查德?艾德礼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英国士兵让出了大量他们控制的城市。

  吉尔福德、沃金、克罗伊登、雷丁……还有整个康沃尔半岛,都已经成为德国实实在在的占领区。

  就在3月8日的中午,德国武装党卫军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第1装甲团1营1连连长乘坐的3号坦克,开进了伦敦的市区。

  没有鲜花也没有掌声,街道两旁都是瓦砾还有废墟。经历了轰炸还有炮击的伦敦,比想象中要凄惨的多。

  坦克碾压着碎石,沿着笔直的公路一点点的前行,街道两旁站满了伦敦的平民,他们用绝望痛苦的眼光,看着德国士兵走过他们面前。

  背着毛瑟98k步枪的德国党卫军士兵,一双双满是灰尘泥巴的军靴踩在凌乱的马路上,仿佛是踩在了当地人的心头。

  有些人在轻声哭泣,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几个德国军官站在十字街头,捧着地图对着远处指指点点。

  “团长就让他们这么哭着?”一个背着冲锋枪的德国士兵昂着下巴,低声问走在他身边的战友。

  所有进入伦敦城区内的士兵都有一套完整的装备,他们从友军那边借来了不少东西,把自己装点成这个世界上装备最精良的士兵。

  这些党卫军士兵们身上有h型的新式战术背带,上面挂着雨衣和卷在一起的野战帐篷。

  下面还有水壶饭盒,以及圆筒状的防毒面具,再旁边是干粮袋还有刺刀。有些人身后是工兵铲,有些人身后是战术迷彩罩衫。

  所有人胸前都有弹匣包,大部分人武装带上还插着手榴弹。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来接手敌人首都一半的防务。

  “团长也没有权力在这里下令开枪……这里是伦敦,可不是野战区。”走在冲锋枪手旁边的士兵,压低了声音回答道。

  士兵们队伍整齐的走在道路的两侧,一辆接着一辆的坦克,还有装甲车以及卡车,摇摇晃晃的行驶在道路的中央。

  “心情都让这群蠢货给毁了,我们是胜利者,可不是来听他们哭丧的。”不少德军在抱怨,整个队伍似乎都没有了胜利的喜悦。

  “当人们不再忠诚,我们依然保持忠诚!”突然间,不知道从哪一个角落,一个德国士兵大声的起了一个头,因为扯着嗓子,这句歌词一半都不在调子上。

  不过没有人在意这个细节,因为战地歌曲要的就是洪亮振奋。于是就有人跟着唱和起来,声音嘶哑让人想笑:“地球上应该依然还有为你们树立的旗帜!”

  “我们年轻时的伙伴,已成了那个更好时代的影像!他们使我们变成了男子汉也经历了爱情的死亡。”一边走,扛着一挺mg-42机枪的射手,摇头晃脑的跟着开口唱道。

  而他的身边,更多的士兵都跟着哼唱起来:“永远不要想靠近我们,使我们屈服,我们的忠诚就像德国的橡树,也如同那日月的光辉!”

  坐在坦克车上的士兵也跟着开口,他们抱着自己的武器,俯视着路边如同乞丐的伦敦平民:“这忠诚将重新在所有的兄弟们身上闪烁!使他们重回那爱和恨的源头。”

  歌声越来越大,千百名士兵都开始高唱的时候,伦敦市民那渺小的哭泣声,就这样被淹没得一干二净。

  随着歌声,德国士兵的步伐也更加整齐,所有的士兵都昂着自己的头颅,一个一个随着步伐摇晃的m35钢盔,沿着街道组成了一条钢铁的溪流。

  “咚!咚咚!”在外面如同山呼一样的歌声里,一所公寓的房门被人敲响。

  男主人忐忑的打开了房门,就看到了好几名背着武器的党卫军士兵,正站在他们的门口。

  “先生!我们要征用你们的阳台,请您配合!”一个能够说流利英国的德国士兵,礼貌的开口说道。

  也不等男主人拒绝,这名德军身后的士兵,就捧着叠放整齐的鲜红的国旗,冲进了房间里。

  在女主人惊恐的目光中,在几个孩子不知所措的眼神里,狂热的党卫军士兵把身子探出了窗外,迎着微风展开了一面巨大的德国国旗。

  而在展开国旗的时候,屋子里面的党卫军士兵们,同时也跟着狂热的歌唱起来:“这个时期的英雄们挣扎着,现在赢得了胜利后,撒旦又开始谋划新的名单。”

  “你们不能扯下这面国旗,不然的话宪兵就会逮捕你们,把你们送到波兰去。”那名会说英语的德国士兵,一边用脏兮兮的皮靴踩着干净的地板,一边点燃了一支香烟说道。

  “你是英国人?”听出了德国士兵的口音,男主人壮着胆子开口问了一句。

  “我在英国出生,是德裔……37年回国的。”那名德军笑着回答,并且递给了男主人一支香烟。

  “之前我在牛津上学。”走出屋子的时候,年轻的德国士兵开口补充了这么一句,就跟着自己的战友们走下了木质的楼梯。

  “就像在他本身所构造的那样,去喜爱生命中的时光!你不应该忘记我们,哦,那些华丽的梦境。”走廊里面,还能够清楚的听到他们歌唱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德国士兵唱着这样的歌曲从街头走过,英国平民们心底涌起的是自己再不是英国人的悲哀。

  他们的祖国战败了,他们的土地将要变成他国的领土。未来他们只能称自己是德国人了,而这里也将成为德国。

  德国……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曾经是一个多么遥远的国度啊。那个曾经在上一次战争的时候耀武扬威的国家,依旧还是没有能够对英国造成什么致命的威胁。

  可是,二十年后,德皇威廉二世没有做到的事情,一个叫阿道夫?希特勒的男人做到了,这不得不让人感慨。

  英国还能够崛起么?国王陛下还能够回来么?大家心里都想着这样让人悲痛的问题,看着一队接着一队的德军,从自己的面前走过。

  “那些静静看着下面的星星可以做我们的证人,当所有的弟兄沉默,觉得信错了神。”街道上,一辆牵扯着火炮的欧宝闪电卡车呼啸而过,上面的士兵坐在弹药箱上歌唱者。

  穿着帅气皮质大衣的德国摩托兵将自己的宝马摩托停在路边,透过风镜观察着街道上的每一个人。

  穿着党卫军将军礼服的迪特里希,坐在自己的敞篷车内,在士兵和坦克的簇拥下,缓缓的开过了街道。

  知道自己的主官到来的德军士兵唱的更加卖力了,雄壮的歌声伴随着皮靴撞击地面的声音,让每一名德军指挥官都心潮澎湃:“我们不想去打破那些曾经的话,并不是所有的男孩都同样的成长……”

  深受感染的迪特里希也跟着哼唱起来,用手指头敲打着敞篷汽车的车门上沿:“只想去传扬和诉说那德意志帝国的美好。”

  一辆装甲车带着卡车停靠在泰晤士河南岸最高的政府建筑物门前,然后体面的德军军官就跳下了卡车,走到了等候在门口的英军军官面前。

  站在对方的面前,他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敬了一个标准的德意志举手礼:“我代表德国正式接收这里!”

  他的身后,装甲车上的20毫米口径的机炮阴森森的指着前方,卡车上已经跳下了许许多多的德国士兵。

  这些士兵在道路一旁开始列队,有一名班长高喊的口令,整齐的德军士兵在口令中站成了标准的一排。

  英国军官站在那里,眼里似乎含着泪花,在他的身后,建筑物上面那个高大的旗杆上,一面英国的米字旗正在被缓缓的降下。

  不远处就是那条横跨泰晤士河的桥梁,建于1894年的伦敦塔桥。

  它没有毁于战火,却要在几个小时之后,被一分为二,成为两个国家同时拥有的桥梁了。

  看到那面属于英国的旗帜缓缓的落下,这名英国军官再也忍受不住,开始失声哭泣起来。

  如果他可以自由的选择,宁愿战死在之前的战斗中,也不愿意活着看见这样伤心的一幕。

  可惜的是,现实是没有如果的。他还活着,而且必须完成上级交给他的任务……

  英国士兵和英国的平民都拥挤在大桥上,想要离开德国占领区。德国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他们也不愿意掌控超过他们预计的英国平民。

  毕竟他们也没有多少粮食可以浪费——除了一些被元首指名道姓必须留下的人之外,德国并不严格限制占领区的英国平民人身自由。

  当然,这样的随意,到3月9日就会结束。到那个时候,任何一个人想要过境,都是要经过严格的检查的。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707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