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549小村血战

549小村血战

  这一次可以说是德军准备的比较充分的一次进攻,在卡尔尤斯准备攻击的时候,几十架斯图卡就已经飞到了目标上空,开始了他们的摧残。

  苏联士兵在村庄内部署的防御工事,很快就被破坏了八成,剩下的士兵根本来不及做好准备,就发现德国已经开始了地面进攻。

  经过战争的锤炼,现如今的德国军队配合可以说是最娴熟的状态。

  在空军的斯图卡还在虐杀地面目标的时候,德军的坦克就已经开始了攻击。

  空军投弹的地方,距离德军攻击的最前沿,也就只有百十米的距离罢了。

  按照现在的标准来看,或者按照二战后期美国空军支援的标准来看,似乎并不算如何优秀的数据。

  可是这个并不起眼的数据放在1941年,真的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

  如此可怕的密切配合,在苏联守军看来,就和不要命的作战一模一样。

  指挥僵化体制僵硬刚刚经历过清洗还没振作起来的苏联红军,一直到1945年都无法做到这样的配合。

  “德国人来啦!”一个苏联士兵看着不远处冲过篱笆的德军坦克,大声的提醒着他的同伴。

  可是他的喊声已经被斯图卡投下的航空炸弹爆炸的声音淹没,而他身后负责掩护他的机枪阵地,也随之成为了一片废墟。

  这名苏联士兵只能贴着墙壁弯着腰向后撤退,他经过的小路上躺满了苏联平民还有苏联士兵的尸体。

  “不许后退!马上回到你驻守的阵地上去!”拎着手枪的苏联红军政委同志大声的督促自己的手下,这是他唯一的工作。

  今天早些时候,赫鲁晓夫同志在前线下达了《所有指战员必须坚守阵地到生命尽头》的演讲,要求每一个士兵都不得后退。

  有了这个命令,苏联红军的各级部队配备的政委们,就成了督战队,负责监督每一个士兵,阻止他们继续后撤。

  “敌人的坦克上来了!我是来向您汇报的!”作为一名老兵,这个从前线撤退下来的士兵,从回头的一刹那,就已经想好了说辞。

  果然,他的话改变了政委同志对他的印象。传递情报给自己的同志和转身逃跑,绝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你的表现很好!我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看了看脚边不远处已经凉透了的连长同志的尸体,政委点了点头应承道。

  然后他就指了指这名士兵来的方向:“你现在回去,坚守自己的岗位!尽可能多的消灭敌人!”

  还有一半话他没有继续说,这样的环境下估计也不需要他详细的说明了。

  回去就只有死路一条,唯一的区别就是在死之前,究竟能不能打死一个德国士兵而已。

  “长官!我的阵地已经被德国人占领了!”这名老兵当然不愿意回去送死,如果他想死,还冒险回来干什么?

  “那你也必须回去!不然我就有权枪毙你!”这名政委同志看起来今天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手里的左轮手枪看上去很是吓人的挥动着。

  结果没等到老兵继续辩解什么,一枚流弹就飞了过来,在政委的额头上开了一个血淋淋的窟窿。

  这名苏联基层军官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弯着腰的苏联老兵吞了一口唾沫,抱着自己的武器继续向后面跑去。

  他要去营部那边“传递消息”,汇报德国坦克冲过来的事情。至于说在那里他会遇到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边他飞快的向后奔跑,跟他只隔了两栋房屋的地方,一挺苏联的dp轻机枪,也就是捷格加廖夫轻机枪正在猛烈的射击。

  dp轻机枪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机枪的上方有一个巨大的弹盘作为供弹器,看上去非常的特别。

  此款武器因为被新中国大量装备,并且在朝鲜战争中广泛使用,而被国内武器爱好者熟知。

  可惜的是,现在这支强机枪射击的目标,却是一辆正在隆隆向前开进的豹式坦克。

  子弹打在豹式坦克厚重的装甲钢板上,只能留下一些浅浅的弹坑。

  不过苏联的机枪射手依旧在不停的开火射击着,仿佛下一秒就能把这辆豹式坦克击毁一样。

  可惜的是,这种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奇迹,并不会在现实中出现,豹式坦克的炮口喷出一团火焰,这个机枪阵地就淹没在了一片爆炸之中。

  弹片横飞一下子掀翻了这个掩体,沙袋后面的苏联士兵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鲜血飞溅的到处都是。

  一个苏联士兵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腿已经有一条不见了踪影。

  在血泊中,他艰难的想要找一个更加舒服的位置,可是却被另一个尸体压着,无法动弹。

  失去了大部分力气的他只好停下来,大口的喘气想要恢复体力,不过他能感觉到生命正在流失,疼痛却早已感觉不到。

  “救命!救命!”他躺在那里,大声的呼喊着,试图呼唤自己的同伴来帮帮他。

  可是没有人过来,天地之前仿佛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一样。一直到下一秒钟,他才知道这是为什么。

  坦克的履带撞开了已经七扭八歪的沙袋掩体,碾过了已经扭曲的那挺dp轻机枪。

  然后他就看到豹式坦克那宽大的履带翻滚向前,开始从他已经没有了知觉的地方,快速的碾过。

  “没有感觉真好。”这是他头脑中最后闪过的一个念头,然后德国坦克的履带就盖住了他的视野,随后就只剩下无边的黑暗。

  一辆苏联的t-26坦克起火冒烟,在街口燃烧着。这辆坦克刚才被斯图卡轰炸机命中,早就已经成为了一堆废铁。

  燃烧的废铁上面,还依稀可以看到烧焦了的坦克车组乘员的尸体,他们没有能够离开,和自己的坦克一起化作了尘埃。

  这辆坦克遮挡了卡尔尤斯的视野,已经经历过真正的战争的他,本能的感觉到了这个十字路口的危险。

  “减速!埃里希!”卡尔尤斯按住通话器,大声的提醒自己的驾驶员。四面八方都有可能遭到攻击的地区,他不愿意轻易涉险。

  111号豹式坦克在碾过了一个敌军被摧毁的机枪阵地之后,停靠在了十字路口的旁边。

  车体刚刚停稳,卡尔尤斯就掀开了自己的驾驶舱舱盖:“提尔!约瑟夫!掩护我!”

  他喊了这么一声之后,就钻出了自己的炮塔,在苏联士兵扫射过来的枪林弹雨之中,跳下了自己的坦克。

  这是二战之中无数个德国坦克车长做过的事情,实际上并不会引起什么大惊小怪。

  在激烈的战斗中,或者在激烈的战斗前,车长都有可能下车侦查,或者探出身子冒着敌人的弹雨指挥战斗。

  卡尔尤斯跳下了坦克之后,就靠在了一边倒塌了一半的墙壁上。他甚至只有一支手枪防身,并且没有抽出来拎在手上。

  这周围的苏联人似乎被清理光了,或者他们大多数都在关注别处。竟然任由卡尔尤斯贴着墙壁来到了十字街口,把一切观察了个仔细。

  左边有两个苏联的t-26坦克在守株待兔,右边倒是很安全,没有看到任何敌人的重型武器。

  正前方被燃烧的坦克残骸遮挡的地方也很安全,同样没有能够威胁到豹式坦克的东西。

  然后,看到了这一切的卡尔尤斯又跑回到了自己的坦克边,冒着敌人的射击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等他伸手试图扣上头顶的舱盖的时候,一发子弹打穿了他的袖口,然后撞在了舱盖上,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

  “见鬼!”卡尔尤斯吓得缩回了自己的手来,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自己并没有负伤,才带着颤音的咒骂了一声。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负伤也不是什么好滋味。不过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人在战场上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都不算奇怪。

  “左边有两辆t-26坦克,炮塔90度,常备高度准备好就可以了!”扣上了自己的舱盖之后,卡尔尤斯对自己的炮长提尔命令道。

  随着电机的转动,豹式坦克沉重的炮塔开始转动起来。然后司机埃里希再一次让坦克前进起来,向着十字路口冲了过去。

  “车长!您可真勇敢!”一边装填着穿甲弹,装填手一边开口恭维着自己的车长。

  卡尔尤斯没有听清楚他的恭维,因为他已经全神贯注在指挥这一场战斗之中了。

  豹式坦克冲到了十字路口,对面的t-26显然有先发的优势。两枚炮弹冲向了豹式坦克的侧装甲,然后都撞在了豹式坦克的炮塔正面上。

  显然,指望t-26坦克的主炮击穿豹式坦克炮塔正面的防盾,绝对是痴心妄想。所以两枚炮弹都没有起到效果,只吓了卡尔尤斯车组成员们一跳。

  紧接着,豹式坦克上面的88毫米口径坦克炮势大力沉的发起了反击,一炮打飞了一辆t-26坦克的炮塔。

  “穿甲弹!装填!”开火之后,炮长提尔几乎在同一时刻尖锐的叫喊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766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