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550挨打

550挨打

  在炮长提尔拼命喊出自己要穿甲弹的时候,叫威廉的炮手就已经把穿甲弹塞进了豹式坦克的炮膛之内。

  干净利落的战术动作,是德国装甲部队高效杀戮的基础。卡尔尤斯感觉到自己的坦克轻微的颤动,一枚炮弹就打向了远处的敌人。

  毕竟是不足百米的距离上,准确的命中目标几乎是必然的事情。这枚炮弹摧毁了t-26坦克,没有一点点意外。

  这辆被打中的t-26坦克腾起了一团火焰,然后整辆坦克就爆炸开来,变成了一堆破碎的零件。

  现在的坦克,尤其是薄皮大馅的苏联坦克,装甲是非常纤薄的,根本就包裹不住爆炸的力量。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卡尔尤斯豹式坦克的另一侧,一枚势大力沉的炮弹飞了过来,直接撞在了卡尔尤斯坦克的侧面。

  豹式坦克的侧面是挂有装甲板裙的,实际上是一层并不厚实的钢板。这层钢板只能起到部分防护作用,并不能直接抵御炮弹的撞击。

  飞来的炮弹一下子击穿了这层钢板,然后就撞击在了豹式坦克的履带上,直接打断了一截履带。

  “我x,我们被击中了!”坐在驾驶舱内的驾驶员埃里希距离被命中的地方是最近的,他最先大声的叫喊道。

  卡尔尤斯几乎在同一时间就感觉到了炮弹命中他的坦克带来的震动,不过下一秒钟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坦克没有被击穿。

  “侧面有敌人!侧面有敌人!倒车!倒车!”卡尔尤斯被这一击也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退回去。

  借着两侧建筑物的掩护,豹式坦克如果倒车的话,很快就会回到安全的地方。

  然后卡尔尤斯就可以轻松的想对策,来对付另一侧突然出现的那辆苏联坦克了。

  只不过让人遗憾的是,坦克的驾驶员埃里希拉动操纵杆,驾驶自己的坦克开始倒车的时候,断裂的履带从后面快速的跌落到了地面上。

  然后这辆豹式坦克,就失去了一边的动力。另一边的履带依旧在转动,车体跟着倾斜了一些。

  “混蛋!我们的坦克左边似乎出问题了!”埃里希发现自己的坦克出现问题的一刹那,就敏感的放弃了蛮干的想法。

  后退现在是不可行的了,利用一边的履带,现在坦克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大角度的转向。

  如果他强行倒车,也许会把更脆弱的车体尾部朝向对方,所以他现在不能继续冒险倒车了。

  “冷静!我们的坦克没有被击穿!将炮塔对准另一边!那边有敌人!”他下达转动炮塔的命令,然后就通过自己视野比较开阔的观察窗,看向了另一边。

  “坦克前进!利用车体跟着转向,节省炮塔转向的时间!”卡尔尤斯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剩下的就只能是放手一搏了。

  至于说放弃坦克,潜意识里他就没有这么想过。这可能是所有坦克兵的职业病吧,他们都不愿意轻易放弃和自己浴血奋战的钢铁兄弟。

  一辆kv-1坦克正在小村庄的尽头处停着,那里是卡尔尤斯刚才侦查过的方向。它原本并不在那里,显然是刚刚才开到位置上的。

  虽然轰炸已经摧毁了这里大部分的苏军重型武器装备,可还是有漏网之鱼。

  豹式坦克被命中之后,苏联坦克车组成员没有立即开炮,在他们的印象中,自己的2毫米口径大炮,也是无坚不摧的存在。

  他们在等对方成员放弃坦克逃走,或者是这辆坦克在内部燃烧了一会儿之后,发生殉爆。

  可惜的是苏联的坦克车长在自己的观察窗口,看到的不是豹式坦克爆炸的画面,而是豹式坦克上的炮塔,一点点转动过来的样子。

  “穿甲弹!敌人没有被击毁!”他赶紧下达了开火的命令,等待手下们重新做好战斗准备。

  在百米左右的距离上,这枚炮弹竟然没有击穿敌人坦克的侧面——这件事情让苏联的坦克车长很诧异,也很慌乱。

  实际上豹式坦克的侧面装甲并没有那么厚重。只不过这枚炮弹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好。

  炮弹先是击穿了一层纤薄的板裙,然后就撞在了坦克的履带上面。打断了履带的炮弹,早就已经失去了前进的力量,撞到侧装甲上,并没有产生击穿效果。

  如果这枚炮弹没有撞在履带上,那么估计这个时候卡尔尤斯八成要经历一场更血腥的战斗了。

  话说回来,实际上德国的豹式坦克的车体在侧面装甲上虽然厚度一般,比历史上的虎式坦克要缩水不少,可它的外形确实要更有防护力一些。

  低矮的豹式坦克侧面几乎都被其他的零碎覆盖了起来,比如说履带,比如说负重轮,比如说杂物箱,这些都多少承担了一部分防护功能。

  这样的地方覆盖了坦克侧面面积的百分之八十,只留下了少数弱点区域。

  苏联坦克车组并不知道豹式坦克的弱点,他们还没有能力缴获一辆豹式坦克研究一番。

  所以在没有击穿豹式坦克底盘的情况下,苏联的坦克车组果断的抬高了自己的炮管,瞄准了正在转动的豹式坦克炮塔。

  不管怎么说,在一个地方上尝试失败了之后,换一个地方继续尝试,是一种智慧的表现。

  而另一个经验告诉我们,行百里者半九十,轻易放弃朝着一个方向上的努力,容易半途而废……

  所以经验这个东西往往是靠不住的,有的时候结果才是检验过程的标准。

  成功了那就证明努力的方法是对的,而失败了就证明过程是错误的。

  “轰!”掌握了先机的苏联kv-1坦克再一次开火,这一次炮弹冲向了豹式坦克的炮塔部分。

  豹式坦克的炮塔正在转向,这枚炮弹正好命中了坦克炮塔的侧装甲。

  巨大的响声之后,碰撞在倾斜装甲上的炮弹,被并不巨大的装甲倾斜角度弹飞到了一个诡异的方向上。

  从自己的瞄准器里,苏联的炮手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炮弹发出的光亮划出的那条直线,在敌人的装甲上折叠了一个诡异的夹角。

  “没有击穿!”他大声的叫喊着,通知自己的战友又一次失败的消息。

  然后焦躁的情绪就在他的心中蔓延开来,因为对方的坦克似乎根本无法击穿,结实的仿佛是实心的钢铁铸件。

  不过那辆坦克的炮塔依旧在转动着,提醒着苏联的坦克手们,对面确实是一辆真正的坦克,而不是一个无法还击的铁疙瘩。

  “快!快!装填穿甲弹!”苏联的炮长紧张的大声提醒,然后再一次做好了开火的准备。

  可惜的是,经历了两次失败之后,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手掌漫出的汗水,还有那轻易察觉不到的颤抖。

  第二枚敌人的炮弹命中了卡尔尤斯的坦克,这辆炮塔上涂着111数字的坦克,中间的那个1字被炮弹给命中了,现在那里只留下一片烧灼的痕迹。

  不过大家惊奇的发现,他们的坦克依旧没有被击穿,这给了坦克内所有的人莫大的勇气。

  “继续转动炮塔!瞄准我们的目标!”卡尔尤斯悬着的心一点点的放下,他的坦克给了他无与伦比的战术优势。

  元首提供的武器,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拥有巨大的优势,这给了德国装甲兵无限的信心。

  这样的信心一直存在着,从战争的开始一直延续到战争结束。虽然没有人知道未来,可此时此刻大家从容的面对敌人,这就足够了。

  “我正在转!”按着电钮没有松手的炮长提尔大声的回答着,他刚才感觉到炮塔被命中了,不过似乎电机传动并没有失去作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豹式坦克的炮塔正在一点点的调转过来,苏联坦克这边看到了这一幕,当然慌了手脚。

  因为慌乱的关系,他们的第三发炮弹刚刚装填完毕,对面的炮塔已经转了过来——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开火!”第三次,苏联的坦克做出了尝试,可惜的是他们瞄准的地方,这一次是豹式坦克的炮塔正面。

  那里的防盾有超过100毫米的厚度,这么沉重的厚度足够豹式坦克在这样近的距离上,抵御苏联威力并不算强的2毫米口径火炮了。

  于是,让苏联坦克车组们绝望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的第三次攻击打在了豹式坦克厚重的防盾上,再一次被弹开了。

  而这一次,主动权似乎回到了卡尔尤斯的手中。他的坦克炮塔已经指向了目标的方向,现在要做的事情,只剩下微微调整。

  坦克上看起来修长的88毫米大炮对准了目标,然后喷射出了一团耀眼的火焰。

  让敌人的坦克用炮弹敲打了5次,卡尔尤斯现在憋着一股火气,任谁被打了5次,心情也不会太好。

  他按着喉部通话器,对自己的炮长提尔大声的命令道:“开火!”

  “轰!”这一次是德国坦克打出了炮弹,一团白烟从坦克的炮口喷出,炮弹划出漂亮的直线,冲向了远处停着的目标。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775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