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570休息

570休息

  一辆卡车从公路上呼啸而过,卡尔尤斯被噪音从睡梦中惊醒。他一下子掀开了自己身上的毯子,然后打了一个哈欠。

  在这一次睡眠之前,他已经连续40个小时没有休息过了。在夜晚来临的时候,他的坦克依旧在向前不停的行驶着。

  德军的攻击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样的速度都是依靠部队不休不眠的跑出来的。

  实际上,真正的战斗并不多,在突破了苏联守军的防线之后,大部分时间德军都在用来不停的赶路。

  听起来也许不可思议,可是人类的任何一场战争,都是赶路的时间比攻击的时间多。

  一个出色的将领,就是能够约束部队,让这支部队能够不受损耗的从集结地点,赶到作战地点的将军。

  在通信不完整的古代,这绝对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有的时候不得不亲自往返在队伍的两端,不停的巡视和督促,才能让一支部队安安稳稳的行进下去。

  现代战争中,信息技术越来越强劲,部队接收到的信息也就越来越多。

  可是混乱依旧还是存在,尤其是在广袤的区域内,任何一支部队都要接受混乱的考验。

  原本一支现代化机械军团前进的时候,是不太容易陷入混乱之中的。可是这只是一个理想情况,现实中混乱的状况无所不在。

  为什么即便是70年后的今天,各国军队依旧要利用各种条件,进行远距离的机动训练呢?

  原因其实就是因为,一支部队无数个个体都会有很小的几率出现问题,而这些问题累积起来,就变成了混乱的根源。

  如果平日里不用训练来找到这些可能发生的问题,那么在真正出现问题的时候,就会引发一系列的混乱。

  德军现在就出现了各式各样的问题,比他们训练的时候,遇到的问题还要更多。

  从波兰境内一口气杀向苏联腹地,距离可要比征讨法国远太多了。

  200多公里的挺进,德国部队的重型武器都已经陷入到了故障爆发阶段。不少坦克都需要保养,很多坦克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掉队。

  比如说第505独立重型坦克歼击营,他们在开战的时候拥有豹式坦克40辆,营部有4辆桶车和2辆维修车以及十几辆卡车。

  在十天的战斗里,这个营的坦克没有在战斗中被击毁一辆,足见豹式坦克设计上的卓越和超前。

  可是,在10天的赶路时间里,有一辆豹式坦克因为驾驶员太疲劳,开下了路基撞在了排水沟里,导致变速箱损坏掉队。

  还有两辆坦克因为故障停在半路上,到现在也没有归队。更倒霉的是另外一辆坦克压中了地雷,直接被炸毁了两个负重轮,瘫痪在了路边。

  那辆被地雷炸坏的豹式坦克上,还诞生了505坦克营开战之后第一次伤亡记录。

  车内5名成员,驾驶员和无线电操作员阵亡,车长炮长还有装填手负伤。

  也正是因为这一件事情,505坦克营的官兵们,才意识到了战争的残酷,才亲眼看到了真正的死亡。

  过去的日子里,他们都是坐在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坦克内,远远的对着敌人开火就可以了。

  这种战斗简单而且缺乏真实感,所以505装甲营的官兵们,才能够如此平常的对待这样一场战争。

  但是现在,这样的日子结束了,他们中间也有朋友死去,他们也见识到了敌人的顽强。

  挑开了帐篷门帘,卡尔尤斯眯着眼睛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整个营奉命在这里休息10个小时,现在估计差不多要到吃饭的时间了。

  战争不仅仅让人开始熬夜,也打乱了所有人吃饭的时间。从苏德战争开始,德国元首到德军基层士兵,可能一大半都没有时间按时吃饭了。

  提尔还睡在帐篷里,凌乱的盖着他的军服,香甜的享受着自己的美梦。

  另一个帐篷里就没有那么惬意了,因为待遇的关系,炮长还有车长是享受双人帐篷的,而另外三人就要挤一个帐篷了。

  想想就觉得激情四射,帐篷里三个大男人挤在一起呼噜震天,真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画面。

  公路上,汽车牵引着大口径的火炮,微微颠簸着开过了卡尔尤斯的帐篷。

  两侧的路基上,德国士兵们扛着自己的武器,一个挨着一个向前赶路,走的无精打采。

  用两条腿来赶路并不是一个好受的事情,他们这样走上一天的时间,也不会比机械化的部队快上多少。

  身为步兵,他们只能一直这么走,一直这么跟在后面。一直走到战争结束,或者等到坦克部队遇到城市停下自己的脚步。

  品尝着汽车卷起的灰尘,这些已经十天没有洗澡的士兵,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

  如果仅仅看他们的穿着还有满脸胡子的凄惨样子,估计很难和战斗力这个词汇联系到一起。

  爬上自己的坦克,从坦克炮塔后面的行李架里拣出了一个破旧的杯子,卡尔尤斯又打了一个疲惫的哈欠。

  一路上走来,他经过的地方已经太多太多了,多到让他自己都已经记不得都有哪里了。

  他们在托宾卡战斗,然后攻占了科布林。紧接着从那里出发,推进到了别廖扎。

  战斗一个接着一个,赶路一天接着一天。他麻木的看着被冲散的苏联士兵,垂头丧气的被看押着,从他的坦克履带边走过。

  从一个汽油桶里倒出了一杯清水,卡尔尤斯开始用自己的牙刷清理自己的口腔。

  已经好几天没有时间来刷牙洗脸了,他的身上到处都是油污,他的嘴里仿佛有沙子在摩擦滚动。

  漱口之后,把那口不知道是汽油还是清水的液体吐到了地上,卡尔尤斯都不知道自己刷了牙和没刷有什么分别。

  现在他的嘴里满是汽油的味道,就和加了92号汽油一样的清爽。反复的漱了几次口之后,卡尔尤斯把剩下的水灌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上一次部队里的演出团来劳军,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脑海里,突然荒谬的出现了这么一个问题。

  看了看自己黑色的装甲兵制服,上面因为油渍的关系,已经被摩擦的有些发量了。

  不知道那些热情奔放的姑娘们,会不会喜欢这样的装甲兵。依稀的记得,上一次他们可是很受姑娘们欢迎的,好多女孩子把脖子上的花环丢向了装甲兵们。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们穿的是礼服,还刻意洗了澡,绝对不是现在这种邋遢的模样。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到莫斯科去,把那个该死的蠢猪绑在履带上碾死。”卡尔尤斯一边把杯子放进坦克炮塔后面的货架内,一边嘀咕道。

  杯子旁边就是一个又一个机枪弹鼓,进攻中的装甲部队总是会想尽办法多带一些弹药,以备不时之需的。

  盖上了杂物箱的盖子,看了看因为有杂物箱,所以显得方方正正的炮塔,卡尔尤斯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饿得快要打鼓了。

  这里可没有野战餐车提供美好的饮食服务,即便是有也是军部之类的高级指挥区。

  战争中的士兵,一半的时间都需要自己来准备吃的东西,现在这种情况也不例外。

  “卡!”另一个挂在炮塔外面的箱子是上锁的,钥匙都在坦克车长的手中。

  里面装着的是一辆坦克携带的贵重物品,比如说一本脱衣女郎的画册,也有可能是香烟还有巧克力等奢侈品……或者是罐头菜干等食物。

  在作战的时候,弹药可以互相串换,食物却是必须要妥善保管起来的。被人偷走几弹鼓的子弹并不算什么,再偷回来就是了。

  可是如果要是被人偷了两个罐头,那就永远都找不回来了。任何食物都是宝贵的,比生命还要宝贵。

  看着并不安静的营地,还有几个执勤的士兵站在远处的高地上,卡尔尤斯拧起了自己的罐头。

  一点点的拧,一直到把整个罐头的盖子边缘都拧开了,他才掀开了铁皮,把叉子塞了进去。

  里面是气味已经不怎么样的午餐肉,不过在前线却已经是难得的美味。卡尔尤斯一边往自己嘴里塞着,一边看着远处的公路。

  公路旁边依旧还是扛着武器行进的步兵,他们大部分背着的依旧是毛瑟98k步枪,不过比例已经相当的小了。

  还有人在脖子上挎着mp-38冲锋枪,看起来就显得有档次一些了。而那些背着突击步枪的士兵,都是肩膀上有花的士官尉官们了。

  这些人有条不紊的向前走着,他们身边的公路上,此时此刻却已经变换出了另一幅模样。

  牵引式的火炮已经都开过去了,后面是一辆接着一辆的卡车。这些卡车的车厢内有奇怪的东西,上面还蒙着帆布。

  不用说卡尔尤斯也知道,那些蒙着帆布的奇形怪状的武器,就是传说中的管风琴,那种被称为元首的锤子的可怕武器。

  吃了一口午餐肉,卡尔尤斯觉得自己快要被感动哭了:汽油味的咸盐面粉肉,真是太好吃了。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7847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