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645只在脑海中的英雄

645只在脑海中的英雄

  整洁的办公桌上,铺着一块干净的桌布。茶杯的旁边,摆放着一台groma牌专用打字机,一双灵巧纤细的手,正在不停的敲打着打字机的键盘。

  40年代的打字机,就好像是钢琴一样复杂,机械传动并且零件众多。

  一百多个复杂的敲击机械杠杆随着指尖在键盘上敲打,撞击到打字纸上,留下规整的字符印记。

  穿着党卫军军服的年轻的女兵,在敲打完最后一个句号之后,将打印机上的文件拿下来,放在了身边装纸张的木质网篮里,然后端起了身边的水杯,喝了一口。

  她小心翼翼的盖上了杯盖,然后又抽出一张白纸,塞在了那个已经不算崭新的打字机上。

  紧着她又熟练的从一旁堆放着的一摞文件中间抽出了一张,放在了一个稍微斜视就能看到的地方。

  然后,拧好了打字机的旋钮之后,她看了看自己面前一张写满了各种形容词的记录本。

  “咔哒!咔哒!”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她再一次开始飞快的书写起来,一个一个字符随着流利的敲打,呈现在打印机卡着的白纸上。

  “尊敬的女士:您的儿子霍夫曼在前线表现的非常英勇。为了元首他尽到了一名士兵的职责,和敌人血战到了最后一刻。谨以此信表达国家对您的关怀,上帝保佑您……”

  一边敲打着自己的键盘,她一边用自己面前的笔记本上记录的词汇,形容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

  也许这个叫霍夫曼的士兵,是一个卑微渺小的普通战士。可是在她的形容之下,一个伟大的英雄就这样诞生了。

  这个不认识的脚霍夫曼的士兵,也许只是在前线被敌人的一发炮弹炸死在了行军的路上,也许只是卑微的蜷缩在进攻的弹坑里,被敌人的手榴弹炸成了筛子。

  可是他死了,为了这个国家战死了。这一切也就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每一个士兵都是为国家走上前线的,所以当他们为这个国家失去生命的时候,就是属于这个国家的英雄。

  歌颂这样的英雄,也是一份重要的工作,这个女兵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书写这样的信件,然后发送到每一个家庭之中。

  这可能是第三帝国最荣耀的信件之一了,每一个的落款都是元帅的名字。

  这也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家庭都不愿意接到的信件,因为当这封信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孩子的父亲或者父亲的儿子,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

  负责送信的军官,都是级别相当高的少校中校,他们会站在门口郑重其事的敬礼,然后分发一面国旗挂在门口。

  悬挂这样国旗的家庭,都会受到党卫队还有警察的特殊照顾,没有人会为难捣乱,兵役征召人员也不会打扰有阵亡士兵记录的家庭。

  随着她那不停的敲击,一封像模像样的信件就这样浮现在眼前。这封信大部分都是任意选择的形容词词组组成的,写信的她是不带一丝感情的。

  刚刚从事这份工作的时候,她会哭泣,因为她写这些信件的时候,仿佛能够看到一个一个为国勇敢战斗的鲜活的生命。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画面已经不再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她麻木的敲打着机械的键盘,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

  而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也就随着时间的漫长还有思想的麻木,永远的在她的指尖逝去了。

  “嚓!”写到最后的时候,她撕下了打印机上已经写好的信件,然后放在了刚才先写好的那封信件的上面。

  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军官走到过了这个女兵的办公桌,拿走了已经打印好了的信纸,对比了一下阵亡报告,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说是信件,是有人专门核对之后投送的,和邮寄信函不是一个渠道。所以也不用信封,也不用填写地址。

  就在这名打印信件的女兵前面,是另一个正在飞快打字的女兵,她也从事着同样的工作。

  在她喝水的时候,前方的女兵依旧还在勤奋的工作着。对方的指尖也同样的飞快,打字机的响声也同样的清脆:

  “尊敬的女士:您的儿子斯卡特在前线作战的时候无所畏惧,他在攻击敌人的阵地的时候舍己为人,是我手下最好的士兵之一。对他的死我深表遗憾,他是元首的好士兵,是人民的好榜样……”

  更远的地方,还有同样的人在做着同样的工作,这里大多数人每天上班之后,都在从事着相同的工作。

  “尊敬的女士:鲍曼在今天阵亡于东部前线,因为他的勇敢战斗,我军攻占了敌人的阵地,获得了又一次伟大的胜利。您的儿子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士兵,他的死是国家的重大损失……”

  每天,她们都要用打字机敲打出几十封信件,今天用勇敢英勇无畏等词汇,明天就有意换成敏捷智慧奋斗等词汇。

  反正大家尽量随机的使用自己的用语,尽量让信件看起来更加自然更加舒服一些。

  女兵熟练的又抽出了一张阵亡者名单,看了看上面的名字,然后开始熟练的重复着刚才重复过的动作。

  动作她已经重复了无数次了,每天同样要重复无数次,夹紧纸张,然后参考着形容词,写一封毫无感情的信件出来:

  “尊敬的女士:我很遗憾的通知您,您的儿子布莱恩牺牲了。他勇敢的和敌人战斗,不幸被子弹打中阵亡。他是一名好士兵,一直都是大家尊敬的男人……”

  这个工作车间的隔壁,是另外一个车间,里面的女兵分类各种信件,把每一个信件分类归档到它应该去的地方。

  “慕尼黑的……”看到了信件里的地址,一份写好的信件就这样塞进了慕尼黑市的分类区域内。

  征兵的时候每一个士兵都有身份的统计,所以他们在阵亡的时候,也非常容易就核对出原来的地址,还有参军之后的各种履历。12919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8192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