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649半路瘫痪

649半路瘫痪

  理论上,苏联在克鲁普基附近的防御战,是以失败告终的。可在这些部队完全崩溃之前,他们还是会给德军制造无数麻烦的。

  比如说,正在进攻的坐在豹式坦克上的卡尔尤斯,就被麻烦给绊住了自己前进的脚步。

  苏军的一个被炮火打烂的增援过来的装甲师,正横在他进攻的道路上,拼命的阻击着德国坦克。

  这些苏联坦克上面都覆盖了密密麻麻的植被树叶,有不错的隐蔽效果。

  它们避开了德国空军的封锁,分散开来以伏击的形势,拖延着德国坦克部队的进攻。

  “它刚才在大概3oo米的距离上才开的炮……简直就是一群混蛋。”看着自己的坦克上面,那个不浅的弹坑,驾驶员埃里希郁闷的说道。

  而就在卡尔尤斯停车的地方前面大约35o米左右,一辆被炮弹击穿的kV-1坦克,正在那里冒着黑烟。

  对方隐藏在一处农庄之中,可以说是只露出了一根炮管。如果不是角度实在太差,可能刚才这炮弹,真的会击穿豹式坦克的装甲。

  苏联的坦克开火之后甚至卡尔尤斯等人都没有现对方,等到对方第二炮打偏了,才找到了对方的位置。

  毕竟农场是和公路有一定的夹角的,所以为了追求伪装,那辆kV-1坦克的射击角度太大,最终让豹式坦克的装甲弹开了炮弹。

  这一炮虽然没有能够击穿豹式坦克的装甲,却也让卡尔尤斯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他的豹式坦克变箱损坏,已经瘫痪在了公路上。这个结果让他们无法继续前进,只能原地等待着后续部队的到来。

  最直接面对死亡风险的,就是在钢板后面的驾驶员埃里希了,如果钢板被击穿,被人还有一点点几率幸免,他可是死定了的。

  另一个同样劫后余生的,是机电员约瑟夫先生,他同样也就只能依靠自己前方的钢板保护自己,没有其他的东西遮挡。

  而他们两个人也确实被那突如其来的一炮吓了个魂飞魄散。要不是大家反应够快,击毁了那辆隐藏的极好的kV-1,他们两个可能都已经死了。

  “要好好歇歇肯特……如果不是他现了那辆kV-1坦克,我们也许就要死在这里了。”心有余悸的埃里希,看着那块已经快要被击穿了的前装甲板,开口感叹道。

  “是啊!如果不是他们,也许我们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卡尔尤斯也没有托大,他也被刚才的攻击吓到了。

  成群结队的苏军坦克,其实并不可怕。德军可以从容的在远距离击毁那些敌军坦克,却害怕那些伏击自己的苏军坦克部队。

  “维修车可能要下午的时候,才会开到这里来……”炮长提尔无奈的靠在坦克的车身上,看着卡尔尤斯说道。

  “我们这辆坦克的问题,可不是维修车可以搞定的事情了。”看着前面的钢板,装填手威廉有些心虚的说道。

  这辆坦克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战斗了,指望它继续保持坚固耐用的品质,似乎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拖车会把这辆坦克拖拽到附近的维修区域内,然后再找个时间统一运回到后方去,进行大规模的工厂维修。

  野战状态下的坦克维修,实际上是无法处理车体弹痕的。虽然这一炮弹没有击穿装甲,可已经严重的影响到车体装甲防护强度了。

  这样的坦克注定是无法继续参加战斗的,况且是德军明星坦克指挥官的座车,当然更不可能继续使用了。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卡尔尤斯短时间内,都无法回到一线继续战斗了。

  不过他们还是要跟在自己的坦克营后面一起前进,因为他们的营还在作战序列中,没有轮休到后方去。

  此时此刻,第5o5独立重型坦克歼击营的部队已经开过去许久了,肯特等人依旧正在向前进攻着。

  卡尔尤斯奉命等待在原地,一直等到后面更专业的坦克维修部队经过,才可以离开。

  他们要看好自己的坦克,并且在友军维修部队抵达之前,负责保护这辆坦克,不被苏联溃兵损坏或者偷走。

  “看!看那边!”靠在坦克车体上,看着远方的炮长提尔,看到了远处有另一只德国部队经过。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那支部队,因为对方显然也没有打算隐藏自己的到来。

  一辆接着一辆的豹式坦克在公路上前进着,扬起了滚滚浓烟,看上去蔚为壮观。

  “是5o2营吧?”虽然嘴里这么说,可卡尔尤斯还是看了看手里拎着的mp-38冲锋枪。

  然后他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战友,开口吩咐道:“回坦克上去,准备好炮弹!埃里希,你在侧翼掩护!”

  埃里希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那支手枪,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不过很快警报就解除了,因为望远镜里面,他们清楚的看到了对方坦克上的铁十字。

  “看看!是谁?111号坦克瘫痪了!”一辆豹式坦克在卡尔尤斯的坦克旁边停了下来,坐在坦克炮塔上的车长脸上挂着笑意。

  “怎么?被伏击了?”对方显然没有马上就走的意思,道路很宽敞,所以另一些豹式坦克开始绕过路中央的友军,继续向前开去。

  卡尔尤斯看了看没有停下来的那辆炮管上全是战绩的豹式坦克路过自己的面前,才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挑衅的那个车长。

  “你的连长已经开过去了,你最好也赶紧跟上去。”年轻的卡尔尤斯抬头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这辆豹式坦克,开口大声的说道。

  对方也没有时间真的停下来在这里和友军冲突,仅仅只是逞口舌之利罢了。

  所以,看到魏特曼的坦克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之后,对方也没有再停留的想法,冷哼了一声就让自己的坦克也开动起来。

  “跟在我们后面吃灰吧!魏特曼的战绩迟早会过你的!”对方在走之前放下一句狠话,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倒是希望永远跟在他们后面,不用再冒什么生命危险。”看着远去的5o2营,机电员约瑟夫小声的嘀咕道。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8217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