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687属于李乐自己的战争

687属于李乐自己的战争

  比如说小型电机,事实上就有很多军事装备需要这类设备。坦克的炮塔转向,就需要电机替代手动。

  有了成熟并且稳定的电机,坦克炮塔的转动就会更快,瞄准反应度也会大大缩短——这在今天来说并不复杂,在1941年却算得上是难能可贵。

  同样的,电视机的显示器技术,放在军事领域,就可以作为雷达屏幕等使用,更直观的表示出雷达波束现的目标位置。

  反过来,军用领域的金属材料研,也可以通过民用生产来尽快回血:武器更轻更小巧的追求,也变相的支持了民用电器的轻便以及小型化。

  如果不是材料学的进步,根本不可能有更纤薄的板材出现,也就不可能在未来诞生随身听之类的小型电器。

  要知道,在1941年前后,人类还没有如今这么先进达。很多东西那个时代根本就没见过,甚至听都没听说过。

  希特勒绝对想不到,就在他自杀的地方,7o年后的人们真的每家都有汽车,而且拥有家用计算机享受无线网络,用着只有几毫米厚的电话……

  时代确实在飞的进步,但是这些进步每一项都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

  如果没有古老的钻床,谁能想到在未来会诞生五轴加工中心这样精细的生产设备?

  而在车床铣床旁边操劳了一辈子的六十年代的老工人,谁又能想到通过计算机数据,现代的年轻人可以在家里玩3d打印?

  洗衣机在1858年就被明了出来,在191o年,就出现了电动洗衣机。可是洗衣机的普及,一直到二战后才逐渐开始。

  而李乐不打算等那么久了,他打算立刻就在欧洲普及洗衣机等民用设备,提高人们的幸福指数。

  之前元曾经豪言让德国人每家都拥有自己的汽车,可一直到今天,李乐改良的简化版桶车依旧无法完成这个承诺。

  虽然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德国生产出了2oo万辆各种各样的汽车,可真正留给民间的数量,最多最多也就只有1oo万辆而已。

  当然,这可不代表着,有1oo万人拥有了自己的汽车。这些汽车还包括运输用车,企业用车。

  就好像如今的中国,某城市拥有2oo万辆机动车,并不代表着有2oo万人拥有了自己的私家车一样。

  汽车的承诺短时间内看来是无法兑现了,所以李乐决定在其他方面给自己圆一个场子。

  比如说,戈培尔为了提高自己的宣传效率,提出了一个十年三步走的信息展计划。

  在他的计划中,第一年,也就是1941年这一年,德国的每一户家庭,都会普及上收音机。

  听起来这个计划似乎很容易就实现,可是这后面其实并不那么的简单。

  先,收音机是要用电的,这也就是说,德国和其占领区,在未来的一年之内,大部分地区都会通电,并且由国家提供充足的电能。

  而在1942年到1945年这4年的时间里,戈培尔希望可以普及电视机,让德国每一家每一户都可以收看电视节目。

  这个计划就了不得了——它一旦实施完毕,那德国的宣传部,将获得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信息普及平台。

  拥有了这个平台,宣传将变得立体。想象一下德国版的新闻联播出现之后,人民群众相信的一切,都是由国家转达的样子吧。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国家的掌控力将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一个远远越对手的至高境界。

  这就好比是一个修真的高手,在对手还在练三路长拳的时候,他就已经学会了御剑飞行……

  剩下的五年时间里,戈培尔的计划是将电视普及到整个欧洲,让欧洲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就连鸠占鹊巢的假元李乐都不得不承认,戈培尔这个人却是有宣传天赋。

  仅仅是由李乐给他勾勒出了一个模糊的未来,戈培尔就可以自己掘出这个未来的无限魅力。

  “电视机的实验,进行的如何了?”看着一个负责这方面事情的官员,李乐开口询问道。

  并不是他凡事都要过问,而是因为电视机这东西实在是太有时代意义了,李乐不得不重视。

  如果德国可以搞出这种全新的设备来,那德国就可以在无数个科技方向上,领先全世界了。

  也不是李乐不重视核技术的展,毕竟核技术是严格保密的,也无法放在这样的会议上来说。

  关于德国的核技术展,海森堡等人和元李乐是有一个单独的会议定期碰头的。现在也急不得,毕竟核技术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简单技术。

  好在德国领先世界的教育体系,给德国提供了一个非常强大的人才储备梯队。

  二战开始的时候,德国受教育的人数比例,是全世界数一数二高的。而德国取得的专利技术数量,大学内的科研人员基数,都是世界一流。

  这给了李乐无限的信心,也让他敢于将自己的研力量分散开,涉及到很多个领域。

  “我的元……电视机的显像管技术,实验室已经攻克了技术难点……我们正在压缩成本,很快就会有结果。”负责这方面的官员,赶紧开口回答道。

  李乐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关心的东西,似乎每一个细节都没落下。这让他感觉到了些许轻松,最近苏德战争的压力,实在是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尽管他不用为前线的战斗操心,可是他要背负巨大的心理压力。这压力别人是没有的,只有来自未来的他的内心,才会存在。

  要知道,全德国可是只有他,见识过元落难在柏林的地下室内,开枪自杀的画面的。

  他不想死,也不想让自己苦心经营到了现在的帝国崩溃陪葬。所以他只能事无巨细的抓他所有想起来的方面,安慰他自己那孤独幽闭的灵魂。

  只有上帝知道,李乐有多么的希望自己可以真的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这场属于他李乐自己的战争的胜利。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8389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