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697雕像

697雕像

  这一次,负责攻击斯大林格勒的北方集团军群的勒布元帅,手里可谓同样是明星云集了。

  先党卫军的两名悍将,迪特里希还有保罗?豪塞尔都在他的麾下,党卫军编号靠前的主力部队,也都加入了他的战斗群。

  而且,他身后还有波罗的海的临时舰队,4艘战列舰提供的舰炮支援火力。

  如果加上整整1o门k5列车炮,还有另外的4门k12型列车炮,他的火力空前强大。

  在局部地区,德国无论在坦克飞机还有重炮等武器数量上,都占有绝对的数量优势。

  而且苏联人身后也不太平,芬兰的部队也在南下反击,挤压着苏联部队的活动空间。

  波罗的海三国踊跃报名参军,甚至主动建立了巡逻队,帮助德国维持运输补给线治安。

  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德国这一边,勒布元帅想要打赢这场战斗,可以说并不困难。

  比起基础建设并不好的乌克兰,列宁格勒周边的运输网络还是相当达的。

  这也给德国装甲部队铺开自己的兵力提供了依仗:后勤保障的条件越好,德国半机械化的部队推进度也就越快。

  “对!德军昨天炮击了市区……人员伤亡正在统计,部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是的,是的!”捏着电话,伏罗希洛夫元帅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毕恭毕敬的回答着斯大林的问题。

  列宁格勒受到了攻击,而且是被敌军战舰炮击,损失惨重。如果斯大林不亲自关心一下,那才真的算是意外了。

  “广场上的雕像还在……是的,还在……”列宁格勒当然有列宁的雕像,伏罗希洛夫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雕像重要,还是列宁格勒的平民重要。

  “我们的海军无法参战,是的,斯大林同志,海军的两艘战列舰情况都不乐观,没有办法和敌军作战。”提起海军方面的事情,伏罗希洛夫元帅也很无奈。

  他本来是没有必要去管海军的闲事的,可是敌军从海上直接炮击城市,他作为这个方向上的总司令,也只能过问一下海军的问题了。

  两艘停泊在港口内的沙俄旧式战列舰,无论是主炮口径还是射,无论是航还是装甲厚度,都无法和德国手里的四艘战列舰相提并论。

  昨天出海的两艘潜艇也没有找到任何机会,德国人有1o艘驱逐舰在反潜,他们连上去试试的胆量都没有就返航了。

  至于说列宁格勒的市区,现在已经是一片狼藉了。军队驻扎在城外,不允许平民后撤,粮食还有弹药都很紧缺,供水供电都已经崩溃。

  也不可能不崩溃——作为一个现代化城市,如果挨了差不多2oo枚3oo毫米口径以上的炮弹还不瘫痪,那也算得上是级要塞了。

  断电和断水让城市内的生活变得凌乱,平民开始抢购粮食,可城内没有多少粮食的问题,就被暴露出来。

  伏罗希洛夫焦头烂额的放下了电话,看向了自己的参谋长:“有多少难民无家可归?我们能安置多少人?”

  “元帅同志,斯大林同志没有允许平民撤退的请求么?”参谋长有些无奈的开口问道。

  本来这个电话,打给莫斯科是为了申请,让士兵之外的无辜平民离开列宁格勒的。

  可是斯大林最先问的问题是有关列宁的雕像有没有损毁,后来又问了海军方面能不能阻止敌军再一次炮击列宁格勒。

  之后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命令伏罗希洛夫元帅死守列宁格勒,不得后退一步。

  至始至终,斯大林都没有过问列宁格勒的平民,也没有问伏罗希洛夫需要多少支援。

  “他根本就不关心拼命。他命令我们死守这里,却连粮食都不愿意多给我们一口袋。”伏罗希洛夫元帅郁闷的摇了摇脑袋,对自己的参谋长说道。

  “元帅同志……这些话可不能让政委同志听见。”参谋长看了看身后的办公室房门,压低了声音提醒道。

  “听见他也不用汇报了,我注定要战死在这里,这是斯大林的命令。”带着一股怨气,伏罗希洛夫连同志这个词,都不愿意用来形容斯大林了。

  他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参谋长:“德国人和芬兰人会三面包围我们,可这座城市还没做好被包围起来坚守的准备。”

  “必须让平民离开这里,我们没有那么多粮食,养活他们和几十万士兵……”参谋长又提起了让平民撤退的事情。

  作为一名军人,让国土沦丧,让敌人攻入自己的国家,就已经够丢人的了。

  如果这个时候还绑上平民一起殉葬,参谋长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有脸面去见马克思了。

  “没有必要了……他们撤退,也只能减轻一些压力,却无关大局了。”伏罗希洛夫绝望的对自己的手下说道。

  即便是他并不能很好的驾驭现代化军队的作战,可他还是有战略指挥官的眼光的。

  德军在中部和北部的推进,实际上已经完全出了布琼尼还有他伏罗希洛夫的掌控。

  在这种情况下,各个战略要点的丢失,只是迟早的事情。接下来就要看能不能守住莫斯科了,或者说他们能够为莫斯科争取多少时间。

  从这个角度来看,伏罗希洛夫元帅也认为,绑着平民百姓一起毁掉列宁格勒,拖延尽可能多的时间,更符合苏联的战略意图。

  所以他摆了摆手,对自己的手下吩咐道:“命令周边的部队,向列宁格勒附近收缩吧……”

  现在他能做的,也就只剩下和布琼尼一样的事了:在列宁格勒死守,打到最后一兵一卒,为莫斯科争取更多的时间。

  “元帅同志!前线第4军军长的电话……”一名军官推门而入,交集万分的对伏罗希洛夫汇报道。

  走出办公室的房门,走到了电话机旁边,抓起听筒,伏罗希洛夫元帅就开口问道:“我是伏罗希洛夫,生什么事情了?”

  “德军……德军击穿了我的防线!”电话那边,一个绝望的声音喊道。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8452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