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2.2.星际第一军事学院入学

2.2.星际第一军事学院入学

  2

  精神体显形后其他人都是能看到的,但是云小鳞身边的小金蟒却不能被除了他之外的人看见。更重要的是,精神体和本人有强烈的感应,实际上精神体属于本人的一部分,只是在长期的宇宙长河中,人类的精神体进化后能够具形并变得强大,才有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存在。说到底,精神体还是属于人类的一部分,而且是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但是小金蟒对于云小鳞而言就像守护神一般,它会一直陪在他身边,保护他,甚至在他小时候肚子饿的时候会偷偷到孤儿院厨房帮他偷来多余的食物,但是云小鳞知道,小金蟒不是他的精神体,他没有它属于他的一部分的感觉。

  不过这并不妨碍云小鳞喜爱并依赖这个从小到大陪伴它的伙伴,它知道他所有的秘密。在他一个人的时候,在他孤单的时候,他会忍不住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告诉小金蟒。虽然小金蟒不会说话,只会呆呆地歪着脑袋,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然后当他犯困时,将他卷在自己的怀里睡过去。

  而他最大的秘密,便是对帝国第一皇子热切而难以理解的执念了。

  那一年,他四岁,他第一次从星网上瞧见了八岁的帝国第一皇子——烛印。

  第一皇子并不是帝国的大皇子,而是根据国师的预言确认的帝国命定之子,从生下来开始就拥有整个帝国最强的精神体,是帝国最强的哨兵战士。

  并不是每一代都有第一皇子,只有根据血脉传承、国师预言和皇族与三大家族的共同宣誓,第一皇子的身份才能够被确认下来。

  第一皇子拥有最优先的帝位继承权,在特殊时期,甚至能够对帝国皇帝取而代之。不过并没有先例,因为第一皇子身份然、力量强大,并不屑于这样对待自己的父母。

  当然,第一皇子也是可以放弃帝位的,作为银河帝国的命定之子,第一皇子的命运以自己的意志为优先;帝国的人民相信,帝国的命定之子的选择,是命运的选择,是最好的选择。

  而烛印出生后作为国师预言的第一皇子,鲜少在人前露面。传说中烛印生下来时精神体便十分强大,当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雷雨振振,帝都的人们仿佛瞧见皇宫的上空有一条金色巨龙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帝国的人们一直相信这是神力的再现!虽然后来传出烛印的精神只是一条大黑蟒;但即使如此,出生时烛印皇子精神体巨大力量的威慑当时就让当时还是太子妃的产房内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匍匐在地。

  在烛印的第一皇子身份确认后,当时的帝国皇帝、烛印的祖父便将他亲自带在身边教养,这是烛印的父亲都没有的待遇。

  在烛印八岁的时候,他便被帝国皇帝送到应龙星系边缘的小巨鳞星系,那里是整个应龙星系条件最艰苦的边缘带之一,再往外便是海盗和数不清的星际异兽。

  在前去小巨鳞星系的 ,帝国大帝才让烛印作为帝国第一皇子在星网上露脸,也是仅有的一次。不过即使如此,也足够帝国所有的人们疯狂了;即使此时的第一皇子还只是个年幼漂亮的孩童。

  那也是云小鳞第一次见到烛印。

  与其他人一样的是,云小鳞也陷入了对烛印强烈的不可控制的迷恋中;而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这其中一定有些他还没弄太清的东西在里面。

  在见到烛印的第一眼起,云小鳞就被这个过分漂亮的孩童以及他过分坚毅的表情和气质惊呆了,但是更为特别的是,他觉得烛印很熟悉、很熟悉,有一种克制不住地想要亲近他的感觉,即使第一皇子看起来即使作为孩子也并不是一个很亲切的人。

  就像雏鸟睁开眼第一眼见到的活物,它会本能地保持依恋甚至终其一生,但是云小鳞以他上辈子和这辈子誓,他第一眼应该没有见过这个小孩。

  有些事,虽然弄不清原委,但的确如此,当时才四岁的云小鳞也懒得再多想了。不过,从那时起,他便有了一个愿望,他要成为第一皇子妃!

  对于一个被抛弃的孤儿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云小鳞入学后,他自己给自己用前世的名字取名;当他十六岁时,拿到星际第一军事学院的入学通知书后,他终于离自己的目标前进了一大步——因为这也是烛印就读的学校。

  星际第一军事学院作为整个应龙星系最好的军事学院,并没有在帝都星上,而是在帝都星不远的贝2星球上。

  这是一颗漂亮的星球,上面有广袤的淡蓝色海洋和森林。当然,这颗星球上最富盛名的还是星际第一军事学院——帝国将军的摇篮。

  因为星际第一军事学院的存在,周边聚集形成了许多特色的小城镇,虽然繁华和规模比不上帝都,但往往是卧虎藏龙之地。

  星际第一军事学院位于贝2星球最大的岛屿之上,四面环海,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有四条浮桥大道联通外界,东南、东北等四个方向还有四条辅道。

  开学的这天,云小鳞坐在公共飞行器上从空中看到星际第一军事学院的样貌时,心中不禁激起一股子对未来的蓬勃之情,不负他身为一个没有精神体的普通人,在小金蟒指导下通过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考起了第一军事学院。

  虽然应龙星系6o%都是普通人,但是考上星际第一军事学院的不足2o%,而这2o%虽然是普通人,却不乏家世背景显赫的。像云小鳞这种被家族抛弃在孤儿院长大、家境贫困的普通人考上的,真可算凤毛麟角了。

  所以从云小鳞入学那天起,他也算星际第一军事学院另类的名人了——

  不过这一切,云小鳞还不知晓,他还在为自己往后的学费和生活费愁呢。

  其实嘛,云小鳞自觉只不过占着重生比普通小孩稍微成熟的心智,比一般人更为狗血的身世,和应该比普通人强一点的基因,还有,更重要的是,有小金蟒这个级利器在,考上星际第一军事学院,他虽然要比一般人努力点,但总归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难。

  不过要说多好的成绩也没有,要不然凭星际第一军事学院优厚的奖学金,他也没必要为学费生活费愁了。因为他从孤儿院长大,考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孤儿院所在的北区政府给他奖励了十万信用币。

  但星际第一军事学院一学年的学费便是五万信用币,好吧,应该庆幸他第一年的学费不用愁了,往后去学校申请贷款或者打工,总归是天无绝人之路的。他很有可能成为星际第一军事学院第一个贷款的学生!

  不过,这一切当他站在学院的大门口时,都不称之为问题了。云小鳞只觉得兄长激荡着一股豪情,他抬头望着学院巍峨的大门,只想放声长啸——“我的未来在我手中!”

  小金蟒像是感受他快乐的情绪,也欢实地绕着他漂浮在半空中转起圈圈来,口中还出只有云小鳞能听到的长鸣,甚至在云小鳞身周形成了一阵小旋风!

  不过乐极生悲的是,云小鳞将那么中二的话大吼出声了,在旁人看来,一个身着寒酸的穷小子,在第一军事学院入学的第一天,在门口大喊大叫,还在自己周围弄了个特效啥的,真是看起来要多傻有多傻!

  周围许许多多路过的身着华丽的少男少女,善良一点的就瞅着云小鳞笑他傻,高傲一点的正眼都不待见他的,更有那些刻薄点的,三两一堆在一边嘲笑道,“哪里来的穷小子!真是给学院丢脸!”

  这时只见周围一阵剧烈的轰动,半空中九架形成“V”字列队的刻有皇家盘龙标志的悬浮飞行器,在学院门口的广场缓缓落地。

  周围人群一阵喧哗,云小鳞听到身边有人道,“哇!是第一皇子殿下!我竟然能够在这么近距离地见到殿下!我要快幸福地晕过去了!”

  “快,掐掐我,告诉我这不是梦!”

  “天啊,天啊,殿下是那么地俊美!我感觉我要窒息了!”

  “第一皇子殿下不是很少在学院露面吗?!今天怎么开学第一天就来了?!”

  “哇!哇!福利!绝对是福利!这么大的福利还问那么多为什么干啥!有这个精力不如多瞧一眼皇子殿下!”

  云小鳞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片喧闹的花痴人海中,周围全是火辣热切的视线瞧着飞行器上走下来的人,他也看傻了的表情倒显得不那么突兀了!

  飞行器上先下来的是皇子的副官,即使是副官,那也是肩宽腿长、一身皇家军官制服帅惨了,副官列在飞行器旁。再下来的才是皇子殿下,当人们真正瞧见皇子殿下的容貌时,全是倒抽一口气!

  只会在心里感叹,天啊,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如此俊美的人!深邃的五官、削薄的唇,眼如深潭,如秋水远山,又如黑夜中的一柄利剑。

  和皇子殿下比起来,方才的副官便显得那么的普通了。

  但是即使皇子殿下再俊美得惨绝人寰,人群却也不敢再多看一眼,因为第一皇子所拥有的帝国最强大的精神体威压,让他们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颤抖,不得不向皇子殿下弯腰低头行礼,表示自己的臣服!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