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3.3.你真可爱!

3.3.你真可爱!

  3.你真可爱!

  这时只有大门口的云小鳞还傻愣愣地站在那,火辣辣的视线直盯着烛印瞧,内心的活动完全不比方才身边的那群花痴的少男少女少!

  现在他只感觉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过,全在呼啦啦叫嚣着,脑活动太频繁以至于仿佛空白一片。

  烛印身后跟着的除了两列侍卫,还有几个云小鳞不认识的大家族子弟。等到他们一行走近了,云小鳞才意识到自己傻愣愣矗在学院门口挡路的行为好像很失礼。

  烛印离得越来越近了,云小鳞都能瞧见他挺拔的身子、看清他俊美的容貌,好不容易咽了口口水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往人群里凑。

  此时眼角余光一扫,云小鳞扫到一大片对他鄙夷的眼神。就连离烛印皇子最近的两个大家族子弟,都不禁皱了皱眉头。

  不过云小鳞强大的心脏和皮实的脸皮表示,他满心满眼都只有从小到大的崇拜仰慕迷恋的第一皇子殿下,其他人的态度都是浮云。

  不知道是不是云小鳞的错觉,他觉得烛印皇子也在一直盯着他瞧,离他只有几米远时像是感受到什么,还微微皱了皱眉。这时,就连环在云小鳞肩上的小金蟒,都忍不住探出自己的脑袋,往烛印皇子的方向凑了凑。

  这时,令人大跌眼睛的一幕出现了!俊美而冷漠的第一皇子殿下竟然停到了云小鳞跟前,捉摸不透的眼神打量着云小鳞。

  周围人都屏住了呼吸,只听烛印皇子对云小鳞轻笑了一声道,“你真可爱!”

  周围响起抽气声一片,众人心绪复杂难辨。等到烛印皇子一行离开,周围人全是刀子一般的眼神削向云小鳞。云小鳞恍然不觉,只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般,烛印皇子竟然、竟然和他说话了!

  在他还在犯痴的时候,背后不知道谁的一记无影脚踢在了他屁股上,一下将他提了个嘴啃泥趴在地上,一时间周围哄笑的、鄙夷的、轻视的、嫉妒的眼神和喧哗声全部涌向他。

  云小鳞回头,只见一个长相漂亮的少年狠厉地瞧着他,眼里带着不加掩饰的鄙夷和嫉妒,肩上还有一只粗肥渗人的侏膨蝰蛇!

  天生惧蛇的云小鳞忍不住浑身一个激灵,没骨气地不敢上前理论——

  这时众人看不到的小金蟒愤怒地立马探了过去,一口咬在侏膨蝰蛇的七寸上,那条侏膨蝰蛇顿时蔫了下来,侏膨蝰那漂亮阴狠的主人顿时只觉脑袋一晕,倒在了身边一个高大男子的身上。

  高大男子满脸担忧道,“小奎,你怎么了?”顿时恶狠狠的眼神射向云小鳞。

  云小鳞爬起来貌似无意地在自己肩头摸了摸,安抚小金蟒的情绪,眼神无辜地回视那高大男子,分明表示表达着他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穷酸的弱小的普通人,方才明明是这不讲理的少年踢了他一脚,众目睽睽之下,大家可都是看到了,他可压根啥都没做,他也是个啥都做不了普通人!

  就算烛印皇子一行离开了,周围还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这些大多都是第一军事学院的学生,虽然瞧不起云小鳞这样寒酸的普通人,但大多都是正直热血而身世不凡的少年,要不然也不会报考第一军事学院。

  被这么多学生瞧着,大家都清清楚楚地看清了事情经过,云小鳞就是个没有精神体的普通人,而这少年的侏膨蝰一看就是厉害的至少是a级的精神体,云小鳞是压根没法把他的精神体咋样的。

  在周围学生的目光之下,两人有所忌惮,高大男子也以为是那漂亮少年身体有啥不好,便也没再迁怒云小鳞,一把将那少年抱起往医务室去了。

  那少年临了还没忘狠狠地瞪了云小鳞一眼。

  云小鳞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身轻如燕不当一回事地迈进了学院大门。

  哼,就算他是普通人,他可不是个怕事的!

  云小鳞忍不住又摸了摸小金蟒的脑袋,心中一片酸软,这小家伙,还是这样最护着自己了!这可不行,他得再教育教育它,学院里卧虎藏龙、都不是好惹的,要告诉它不能随便咬人,也不能随便咬别人的精神体,要不然被人现拿去作实验可怎么办!

  小金蟒虽然不会说话,却是再灵性不过,水润润的大眼睛瞧着云小鳞,争取表达着自己知错了不要怪它的意思,瞬间让云小鳞缴械投降!他哪忍心责怪这小家伙!

  第一天报道分配宿舍后,新生还要进行测试。宿舍是两居四人间,有客厅、自习室、厨房、卫生间、阳台,环境相当不错。云小鳞看到简直要痛哭流涕了;想他上辈子的男生八人间宿舍,公共浴室,里面总有那么几个一两周不换袜子、抽烟、叫外卖的极品汉子,宿舍那叫一个惨不忍睹;而这辈子十六年以来的孤儿院宿舍,也是一个房间内拥挤放着很多个床位。

  云小鳞的宿舍门上悬挂着门牌写着“元圆、云小鳞”,推开房门,房间朝阳,采光很好,并排的两张上床下桌式的单人床,左侧床铺挂着他的名字。

  听见声响,右侧床铺上探出来两个脑袋,一个脸圆眼睛圆的小胖子,一个是黑白两色的大胖脑袋,云小鳞顿时感觉被击中红心都不会走路了!

  天啦噜!他看到了什么!一只看起来半岁左右的大熊猫!正憨态可掬地好奇地看着他!

  云小鳞将自己不多的行李丢在一边,哒哒哒地奔到床边热情地伸出双手去抱那只大熊猫,话都说不连贯道,“哇哇哇!大熊猫!你养的宠物吗?!好可爱!”

  那个小胖子被云小鳞的热情弄得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道,“这是我的量子兽,嗯,你也很可爱——我叫元圆,你叫云小鳞是吧?很高兴认识你!”

  云小鳞忘我地揉捏那只半大的大熊猫,大熊猫一脸懵逼地瞧着他,圆滚滚地揉来揉去。

  在元圆和他的量子兽看不到的地方,小金蟒使劲地勾着云小鳞的肩往回拉,不让云小鳞揉捏元圆的量子兽。

  不过这量子兽是精神体的具现,看起来可真正具现的动物基本上一模一样,可是摸起来实际上没有那种触感。即使如此,云小鳞还是本着前世华夏人民对国宝的热爱□□了元圆的量子兽许久。

  终于放过元圆的大熊猫后,云小鳞抬起头一脸灿烂地对元圆道,“你好!我叫云小鳞,很高兴认识你!你的量子兽可真可爱!”

  小金蟒半耷拉在云小鳞肩背上喘着气,将大脑袋撇过一边不理云小鳞,它表示很生气!云小鳞这个见异思迁的家伙!

  云小鳞回到自己座位上,敷衍式安慰性地拍了拍小金蟒的脑袋,开始收拾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

  他对这个元圆还挺有好感的,心想果然大熊猫就是无敌!

  宿舍有免费的被褥,云小鳞铺好自己的床单,套上被子就行了。又将新领的课本和生活用品之类的放好,云小鳞站起来抻了抻自己身体,长舒了口气,回头对元圆道,“要一起去做测试吗?”

  元圆在自己床上滚了几滚,艰难地爬起来道,“好吧——”

  云小鳞满额头黑线,心道这家伙不会是来到宿舍后就懒得动弹啥都没做吧?!不过瞧这床铺书桌啥都早早收拾好的样子也不像啊——

  两人去了新生测试的地点,这时快到午饭时间,测试的新生不多。

  而在离云小鳞宿舍不远的高年级宿舍楼内,烛印皇子殿下正坐在自己宿舍客厅的沙上手指抵着自己的下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容引和熊旯立在他身后。

  容引为皇族附属家族巨鳞家族族长之子,精神体为一只未成年湾鳄,而熊旯则是白兽家族族长弟弟之子,精神体为一只未成年灰熊。

  实际上一般哨兵向导都不会把自己精神体具现的量子兽放出来,只有在训练或是战斗,或者情绪异常喜怒哀乐难以控制时,精神体具现的量子兽才会被放出来或者自己跑出来。

  当然,不排除少数人对自己的量子兽十分的中意,时常喜欢将自己的量子兽放出来溜溜找找存在感。

  不过,即使量子兽不出来,一般哨兵和向导也可以通过携带的信息素辨认出对方不是普通人,但是普通人却是感受不到这种信息素的。

  烛印皇子殿下还忍不住想起在校门口见过的那个少年,那个少年肩上盘着一条小金龙,但明显周围的人除了他之外都看不到,而他能感受到这少年的身上没有信息素的味道,就是一个普通人,那这小金龙到底是如何来的?

  更重要的是,他为何觉得对这小金龙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这小金龙怎么会在这少年的身边?!他又为什么会忍不住对这个少年好奇呢?!

  这完全不想他的性格!

  方才他竟然忍不住停在那了,那时他都能感受到他许久懒得动弹的量子兽竟然在蠢蠢欲动!若不是他用力压制着,那家伙大概就忍不住出来了!可是想到那大家伙出来后的动静,他也不太想看到,便没有随它。

  可即使如此,到现在,他都还忍不住去想关于那个看起来是普通人的少年——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