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10.10.我在学院等你

10.10.我在学院等你

  1o

  台下惊呼声不断,舞台周围甚至不得不竖起了透明的离子屏障,以减少两人量子兽打斗携带的强大气流会给周围观众带来的伤害。

  朱丸对云小鳞惊呼道,“皇子殿下和张教官的量子兽都是完全形态啊!话说皇子殿下的量子兽还没有成年就已经这么厉害了!”

  没有得到回应,他朝身旁的云小鳞几人看过去,现他们都目不转睛盯着台上,压根就没心思搭理他。元圆注意到朱丸的视线,想起开打前的神奇一幕,也忍不住好奇地那胳膊戳了戳云小鳞道,“为什么皇子殿下的量子兽对你那么亲昵啊?以前我听说皇子殿下的量子兽可是谁都不能近身的!难道爷爷又骗我啦?”

  云小鳞脸上生起一阵诡异的红色,量子兽的活动是最能体现主人真实想法的,人已经熟练地学会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和感情,不管喜恶,都能做到不形于色。而量子兽便要直接得多,将量子兽放出来时,有时候甚至连主人都控制不住量子兽因为喜恶而放出来的行为。

  量子兽是如此的直接而坦率,在公共场合,人们为了不必要的尴尬,经常也是不会放出来的。

  想起烛印皇子殿下第一次见到云小鳞,就对他表现出来的异常关注,而皇子殿下的量子兽更是直接扑过来不顾自己庞大身躯的威势蹭着他撒娇,这一切的一切,简直都太明显了!

  一想到烛印殿下对他有着异常的好感,云小鳞一颗小心脏便忍不住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脸也忍不住红透了!

  元圆在一旁担忧道,“小鳞,你没事吧?看你都快冒气了!”

  云小鳞摇了摇头,眼睛还直直地盯着台上,他可一点都不想错过台上皇子殿下的身影。

  云小鳞能意识到烛印殿下对他的异常好感,在场的众多新生也早就意识到了,他们虽然完全不敢置信,一个不起眼的连量子兽都没有的普通人,为什么第一皇子殿下会对他表现出如此明显的青睐!

  数道阴狠的视线从不同的方向打到云小鳞身上,此时的云小鳞恍然不觉。

  一般哨兵进行战斗,主人都会和自己的量子兽并肩作战,但因为在新生入学的开幕式上只是进行表演赛,便也只须量子兽之间点到为止的切磋便可。

  刚开始石进和冉林的表演赛便是如此。

  可现在明显张葆的量子兽太过执着,皇子殿下的量子兽又想要在自己选择的雌性面前展露雄风,两名主人最后都忍不住在离子屏障隔离的舞台上比试起来。

  如果是一般的学生,面对身经百战、单兵作战能力数一数二的战士,即使天赋再高,也绝对会落于劣势,不久就会被干掉。

  但烛印与一般学生完全不同,他从八岁就被送到最为险恶的由帝国第一猛将胡勘将军驻守的小巨鳞星系!即使那时他只是个孩童,但他生下来便带有的强大力量,那时就让人不敢小瞧。

  胡勘将军基本上可算是手把手教他,从一名未成年的幼兽,成长为如今连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战士都无法打过的帝国第一哨兵!

  烛印穿着学院的黑色制服,张葆穿着深绿色军服,两道身影在台上短兵相接,转眼令人目不暇接,几乎捕捉不到两人的身影。

  云小鳞不禁惊讶得合不拢嘴,心道这就是帝国最强大的哨兵啊!这身体素质简直了!简直就是人形兵器啊!他心里不由抹了抹不存在的汗,觉得这个世界的哨兵身体素质简直进化到一定境界了!简直是他原来的世界所无法想象的!果然漫长的时间带给基因进化的,是无限的可能!

  这时,在新生都没看清怎么回事之下,张葆和他的量子兽突然从空中摔倒在地,他向烛印恭敬地行了一礼道,“殿下的确厉害,下官服输!”

  云豹也趴在地上,向烛印殿下和他的量子兽表示臣服。

  一人一兽脸上的表情都十分恳切,只是瞧见那些青肿的伤痕,莫名的有点滑稽。

  离子屏幕瞬时消失,雷鸣般的掌声和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在礼堂想起来,一群半大的少年只觉心中俱是满腔热血。他们虽然现在还不够强大,但他们相信,只要他们努力,他们会变得他们难以想象的强大!

  可以说,烛印皇子殿下和张葆教官的这次比试,给新生带来的激励和影响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

  烛印全身也有点狼狈,但眼神亮晶晶的忍不住偷看云小鳞,不知道这小家伙对他的表现可还满意!在他没注意到的时候,黑色巨蟒早就冲了过去,又在云小鳞身上撒娇地蹭了起来,求表扬、求爱抚得简直不要太明显!

  突然,只见一阵白雾笼罩,黑色巨蟒消失了,云小鳞也消失了,但台下的新生太过群情激动,都以为只不过是烛印殿下将自己的量子兽收起来了而已,毕竟烛印殿下还在台上,少了一个新生并不那么引人注意,除了云小鳞身旁的元圆几人,谁都没注意到他的突然消失!

  朱丸惊慌起来,“小鳞?!小鳞呢?!”

  元圆安抚道,“殿下的量子兽带他出去玩耍去了,不要担心——”

  朱丸和王蓝两人心里一群草泥马奔过,亏他们刚才觉得他们的第一皇子殿下那么强大!那么厉害!为什么现在觉得他有点幼稚的感觉?!这种时候偷偷把人掳走玩耍?!妈呀,他们不相信这是他们第一皇子殿下的量子兽会做的事!

  烛印自然早就注意到自己的量子兽撒欢的举动了,他自己也很想直接从这个台上离开,到没有别人的地方,朝他的雌性献各种殷勤。但他知道如果自己也突然从台上消失的话,那引起的骚动可就不可小觑了。

  他强压下心中的骚动,又勉励新生一番后,终于看起来十分淡定地离开了舞台。

  通过和量子兽的感应,烛印瞬时便到了黑色巨蟒带云小鳞撒欢的地方。这种瞬移,如果有人看到,定会惊诧不已,因为不是所有的哨兵都能通过和自己量子兽的连接瞬移的,更从来没有哨兵能够瞬移这么远的距离!

  只见黑色巨蟒将云小鳞托在背上,在训练基地的一处湖泊上撒欢遨游,一会半沉入水中撒欢地游上一圈,激起一大片水花,一会飞上半空大尾巴欢快地左右摇动着。

  云小鳞双手握着黑色巨蟒的两只“鹿角”,小金蟒缠绕在他的一条胳膊上,脑袋搁在他另一条胳膊上,和黑色巨蟒比起来简直就是幼体的身躯在狂乱的气流中噗拉拉地抖动着,嘴里出欢快的鸣叫声。

  烛印在湖边见到这幅景象不禁嘴角一弯,待黑色巨蟒玩得差不多后强制将它收了起来,刹那间黑色巨蟒便从半空中消失了,云小鳞从空中飘落下来,小金蟒连忙将自己缠绕在云小鳞肩上,紧紧地巴着他,生怕自己会被半空的气流吹掉。

  烛印眼里闪过一丝兴味,飞身将云小鳞接到了自己怀里。

  当黑色巨蟒消失时,云小鳞眼看自己就要啪叽掉在湖中成为落汤鸡,不禁手舞足蹈惊慌失措起来,结果没想到自己落在了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中。

  他抬起头近距离瞧见烛印俊美的面孔,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是他立志要得到的男人!天啦!云小鳞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他的脸以可见的度变得通红。

  落到地上后烛印迅将云小鳞放到了地上,和他隔着一尺安全的距离,嗯,他是一只负责任的雄性,他祖父从小告诉他,在成婚前和自己的雌性有太过亲密的接触是不负责任的!

  他要在争取到自己雌性的芳心后,将他娶过门,然后才能叠样辣样,然后生一堆蛋,哦,不,生一堆孩子!

  云小鳞瞧见烛印的脸竟然也诡异的红了起来,不知道想到了啥。

  小金蟒瞧见两人红脸对着红脸,忍不住心里吹着口哨道,“哟,多纯情啊——”

  良久,“你叫什么名字?”烛印明知故问道。

  “云小鳞!殿下,我叫云小鳞!”云小鳞慌慌张张道,显得有些急切,又有些无措。

  烛印轻声笑起来,“你的名字真可爱!”

  “嗯,我叫烛印。”

  云小鳞低着头,脚尖抵着脚尖,手指绞着手指,难得纯良地害羞起来,脑袋里哗啦啦刷满了弹幕,“皇子殿下夸我了!又夸我了!啊,真要命啊!”

  “皇子殿下是在介绍自己吗?!啊,这么一本正经地介绍自己!为毛觉得好可爱呢!”

  “啊啊啊,殿下,殿下,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的!嗯,都知道,好多都知道!”

  “啊啊啊,殿下,殿下,好想对你表白肿么破!”

  云小鳞睁着一双大眼睛溜溜地看着对方,仿佛将自己的弹幕写在了自己的大眼睛上,好让对方瞧个透!谁让他,谁让他那些话一句都说不出口!

  这时,烛印背后响起一道男声道,“殿下,陛下急召您回帝都!”

  烛印神敛了自己春情害羞的表情,又回复成了那个强大冷漠的皇子,只是瞧着云小鳞的眼里带着幽黑深沉的温柔,他摸了摸云小鳞的头,柔声道,“我在学院等你!”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