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遇袭

  11

  等到烛印早已离开,云小鳞久久还未回过神来,啊啊啊,皇子殿下摸了他的头!哇哇哇,皇子殿下肿么辣么温柔!他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

  皇子殿下说他在学院等着他!云小鳞顿时只觉胸中激起满腔豪情,他,他一定要好好学习,成为大训导师!一定不让皇子殿下丢人!

  云小鳞愣愣怔怔往回走,没料到太过激动下竟然迷路了!

  他沿着湖边的石子路往宿舍方向走,结果没走一会现自己就走入了一片树林中。小金蟒盘在他肩上软绵绵的身子顿时立了起来,仿佛感受到了危险。

  云小鳞摸摸小家伙的脑袋想往回走,结果只见几个新生围了过来,身上的学院制服有战斗系的标志。

  云小鳞后退了几步,心道这么多人自己肯定要吃亏,忍不住虚张声势先制人道,“你们要干啥?!”

  带头的一个新生嘲笑道,“你就是那个得了皇子殿下青眼的学生?!啧啧啧,一审穷酸样!不要以为皇子殿下真会看上你,只不过觉得稀奇当你是个玩物罢了!”

  周围几个新生哄笑起来,“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啥模样!我们学院这么多漂亮的、身世好、天赋出众的,你说你,能算得上个啥啊?!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想攀上高枝做凤凰,做梦吧你!”

  云小鳞成功被激怒了,他攥紧了拳头,想着等那些人冲上来,他怎么着也要抓住一个往死里揍!揍趴一个是一个!揍趴两个就赚了!

  他虽然一直斗志昂扬要成为第一皇子殿下的男人,可是这些人所说的差距他又何尝不知道!他还需要这些人提醒一遍吗?!若不是他知道,他何必又要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比别人更努力?!

  他只希望当他真正能站在那个人身边的时候,他完全配得上!他不用让烛印殿下丢脸!他可以自豪地说他是烛印殿下的男人!

  他用不着这些人提醒!

  带头的新生打了个手势几个新生一齐便围了上来对云小鳞拳头脚踢,还将自己的量子兽也放了出来,只是这些新生量子兽对普通人的伤害,还不如拳脚来得实在。

  云小鳞揪住带头的那个新生,和他扭打起来,拳头猛烈集中在这一个人身上,小金蟒瞧出他的意思,也就紧盯着这一个新生的量子兽攻击。

  云小鳞虽说只是普通人,可是体能还真不是一般的向导和普通人能比的,尤其小金蟒,是这些新生的量子兽压根不能比的存在。即使这些新生都是哨兵,也压根没在云小鳞这个普通人身上占到便宜!

  就在这时,林间响起一阵清脆的鸟鸣声,众人只觉得一只漂亮的青色鸟儿飞过,顿时围攻的新生全部被撂在了一边!小金蟒察觉到这只漂亮的鸟儿没有恶意,又盘在云小鳞肩上紧紧地抓着云小鳞的肩膀,宣示自己的主权!

  等云小鳞回过神来时,只瞧见身前挡了一道高大的身影,那几个新生都七倒八歪地爬了起来在另一边站了起来,各个基本上都鼻青脸肿,尤其为的那个最厉害!

  当然,云小鳞的头脸也好不到哪去,圆溜溜的眼睛四周青肿了一片,嘴角也破了流血不止。当他瞧见那只青色鸟儿的模样时,不禁浑身一震,这不就是那只舞台上漂亮的凤尾绿咬鹃吗?!眼前这道身长玉立的身影,摆明就是羽云鹤了?!

  哼!他才不需要飞羽族的人正义感爆棚来救他!他撇过头,当作没看到这人!

  羽云鹤冷厉地声音道,“你们是一年级的新生吧?!围殴自己的同学,老师教给你们的就是这些吗?!”

  那几个新生明显也认出了羽云鹤,为的那个结结巴巴道,“羽、羽少爷!”

  羽云鹤眼神一闪,声音都快成冰渣子了道,“佘谷?!竟然是你!”

  那为的名叫佘谷的新生身子瑟缩了一下,一改先前嚣张的气焰,像只风中凌乱的鹌鹑一样,唯唯诺诺。

  云小鳞心道,我去,这几人和羽云鹤竟然是熟人!他不会更悲催吧?!

  他没看到羽云鹤脸上越明显的狠厉和不耐,只听他道,“你们滚!我会把你们的恶行反映给学院让学院处置的!”

  几人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羽云鹤,想求情几句,却又像忌于羽云鹤的威势不敢多说一句,灰溜溜地便溜走了。

  羽云鹤回过身,瞧见自己的那只凤尾绿咬鹃欢快地绕着云小鳞飞转,两根长长的尾羽轻飘飘地时不时曾在云小鳞身上,云小鳞倒像是十分避讳一样想离这只讨厌的鸟儿远一点!

  哼,即使这只鸟儿很漂亮,他也不会被迷惑的!他,他心里可只有烛印皇子殿下一人!而且,他才不会因此对一个飞羽族的嫡系表示感激!

  羽云鹤瞧着云小鳞傲娇的排斥样,又对绿咬鹃对这小家伙的亲近迷惑不解。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抬起云小鳞的下巴,好听的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云小鳞刹那间只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妈妈呀,为什么这个人的声音这么好听!他抬起头瞧见对方漂亮的容貌,眼睛闪烁不止,心里叫苦不迭道,不行了,再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要被这只男妖精给迷惑住了!

  云小鳞扭开脸道,“哼,不要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

  羽云鹤轻笑了一声,带着明显捉弄的恶趣味道,“哦?!你不会是在害怕我吧?连名字都不敢告诉我——嗯,连看都不敢看我,是怕自己会喜欢上我吗?!”

  云小鳞一下被激怒了,睁着青肿的双眼直视着羽云鹤不屑道,“放屁!我的心只属于皇子殿下!就你这个男妖精,长得再漂亮老子也不会喜欢你的!老子这就告诉你,老子叫云小鳞,哼,坐不改名、行不改姓!”

  羽云鹤放开了挟住小家伙下巴的手指,仿佛嫌弃地擦了擦自己的手指,带着明显的笑意拖长声音道,“哦?——原来你叫云小鳞啊,嗯,皇子殿下还是你的心上人——”

  云小鳞被他那明显带着调笑的声音弄得脸色绯红,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羽云鹤仿佛觉得眼前这小家伙实在太有趣了,一时半会还真舍不得放过他,“嗯——再怎么说,我也算你的救命恩人呢,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你这个小家伙为什么对我敌意这么大呢?!”

  “嗯——这算不算恩将仇报呢?——”

  云小鳞脸色涨得通红,Tm地竟然觉得这男妖精好像说得很有道理!嗯,好像一码的确归一码,他那个渣爹是渣,但也不是所有飞羽族的人都欠了他的,人家的确是帮了他,他可不是恩将仇报的人!他觉得自己还是很算得清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有恩也不能当没看见,干巴巴的声音不情不愿道,“谢谢——”

  羽云鹤满意地大笑起来,“哈哈,你这小家伙可真有趣!”

  “算了,不逗你了,我送你回宿舍吧——”

  云小鳞气得两眼圆睁,觉得这人果然还是很可恶!飞羽族的人果然都不是好的!他恨恨道,“呵呵,我才不需要你送!”

  “哦?是吗?那你知道路吗?——”

  云小鳞呆了瞧了瞧四周的密林,麻蛋,他还真不知道,现在应该都过了晚饭,他肚子好像饿了起来。这时,他肚子还没忘应景地咕噜了几声。

  羽云鹤的笑声更大了,也不管云小鳞,自己便往一个方向走了,那只绿咬鹃还舍不得云小鳞,衔着他的衣服让他跟着一起走。

  云小鳞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羽云鹤往宿舍走,没想到这人还真知道他宿舍在哪!

  当羽云鹤带着云小鳞出现在宿舍门口时,元圆第一个冲了出来,以和他明显不相符的矫健轻盈!

  他冲到羽云鹤跟前,十分娇羞道,“羽哥哥,你来看我啦?!”

  羽云鹤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小元圆也长大啦,”说着让开身露出头脸青肿的云小鳞来,“这是你的舍友吧,我在外面碰巧遇见他,将他带了回来!”

  云小鳞心里一片哀嚎,瞧着对着羽云鹤花痴的元圆,哀叹瞧不出你竟然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朱丸、王蓝上前,和羽云鹤打了招呼眼里带着明显的星星眼,倒是朱丸最先反应过来,想起询问安慰云小鳞几句。

  元圆见到羽云鹤太过激动,控制不住自己的量子兽大熊猫放了出来,大熊猫一瞧就十分喜爱羽云鹤,胖乎乎、圆滚滚的身子巴拉这羽云鹤的双腿不放,还试图用自己笨拙的身躯去扑那只凤尾绿咬鹃!

  羽云鹤满脸无奈,倒不像一般人那样见到元圆的量子兽就像扑过去□□。他瞧了云小鳞一眼,摸了摸元圆的头,慌不迭地离开了。果然,他还是适应不了元圆和他那小家伙的热情!

  等到羽云鹤离开,众人才将注意力又集中到云小鳞身上,关心起他的伤势来。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