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12.12.羽云鹤的愿望

12.12.羽云鹤的愿望

  12

  元圆还在为刚才瞧见自己仰慕的羽云鹤犯痴,朱丸神经要粗得很多,对这些情啊爱的什么向来很迟钝。他拿来便携治疗仪给云小鳞处理伤口,好奇道,“你这身伤怎么来的啊?”

  云小鳞突然就从礼堂消失了,元圆让他们不要担心,说他是被皇子殿下的量子兽带出去了;可瞧他这回来带着一身伤,莫非他们想错了,不会是被皇子殿下揍的吧?!

  他们迅将这个念头抛出了脑袋,不可能,皇子殿下不可能那么没品,而且皇子殿下的量子兽对云小鳞的喜爱并非作伪,不可能是皇子殿下揍的。

  云小鳞瞧他们精彩纷呈的表情,也没啥好卖关子的,直接道,“是战斗系一个叫佘谷的带了几个新生要围殴我,不过我也没没吃亏,他们也没好到哪去。”到这时候,他还要为自己的面子挣上几分。“后来羽学长凑巧经过那,帮了我一把,那些新生就散了。”

  朱丸边给云小鳞治疗边思索道,“佘谷?!好像是精神系训练a班羽奎的头号跟班!羽奎你们知道吧?就是飞羽族族长羽岩上将之子。”

  “哇,小鳞,好像开学时候和你对上的就是羽奎!当时不知为什么他的量子兽还突然受伤了,去学院的医疗所呆了好久才缓过来!”

  众人俱是惊讶地看着朱丸,脸上明显挂着草泥马碾过后的崩坏,眼里明晃晃写着,“老天,你到底是啥做的,你也是新生吧?!新生吧?!为啥这些有的没的知道得这么清楚呢?!天底下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么?!”

  云小鳞也是一脸崩坏的表情,心道你竟然连这个都知道!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他也知道!妈呀!这家伙也是妥妥的!话说你知道就得了,为啥还要拿闪着精光的豆丁眼瞧着他!

  朱丸一脸得意加肯定道,“小鳞,你肯定是得罪那个羽奎了!所以他故意让自己的跟班来围殴你的!不过,按说这羽云鹤是羽奎的堂哥,竟然会帮你,也是神奇——”

  元圆听到羽云鹤的名字,顿时激灵道,“羽哥哥最好了,会帮小鳞一点也不稀奇!”

  云小鳞心里倒是没辣么开心起来,这羽奎就是羽岩和后来娶的老婆生的儿子的话,呵,还真不是冤家不聚头!不过照这么说来,羽云鹤还是他的便宜堂哥!

  呃,羽奎还是他的便宜弟弟!和他差不多大的便宜弟弟!想到这个云小鳞更泛恶心了!

  哼,不过他连那个渣爹都不认,这便宜堂哥自然和他也没什么关系的,至于那个便宜弟弟,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不,也不能说没关系,呵呵,他们之间的仇怨可大着呢!

  想当初,他那渣爹不就是怀疑他母亲出轨,他不是他的孩子,任他母亲怎么辩解也不相信他母亲的话,可瞧瞧他自己干的是什么事?!

  这便宜弟弟压根和他更差不了多少,明显就是在他母亲之前就出轨了好吧?!这样倒打一耙的渣男也是妥妥的!

  呵呵,不会很早就和这便宜弟弟的妈勾搭上,只不过找个由头把他妈休掉吧!他还是很相信他母亲——那个温柔美丽的女人的话的,他相信他母亲不会出轨!

  不过想起开学那天他见过的他那便宜弟弟的量子兽明显就是条笨拙粗肥的侏膨蝰蛇,哼,一看应该就是随了他母亲那边的,这羽岩竟然也不介怀,还让这便宜弟弟随了羽姓。

  却说这世界哨兵向导生下的孩子,并不一定随父姓,更多的是看小孩的量子兽随父还是随母,然后决定随父姓还是随母姓,这样更好地保证了三大家族血统的纯正性。当然,像羽奎这种量子兽随母,如果非要随父姓也不是不可以。

  云小鳞一番心思电转,朱丸却继续兴致高昂地八卦道,“你们不知道吧?这羽奎的母亲听说可是个漂亮的美人!不过,这羽岩上将的原配要比现在的妻子更美,听说可是当时有名的星际第一美人!不过不知道当年生了什么事,羽岩上将将他的原配休了,并且关在了飞羽族的禁地。”

  元圆脸上显过一些烦躁,道,“这些是人家家族的秘辛,小猪你还是不要八卦了!”

  朱丸吐了吐舌头,反应过来自己为了八卦一时爽,吐露的秘辛太多了!这些八卦的主角可都是帝国不一般的人物,真要当心哪天祸从口出!

  云小鳞却是心中翻滚,烛印殿下和黑色巨蟒带给他的欢喜被冲淡得埋在了心底,心上现在全是泛滥着对他那个渣爹、便宜弟弟无法克制的厌恶!

  治疗仪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很快那些脸上的青肿就消失不见了,那些新生哨兵攻击力还不算太强,小金蟒也尽全力地护着他,那些人根本伤不了他要害!倒是被小金蟒袭击过的量子兽,怕是没那么好受了!

  基地的宿舍有八个人,都是一个班的,除了云小鳞宿舍之外的另外四个,各自在各自床铺上装着做自己的事情,耳朵却一直听朱丸在说各种八卦。

  他们对云小鳞虽然也有些羡慕嫉妒,但没什么太大的敌意,但是作为吃瓜群众围观的热情还是丝毫不低的。到现在相处了几日,到底是熟悉了些,纷纷都还关心了云小鳞几句。

  却说离开云小鳞宿舍后的羽云鹤,坐着自己的专属飞行器,回到了贝2星球;当然,回去之前,没忘将佘谷一行人的行为和处理建议上交给了学院。一路上,他都忍不住思索并奇怪,为什么他对那小家伙会有这么强烈的亲近感?

  连自己的绿咬鹃都明显很喜爱这小家伙,也是奇了怪了;要知道,除了自己母亲,自己的绿咬鹃还很少对谁这么亲近喜爱过!

  想起自己的母亲,羽云鹤眼中就不禁闪过一丝沉重的伤痛!不知道那个温柔美丽的女人,现在过得如何了?!可恨那人竟然都不允许他去见她!

  啊,这个小家伙也是十六岁了!她母亲原来为他生的那个弟弟,如果平安地长大,是不是应该也这般大了?

  虽说那男人从最开始对外界就宣城那个刚生下来的孩子就死掉了,小时候他还为此伤心过好久,可是,到后来,他却是觉得疑点越来越多!

  在他长大懂事后,他曾获取父亲的支持,要给那个女人自由,那个女人却自己拒绝了!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若是为了那个男人,那是压根不可能的,那个男人早在她前脚被关进禁地,后脚就又重新娶了一个女人,没过几个月就又重新生下来孩子,明显早就暗通款曲!

  若是为了他,但他觉得也不像。他知道那个温柔美丽的女人,为了他,会付出自己能付出的一切,可是,他不需要,相反,他相信现在他已经能够护她周全!

  既然如此,那又有什么理由让她委曲求全,这十六年来被关在禁地,过着日复一日、心如死灰枯木的生活?!

  在很久以前,羽云鹤心里就有了一个猜想,他想,他那个弟弟说不定还活着!如果那个男人掌控了他这个弟弟的生死和生活,以此来要挟他母亲,他母亲一定会就范的——他相信!

  如果真是如此,他觉得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卑鄙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弟弟如果还活着,羽云鹤心里就忍不住激动得噗通噗通狂跳起来!只要这么一想,那个念头就完全控制不住生根芽。

  天知道,他觉得自己那个孤身在外的弟弟多么可怜,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连他这个哥哥都没有关心过他,不知道从小是怎么长大的,吃不吃得饱、穿不穿得暖,一想到这个,羽云鹤就觉得自己心里像塞满了酸软的棉花一样!连眼睛鼻子都控制不住酸胀起来!

  元圆和他弟弟是一般年纪,所以从小他对元圆也比对别人容忍纵容得多,就连那只那熊猫黏着他他都尽量受着没有嫌不耐烦。

  想了许久,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思,也许秉着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弟弟的怜爱,羽云鹤觉得他未谋面的弟弟也许也是这样长大的,他将自己的个人面板打开投射出全息视频,对里面的人吩咐道,“你去调查星际第一军事学院训导系一年级a班的云小鳞,三日内将他的资料交给我。”

  全息视频里的黑衣人恭敬道,“是,少主!”

  这边的云小鳞全然不知,已经有好几拨人对他的身世感到好奇而将他原来生活过的孤儿院查了个底朝天!

  第二天,体能训练才算正式开始了。基本是按照帝国军团新兵参军的标准来的,一点都没有放水,完全是将这群学生往死里整,不到这群新生的极限,就完全不会放过他们。

  尤其在第一天烛印皇子殿下和张教官比试后,烛印殿下的量子兽对云小鳞表示了非同寻常的关注,而云小鳞的教官作为张教官的战友,云小鳞自然也被教官重点关注了!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