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15.15.百兽园2

15.15.百兽园2

  15

  到了东11号区域,云小鳞打开离子屏障进去,不知道是不是嗅到了食物的味道,原本还懒洋洋的动物全都围了上来。

  即使被圈养,动物还是保持着食物链的本能,羚羊、鹿、野牛这些动物,还是对狮子、豹子这些捕食者有着天然的畏惧。

  嗅到食物的味道,狮子、豹子、狼这些食肉动物早早围了过来,食草动物则呆在安全的外围。虽然食草动物吃草就可以,百兽园内有大片的天然草场,并不缺乏它们的食物。

  但是百兽园给这些食草动物制作了一些适合它们吃的相当于小点心之类的东西,它们早爱上了这种味道,每当投食车过来时,它们同样会过来蹭吃的。

  云小鳞头一次做这份工作,抱着十二分的认真,正经严肃地给围上来的狮子豹子之类的大块大块的生肉,还不忘嘱咐道,“笨蛋一号,你注意清点一下,确保都领到了食物!”

  笨蛋一号听到吩咐,眼睛闪着欢快的红光,大声道,“是!”

  这时,云小鳞只觉得自己腿脚的裤管被啥东西巴拉着,低头一看,只见到几只小狮子和小豹子幼崽,用自己的肉爪子锲而不舍地巴拉他引起他的注意,费劲地抬起自己圆圆的大头颅,圆溜溜的黑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嘴里出幼兽对食物急切的嘶鸣声。

  云小鳞顿时觉得自己心都快要萌化了,忙和笨蛋一号道,“车兜里是不是带了保温的奶瓶?”

  笨蛋一号尽职道,“是,有狮子奶、包子奶、羊奶、马奶、野牛奶等数十种,不过许多都是奶粉,毕竟大多数幼崽都有自己的母亲喂养,只有没了母亲或母亲照顾不来的,我们才帮助喂奶。”

  云小鳞噢噢了几声欢快道,“我去给这些小家伙喂奶,你去给它们这些大家伙肉和食物!”

  说着将一大保温箱的奶制品抱出来,坐在草地上,左手捞起一只小狮子,右手抄起一只小豹子,一个嘴里塞了一只小奶瓶。

  小金蟒瞧见云小鳞对这些小家伙十分喜爱,想巴着云小鳞宣誓主权,又瞧了笨蛋一号机器人一眼,眼中闪过云小鳞没注意到的流光,最后竟守在笨蛋一号机器人身边去了。

  云小鳞瞧了一眼盘在笨蛋一号头顶上的小金蟒,这小家伙可向来都是霸着他不放的,这次可真稀奇!

  向云小鳞围过来的幼崽越来越多,毛茸茸、圆滚滚的身体在云小鳞身边爬啊爬、钻啊钻的,有的连眼睛都还没大睁开,云小鳞再也顾不上那头了,全被这群小家伙占据了心思。

  只时不时听到笨蛋一号那边传来恼怒的声音,“你!你!就是你!别装没听见!你都领了一次了,还排队!”

  “你,你过来!站那么远做什么!一次都还没领到呢!”

  “嗯,嗯,不错,真乖!给,奖励你的!”

  云小鳞听见笨蛋一号嘚瑟的声音,好奇地朝那边看了一眼,看到眼前一幕可真惊奇了!这,这些狮子豹子狼啊什么的,一只只全按两列排好了队,乖得不行,完全不像刚才他在那里的时候乱七八糟围成了一团!

  小金蟒盘在笨蛋一号头顶上俯视群物,笨蛋一号机器人拿着手中的大长夹子挥斥方遒,这画面,可真不是一般的喜感!

  云小鳞忍不住心想,这可真是一份好差事啊!

  云小鳞一天给大家伙小家伙们喂两顿饭,做一下观察记录,很快就到了收工的时候。虽说工作简单,可一天下来,他觉得自己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了,那些小家伙实在太能折腾了。在员工食堂解决了简单的午饭,云小鳞回了学校。

  临走时笨蛋一号还难过道,“哦,小宝贝儿,我可真舍不得你,我们下周见!”

  此时夕阳西下,在第一军事学院西北侧的白色圆顶大楼内,两个白老头坐在校长办公室靠窗的茶座上,校长贝伦老头给对面的人倒了杯茶递过去,嘴上的话可就没那么客气道,“呵呵,你就那么舍不得你那宝贝孙子,才开学就忍不住亲自跑到贝2星球来看呢?!”

  对面老头吹胡子奚落道,“我这可是一脉单传的独苗苗,我都这把年纪啦,就这么个小金孙,不宝贝他还宝贝谁?!呵呵,倒是你,最近可没少头疼吧?!”

  一提到这个,贝伦老头的脸就垮了下来,一脸愁苦的苦瓜相,“哎,这第一军事学院的院长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哦!才刚开学,就有好几个了不得的人物请我喝茶,啧啧啧,得,国师大人你也算一个!”

  另一人赫然是银河帝国的国师元明,如今已是22o岁高龄!国师一脉自来单传,元明国师在12o岁时才得了个儿子,在2o4岁时才得了个唯一的孙子,如今宝贝独孙到军事学院来读书,这里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他又怎能不担心!这不,只能舍下这张老脸来找自己多年的老友多关照自己孙子几分!他还没敢让自己孙子知道,怕他不好意思。

  听到老友诉苦,元明老头幸灾乐祸道,“这不是常有的事嘛!要不然怎么非得让你坐在这个位置上——”

  贝伦老头狐疑地瞧了瞧对方,凑上前一脸神秘道,“是老友你就告诉我!你宝贝孙子的那个舍友是不是有什么不寻常?!”

  “要不然明明就是个孤儿院长大的普通人,怎么会让我们的第一皇子殿下和飞羽族族长都出面了?!还有你,你这个老狐狸!就凭你宝贝你孙子的那劲头,特意选了这个普通人,没啥蹊跷是不可能的——”

  “这云小鳞,就是身世太过普通了,放到第一军事学院反倒显得有些不普通起来。而且,你知道么,开学典礼上我讲话时,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竟然没有睡着——要知道,这可是惯例了,里面可是带着我作为大训导师的催眠术的!”

  元明老头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面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眼神一闪,带着些狡黠,对贝伦老头道,“我们俩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也就给你交了个底吧——”

  “你知道,基本上每隔几年,我都要为第一皇子殿下预测一下未来,毕竟第一皇子殿下关系到我们整个银河帝国的命数。在烛印殿下满2o岁生日成年那天,我特意预测了一下烛印殿下的另一半,然后看到的是帝都星边缘的一所孤儿院里的一个孤儿,也就是云小鳞。”

  “这当然是十分令人惊奇的,毕竟,以第一皇子殿下的身份,从来没有出现过迎娶出身不明的孤儿的情况,更何况还是个普通人。第一皇子殿下作为帝国第一哨兵,没有向导的精神力疏导,对皇子殿下和帝国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所以我对这个云小鳞很好奇,就派人查了一下他的身世。你猜怎么着?”

  贝伦老头没想到这时候这老头还卖关子,催促道,“怎么样?!”

  “嗯,以后记得要及时告诉我宝贝孙子的动态哦——”

  “是啦是啦,你这个孙子奴——”

  “结果我查到,云小鳞是飞羽族族长和前妻的孩子,被他自己抛弃的?!”

  贝伦老头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十分愤怒道,“羽岩竟然会做出这等事!遗弃自己的孩子是犯罪!”

  元明老头叹息了声,“其中大概有什么不被人所知道的原委吧——在我印象中,这个羽岩原先对他的前妻可是十分痴情的,你也知道飞羽族的特点,一生只能有一个配偶、只能衷情于一人,天赋能力越强,这种羁绊也就越强烈。”

  “羽岩作为飞羽族族长,天赋能力自是不用说的,当初他将朱翎关到飞羽族禁地,又迎娶了巨鳞族旁系的佘信子,就让许多人大跌眼镜!”

  贝伦老头愤懑道,“那你说有什么隐情?!”

  元明老头苦笑了声,“我也很好奇啊——本来我想继续查探的,可是和预测第一皇子殿下的命运一样,遇到了某种远远出我能力的力量,我就预测不出来的。”

  “我直觉,这个可能和云小鳞这个孩子有关——”

  贝伦老头像回过神来道,“啧啧啧,你这个老狐狸,还真是给自己宝贝孙子打的一手好算盘!近水楼台先得月,给你宝贝孙子找棵大树好乘凉呢——”

  元明老头不以为忤,反倒长叹一声道,“哎,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为帝国效力了一辈子,可说是无欲无求,就这么根独苗苗啊,简直费了我全部心血啦——真是,我家元圆想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恨不得给他摘一颗咯,哎,真是前世的债啦——”

  贝伦老头瞧他这样,不知道是不是竟起了点同病相怜的心思,也不再奚落他了,只是半晌忍不住道,“哎,希望帝国不要又掀起什么腥风血雨咯——”

  两个老头端起茶杯互敬,颇为惺惺相惜,俱露出个无奈的笑容,眼神里满是久经风雨的沧桑。

  而这一切,云小鳞他们自是完全不知,他回到宿舍时只见到元圆睡得昏天暗地,心里不禁羡道,就这小家伙好命,不愁吃、不愁穿,能吃了睡睡了吃,不愧是有着国宝量子兽的命啦!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