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曝光

  18

  等云小鳞反应过来时,顿时忍不住满脸通红,眼里似带了一层水光似地瞧着烛印,烛□□里更是被撩拨似地难耐,心道这小家伙是想我吻他么?!嗯,一定是想我吻他!

  天啊,可这会不会进展太快!这小家伙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矜持呢!可是,他的雌性真可爱,他真的要忍不住了1

  烛印一下将云小鳞压到书架上,俯身就要凑过去咬住那鲜嫩湿润的嘴唇,两个初生情窦、都没啥经验,轻易就能被自己的心上人撩起一大簇添满了青春激烈热情的爱欲之火,并非纯粹的欲念,更多地带着青春时因为相爱而相互碰触所带着的纯粹欢喜。

  烛印俯身压在云小鳞身上,眼看就要亲到他的嘴唇,云小鳞忍不住轻轻闭上了眼,可是良久,都没有等到意料之中的湿润和温暖贴到他的唇上。

  他疑惑地睁开眼,只见烛印盯着书架背后,眼中闪过一道利光,周身气势有些泛冷,瞧见云小鳞疑惑地看着他,俯身凑到他耳边道,“有人!”

  云小鳞浑身一激灵,其实他才不是那么害羞的人!有人也没啥的!可是这种因为此时此景渲染催化的氛围,却是轻易地一下就破裂了,他不禁心里有些遗憾。

  不过瞧着烛印那郑重的态度和眼神里不一般的利光,云小鳞不禁有些紧张道,“不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吗?”

  烛印微微摇了摇头,带着安抚性地摸了摸云小鳞脑袋,“不用管他——”

  等云小鳞终于干完正事借完书,烛印又给他推荐了一些,两人到图书馆门口的管理员处登记。

  图书管理员是个机器人,方方正正的脑袋像书本一样,云小鳞心道这是什么诡异的喜好!

  机器人屏幕上红光一闪,平板的声音道,“皇子殿下晚上好!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云小鳞将自己手上的书交给了他,机器人平板的语气里甚至带上了些惊奇道,“哦,小家伙你可真特别!你确定不要直接拷贝电子资料吗?”

  云小鳞思索了一下,道,“要一份电子的,这书也要借。”

  机器人点了点头,偶尔还是会遇到这样的学生的,拷贝一些电子资料回去,同时也借阅基本纸质书籍。

  “叮”,“请拿好,已扫描登记,每本书价值5ooo信用币到1万信用币,若丢失请原价赔偿。”

  云小鳞顿时目瞪口呆,面带土色,我勒个大擦擦,为啥一本书Tm地这么贵!他兼职一天才2oo信用币好不好!丢了他拿啥来还啊!

  烛印奇怪又担忧地瞧着他,不知道云小鳞怎么突然变了脸色。

  云小鳞强自压了口气,打落牙齿和血吞,和心上人第一次约会总不能太挫了,想着自己不把书弄丢了就好了,到底没说出我不借了这种丢人的话!

  机器人像是没注意到云小鳞的神情一般,自顾自接过云小鳞个人光脑的端口,插在自己的身体上,脑袋上的屏幕哗啦啦闪过一道道电子束。

  没多久机器人就拷贝完毕,云小鳞戴好自己的个人光脑,只见烛印瞧着他手腕上的个人光脑带出神。

  这时,只听背后传来一声惊喜的声音带着撒娇道,“烛印哥哥!真的是你啊?!”

  云小鳞转过头只瞧见一个漂亮娇俏的少年跑过来,个子比他还小一点,黑溜溜、眼尾上挑的桃花眼,瓜子脸、下巴微尖,云小鳞在心里默默盖章印戳道,“狐狸精!”

  许是小少年实在太高兴了,量子兽都跑了出来,是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眼见就要朝着烛印身上扑。

  云小鳞气哼哼心想,还真是个狐狸精的向导!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云小鳞的不满,黑色巨蟒骤然从烛印身上露出半截身形,朝那漂亮少年的小狐狸张开大口,出一声威吓的龙啸。小狐狸顿时被吓得刹住四只蹄子,在地上翻了个趔趄,趴在地上忍不住瑟瑟抖。

  漂亮少年顿时眼泪汪汪地委屈道,“烛印哥哥,你竟然凶我?!”那副不可置信的小委屈样,简直是个人都忍不住我见犹怜。

  只可惜烛印和云小鳞都不是一般的人。

  二般的烛印冷漠道,“有话说话,不要随随便便扑上来!成何体统!”

  “胡鸣,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拎不清呢?!哨兵和向导要注意保持距离,啾啾应该教过你的!”

  云小鳞满头黑线,心道殿下你也知道量子兽不能随随便便扑人身上去啊?!为啥每次黑色巨蟒见了他就要缠在他身上腻歪呢?瞧这说得头头是道的,不过——他喜欢!

  叫作胡鸣的漂亮少年泫然欲泣道,“我知道了”,连量子兽小狐狸的尾巴都蔫了般垂了下来。

  胡鸣在烛印面前一副小可怜样,暗地瞧着云小鳞的眼神却带着愤恨的利光,强压住心底的不满让自己显得不那么难看道,“烛印哥哥,这位是谁啊?”

  烛印拉过云小鳞刚刚登记书籍放开的手十指相扣道,“这是云小鳞,我的恋人!”

  云小鳞忍不住浑身一激灵,他没想到烛印毫不避讳、这样直接地就公开了他们的关系,他以为、他以为烛印殿下会有所忌讳的!即使不介意,但这度,也、也太快了吧!

  虽然、虽然他喜欢烛印殿下很久了!他很久以前就立志要成为第一皇子妃!可、可是,这才是他们真正第二次见面啊!

  虽然他一直觉得像认识烛印殿下很久了一样——

  云小鳞激动得满脸通红,胡鸣却是真的想哭了!忍不住滴溜溜的泪花在眼睛里打转,眼神闪烁,憋了好久还是忍不住道,“姑妈不会同意你娶一个普通人的!还是一个孤儿院长大的普通人!”

  烛印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冷声道,“这不是小孩子该关心的问题!我要选择谁做我的雌性是□□,谁都无法干涉我,即使是父皇母后!我不想再从你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否则即使你是我的表弟,我也不再欢迎你!”

  说完气势凛然地拉着早拷贝好资料的云小鳞离开了,云小鳞却是一脸懵逼,心道雌性是什么鬼!还有这只小狐狸!明明连他的身世都调查得一清二楚,还在那装模作样地问他是谁!真是小婊砸!

  不过这只小狐狸竟然是烛印的表弟——瞧着要哭不哭的小模样,还是挺可怜的,看样子好像也是烛印的仰慕者,还是竞争力很大的仰慕者啊!

  云小鳞脑袋里一时间闪过很多想法,想想他的有力竞争者还真是很多!他那个便宜弟弟,烛印的表弟,还有很多很多他不知道明里暗里仰慕第一帝国皇子殿下的大家族的少爷小姐们,可即使如此,不知为何,瞧着这个拉着他手的俊美的青年,云小鳞心里一点也不觉得恐慌,反倒很踏实,他很相信他!

  不过也许只是他单纯很心大罢了——

  很快,第一皇子殿下和一年级新生谈恋爱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大家知道这新生不仅不是哪个大家族的少爷小姐,是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普通人时都大跌眼镜。

  第一军事学院的校园网络上,烛印和云小鳞被置顶飘红,有在校道上、图书馆里拉着手的照片,有新生开学典礼上烛印的量子兽缠着云小鳞撒娇的照片,还有一张烛印将云小鳞壁咚在书架上要吻上去的模糊而暧昧的照片。

  一时激起千层浪,不出短短几日,云小鳞便成了第一军事学院的名人。

  云小鳞觉得短短时间内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像做梦一样,自从入学之后,他的命运之门就像打开了新地图一般,将他带到了与前十六年全然不同的世界。

  实际上他之前的十六年,也没有外界想得那么的可怜,有吃有穿,虽然不太富足,但是孟婆婆很疼爱他们,孤儿院里的小孩子也很可爱,嗯,他一直觉得自己两世加起来,年纪也算一大把了,孤儿院的小孩就算有点皮的,在他看来也是孩子,都很可爱。

  还有小金蟒陪着——除了离自己的心上人距离很远外,他一直不觉得自己过得不好。

  只是入学后,他所处的世界变化天翻地覆,舍友是国师一脉单传的幼孙,和自己暗恋已久的心上人才见第二面就开始谈恋爱了,还有朱丸,家里也是帝国数一数二的富豪,而王蓝,则是帝国著名的艺术世家出身。

  嗯——他都很习惯了——虽然隐隐中心底到底有点不踏实,毕竟,太多可以预见的不安定因素,潜伏在这一片美好的表象下。不过,云小鳞是个心大的货!美好的就让他觉得他的世界是美好的,而不美好的直接怼回去就行了,一点也不影响。

  —— —— —— —— ——

  飞羽家族的禁地,从兀古斯山壁的绝壁直接往下千尺的深渊内,人迹难至,并设有飞羽家族的禁制屏障。除了飞羽族族长,再无第二人有权限进入。

  只见一只巨大的哈门斯鹰从兀古斯绝壁直冲而下,半空中突破飞羽族的禁制屏障,落地时化作一个身形魁梧、面貌英俊的男子,赫然是云小鳞那渣爹羽岩。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