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19.19.飞羽族禁地

19.19.飞羽族禁地

  19.飞羽族禁地

  外界都以为飞羽族禁地定是那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瞧兀古斯山壁那绝石嶙峋的模样就可以想象了。

  实际上,飞羽族的禁地实际上是一片深谷,有如世外桃源一般,其间有一条清澈的溪水流过,一年四季繁花盛开在两岸。而真正的禁地,则是深谷中的一处洞府。

  羽岩像沿着深谷里的石板路,绕过丛丛花树,进入了凿在山壁里的一处洞府。这洞府门口还有一道禁制,除了飞羽族族长,其他人既不能进去,也不能出来。

  从洞府门口进去还要走很长,有点回环往复、蜿蜒曲折的味道,直到里则豁然洞开,是一处水潭,水潭四周有天然的钟乳石,洞顶的阳光照射到上面熠熠光十分漂亮。

  在水潭西北角落,有一个凿出来的石室,里面摆着一张石床,一张石凳,一张石桌,还有一些很简单的生活用品,再多的也没了。

  一名身穿薄纱的女子坐在石凳上,倚着石桌,不知道在画些什么。羽岩走到这名女子的身后,瞧见上面画的是个约莫十六岁的少年,赫然是云小鳞的模样。

  羽岩不禁怒火中烧,阴沉的语气道,“你还是满心都装着这个野种!”

  那女子充耳不闻,继续自己画自己的。

  羽岩恼羞成怒,一把抢过石桌上的画,控制不住身上溢出的能量,刹那间云小鳞的画像化为齑末飘散在空气里。

  那女子眉眼只是动了动,仿佛只是心疼画上的人般,对羽岩趋于暴走的精神体能量完全无动于衷。

  到如今,朱翎已被关在这里十六年了,这十六年里,他只见过羽岩这一个人。从最开始的哀求到后来的痛恨或者悔,再到最后即使是这她唯一能见到的人,她都选择视而不见。

  如果不是这人时常会带来那个孩子的消息,并以此作为要挟,她大概连眼神都不愿施舍这人一个。

  羽岩自然没打算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他打开自己的个人光脑,全息视频上投射出云小鳞和烛印流传得最广的几张亲密照,和星网上不同的是,上面的云小鳞的样貌没有被模糊处理,还有几张是星级军事学院校园网上置顶的帖子里最新的几张。

  实际上,除了关于烛印皇子殿下和张葆比试的视频流露在外,其他关于烛印和云小鳞的照片都只是在校园网上局部流传,压根都没传到星网上。

  倒不是没有有心人,只是其后明显有人暗中处理。

  不过作为飞羽族的族长,拿到这些照片并不是难事。

  羽岩看见朱翎成功地被自己吸引了注意,心中即使达到目的后的满足,又有些挫败的恼怒。

  朱翎忍不住站起身来,离全息屏幕又近了很多,眼神闪烁,浑身忍不住轻轻抖,羽岩瞧见凑近的朱翎竟然忍不住微微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时更是恼怒得不行!

  这十六年来,朱翎被关在飞羽族禁地,容貌竟是一丝一毫未变,还是如当年那般年轻漂亮,即使如今放到星际,也不愧星际第一美人的称号。

  云小鳞眉目和朱翎有七八分相似,所以当初羽云鹤才觉得疑窦丛生。只是当年之事生时,羽云鹤也才四岁,自那之后羽家再无关于朱翎的丁点痕迹,星网上她的资料也几乎斤数被清掉,这么长时间以来,羽云鹤倒没法完全记得真切了。

  只是朱翎眉眼清丽妩媚,又带着一身俗人莫近的出尘气息,生生散着成熟诱惑而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而云小鳞眼睛似圆核,漆黑而清澈,脸颊还有微微的婴儿肥,带着一些稚嫩,削弱了许多逼人的惊艳,倒多了几分可爱。

  因而若非有心人,倒很难看出也很难记得云小鳞其实长得和朱翎颇为相似。

  羽岩瞧着朱翎冷嘲道,“不愧是你的儿子,竟然连第一皇子的床都能爬上去!当初还真是小瞧了他!呵——当初我若不是对他施了禁制,不知道如今还是如何的祸国殃民呢!”

  朱翎惊愕地瞧着羽岩,眼神闪烁着复杂难言的情绪,她向这人解释过千百遍,云小鳞真的是他的孩子,可是这人不信——就连她自己也完全弄不清楚,云小鳞生下来时量子兽为什么会是那样的形态,这让羽岩打心底认为云小鳞不可能是他的孩子!即使她再作万般解释也没用!

  眼睁睁看着羽岩对刚出生的云小鳞的量子兽施了禁制,再也无法具形,又亲手将自己的亲生孩子扔到了孤儿院,朱翎觉得这世界一定是疯了!

  委曲求全十六年,就是为了这人能放过她的孩子——

  瞧见这孩子在孤儿院长大,即使量子兽被施了禁制,也能自己考上星际第一军事学院,朱翎心里不是不自豪的,可是又满是无法参与他成长的遗憾。

  只是短短数日,不知道这孩子为何竟会和第一皇子殿下到了一起?!

  她宁愿他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一辈子平安喜乐,也不希望他回到帝都星,更不希望他成为第一皇子妃!当初她只是嫁给了羽岩,就这般辛苦,更何况是第一皇子殿下,帝国绝对的中心人物——

  朱翎心中闪过万千思绪,最后脱离般坐在石床上愣愣神。

  羽岩瞧见她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不禁觉得有种扭曲的变态的快感。

  他也跟着坐到石床,瞧着朱翎一如既往的美丽容颜,不禁有些失神。想当初,他是如何的喜爱她,即使家族反对,也不顾一切地娶了她。后来生了羽云鹤,一家三口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再无所求。

  可是他玩玩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生下别人的孩子!还是他死对头的!

  他心中无法抑制地生起了扭曲的黑暗之火,将他的理智尽数焚毁。

  两人一时失神,思绪都在前尘往事中翻滚,等到回过神来时,羽岩现自己竟在轻轻地用手中拨弄着朱翎的头,眼中带着他自己无法看见的痴恋。

  朱翎回过神来时不禁浑身一震,厌恶似的想要避开羽岩的动作。

  羽岩眼神越幽深,冷冷道,“给我精神力进行疏导,否则,你知道这小家伙不会过得这么平安的!”

  朱翎没有像往日一样一言不地听从,反倒是刺道,“你都娶了新人,为何还每次来找我给你精神力进行疏导?!”

  羽岩冷冷瞧着朱翎,眼神却是自己都不知道的狂热和扭曲。

  朱翎心道自己一定是被这人带来的信息刺激到了,才会说这种毫无意义的话。

  她释放出自己的量子兽,是一只有着四根拖长尾羽、相当漂亮的青鸟,这青鸟要比羽云鹤的凤尾绿咬鹃大很多,一放出来便带着蓬勃强大的精神力。

  朱翎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束,慢慢地进入羽岩的精神识海,羽岩躺在石床上,巨大的青鸟在他身体上空盘旋徘徊,突然,羽岩的量子兽——体型巨大的哈门斯鹰一下攫住了青鸟了,在它的羽背上猛烈地磨蹭起来,眼里带着隐隐的一丝红光。和羽岩的哈门斯鹰比起来,朱翎的青鸟要娇小许多。

  青鸟忍不住哀切嘶鸣起来,朱翎只觉心中生出一股强大的悲痛,强忍着继续对羽岩的精神力进行疏导。

  羽岩的精神识海让她心惊,就像剧烈的狂风暴在精神识海上搅裂扫荡,四周全是阴雾笼罩。

  完全不像是经常被人进行过精神力疏导的模样。被关入禁地后,从羽岩第一次要求她为他进行精神力疏导起,她本以为羽岩的精神力会对她进行攻击,结果即使他的精神识海再过狂暴,却还是为她让出一条风平浪静之路。

  朱翎心里复杂难言,心道这人既然如此,又为何都不愿意相信她?即使难以置信,却为何连机会都没有给过?!

  时间已久,一切俱难再提,只需要再给她点时间,再一点,她便能见到自己的孩子了。

  还有她的小云鹤——

  —— —— —— —— —— —— ——

  开学后转眼过了一个月,云小鳞在百兽园的兼职也渐入佳境。自图书馆风波过后,烛印不久就被急急召回了帝都星,不久,皇室言人向外界声道,“第一皇子殿下如今仍是单身,一切蜚语流言只是传闻。”

  有记者提出星际第一军事学院校园网上广泛流传着皇子殿下和自己的小恋人亲密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皇室言人只是云淡风轻地笑笑,不以为意道,“只是小孩子玩玩闹闹,还能当真么?!”

  自图书馆风波后,皇室的此番声明在学院又掀起了更大的风浪,不过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更多的却是欢喜!心道皇室果然不会承认这个孤儿院长大的普通人的,哪个少年不轻狂呢,更何况是第一皇子殿下,成婚之前玩玩罢了,对于他们而言,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这一切对于云小鳞而言多少还是有点难受的,毕竟前一天烛印还信誓旦旦地昭示他是属于他的雌性(雌性是什么鬼!不过重点不在这里),下一刻皇室言人就公开烛印殿下现在没有谈恋爱,一切都是子虚乌有,这种被明晃晃的否认、被轻视的感觉,怎么着也不是太好!

  尤其,云小鳞还是个小心眼的小家伙,惹他不快的事情他都会记在心里的!即使现在能力有限没啥动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