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22.22.比比兽的主人与云小鳞的母亲

22.22.比比兽的主人与云小鳞的母亲

  22

  云小鳞收到烛印的讯息,一下课就飞奔出去,连自己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他停在烛印面前,满心惊喜又带着害羞道,“殿下,你回来啦?”

  烛印牵起云小鳞的手,一脸郑重道,“小鳞,你不要相信我父皇母后派人说的话,你就是我选中的雌性,这是不会改变的!”

  “我——一直相亲口对你解释这个!”

  云小鳞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一股脑地点了点头,量子兽的反应是不会骗人的,他相信烛印殿下和他的心是一样的,只可惜,他没有量子兽,这样他也能让烛印殿下知道他毫无保留的心思了。

  烛印牵着云小鳞到不那么引人注意的角落到,“你有时间吗?中午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云小鳞脸上生出了可疑的红晕,脑补了一出丑媳妇见公婆的戏码,不过立即打断了自己不靠谱的想象,凭上次皇室的生命,帝国的皇帝皇后是不会来见他的。

  不过瞧见烛印这样郑重的态度要带他见他重视的人的样子,云小鳞心里还是十分高兴,忙不迭点头道,“有!”

  烛印脸上的笑容越灿烂起来,让他因太过强大冷漠的气势让人无法注意到的俊美样貌,突然在云小鳞眼前如烟花般绚烂地炸开,直把云小鳞迷得五荤八素,等他回过神来时,早上了烛印的飞行器。

  飞行器是圆球形的,里面装饰豪华舒适,一看就是皇家制式,上面没有其他人,云小鳞将飞行器设置成了自动驾驶,带着云小鳞坐在了靠窗的软座上。

  烛印耳尖忍不住微微红,身体都有些微微僵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个长盒子送给云小鳞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要不要看看?”

  云小鳞满脸惊讶,心里是高兴地砰砰跳的,脑袋却控制不住想道,天啦,他都没有想到过给皇子殿下准备礼物!不禁有些懊恼起来!

  他接过长盒子打开,只见黑色缎绒的盒子里面是一个精美的高级手环式的个人光脑,云小鳞惊奇看着烛印,眼睛里写着疑惑。

  烛印故作一本正经,持续红的耳尖泄漏出了他的不淡定,“这个光脑有更多的功能,连接星网后可以进入星际的全息世界,嗯,以后我们联系也会很方便——”

  想起客服销售给他介绍的那些功能,烛印的脸忍不住红成了番茄。

  云小鳞微微低着头,细声道,“谢谢!”

  他原来的个人光脑手环是在孤儿院时统一放的,是政府采购的最简单最便宜的种类,除了基本的个人信息账号绑定、上网外,其他多余的高级功能是没有什么的。

  这条手环他戴了十六年,还是蛮有感情的,不过他也不是没想过换一条更高级的,毕竟入学后,在星网上能学到更多的东西,而星网的全息世界里,他能接触到更多提升他训导能力的事物。

  但是现在他连学费和生活费都还没凑够,一条高级个人光脑手环至少要五十万信用币以上,他现在还买不起。

  上次在图书馆,他现烛印多瞧了一眼他的个人光脑,没想到这次就给他送了一条新的。这时,他心里突然有种他就是个普通人,谈了一场普通的恋爱的感觉。

  眼前的人,就像任何一个陷入恋爱的普通人一样,会体贴入微地注意到自己恋人的需要,会想将全世界都送到自己心上人面前。与第一皇子殿下的身份无关,与俊美的样貌也无关,与是否有钱、出身是否高贵都无关,大家都变成了一样,恋爱中的凡人——

  云小鳞不知道自己一下怎么这么多愁善感起来想了这么多有的没的,他抬起头,脸上故作轻松的笑意道,“殿下,你帮我带上好不好!”

  烛印连忙点点头,为云小鳞摘下他佩戴了十六年泛旧的个人光脑手环,放入黑色缎绒的盒子里装好,又将新的手链为云小鳞认真地戴上。

  云小鳞心中生出一股奇异的感觉,就像眼前人,将他带入了人生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样!大概,这也许是事实,自从见到烛印后,云小鳞的世界就完全不一样了。

  烛□□里也是美滋滋的,为云小鳞亲自戴上手环的感觉,就像给这个小家伙打上自己的记号一般,标识着这就是属于他的雌性!

  烛印将云小鳞的旧手环的信息导入新手环后,将旧手环收好,抬眼问道,“小鳞,这个能送给我吗?”

  云小鳞愣愣地看着烛印,想要说的话还未出口,烛印又连忙道,“这个你佩戴了十六年,我觉得很有纪念意义,就像你的过去一样,我想留着。”

  云小鳞只觉得自己脸上的热度一直就没消过,这时候更像个喷气的热水壶一样,只会傻愣愣地点了点头。

  这时烛印凑上前道,“你打开看看,里面有我的联系方式——”

  云小鳞点开通讯录,只见到里面除了原来不多的几个名字,在特别关注一栏多了一个“我的雄性”,云小鳞满头黑线。烛印又得意洋洋道,“你看我的!”

  云小鳞凑过去,只见到里面特别关注栏里也躺着一个“我的雌性”——云小鳞有些凌乱——他不知道烛印殿下这是什么喜好!雄性雌性的到底是什么鬼!

  很快飞行器到了贝2星球最好的饭店门口,侍童迎上来,带两人进门。这家饭店很有点像云小鳞原来世界的中式复古风格,只不过那些看起来像木雕的门窗,肯定都不是木制的。

  饭店大堂中间是宽阔的楼梯,楼梯口摆着一架八面山水屏风。侍童带着两人绕过屏风上楼梯,打开早定好的包间门请两人进去。

  包间里早等着了一个身材魁梧、面貌严肃英俊的男人,正端坐在包间床边的茶座上闭目等着他们,面前放着一杯才泡好冒着袅袅热气的茶。

  侍童关好门,听到动静男人睁开眼来,瞧见烛印时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烛印叫了声,“大舅——”

  云小鳞却有些斯巴达了!这人、这人不就是比比兽小玲的主人嘛!

  早知道、早知道他是烛印殿下的大舅,他就不开口要钱了,多丢人啊——

  烛印为两人介绍道,“大舅,这是我选中的雌性,叫云小鳞——”

  “这是我大舅,胡勘上将。我从八岁在小巨鳞星系长大,一直跟着我大舅。这次大舅恰好到贝2星系有事,就带你来了——”

  云小鳞觉得自己要遁土了,所谓的有事就是为了比比兽吗?比比兽小玲的主人竟然是胡勘上将——白兽家族的族长,果然是百兽园尊贵的客人!

  云小鳞跟着烛印坐在胡勘上将对面,只觉得如坐针毡。胡勘上将给两人斟了一杯茶,看着云小鳞揶揄道,“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烛印惊讶地看着两人,“大舅,你见过小鳞?!”

  胡勘上将点了点头,“嗯,小玲就是他治好的。你以后在贝2星球,有空的时候多替我去看看小玲,它一个在百兽园也挺寂寞的。”

  烛印看着云小鳞十分惊讶,不知道他竟然能给变异的动物进行治疗,这小家伙才十六岁,还只学习了训导系的基础课程,竟然就能帮助趋于异化的比比兽进行治疗。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云小鳞给比比兽进行治疗的时候,因为过时间,比比兽早异化了,只是即使如此,云小鳞却为何治疗好了异化后的比比兽,却没人知道了。

  即使烛印喜欢的就是云小鳞本来的样子,可是在现云小鳞的特别时,心里还是会不禁洋洋自得道,他的雌性肿么辣么可爱!

  胡勘上将瞧着自家侄子瞧着云小鳞的一脸痴意,心中不禁暗自感叹,他一脸严肃道,“小印,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吗?”

  烛印对他大舅还怀疑他的诚意一脸不可置信,坚决回应道,“当然!”

  胡勘上将一个大男人忍不住叹了口气,“哎,我当然是知道你的性格的,虽然我对这小兄弟没什么意见,只是你母后怕是不会愿意。”

  烛印瞧着胡勘上将一脸倔强地不肯说话。

  胡勘上将继续苦口婆心道,“如果你只是个普通的皇子,或者你是帝国的太子,娶一个普通人,大舅都不会有什么意见。可是,你是帝国的第一皇子,你的命运关系着帝国的气数,更何况你选择自己的配偶这件大事。如果有所差池,对整个帝国都会有莫大的影响。”

  烛印一脸不为所动,等胡勘上将将话说完,烛印冷冷道,“大舅,你知道小鳞是是谁的孩子吗?”

  胡勘上将疑惑道,“小鳞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吗?怎么,你查到他身世了?”

  一旁的云小鳞一脸懵逼地瞧着两人,最后将视线定在烛印身世,一脸惊诧,心道这人是怎么查到他身世的?!不过一想到这人帝国第一皇子的身份,貌似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烛印瞧着他舅舅,眼里带着坚定的不容回避的利光道,“舅舅,小鳞是你心上人的孩子!”

  云小鳞和胡勘上将都是一脸石裂,如遭了雷劈一般钉在了原地。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