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4.拜师

  24.拜师

  云小鳞掀开门帘,直直便奔着那一股吸引着他的力量走去,只见到一个身披黑斗篷的枯瘦老头在处理一种他不认识的材料,那材料周围出一团白光,大概就是这个吸引着他。

  突然之间,那团白光陡然熄灭,那份材料处理失败。枯瘦老头抬起头,瞧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少年,脸色满是不耐烦道,“你这小鬼在这做什么?!害得我分神,这么珍贵的材料又报废了!就差一点你知道吗?!”

  这老头纯粹是迁怒了,天知道他知道失败了多少次,他要找到这些珍贵的材料有多么的不容易。

  云小鳞心道,这材料又不是真的,这老头干嘛这么大惊小怪!他还不知道全息星网有些人是能够将实物带进来的,虽然大多数只是投影。

  不过他对这个材料实在好奇,再说这老头年纪长得多,他在心里告诫自己怎么也要敬老,于是好声好气道,“我是被吸引过来,不知道先生这处理的是什么材料?”

  枯瘦老头听到这才拿正眼瞧了他一眼,瞧见他身上的小金蟒时不禁微微眯了眯眼,“咦?!你这量子兽是什么品种?!老头子我竟然还没看到过——”

  云小鳞心中一惊,心道这老头竟然能看到小金蟒?!这时正勾着自己的大脑袋往那材料凑的小金蟒也不禁浑身一僵,枯瘦老头的眼神更奇怪了。

  云小鳞面色一赧,实诚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它不是我的量子兽。”

  枯瘦老头面色不太好看,心道这小鬼还不肯给他说实话,不过转念一想,量子兽的确是无法出现在星网上的,这条金色长角的蛇应该的确不是这小鬼的量子兽。

  可平常人看到这金色长角的蛇只以为是虚拟量子兽,却是骗不过他的。

  枯瘦老头眼神带着审视道,“小鬼到我店里来是要些什么?”

  云小鳞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我能看看这材料不?”他指着老头面前处理失败的材料道。

  怪老头干脆道,“不能!”

  云小鳞苦了脸,心道这老头还真是怪脾气不好伺候,只听那老头又道,“如果你让我看一下你那条金色长角的蛇,这材料我就一万信用币卖给你!”

  云小鳞瞠目结舌,心道这是什么鬼条件!不过他还以为怪老头面前的材料是虚拟的,老头的意思是给他看一下小金蟒,他一万信用币卖他那种材料。

  但是一万信用币对他来说很贵了,云小鳞狠狠心还是准备离开了,就算好奇,也不能害死他的钱包!

  云小鳞准备转身离开,没想到小金蟒却死活扒拉着他不肯离开,眼神满是不舍地看着怪老头面前的材料。云小鳞觉得自己简直带了个被宠坏的孩子一样,可是小金蟒从小陪在他身边,这么强烈地想要一件东西时,云小鳞很难拒绝它。

  云小鳞拿过小金蟒递给了怪老头道,“成交!”

  怪老头将那堆材料直接给了云小鳞,云小鳞一脸懵逼,心道全息星网上交易货物是这么交易的吗?!不过他在一摸到那材料时,便感觉身体内的精神力控制不住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材料里,转眼间就跟个小妖精似的榨干了他目前还不算多的精神力。

  不过在他趋于枯竭之时,那些精神力就像出去荡了一圈似的又慢慢地回到了他身上。云小鳞惊诧不已,他不禁闭上了眼,都没现那堆材料此时散着比刚才更加强烈的白光。

  云小鳞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全部精神力在其中游走了三遍全部回来后终于停止了,他只觉得好像精神像被洗礼过了一遍,更加的纯粹了,识海里的精神力容量也像大了许多。

  云小鳞睁开眼,满脸惊喜;小金蟒“噗”地一下从怪老头手里逃出来巴到了云小鳞身上。

  怪老头干枯的脸上止不住惊讶瞧了瞧云小鳞,又瞧了瞧小金蟒,再瞧瞧云小鳞手上的那堆材料,最后道,“这堆玉仙草竟然被你这个小鬼处理成功了?!不,这不科学!”

  云小鳞不明所以地瞧着怪老头,心道这材料叫玉仙草,反应过来不好意思道,“大概是先生你处理得差不多了,我拿到时只觉得精神力控制不住往玉仙草涌去,然后精神力又自己回来了,如此走了三遍,其他什么也没做。”

  怪老头一脸惊诧莫名地无语瞧着云小鳞,心道真不知道这小鬼是什么来历,凭他阅人无数的精力都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这时他颇有耐性道,“玉仙草处理对精神力的要求十分严格,稍有不慎玉仙草便会被毁损,其实这玉仙草我已经处理过一遍,但早失败了,没料到你这小鬼还能将处理失败的玉仙草又处理成功。真是见了鬼了!”

  “不过这玉仙草老头子我是要急用的,你这小鬼开个价吧,我向你买回来。”

  云小鳞顿时内心狂喜一阵,心道自己的一万信用币啊!他不好意思道,“先生把我的一万信用币还我,我把这玉仙草给先生。”实际上这玉仙草本来就不是他的,他还因为这玉仙草精神力得到大涨,云小鳞觉得他多要钱是不合适的,可是他自己的一万信用币他实在心疼啊,谁让他没钱呢——

  怪老头一脸石裂的无语,再次道,“你确定?这处理好的玉仙草可是很珍贵的,你不要一个价吗?除了这个店你再反悔老头我可就不认了。”

  云小鳞艰难又坚定地点了点头,虽然他爱钱,也很需要钱,但不是他的他也不能要,再说他本来还得了便宜。

  他将玉仙草递给怪老头,一万信用币又回到了他账户上,云小鳞长舒了一口气。

  怪老头接过玉仙草,斩钉截铁不容拒绝道,“那这样吧,我收你为徒!”说着递给云小鳞一杯茶,“跪下,叫师傅!”

  云小鳞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压制扑面而来,未及反应之下,就跪下将茶奉给了怪老头,叫了声师傅,行了磕头大礼。

  怪老头脸上难得露出一个宽和的笑容,喝了云小鳞递过来的茶。

  云小鳞瞧见那笑,心里一个冷噤,心道这笑比不笑还吓人呢——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心里叫苦不迭,心道这怪老头就是强迫啊!刚刚明明是一股强大的精神力裹挟之下,他反抗不得,“砰”地就跪在地上行了磕头大礼。

  可事已至此,他本来就对材料很感兴趣,而且刚才玉仙草神奇之处,让他觉得这怪老头虽然怪,但是看着的确是有本事的,既然反抗不能,只能默默接受了。

  怪老头其实见着云小鳞的特殊天赋早就见猎心喜,又瞧他虽然爱财本性却秉直,就越没打算白白放过云小鳞了,可是又不能显得他太上赶着要收他为徒弟,这样他以后如何树立自己师傅的威信!于是怪老头给自己找了个他自认为十分满意的台阶,在这小鬼未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成功收他为徒。

  怪老头咳了咳,一脸正经道,“好了,现在你都是我徒弟了,给师傅说说你的情况。姓名,年龄,家庭,工作之类的——”

  云小鳞觉得像面试一样,尤其这枯瘦的老头自带一副严肃不好说话的气场,他不禁老实道,“云小鳞,16岁,在帝都星边缘的孤儿院长大,现在在星际第一军事学院学院读书,呃,实际上我是个没有量子兽的普通人——”

  怪老头微微眯了眯眼,心道他这小徒弟是普通人?!不会啊,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这么小的年纪有这样的精神力,就连哨兵向导都很难做到,怎么会是普通人?!难不成是这小鬼不想做他的土地,想故意打消他的念头这么说的?!

  怪老头不禁心里不爽起来,云小鳞瞧见怪老头陡然变得严肃凶恶的神情,不禁觉得双腿软,心里苦道,天啦,他咋就这么怂呢!

  怪老头厉声道,“你既然已经对我行了拜师礼,以后就是我的土地,这时没法改变的事实,你这小鬼,以后就安心当我徒弟!”

  说着从身边掏出一个荷包给云小鳞,“这是师傅的见面礼,拿着!既然你还在读书,以后每天晚上八点准时到这里来处理一个小时的材料,今天你就先走,别在这碍眼了!”

  云小鳞从小店里出来时只觉得人生真是处处都是意外啊,第一次上全息星网竟然就多了个师傅!不过摸着手里的荷包,心道这老头虽然怪了点,好像对他还挺好的,只是有些别扭罢了。

  等到他在别的店子里问到玉仙草的价格时,云小鳞才真是懵逼了!天啦,那玉仙草竟然一株就要一万!刚刚那一堆是有多少根啊?!少说也有上百根啊!再说这还是玉仙草原草的价格!经过处理的还要翻上十倍不止!

  云小鳞只觉得自己双腿都轻飘飘的,刚才他都经历了什么?!原来他也成为过刹那间的有钱人——

  云小鳞摆了摆脑袋,强行将那些想法清出去,本来就不是他的,他什么傻劲呢——这时,只见全息星网的公告栏上出现公告,“星网排名第七的云阳挑战星网第三的印天!星网排名第七的云阳挑战星网第三的印天!”

  周围吃瓜群众顿时群情激奋,纷纷用瞬间传送将自己传送到了公开比斗场,整条街道刹那清空了七八成,云小鳞心内好奇,也按了传送钮将自己传送了过去。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