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25.25.星际比斗场

25.25.星际比斗场

  25

  星际比斗场人山人海,因为云小鳞慢了一步,自动落在了看台靠后的座位,只能看见比斗场中一个身边的虚拟量子兽是条白色大蟒,另一个则是一只巨大的青色鸾鸟,而虚拟量子兽身边的人影只能通过大屏幕才能看清了,好像都是全息星网的默认生成的头像,一点也没有创意。

  那条白色大蟒是真的蟒蛇,不是烛印更像古地球华夏龙的黑色巨蟒,云小鳞最开始扫过设置页面的时候,倒真没瞧见供选择的虚拟量子兽里有和黑色巨蟒相似的虚拟量子兽,当然可以自行设计,可是一般人也不会照着第一皇子殿下的量子兽进行设计,大概是避讳。

  比斗场上的大屏幕上倒计时结束,两人俱都冲上去,动作都极快,一般人只能看到两道残影在比斗场上似流光闪过,更细的动作却是一点看不清的,但这毫不影响比斗场上人山人海的观众排山倒海的欢呼声。

  量子兽的品级都是系统设置最高的一品九级,一鸾一蟒也是大得不可开交。虽然全息星网不会对观众造成真正的伤害,但是中间圆形比斗场周围还是设置了离子屏障,否则凭一品九级量子兽的战斗力,周围的观众也不用观战了。

  云小鳞现,自己只要使用精神力凝神贯注,竟然还能跟上这印天和云阳的身影动作。两人都相当强,不愧是全息星网上排名前十的高手,听一旁观众叽里呱啦的热情解说,这印天和云阳都很少在星网和他人比斗,和全星网其他排名前十许多主要靠常年比斗积累积分的选手不同,印天和云阳都是直接挑战高排名的选手,挑战成功后直接取而代之。

  即使如此,二人在星网上都有迷弟迷妹一大波,两人曾经的比斗视频都曾被制作成为经典范例供所有热爱量子兽战斗的人们研究练习。

  不过量子兽属于主人精神体的具形,对量子兽的操纵更靠精神力,因而哨兵之间的战斗其实更像古武术。

  印天和云阳两人的风格也很不相同,印天无论是战斗技巧还是力量都是强大,属于全方位技能满格的选手,而云阳则更偏向技巧型。

  但云阳其他方面的参数实际上和其他顶尖的哨兵比起来都毫不逊色,只是印天所有方面都太强悍了,毫无短板,相较起来,云阳就更偏向技巧型了。

  云小鳞对哨兵的战斗技巧不是很了解,只是一旁热心又热血的观众一直叽里呱啦和身边人道,“哇!印天简直太厉害了!简直毫无短板!云阳刚刚那招一飞冲天,记得当初排名第七的卢深就是没躲过惜败的。”

  “但印天竟然毫不费力地躲过后来了招黄雀在后!啊啊啊!云阳竟然使出了百鸟朝凤!哇,真不愧是星网上排名第七的高手!”

  “天啦!印天竟然使出了飞龙在天,真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人物!简直就像和我们不是生活一个世界一样!”

  全息星网中虚拟量子兽品级的获得,其实全看本人精神力能驱动的最高品级量子兽来确定。

  实际上全息星网上排名前十的哨兵,只有三人的虚拟量子兽是一品九级,基本上,虚拟量子兽的品级也和本人在现实世界中自己量子兽的品级一致。

  这意味着,印天和云阳的量子兽都是一品九级的,而在全帝国,量子兽一品九级的哨兵可能都不过双十之数,向导也是如此。所以云小阳不太喜欢的羽奎和胡鸣一品七级的量子兽算很高的天赋了,而且他们年纪小,以后量子兽很可能还会升级。

  虽然量子兽升级对一般人而言是很难的事,基本上在自己天赋基础能升一、二级都是很努力的了,当然,还得有后天的环境和获得的机缘。

  云小鳞心道难怪这两人的对战吸引了这么多人,能看到两个量子兽一品九级的人对战是千载难逢的,在现实中普通人基本看不见。

  渐渐云阳落于下风,系统最后判定印天胜。

  比斗场上响起剧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观众热情激烈地一遍遍叫着“印天”和“云阳”的名字,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过比斗场上,见过一场盛大的比斗的云小鳞,也不禁被这热情感染了。

  不久,云小鳞直接下了线,觉得简直又像过了一天的云小鳞疲惫地睡沉了。

  另一处也刚从全息星网上下线的烛印不禁有些懊恼,他在收到云小鳞进入全息星网的消息后,立马也跟着上了线,没想到却收到烦人的公开挑战。等处理了麻烦后云小鳞竟然就下线了!妄图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能在星网和云小鳞你侬我侬一番的烛印,因为出师不利很是不爽!

  而云小鳞的梦中,他又梦见了那只白色巨兽,这次他看清了它的冰蓝色眼魄,通体雪白,十分漂亮。云小鳞见到就忍不住心中的欢喜,一直追着那只白色巨兽追啊追、追啊追,只觉得自己浑身燥热之急。

  做了一整晚追着白色巨兽跑的梦,第二天醒来,云小鳞觉得自己身子都像被一万匹草泥马碾过似的,浑身酸疼还黏糊糊的,眼底下两抹浓重的黑影。

  打开门又见到了这几天经常来他们宿舍晃的羽云鹤,元圆还是一如既往地围着他各种转一脸痴汉相,云小鳞对元圆这样子一脸鄙夷,全然不知自己对着烛印的时候和元圆这样子也全然不差。

  和往常看着云小鳞上下打量的眼神明显不同,羽云鹤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眼神充满了一言难尽的怜爱。

  云小鳞被这眼神看得浑身毛,一激灵之下忍不住去看元圆,果然这家伙一脸受伤的表情呆呆坐在那,和刚开始见到他时的只知道吃和睡、没心没肺的模样全然不同。

  云小鳞心道坏事,这家伙不会以为羽云鹤喜欢他吧?!他看这羽云鹤的样子,心内也只是猜测他这个便宜堂哥不会知道了他身世对他多余的同情心泛滥吧?!他只想和他那个渣爹的家族划清关系,千万别!

  云小鳞没给羽云鹤说话的机会,急匆匆地出门到食堂买了早餐就去教室准备上课了。元圆是他同桌,没一会也到了教室,没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异常的沉默没和云小鳞说话。

  云小鳞心里也有点不好受,不知道是不是元圆量子兽的关系,他是很喜欢元圆的,而且元圆是他的舍友,和朱丸、王蓝一样都是他进入第一军事学院后认识的朋友,他不想两人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产生隔阂。

  可是羽云鹤这事涉及到他的身世,他是没法轻易和别人说出口的,而且他觉得他对烛印的心思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羽云鹤也大概是因为这狗血的血缘关系对他有些过于关注,云小鳞想误会嘛,始终会解开的,而且元圆这个爱吃爱睡的家伙,到时候给他做点好吃的也差不离了。

  这天,班主任张荧给他们宣布了一个月后训导系一年级新生要进行入门训导师的考试,期末考试在一个半月之后。在三年级之前训导系的学生都要拿到入门训导师的资格,如果没有拿到就要强制留级,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出现过。

  而第一学期就拿到入门训导师资格的也还没有,毕竟第一学期,学的都还是基础课程,大家都是懵的,要拿到入门训导师资格也不太可能,让他们去考试也只是为了让他们感受一下而已。当然,知道自己绝对考不过也不想尝试的也可以放弃。

  班主任走后,临上课前,班上闹哄哄的。几个小跟班围在吴秀跟前八卦道,“吴少爷,听说四年级的学长这学期寒假要到学院的野外基地进行实战训练,烛印殿下应该也是要去的。”

  吴秀便是第一见面就怼云小鳞的,他是大皇子子妃的弟弟,吴家幼子,在家中颇为受宠,因为家世好、天赋高,身边有一堆狗腿。他小时候进宫见过几次烛印,对烛印新生恋慕,而且一直觉得姐姐嫁给大皇子,他嫁给烛印,成为第一皇子妃,实在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后来图书馆风波后,吴秀对云小鳞更是恨得厉害,回去后便给自己姐姐告状,他姐姐倒是不太希望自家幼弟嫁给烛印的,一来吴家至此一个男儿,需要他继承,再来大皇子和烛印之间的关系,常人不清楚,她却还是了解几分的,其中微妙难言,他弟弟自是不适合嫁给烛印。

  只是吴秀向来在家中被宠得厉害,若是直接反对,这小子定是要闹得天翻地覆,偏偏他父母还疼宠得不行。大皇子妃安抚了自家弟弟,表示一定会帮他解决这个眼中钉,吴秀才稍微安分下来,心道以云小鳞的身份,想成为第一皇子妃真是天方夜谭,有他大皇子妃的姐姐出手,他便淡定下来也不削尖脑袋去惹云小鳞不快了。反正每次他也讨不了好,自己还堵得慌。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