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6.结队

  26

  果然不久之后皇宫便传来否认有第一皇子恋人这个人存在的声明,对云小鳞是完全的不承认和漠视。得到这个消息后吴秀是相当高兴的,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和云小鳞这样出身卑贱的普通人一般计较,那样反倒落了他的身份。

  吴秀的身边的小跟班给他出主意道,“吴少爷,如果你能争取成为烛印殿下这次的向导,这次跟着四年级一起去寒假野外实践,以后何愁第一皇子妃不能收入囊中?!”

  吴秀直觉有些困难,但是这提议明显打动了他,“烛印殿下这次的向导不需要在四年级的学生中选择吗?”

  “虽然按道理应该如此,但吴少爷你想想烛印殿下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只要烛印殿下愿意了,学院肯定不会拒绝的。”

  “烛印殿下会同意吗?”

  “吴少爷你长得好看、天赋又高,如果能让大皇子妃为你出面的话,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吴秀被身边的小跟班一通劝说,觉得也很可行,就算烛印殿下再喜欢这云小鳞又能怎么样,他也只是个普通人,是没法成为能和哨兵配合的向导的。既然如此,和其他向导比起来,他可不认为自己差多少。

  越想吴秀越觉得有戏,不禁喜笑颜开起来。一旁的云小鳞心里就没那么舒爽了,这么多人明晃晃地肆无忌惮地盯着烛印殿下,让他有种自己的地盘被侵犯的感觉,很不爽!

  可是他只是个普通人,无法在帮助到战斗中的哨兵,他没任性地向烛印提出这个要求。

  到了晚上,羽云鹤又来蹭晚饭了,这天烛印却没来。饭间,羽云鹤问云小鳞道,“我们寒假要去野外基地实践训练的事情你们知道了吧?小鳞,你想跟着我去不?作为中级训导师,而且也是向导,学院也可以让我带一名向导或者训导系的助手。”

  云小鳞吃惊地看着他,不得不说有些意动,他作为普通人,是没法作为烛印的向导去的,但是如果跟着羽云鹤,他还是有机会和烛印殿下在一块了。

  不得不说,云小鳞十分意动,这样能够随时盯着那些打着烛印殿下主意的小妖精,尤其是他这次的向导!

  云小鳞不禁瞧了瞧一旁的元圆,见他脸色越黯淡失落了,他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自己脑袋是秀逗了不!如果这次他跟着羽云鹤去,这小家伙不得伤心死!

  云小鳞挣扎了又挣扎,艰难道,“还是不用了,不过羽学长你可以带元圆,元圆又是向导,又是训导系新生,天赋又高,很适合和你一起去。”

  元圆眼神亮了亮,复杂地瞧了瞧云小鳞,又面带希冀地瞧着羽云鹤。实际上在云小鳞见到胡勘上将的那一天,没多久羽云鹤就知道云小鳞的身份了。他一直在找合适的机会和云小鳞开诚布公,可是云小鳞却一直极力试图和他撇清关系,让他没捉住机会。

  羽云鹤想着这些有些走神,云小鳞和元圆见他没有回答,却以为他是变相拒绝了。元圆脸色难过得快要哭出来一样,头一次没吃完就放下碗筷干涩地说了句“我吃饱了”,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云小鳞心里也有些不好受,想着要不要啥时候给这傻孩子说清楚才好,羽云鹤才反应过来,瞧着元圆离开的身影一脸深思。

  晚上云小鳞躺在床上时,只见元圆床上被子里鼓了一个小包一耸一耸的,这小家伙肯定在哭鼻子了。云小鳞试图叫了声,“元圆?!”

  被子的小鼓包身子一僵,却是没有答应他,云小鳞心里叹了口气,怪老头还在全息星网等着他呢,想着这次是拜师后第一次去,迟到的话那怪老头绝对会脾气的,云小鳞放弃了这时候长谈的想法,想着明天一定要记着解释清楚,就进入星网了。

  才刚上线,他就收到印天请求加为好友的消息,云小鳞一脸懵逼,心道这个印天不会就是全息星网战斗力排名第三的印天吧?!嗯,说不定只是同名同姓的人而已——

  想着云小鳞顺手就点了同意,他在全息星网上还没有加过好友,昨天就恰好看过印天和云阳的战斗,不管是不是同一个人,也是种缘分。

  点了同意后,印天立即瞬时传送到了云小鳞身边,云小鳞在全息星网的名字叫鳞印,这名字简直不要太明显,印天瞧着他的名字直笑。

  云小鳞进入星网的时候又是到的入口,印天传送到他身边时,他周围正是那条热闹的长街。印天在星网上的识别度还颇高,一出现在云小鳞身边就引起了一阵骚动,众人都偷偷瞧着他们和身边人交头接耳道,“那个是不是印天?!”

  “天啦,印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好想找印天签名!”

  “谁知道是不是印天呢,全息星网上的样貌是能自动设定的,印天那么多粉丝,不知道多少人照着他的样子设定了样貌——”

  “样貌可以设定,一品九级的虚拟量子兽可不是谁都能驱使的啊!”

  云小鳞的注意力也被吸引到了印天身边的白色大蟒上,星网上的虚拟量子兽和现实中的量子兽不同,是不能被主人收进去的,会一直跟在主人身边。

  昨晚怪老头就提醒过他小金蟒的外形太过特别,云小鳞这次上来都给小金蟒变了外形,去掉了他的两只脚和四只足,看起来和一般的蛇差不多了,就是脑袋是小龙头,鳞片是巨鲤鳞,看起来没有蛇那么渗人,要可爱很多。

  云小鳞听了周围吃瓜群众的话,反应过来,心中大惊,“你不会就是星网上战斗力排名第三的那个印天吧?”

  印天嘴角一弯,牵起云小鳞的手,脸上故作受伤道,“小鳞,你竟然没认出我!昨天一看到你上线我就来找你了,没想到碰到那个烦人的云阳公开挑战,等比斗完,你都下线了——”

  云小鳞听他一股子带着哀怨语气的话,不由灵光一闪,这个印天不会就是烛印殿下吧?!他试探地疑惑道,“殿下?!大家不都是说你是帝国第一哨兵吗?你怎么在星网上排名第三?”

  印天不由浑身一僵,道,“当初就只有这星网排名第三的在线,我便只能挑战他了。”

  云小鳞瞧这人直接默认的说法,不由“噗”地笑道,“在我眼中,殿下就是最厉害的——”

  烛印被云小鳞哄得通体舒爽,瞧见云小鳞直接往长街最里走去,疑惑道,“小鳞这要去哪?”

  “昨天我才进来,误入了一家不起眼的点满,遇到一个怪老头,误打误撞帮他处理好玉仙草,怪老头就收我为徒了。师傅让我每天晚上都去他的店铺学习处理材料。”

  烛印的虚拟人像眼神不禁一闪,看着云小鳞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最后都化作了一股不满,“那岂不是以后每天晚上你的时间都要被那老头占据了?!”

  云小鳞作了个无奈的表情,“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八点到九点——”瞧见烛印越不好的脸色,云小鳞尝试哄道,“嗯,殿下你的战斗技巧那么高潮,你能教教我吗?”说着满是一副星星眼仰慕的样子。

  烛□□情刹那变得十分酸爽,面上试图不那么明显道,“当、当然可以!那每天晚上九点到十点我就教你战斗技巧吧!”

  云小鳞心中叫苦不迭,他这是作死自己把自己往死里整的节奏么?!

  他结结巴巴道,“呃,殿下,能够隔日来不?”

  烛印也想到这节奏大概还是太紧了,尤其这小家伙周末还去百兽园兼职,一年级的基础课程内容也不算少,每天一个小时学习处理材料,他、他作为一个要为自己的雌性考虑周到的雄性,雌性提出来的任何合理的要求他都应该满足。

  他点了点头,道,“时间我来安排,到时候会通知你的。”想起他今天的主要目的,烛印有些微微紧张又装作毫不在意道,“寒假我们要去野外基地实践训练,你要跟着我一起去不?”

  云小鳞只觉得自己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他一万个想去,但是想到白天里他们的说的,不由有些迟疑道,“殿下,你不需要带一个向导去吗?”说着有些失落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法帮到你,如果因为我给你带来什么危险的话,我还是不要去的好——”

  烛印瞧着小家伙明明一副很想去的样子,却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迟疑,不由微微有些恼怒道,“所有的向导对我都挥不了作用,与其如此 ,我为何不带一个我喜欢的人去呢?说不定看着你心情好精神力还更加稳定——”说到后面语气都带着点调笑了。

  云小鳞眼光闪亮地望着烛印,欢喜地点了点头。突然回过神来和烛印黏糊太久,早错过和怪老头约好的时间了,不由急道,“糟了,迟到了,那老头脾气不好,肯定会骂我的!”

  烛印安抚地拍了拍云小鳞脑袋,温柔道,“没事,我陪你。”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