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28.28.野外实践训练名单

28.28.野外实践训练名单

  28

  云小鳞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下线了,不禁又将金石本草纪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等睡着时都过了十二点,第二天果不其然起晚了。

  周末在百兽园兼职,烛印来看胡勘上将的比比兽小玲。给幼崽们喂过奶,笨蛋一号投喂过食物后,两人躺在湖边的草地上看蓝天白云,头靠在比比兽庞大温暖又毛绒绒的身体上。

  笨蛋一号老实地在东11号区域边缘来来去去巡逻,大脑袋上盘着小金蟒,不敢靠近一步。天知道它好不容易等到周末,结果可爱的小家伙还被人霸占了!笨蛋一号觉得难过极了,可又不敢提出异议。

  云小鳞靠在比比兽温暖的肚皮上,晒着灿烂的阳光,浑身泛着懒洋洋的暖意,他眨了眨眼,问道,“殿下,你说我们是在约会吗?”

  烛印耳尖泛起微微的红色,他也很喜欢这种感觉,没有功课、没有训练、也没有第一皇子的身份和要求,只是晒着灿烂的太阳,吹着经过湖面的威风,靠着温暖柔软的比比兽,身边还有自己的心上人,好像日子就该这么过似的。就算他以往努力所付出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这样美好的日子,为了星际和全帝国的人们能够没有危险地过上这样的日子。

  他蓦地伸长手臂将云小鳞巴拉到自己怀里,让他半躺在自己身上,眼神温柔地瞧着他道,“那我们是不是该干点约会该干的事?”

  云小鳞心虚地四处瞧了瞧,“会被瞧见的——”

  烛印摸了摸他的耳尖,脸色红却强装一本正经道,“我会对你负责的,在父皇母后认可你之前,都不会对你做逾礼的事情,有伤你的名誉。”

  云小鳞心道,那你现在抱着我是做什么?可他内心os还没走完,烛印就将他放在了身边的草地上,连手都不碰到他的,仿佛刚才热情的拥抱只是一个幻觉。

  云小鳞心中忍不住内流满面,真想对烛印嘶吼道,殿下,我完全不介意你对我做逾礼的事啊!可那样好像太羞耻了,他果然是原始的古地球人。

  云小鳞内心弹幕满天飞,过了好久,听到烛印闷闷道,“嗯,皇室言人的事情,对不起!”

  云小鳞心内一惊,满脑袋的绮念不翼而飞,忙道,“殿下,你不用道歉的——”

  烛印伸出食指抵住了云小鳞的嘴唇,不容置疑道,“作为你的雄性,这的确是我的过失——”

  云小鳞瞪大了眼,心道殿下你刚刚才说过什么?!这完全是犯规!

  云小鳞恶作剧般伸出舌尖舔了舔烛印的手指,烛印猝不及防之下“嗖”地将手指缩了回去,暗道他的雌性可真磨人,他得赶快将他娶回去才好!

  周日晚上,元圆回来了,对云小鳞也没那么有意回避了,只是总是忍不住偷偷瞧云小鳞,眼神里总带着复杂的情绪,像是脑补一出狗血大戏之后的同情,又掺杂着一点小心翼翼、讨好之类的。元圆又啥心思都写在脸上,基本上一览无余,像明晃晃告诉云小鳞异样 ,他知道了他身世——

  元圆不觉得难受,云小鳞都替他觉得难受了,晚上睡觉熄灯后,宿舍一室黑暗,流淌着浓稠的寂静,云小鳞故作轻松打破平静道,“圆圆,你知道我身世了吧?我本来准备早告诉你的,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羽学长并不是看上我了,只是因为那点血缘关系对我有点特别而已,不过这完全没有必要,就像你不必因为这个对我有啥不一样的——我还是原来的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有父亲,母亲下落不明。”

  “不过能让你不因为羽学长对我有什么隔阂,我还是很高兴的,虽然,我觉得你有那么一点重色轻友——不过我能理解你啦,如果是烛印殿下这样的话,我也会难受的,肯定会比你反应更过激——”

  元圆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他觉得云小鳞好像知道自己的身世并且毫不在意,而且没有和飞羽族扯上关系的意思,不过听到云小鳞说他重色轻友时,元圆顿时窘得都想埋在被子里去了,刚刚觉得的一点不对劲也顾不上思考了。

  他嗡嗡地说道,“对不起——”

  云小鳞心内叹了口气,暗道今天怎么这么多人要给他道歉呢——他们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

  第二天上课,四年级学生寒假野外实践训练的名单出来了,里面竟然有五个一年级新生,而且烛印殿下没有选择向导,反倒选择了一个普通人和自己一起,让第一学院的学生惊诧不已!

  除了云小鳞外,还有元圆、精神训练系的羽奎和胡鸣以及战斗系的烛若。朱丸在云小鳞一边给几人机拉呱啦道,“据说烛若是东明亲王独子,在胎腹中受了弱症,到现在身体都不大好呢——所以在学院存在感也比较低。王妃原先想要这小王子报训导系的,不过小王子想要报战斗系,亲王和王妃宠得他很,就随他去了。”

  王蓝在一边酸道,“倒是那个吴秀,整天嚷嚷着他家里怎么样,他大皇子妃的姐姐怎么样,和这些真正厉害的人物比起来,不还是啥都不是——”

  云小鳞瞧着羽奎那个刺眼的名字,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他倒没心思嘲笑吴秀,和吴秀比起来,自己倒更显得自不量力了些。看来他得在布依师傅那里更加刻苦用功了,否则凭着自己的好运,没有相匹配的能耐,即使有烛印殿下护着,也定会被这些人啃得骨头都不剩的,而且,他还得找到他的母亲——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吴秀看着云小鳞的眼光越咬牙切齿了。不过云小鳞对吴秀、胡鸣这种因为烛印对他怀有敌意的小屁孩,倒没有太大的感觉,以他两世的经历来看,这些小屁孩就是不识疾苦的天之骄子,很幼稚,但要说多大的坏心眼却是没有的。

  相较而言,他对羽奎的感观却没那么好了。他这个便宜弟弟在不知道他的身份的时候,就能因为嫉妒对他动手,等到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岂不是要想方设法置他于死地了,更何况还有他那个娘在。就算他这个便宜弟弟不找茬,他也看到他膈应的很。

  不过云小鳞还是想来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处事原则,不过人若犯我、必倍还之,这段时间风平浪静的很,他也就认真上课、晚上到全息星网和布依师傅学习处理材料。烛印有时候带他去学校的训练室训练体能,有时候在星网教他战斗技巧,每天都是满满当当。

  这段时间元圆看到他的态度也好得不得了,连他的量子兽大熊猫大多时候都主动求蹭,云小鳞觉得自己日子过得舒服得很。

  很快过了布依师傅交待的五天,云小鳞成功将金石本草纪复刻,布依师傅再怎么抽查都是倒背如流的。布依师傅冷冷哼了一声,一副勉强满意的模样,然后让他一个月内将仓库里的材料整理好。

  云小鳞现在心里淡定一些了,小童给他说过整理仓库的材料也得靠精神力才行,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学会精神力整理材料。

  布依师傅仓库的材料摆放,基本也是按照金石本草纪中水、火、土、金、草、木、虫、鳞、介、禽、兽、人十二部摆放的,只是仓库里材料数量种类庞杂,很多都胡乱混杂摆放,要整理出来是件工程量相当大的事情。

  等到云小鳞将那些木箱子、麻布袋和混乱散放的材料大概清到一边,将仓库的大概样貌露出来时,他却是惊呆了。

  只见这仓库四面墙上全是嵌入式的多层多格木架子,直通天花顶,中间有两根很大的水晶玻璃柱子,一根柱子的中心流动着红色的火焰,一根柱子冰封者冰蓝色的冰川,柱子下面摆放着几排玻璃柜,里面摆放着一些标本。除此之外,堆着的木箱子、麻布袋子数量也是相当巨大。

  整个仓库看起来,相当豪华!简直就像巨大的多宝阁一样!

  云小鳞按照小童说的,试图用精神力去感受材料,慢慢的,当他闭上眼,他能感受到材料周身的一团白光,然后从那团白光中慢慢用自己的精神力能看清材料的整个脉络和结构。

  他忍不住用精神力去碰识海里显现的材料,然后那团白光和材料在识海里显现的结构,刹那间突然消失了。云小鳞睁开眼,只见自己面前的一小捧材料全变成了粉末。

  小童连忙跑过来,一脸肉疼的表情道,“天啦,这些白附子一两可要十万信用币,就被你这么一下就报废了!幸好这只是全息星网,要是真是布依老头的仓库,你就惨了!”

  云小鳞吐了吐舌头,他才开始还控制不好精神力,不过效果还是惊人的。他不禁好奇道,“师傅真的有这样一个巨大的仓库吗?!”

  小童给了他一个白眼,“布依师傅的仓库比这还要大呢!这个只是为了让你练习,布依师傅让我制造出来的,等你能够熟练整理、处理这个仓库的材料后,我还会将仓库的东西再换好几轮,直到你对金石本草纪里的材料都熟悉。”

  云小鳞惊叹地点了点头。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