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30.30.别扭的布依师傅

30.30.别扭的布依师傅

  3o

  这次云小鳞处理的很顺利,花了两个小时用剩下的材料制作出了两枚中型储物戒,容纳体积能达到一百立方米,还有三枚小型储物戒,容纳体积也有2o立方米。云小鳞对这容量还比较满意,他知道即使是市场上这样的大容量储物戒也是难找的,2o立方米的倒多,但基本上也能卖到高价了。

  这枚小型储物戒他想拿给小童帮他寄卖,有了这技能在手,他对自己以后挣钱的能力有了信心。

  他还不知道,以他才学处理材料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制作出这么大容量的储物戒,若是让外界知道了,绝对会引起制造界的惊涛骇浪。不过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云小鳞才谨慎让小童帮他销售剩下的三枚小型储物戒。

  在将小型储物戒收进自己的戒指时,小金蟒缠在他的胳膊上,尾巴悄悄拨弄着剩下的戒指,眼里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云小鳞无奈道,“只能给你枚小的!大的我要送给烛印,还要留着两枚去卖!你知道的,我要挣钱养家!”

  小金蟒恋恋不舍地点了点头,尾巴却飞地卷过其中一个看起来最好看的小容量储物戒,储物戒迅消失在了空中。云小鳞心中诧异,这小家伙竟然还有偷偷储存东西的地方?!他怎么从来不知道!

  不过现在他心思全在将戒指送给烛印的惊喜上,也没想太多。他打开门缝的一溜,悄悄朝烛印招了招手,容引两人也跟着一脸八卦好奇地看过去,云小鳞脸微微一红,心想烛印殿下这算不算金屋藏娇?!

  等了很久的烛印一本正经地起身进了自己宿舍,顺手将门带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云小鳞微微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殿下,可以把你的左手伸出来吗?”

  烛□□里虽然奇怪自己的雌性到底要做什么,左手却没有迟疑地伸了出来。

  云小鳞拿出自己制作好的戒指,给烛印的左手的中指带上,他的双手都忍不住有些微微抖。

  这是一枚看起来很普通的戒指,铂金戒托上镶嵌着一枚黑色的宝石,实际上现在有很多可供选择的金属作为戒托,抗腐蚀抗压性能都比铂金要好,可是出于在原来世界的情节,云小鳞还是更青睐用铂金做戒托送给自己的心上人。

  他用精神力将戒托和黑色的悬空石都进行了强化,会有更高的使用性能,而悬空石的颜色和造型,实际上都可以用精神力进行处理。不过太复杂的云小鳞还不太熟练,造型简单的黑色悬空石戒指他就满中意了,他的和烛印的一模一样,只是型号小一点。

  烛印眼神微微颤动,心中生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他瞧着小家伙郑重的态度,就像在举行隆重的仪式一样,为他许下了一个承诺,时间的承诺。

  月光洒在宿舍里,小家伙都没想起开灯,一室朦胧的白色光辉,洒在小家伙身上,透出他模糊的轮廓。烛□□道,这小家伙怎么能辣么可爱,辣么让他喜欢呢!

  “你的呢?!”

  云小鳞听到烛印有些强自压抑的声音传来,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烛印又说了一边,云小鳞才知道是指他的戒指。

  他连忙从衣兜里掏出来,递给烛印,奇怪他要看他的戒指做什么。

  “你的左手伸出来。”

  云小鳞未及思考就伸了出去。

  烛印照着云小鳞郑重的样子也给云小鳞的中指戴上了戒指,虽然他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心里也隐隐生出一种强烈的激动,一种对时间和眼前人许下承诺的激动。

  云小鳞脸红得更厉害了,不过月光朦胧,却瞧不清晰,烛印瞧着他太可爱的模样实在忍不住,捧住他的双颊,狠狠地吻了上去。两人来了一个深情而又漫长的湿吻。

  一吻即毕,烛印恋恋不舍地离开云小鳞的嘴唇,又用手指留恋地抹了抹他的嘴唇,良久才撇开自己眼神中的痴缠,放开云小鳞郑重道,“对不起,一下没忍住,是我太唐突了!我以后一定会注意自己的举止不逾分寸的。作为一个合格的雄性,一定不能让自己的雌性在正式结合仪式之前受到丝毫损害!”

  云小鳞一脸懵逼,心里强烈地嘶喊道,他完全不介意啊!殿下你可以来得再猛烈点!他一个男人有啥不好意思的!可是,他还真没法这么对自己的心上人说出口!

  还剩下两枚小型储物戒指,晚上上全息星网找到小童,希望它帮他代卖。小童跟着布依师傅,好东西没少见过,见着这两枚储物戒指也不禁眼露精光,并要求道,“这可是我给你提供的悬空石,我还帮你代卖,你得送我一枚——”

  云小鳞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肉疼地送给了小童一枚,天知道一个机器人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同时,他给布依师傅请了一个月的假,野外实践训练十五天,他还想回帝都星孤儿院一趟。

  布依师傅没好气地答应了,脸色全是不满,弄得云小鳞一头雾水。不过布依师傅向来这样,他也没多想。等到云小鳞离开后,布依师傅将小童叫到跟前来,冷哼道,“拿来——”

  小童扭了扭自己身子,哼哼唧唧道,“只是2o立方米的储物戒指罢了,您老瞧不上眼的——”

  布依师傅冷冷地瞧着小童,不为所动。

  小童虽然在云小鳞一副高冷范,在布依师傅面前可是怂地一比,不情不愿地将那枚自己留存的戒指拿了出来,并且将还有一枚云小鳞希望代卖的事情说了。

  布依师傅拿着那枚戒指仔仔细细看了许久,小童在一般叽叽喳喳道,“我刚才就检验了,虽然这戒指对您老来说不算啥,可是小鳞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做出带有隐蔽性质的储物戒指,性能还这么稳定!还真是厉害!”

  布依师傅瞧了瞧脸上终于露出了个还算满意的笑容,有点得意道,“也不瞧瞧是谁的徒弟!”

  “对了,小鳞是很缺钱吗?”

  小童思索了一番点了点头,“小鳞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和政府都不会给他出学费和生活费的,毕竟第一军事学院都多久没收过这样的学生了!”

  布依师傅的眼神有点放空,良久道,“你以后多给这小子点材料吧——虽然做的不咋样,但放到市场上还是很走俏的。”

  “那,材料算在你账上?”

  “哼,你的不都是我的?!”

  小童哼哼唧唧没回答,心道俺就可当你默认了,真是别扭的老头,看来以后得提点提点那笨小子多想着他师傅,要不然这老头得自个憋死。

  离去野外基地实践训练还有几天的时间,云小鳞可劲地收拾了一些食物、饮用水之类的,嗯,还有急救医疗用品,他犹豫再三,还是带了一套厨具,反正空间大,可劲用!其他什么杂七杂八可能用到的都备了一堆,他的储物戒指本来就是为了野外实践赶着制作出来的。

  临到出这天,学院安排了一架能将所有的学生都容纳的大型飞行器;学生共分成了三组,分别由烛印、羽云鹤和石进带队。

  在排队登舱的时候,云小鳞现烛印表弟胡鸣跟在了三队队长石进身边,羽奎跟在四年级冉林身边——两人和他们一组,元圆则跟在羽云鹤身边。

  登舱之前,带队老师检查每人的行李,除了少量的必要物品,其他都被清点了出来,看来一般的学生都了解的样子,也没带过多的东西。除了少数侥幸在储存戒指带了许多东西的向导,储存戒指里的东西也被清出来了。

  云小鳞一脸懵逼,心道可没人给他说不准自带过多行李啊!要不然他还费这么大心思准备储物戒指并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

  轮到他时,云小鳞一脸沮丧地接受检查,他想着自己那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被清点出来,在这么多人面前该有多丢人啊!

  好几道时刻关注着云小鳞的担忧的视线看过来,不知道他怎么了,除了烛印,还有羽云鹤和元圆。

  自从上次回家一趟后,元圆从自己祖父那知道了云小鳞的身世,知道羽云鹤和云小鳞的关系后,他再也不会为羽云鹤对云小鳞的过分关注吃味了,尤其每次想到自己的舍友还可能是自己将来的小舅子,元圆就有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小激动感!打定主意要和云小鳞把关系打好,便经常放自己的量子兽出来蹭蹭腿、撒撒娇、卖卖萌啥的。

  所幸云小鳞爱吃这一套,直让元圆觉得曲线救国、攻略他的云鹤哥哥指日可待!

  云小鳞那次也向他坦白了他的身世,只不过两人之间的理解出现了什么误差,元圆以为云小鳞知道了全部,但是却只想和羽家的撇开关系,两人之间微妙的误会,直让云笑了笑现在也不知道羽云鹤和他的真实关系。

  不过还有几道没那么好意的视线也在关注着他。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