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32.32.石枯草

32.32.石枯草

  32.石枯草

  烛印顿时露出一股诡异的眼神, 周围听到他话的哨兵都一脸诧异地看着云小鳞, 很多向导都露出了谴责反感的神色在周围窃窃私语道,“好残忍,竟然要吃这么可爱的兔兔?!”

  云小鳞瞧着被他倒提两耳轻松拿在手里的大灰兔一脸懵逼,瞧着周围那些娇滴滴的向导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目光,龇出了一口白牙。

  这些向来就对他指指点点的向导,不是他大度, 只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遇到机会, 能让他们可着劲地难受他还是十分乐意的。

  云小鳞找了个角落, 让烛印给自己打下手, 用大石头搭起简单的灶台, 上面放着一块薄一点的大石板。虽然他对储物戒指里有一套的厨具,但是拿出来太显眼了肯定会被那些看他不顺眼的向导举报。

  让烛印将兔子处理得干干净净后, 云小鳞像变戏法般给兔子肉抹上了细细一层调料,在石板上淋了一层清油, 将兔子放在上面烤。等兔子一面微微泛焦, 用树枝将兔子翻面,边烤边细细撒上均匀的花椒粉、辣椒面之类的东西,顿时一股强烈的香味溢散开来, 在乏味的营养液的衬托下,简直有如无上美食一般。

  尤其星际人类本就不擅长烹调, 这等烤兔子的技术在那些没见过古地球博大精深的美食烹饪艺术的学生看来, 简直连帝都星最好的餐厅都比不上。一时间, 众人吞咽口水声此起彼伏,就连刚刚说吃灰兔残忍的许多向导都忍不住,和烛印关系稍微好点的哨兵都凑上来,在那惊叹道,“哇!这兔子太香了!”

  有些性格单纯点的吃货向导也纷纷凑上来,看着云小鳞的眼光都快冒星星眼了。

  烛印瞧着众人的反应,心里比云小鳞还得意,心道自家的雌性果然最厉害,他以后还得捂紧点才行。

  云小鳞给烛印留了一大份,给自己留了一只兔腿,剩下的都让叶仪和袁蛛拿去分了,虽然不够这么多人吃,但好歹能打个牙祭。烛印结果云小鳞递给他的有一大份兔子和一只兔腿,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家雌性真贤惠,心里最想着他了。

  最后除了羽奎和少数对烛印殿下执念深点的向导没有尝一口烤兔子外,所有的哨兵和大部分向导或多或少都分了点烤兔子肉,尤其哨兵简直对肉食就没有抵抗力,那点完全满足不了他们的口腹之欲,只是感觉越的馋了,看着云小鳞的目光就像看着救世主一样,只盼着他下次能再多烤点,争相殷勤帮忙打理好现场。

  用完午饭,云小鳞靠在石壁上打了个盹,醒来后现自己靠在烛印身上,烛印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云小鳞连忙正了正身子,心里的小人自个对着手指,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

  他不知道他倒是真无辜,烛印瞧他靠在石壁上睡得辛苦,见他的脑袋扶过靠在他身上的,还因此身子僵得一动不动。

  休息完毕,冉林、叶仪、袁蛛根据烛印指挥,分别整顿自己的小组队伍上了路。

  进了风谷谷口,能感受到更明显的恒星风,可能是风谷地形的原因,让辐射强烈的无云星上的离子体带电粒子流在风谷内更加明显强烈。

  一进入风谷,大部分向导都产生了身体不适,冉林瞧着自己身边的羽奎脸色不大好,冉林的母亲是佘信子的姐姐,冉林可算是羽奎的表哥。

  羽奎在自家人面前,向来都是一副乖巧的模样,两人从小一块长大,冉林对这个表弟还是很疼爱的,给烛印提出能不能找处地方让向导休息,哨兵采集完石枯草后再一起行进。

  烛印看了看叶仪和袁蛛两人,两人都没啥意见。帝国一向对向导都十分优待,尤其第一军师学院向导本来数量就不多,在学院里说是众星捧月般的待遇也不为过。这样的提议,一般的哨兵都没啥意见。

  烛印便找了处安全能遮挡恒星风的石洞,让身体虚弱的向导安置在此处。本着自愿原则,大概十之六七的向导都留了下来,不是他们娇弱,实在是风谷内强烈的恒星风让身体素质不好的向导感到难受,会降低他们的免疫力甚至会产生病变。其中还有不少女向导,恒星风对她们的影响更为强烈。

  云小鳞身体倒没什么异样,跟在烛印身边继续往风谷行进。所有哨兵将剩下十之三四的向导围在中间,能稍微减少些恒星风的影响。

  本来冉林提出这样的提议就是为了羽奎,没想到羽奎瞧见还有一小部分向导坚持了下来,尤其云小鳞还跟没事人一样,心中气不过,便拧着怎么也不肯在石洞休息。冉林没法,只得让他这个表弟跟上了。

  等到风谷的中心区域时,众人结队分散在风蚀岩内寻找石枯草。

  云小鳞自然跟在烛印身边,冉林所带的小组也和他们一块。

  石枯草一般长在风蚀岩的中空结构内部,越是巨大的风蚀岩内部中空后,里面长成的石枯草便会越大,石枯草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石枯。而石枯草能长成的“石枯”环境,很多时候则是靠云蚁兽形成,这也是石枯草周围通常有云蚁兽巢穴的原因。

  学生们66续续现了石枯草,向导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试图暂时安抚住周围云蚁兽的注意力,哨兵小心翼翼地敲碎外面的风蚀岩外壳,将石枯草取出来,基本上还是能成功的。

  小金蟒对那些石枯草很感兴趣的样子,使劲巴拉着云小鳞示意让他多采集点,和烛印配合下,两人也采集了很多石枯草。云小鳞现烛印的量子兽威慑对那些云蚁兽也管用,基本上采集石枯草都不是很难。

  这时,他们现最大的一块风蚀岩内部竟然长出了石枯草,云小鳞兴奋之下拉着烛印去采,自从在布依师傅那里学习处理材料,将金石本草纪熟记后,云小鳞现自己对材料有种偏执的热爱,基本上见过的所有从材料都想收归囊中,甚至有点雁过拔毛的意思了。

  看到这么大块风蚀岩里的石枯草,他自然是顾不了考虑太多就想弄到手,甚至就连跟上来的冉林和羽奎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烛印将巨大的风蚀岩震碎,一丛巨大茂盛的石枯草显露出来,云小鳞觉得自己激动得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简直跟当初看见烛印的感觉差不多,嗯,虽然他现在看见烛印殿下差不多也是这样的心情,不过好歹习惯点了。

  这么多生长茂盛的石枯草,简直比他刚才采集的要高出两倍不止。云小鳞激动地扑上去,将石枯草尽数采下,假装装入了自己的背包,实际上全部放入了储物戒指,只有少量放在背包掩人耳目。

  还没采完一半,云小鳞正在采集的兴头,只见云石岩周围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大片大片的云蚁兽感受到不对劲从风蚀岩下面的洞穴里冒出来。

  云蚁兽实际上是蚂蚁的一种,但是体型能有半个巴掌大,白色肉肉的身体,说是云蚁兽一点也不为过。大片大片的云蚁兽从地底的巢穴涌出来的场景还是相当渗人的,不过它们只是分散逃离,倒没有攻击云小鳞的意思。

  这时,站在不远处的羽奎惊叫一声,露出十分害怕的样子,他的量子兽侏膨蝰蛇出“嘶”地威胁声,向云蚁兽开始攻击。

  乌泱泱成片的云蚁兽受到攻击少数受惊四散逃开,多数愤怒地露出强烈的攻击性。云小鳞离云蚁兽的巢穴最近,当其冲,烛印的黑色巨蟒迅将他周身缠绕,散出强烈的威势,周围的云蚁兽停顿了片刻,转而向最先攻击的羽奎涌去。

  冉林也措不及防没想到会遇到这茬,手忙脚乱地护住羽奎,结果两人都还是被叮惨了。冉林作为哨兵身体素质要好很多,强咬着牙脸色白浑身冒汗忍着剧痛,羽奎却是忍不住满地打滚了。

  周围的学生见状顿时围过来帮忙,云小鳞趁势眼疾手快地将刚才那丛石枯草收割殆尽。烛印瞧着云小鳞那样无奈地想笑,心道这小家伙原来是个材料迷,以后给这小家伙送各种材料就得了。

  烛印转过头瞧着羽奎的眼神却越冷起来。云小鳞不清楚,他可是再清楚不过,本来以他精神体的威势,这群云蚁兽压根不敢攻击,这羽奎包藏祸心,假装害怕攻击云蚁兽,就是想容易被激怒的云蚁兽攻击离得再近不过的云小鳞。

  哪成想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自己倒被云蚁兽咬了好几口。这云蚁兽叮咬不会致命,只不过让人剧痛难忍罢了。

  众人基本上都采集到了足够的石枯草,出了这一茬,都没心思多呆了,迅回到了向导休息的区域。那块风蚀岩本来基本上就是最大的,不仅里面的石枯草长得好,就连那云蚁兽各个也比其他的厉害很多。

  这些被激怒的云蚁兽一点都不好惹,最后还是有好几个哨兵和向导也被咬到了,哨兵还能忍,向导顿时疼得失去了行动能力。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