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33.33.元星湖

33.33.元星湖

  33

  瞧见回来的许多哨兵和向导都遭受到了云蚁兽的攻击, 留下来的向导莫不心有余悸, 看着那些向导疼痛难忍失去行动能力的样子,他们想象如果是自己的话,定是难以忍受的。

  剩下的向导纷纷围上来,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试图为自己的同伴舒缓一下痛苦,让他们好受些,差不多搞定时有人好奇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多数人都是后来围上去的, 对前因后果并不太了解。羽奎瞧了瞧众人,心怀叵测站出来道, “我们现了一块很大的风蚀岩里面长着有石枯草, 看风蚀岩的大小这石枯草定生得不凡。云同学对这块风蚀岩里的石枯草动了心, 没想到这风蚀岩里的云蚁兽也不是一般的难缠, 攻击性强,不知怎么就开始攻击我们了。”

  众人纷纷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云小鳞, 眼里都露出责怪的神色,谁不想采到更多更好的石枯草, 但是因此让同伴陷入险境就很不厚道了, 尤其更大的风蚀岩内有更好的石枯草,但也意味着有更危险的云蚁兽,这是一般人都知道的。但是碍于烛印皇子殿下, 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云小鳞一脸自责地站在一边,他当时就顾着采集石枯草了, 对云蚁兽怎么突然爆了是不了解的, 而且事后他想起来, 他觉得他为了采集石枯草拆了那窝云蚁兽的巢穴,他也应该料到云蚁兽会爆。

  直到这么多的学长学姐因为他遭受云蚁兽叮咬的奇痒奇痛,云小鳞也很自责,他也以为他就是罪魁祸。

  这时一个长相冶艳的女哨兵站出来道,“呵——当时我也在,就算那块风蚀岩里的云蚁兽要厉害些,刚开始在皇子殿下量子兽的威势下也是不敢攻击我们的。要不是某人突然了神经般用自己的量子兽去攻击云蚁兽,怎么会造成云蚁兽的恐慌和没头没尾的攻击?!”

  女哨兵没有道出这人是谁,只是直直盯着羽奎看,意思再明显不过。

  羽奎还想再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几句,没想冉林站出来维护他道,“原婷,身为一个哨兵,你该对向导尊重点!”

  原婷冷哼了一声,没搭理冉林。

  冉林这维护的态度一出,众人心里本来还有所犹疑的完全确认了,这人就是羽奎了!众人看着羽奎的眼神变得微妙起来,能在这里的多数脑袋都是好使的,羽奎对云小鳞的敌意再明显不过,他们又怎么不知道。

  原先他们觉得这羽奎为飞羽族族长之子,天赋高、相貌好,的确要比这云小鳞更配得上烛印殿下,只不过他们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烛印殿下的选择也不是他们能够置喙的。

  只是这羽奎为了报复云小鳞,竟然故意攻击云蚁兽,最后让大家都变得这么狼狈,到现在还试图颠倒黑白家伙云小鳞,这姿态也太难看了,心里不禁对羽奎都生出鄙夷来。只是碍于羽奎的身份和冉林的维护,倒也没有谁会跳出来咋样,但心里的想法可就不是能控制得了的。

  云小鳞惊讶地看向羽奎,心道自己差点就傻白甜了回,他这个便宜弟弟还真不省心!

  好在云蚁兽的叮咬虽然能让人难受得死去活来,但相较普通人而言,哨兵向导通过精神体的自我修复,第二天基本上就不会影响行进了。

  但风谷里恒星风比较强,不适合驻扎休息。烛印安排一小队对周围地形进行勘察,找到一条离开风谷的捷径。哨兵背上无法行动的向导,大概一个小时后,找到了合适驻扎休息一晚的一处石洞。

  晚上有哨兵自告奋勇抓了七八只大兔子,还有一只体型比兔子大两倍的沙豚兽,有些不好意思地递给云小鳞,“学弟,麻烦你了——”

  云小鳞好脾气地接了过来,心道他这些学长还挺上道。这几个哨兵学长明显就是吃货,抓了兔子沙豚兽,又跟在他身边打下手,帮着搭灶、处理兔子和沙豚兽的肉,让干啥干啥,殷勤得很。

  有了打下手的,将兔子肉、沙豚肉切成片烤就方便很多。撒上细细的作料,不时翻面,香味顿时就溢散开来,经过一天折腾的学生本就饥肠辘辘,被烤肉香味一勾,真是三魂迷了五道。

  云小鳞让几个跟着打下手的哨兵,将烤出来的肉先分给被云蚁兽叮伤的向导和哨兵,然后给烛印留了最大最好的一部分,给几个帮忙的吃货也留了足够的分量,其他都由自取了。

  很快烤兔肉和沙豚肉便一销而空,除了云小鳞有意无意漏掉的几个敌视他的向导,其他人都吃到了比中午多多了的分量。只不过一百来号人,僧多肉少,云小鳞就一个,不可能给大家管饱。几个上道的吃货哨兵暗道自己可真有先见之明。

  云小鳞啃着自己烤的肉,觉得味道还是不错的,就是没有素,餐餐吃肉也腻,他储物戒指里倒有蔬菜,可他吧不敢拿出来啊。

  晚上哨兵轮流值班巡逻,烛印和几个小组长带班。烛印守上半夜,云小鳞挨挨蹭蹭地蹭到烛印边上,陪他一起守夜。

  烛印看着他道,“你不睡觉吗?”

  云小鳞摇了摇头,“不困——”结果没一会就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他虽然体质比一般向导好很多,但是一天奔波,采集石枯草,对付云蚁兽,还要给大家烤肉,也还是很累。只是烛印一天到晚要带队,两人虽然在一块,实际上没有什么单独相处的时间,云小鳞才舍不得这时候挨着烛印的机会。

  烛印瞧着他犯困却又强撑的样子觉得好笑,一把将他揽在怀里道,“你先在我怀里睡会,等会再去睡袋。”

  云小鳞自然十分乐意地点了点头。

  云小鳞靠在烛印怀里,感受到对方结实是胸膛和胸膛里慢慢跳得越来越快的心脏,人虽困得不行,精神却仿佛更加兴奋了,一点也没有要睡着的意思。

  薄薄的衣衫透出热度来,云小鳞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干渴。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指一点一点在烛印胸前勾划着,感受到对方结实的肌理和热度,跟只受惊地小鹿一般,脑袋里像炸开了绚烂的烟花,一个人在那偷偷地乐,不知道自己早被人现了。

  烛印一把捉住小家伙捣乱的手,云小鳞惊诧地抬起头,只觉撞进一对幽黑的深渊里,里面卷袭着强烈的风暴。他心中一跳,嗓子干道,“我渴了——”

  烛印暗道这小家伙怎么就这么爱撩他,他向来自制力非常不错的,在小巨鳞星系跟着胡勘上将时,里面的哨兵战士都很少能比得过他。可在这小家伙面前,他总觉得自己很容易就要破功。

  烛印露出个无奈的表情,取出自己的水囊递给他,道,“你今天的烤肉很好吃!不过往后几日的行程更危险,还是将就着营养液吧。回去了我请你去好吃的。”

  云小鳞接过水囊,乖巧地点了点头。

  水囊是由收缩性很强的新型材料做成的,携带方便,能够压缩成很小的体积,容量却很大,可以装下足够多的水。

  云小鳞瞧着水囊的囊口,心里一道道弹幕迅刷过,心内狂喜道,“啊啊啊,这算不算间接接吻?!”他连着喝了好几大口水,恋恋不舍地还了回去。

  烛印却没收起来,却是又打开囊口,对着云小鳞刚才喝过的地方喝了好几口水,视线却一直幽深地放在云小鳞身上。云小鳞瞪圆了眼睛,只觉得自己全身热,好像越渴了,喝完水,烛印放在他身上的眼神都未离开过,边收好水囊还幽幽来了句,“我也渴了——”

  云小鳞没骨气地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又恢复了刚才的姿势,躺在烛印怀里,还此地无银三百两道,“我困了——”

  在云小鳞看不见的角度,烛印弯了弯嘴角,手轻轻摸了摸云小鳞的头和脸,满心满眼的温柔。

  第二天云小鳞从睡袋里醒来时,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睡袋里的,身边又有烛印殿下留下的味道,云小鳞觉得现在这样的日子真要把他磨得疯魔了。上辈子虽然他一直都是个魔术师,可也从来没遇上个这么个能让他时时刻刻被撩得火急火燎的人,偏偏这人每每还一副故作正经,坚守什么要对自己的雌性负责,婚前不能做有损自己雌性名誉的行为。

  云小鳞在自己睡袋里纠结地滚了几道,抱着仿佛还残留有烛印味道的睡袋狠狠吸了几口,才迷迷叨叨起了床。

  用过早餐的营养液,收好睡袋行李,一行人便根据探测器探测的地图,继续向纹叶兽和背背兽聚集出没的地行进。

  根据地图显示,那也是无云星上唯一的一处湖泊,也正是因为这处湖泊,无云星上才能有沙豚兽、纹叶兽、背背兽这些较大兽类生存下来。自然,在这处湖泊周围,常年聚集了无云星上近乎8o%的动物,其中不乏凶猛兽类。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