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7.石窟

  37

  “这里的兔子属于未生灵智的动物, 所以不受这迷障范围的影响。但是只要我们在迷障范围内的精神力和本来能够出去的哨兵相连, 迷障范围同样能够扩大,谁也出不去。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尝试一下——”

  这几个哨兵虽然对烛印都是十分信服敬畏的,但遇上这么邪门的事总有点不信,总要自己亲自试过才心服口服。

  几个人真去试验了一番,现果真就跟如来佛的五指山一样,他们与迷障范围内的其他人精神力相连后, 即使跑再远也离开不了迷障范围。

  云小鳞小时候很不理解,总觉得孙悟空都到了五指山跟前, 还撒了泡尿, 明明再多飞一点就能飞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可为啥就没飞出去呢, 还为此为孙悟空感到十分可惜。

  等到长大后他才明白,这就是迷障, 不管孙悟空飞多远,如来佛的五指山总会比他远那么一点, 如果不能看破和顿悟, 便终究飞不过这五指山。

  虽然他闹不懂这元星湖的迷障又是什么鬼,可他仿佛还是好像明白了点什么的问道,“殿下, 你是不是能看到出口?”

  烛印波澜不惊地点了点头,道, “这点迷障还迷惑不了我, 只是即使是我, 也无法带你们走出去,大概是这元星湖的影响。”

  云小鳞脑袋里诡异地同时冒出了湖灵和磁场两种想法,他不禁晃了晃脑袋,将湖灵的想法抛开,这都星际哨向时代了,古地球华夏修仙那套肯定不适用了。虽然十分匪夷所思,他的确更倾向于这是元星湖磁场的作用,可这元星湖的磁场如何对背背兽产生作用,让它们无法离开元星湖,他却是不得而知了。

  大家正在为如何让兔子往出口的方向跑愁,云小鳞歪头看了看自己肩上的小金蟒,心道这小家伙不知道受不受迷障影响,但小金蟒不是他的量子兽,第六感告诉他值得一试。

  云小鳞对几人道,“我有办法,可以一试。”

  众人满脸希冀地看着他,就等着他说出来。

  云小鳞故意作出一副神秘的样子道,“不一定有用,先不能说。”

  几人见他没有透露的意思,也没刨根问底的心思,反正能够出去就好。

  此时已近日暮,几人商量过后便迅安排,抓了兔子,让一众学生收了帐篷。再选择用谁的精神力绑定时,众人纷纷将信任的目光投向了烛印。

  可烛印才释放出了自己的一缕精神力,那兔子已被吓得两股颤颤,几乎屁滚尿流,蜷在地上瑟瑟抖,别说跑出去带路了,连步子都迈不动。

  众人一脸囧,叶仪对袁蛛道,“还是你来吧,你的量子兽最适合了,吐根丝出来粘在这傻兔子身上就得了。”

  云小鳞心喜道,“好办法!”

  烛印也点了点头。

  袁蛛将自己的量子兽释放了出来,是一只近两个巴掌大的橙黄色的避日蛛,圆滚滚的身子,十二条细长的腿,看起来渗人的很。

  云小鳞忙道,“等会,我先安抚安抚这只兔子吧。”当然,他主要是为了将不情愿的小金蟒圈在这只兔子身上,好让小金蟒指挥这只兔子带路。

  他蹲下来身来,摸了摸这只兔子的毛绒绒的身体,没想到没一会这兔子还真就恢复了平静,云小鳞自己都觉得十分神奇。给小金蟒讨好地摸了摸它盘长的身体,又许下了一堆,才让小金蟒屈尊盘到这只兔子身上。

  袁蛛让他的量子兽将蛛丝粘到兔子身上,不一会,众人只见那只兔子就撒腿狂奔起来。云小鳞却是看得清那小家伙尾巴尖拍打着那只兔子的身体,像赶马一样将它赶了出去,那小模样欢实得很!敢情刚才的不愿和不舍都是演技——

  果然,如云小鳞所料,凭借袁蛛与兔子身上精神力蛛丝的感应,他们走出了迷障范围。

  眼见就要走到出口,这时天色最后的一丝日光也暗了下去,四周一片漆黑。

  只听周围响起密密麻麻、窸窸窣窣的声音,纷纷向他们涌过来,他们无法看清是啥东西,但光听那声音就让他们头皮麻。

  胆子小些的纷纷往里面缩得更紧,试图给自己多找点安全感。

  一众学生只听到烛印殿下沉着的声音道,“都将自己的应急灯打开。”

  顿时众人只见到周围密密麻麻爬满了巴掌大的八爪螯虫,叠起了一层又一层向他们涌来,只除了他们身后的一座高耸的风蚀岩留了个出口。

  害怕虫子的不禁都叫出声来,就连胆大的都觉得头皮麻。

  烛印抽出自己的能量剑,沉声道,“掉转往后退,叶仪和袁蛛负责前面,我来断后。”

  这是云小鳞第一次看到烛印抽出自己的武器,不禁意识到现在状况好像真不太妙。烛印将云小鳞护在身前,走在最后,当黑甲螯虫涌上前时,一道能量剑光划过,顿时近百米范围内,只剩下一片焦黑的虫尸。

  即使如此,后面仿佛有源源不绝的黑甲螯虫涌上来,直接爬过同类的尸体,无所顾忌,只留了背后一道接近风蚀岩的出口。云小鳞有些心惊道,“我怎么感觉这些甲虫像受人指使,故意将我们逼到一个地方?”

  烛印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方圆十里之内,都爬满了这种黑甲螯虫,而且源源不绝。我们别无他法,既然如此,何不一试。”

  云小鳞惊讶道,“方圆十里之内?!这是整个无云星的黑甲螯虫都过来了吗?”

  烛印瞧他惊慌的样子不禁觉得有趣,逗道,“应该是。”

  云小鳞觉得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天知道他有密集恐惧症,尤其是这种密密麻麻成堆的虫子什么的,不能更恐怖了!

  很快,一众学生退到了风蚀岩处,竟然现往地下延伸有个两人宽的洞口。黑甲螯虫还在不断涌来,最前面的哨兵往里面探了探,用公共交流频道道,“里面好像有个很大的空间。”

  烛印没有犹豫道,“往洞里撤。”

  不到片刻,一众学生全进入了背后风蚀岩底下的石洞;最后的哨兵用巨石将洞口封住,所幸的是,那些黑甲螯虫并没有追上来,但全部都围在了洞口,就像守在那让他们出不去似的。

  有学生道,“它们是想将我们困死在这吗?”

  得到背背兽的李澄道,“这些黑甲螯虫没有灵智,应该是被控制的。”

  众学生面面相觑,心道这也是学院野外实践的一部分么?故意操纵黑甲螯虫将他们逼到这里,考验他们的应变能力?!

  云小鳞瞧出大部分学生的想法,心道他这些学长学姐还真是心大的,李澄学姐可没说这些黑甲螯虫是被人控制的,天知道是什么东西,天知道又出了什么意外,他直觉这事并不寻常,大概有什么东西也出了学院的意料之外。

  不过他这些学长学姐能这么认为,倒也是好事,有时候得知真相后的恐慌也只会将深陷困境的希望变得越来越小。

  烛印让大家在石洞里休息一晚,因石洞面积有限,也算个遮挡的地,便都直接睡在睡袋里了。

  第二天一早,学生们悲催地现,那些黑甲螯虫还守在洞口,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尤其大白天的看得更清楚,那些层层叠叠、密密麻麻数量之巨大的黑甲螯虫从洞口缝隙往外望,简直一眼望不到边!

  所有学生都忍不住头皮麻,这些黑甲螯虫看起来可不是好惹的,能毫无伤冲出去压根不可能,尤其他们中间还有数量不少、战斗力比较弱的向导和训导系的学生,要正面突破黑甲螯虫的重围更是不容易。

  尤其这些黑甲螯虫目前还没有攻击它们的意图,它们就更不想犯险了。

  这时有乐观的学生提到,“既然这些黑甲螯虫都是被学院控制的,那学院的任务肯定是想要我们往石洞里面走去,学院应该不会给我们安排危险系数特别大的任务吧。”

  一众学生觉得说的很有道理,出于对学院的信赖,而且大家更不愿面对洞口的黑甲螯虫,便纷纷提出往石洞里面行进,看有什么东西。

  烛印和云小鳞领着一些哨兵在前,叶仪和袁蛛领着一些哨兵在后,中间是向导和训导系学生,便往石洞里行进。刚开始还有些日光透进来,越往里走越黑,到后面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前中后打开足够照明的应急灯,越往里走洞道越窄,最后几乎只容一人通过,众人心中都十分惊讶,想不到这个风蚀岩下面竟然有这么长的洞道!

  长时间在弯弯绕绕的狭窄漆黑的洞道里走,对人来说实际上是非常压抑的,队伍没有一人出声,但实际上许多人心里都存了放弃的心思。

  可是到这个节骨眼上,往里已经走了这么久,再往回走也好不到哪去,更重要的是,最前面的烛印皇子殿下坚定的姿态,让最开始提出往里走的学生们完全不好意思提出来半途而废。

  大概足足走了三四个时辰,他们又累又压抑,中间连个可供休整的合适的地都找不到,这时,大家突然只见眼前豁然开朗,呈现在面前的是个巨大的天然石窟。等众人瞧见里面的东西时,纷纷目瞪口呆!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