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8.汇合

  38

  这石窟比昨晚他们呆的那个石洞还要大上好几倍, 石窟顶上、壁上全是漂亮的闪闪光的晶石, 石窟里浅浅地飘过一层水流,而水流之上竟然有几条自然形成的弯弯绕绕的曲道,十分不规则,曲道上也满是闪闪光的晶石,仅可供一人通过。

  水流之下则是一片乳白色,看似像是积累了厚厚一层的石灰岩, 水底很浅,像是无云星的地下水浸上来溢出了这薄薄的一层。

  这石窟看起来和元星湖的美轮美奂如出一辙, 云小鳞心里越觉得形势不太妙, 其他学生却仿佛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般高兴起来。

  这时有训导系的学生在那惊呼道, “天啦!太不可置信了!这些随地便是的晶石竟然是白星石的原石!”

  许多随地而坐休整的学生一听到纷纷起身围上去看, 也有些连看都不稀待看一眼,仍一动不动坐在地上休息。这些大多都是出身较好的向导和哨兵, 对白星石这种能够补充精神力,但补充精神力远远不及太阳石和月亮石的材料并不感兴趣, 更何况这些还只是原石。

  但是白星石与太阳石和月亮石不同的是, 它能补充所有人的精神力,不管是哨兵还是向导,甚至是普通人, 因而白星石对许多普通学生而言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

  而白星石甚至对不会运用精神力的普通人都有效果,因而它也大量被应用到医疗临床上, 用于精神和心理疏导。

  不过白星石广泛分布、而且储量大, 同时补充精神力的效果也比不上太阳石和月亮石, 价格相较而言还是要便宜很多。

  但太阳石、月亮石和白星石在市场上能取代信用币作为金钱使用,基本上一颗规则的太阳石大概相当于1oooo信用币,一颗月亮石大概相当于12ooo信用币,一颗白星石则相当于1oo信用币。

  因而围上去的学生中就属云小鳞最兴奋了!和其他家境富有的同学不同,云小鳞觉得自己长这么大,最差的就是钱了!这些白星石原石在其他学生看来不是那么珍贵,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白花花的钱啊!而且他是普通人,白星石能够补充普通人的精神力,对想要成为训导师的他也再适用不过。

  云小鳞瞧着这些壁上的晶石两眼光,趁别人不注意,已让小金蟒帮自己切割了好多晶石放在储物戒指里。只可惜这里人这么多,不能做得太明显,只能尽量在每块上都切割不太显眼的大小的晶石收起来,还要注意石窟形态平衡不引起注意。

  天知道他真想把这座石窟搬回去!

  小金蟒盘在他身上听着云小鳞的指挥偷偷摸摸干活,它也很喜欢这种晶晶亮的东西,不管是不是材料,值钱不值钱,所有晶晶亮的东西小金蟒都喜欢。

  它用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眼神看着云小鳞,它现在知道云小鳞可最吃这招了,那个心机小灰每每就用这招,几乎无往而不胜、有求必应!

  云小鳞的确对这个最没抵抗力,在一边悄悄对小金蟒道,“你可以自己留一些,不过你不需要太多。”

  云小鳞不知道的是,他自以为自己做得很隐秘,还悄悄一个人到一边去采集白星石,实际上大家几乎都目瞪口呆地瞧着他呢!

  毕竟他到哪、烛印的目光就跟随到哪,有着白星石照亮的石窟,看得十分清楚,再加上哨兵向导五感本来就很好。一众学生只现,凡云小鳞所经之处,那块石壁上便整齐地凹进去一大块,没多久,整个石窟都凹进去一圈,好像本来就是这样似的。

  那些向来看不惯云小鳞、出身大家族的向导,像是抓到把柄似的,不吝惜地给他n个大白眼,还在一边凉凉嘲讽道,“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连白星石原石都这一副难看的吃相。”

  一旁的人吃吃笑着应和道,“还自作聪明以为被现不了呢,真是又穷又蠢——”

  突然,他们只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盯着他们,抬头看时现竟是烛印殿下的警告。只那么一个眼神,就足以让那些向导瑟瑟抖,不敢再一言了。

  烛印旁边的叶仪满头黑线,袁蛛却是不客气地笑出声来,“噗,我咋觉得这云学弟咋这么可爱呢!”

  顿时,烛印的视线又盯在了他身上,袁蛛朝叶仪吐了吐舌头,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手势,都不敢看烛印一眼。

  等到一圈下来,云小鳞的储物戒指基本装了8o%,他终于心满意足地回到烛印身边,靠在他身上休息。这个时候一众学生才终于现不对劲,明明他们瞧着云小鳞所经之地,石窟上的晶石都凹进去了的一大块,可这些白星石他到底放在哪里了?!他们的储物戒指明明都被没收了!

  可没等他们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只听到另一条通道上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一众学生到了石窟才落回的心不禁又提起来。

  周围的哨兵都戒备起来,烛印却只关注着身边的云小鳞,问他刚才的收获,云小鳞满脸兴奋瞧瞧扑到烛印耳边给他说装了好多好多白星石在储物戒指里,烛印瞧着云小鳞的模样,脸上不禁露出温柔的笑容。

  云小鳞一下都看呆了,觉得这人这样的笑容真是犯规!明明长得这么俊美,还这样笑起来的话真是毫无抵抗力了!幸好烛印殿下只对他一个人这样笑,平时都是板着脸的,要不然他的压力得多大!虽然即使这样,他现在要提防那些小妖精的压力也很大了。

  一众学生瞧烛印的态度这么淡定,也不禁安下心来,毕竟烛印殿下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可比他们强多了。

  果然,没多久,咚咚咚响着的那条石道里的声音越来越近,等到终于露出来时,他们竟然当先竟是羽云鹤和元圆,后面跟着的都是羽云鹤带队的学生。

  只是和他们比起来,这些学生就要狼狈很多,就连常日里一丝不苟的羽云鹤头都乱了,一副也有些褶皱。这些学生瞧见他们就像瞧见亲人一样,纷纷扑过来和自己熟识的打招呼。

  元圆见到云小鳞也以前所未有的度往这边扑,他的量子兽并没放出来,可云小鳞瞧着他却只觉得怎么那么像他那只大熊猫摇摇滚滚地扑过来。

  羽云鹤跟在元圆身后,恭敬地向烛印行了礼,便看着云小鳞关心道,“小鳞,你还好吧?”

  云小鳞对羽云鹤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其实在他看来,羽云鹤作为元圆暗恋的人,比他是他的堂哥这个身份更让他印象深刻。而作为好朋友暗恋的对象,总是这么莫名其妙的关注自己,总会让他有些莫名其妙的尴尬。尤其经过上次元圆的小情绪后,云小鳞总是更加不由自主地注意了。

  云小鳞保持客套的回了几句,可以忽视了每当这时羽云鹤眼神中黯淡的神色,天知道总有个大美人对他表示奇怪的关心,却总是因为他的反应奇怪的受伤,云小鳞都觉得自己好囧。

  众学生像会师一般互诉了激动的心情,吐槽了一下无云星恶劣的环境,又各自说起最近的经历来。烛印带队的学生现和这群难兄难弟比起来,他们真是幸运多了。

  在寻找石枯草的时候,没有像烛印的量子兽那样强大的威势,云蚁兽对他们起了攻击,被咬到的比他们更多;后来在寻找纹叶兽时,背背兽几乎是成群对他们产生了敌意,他们又遭到了一波攻击。

  再一瞧,他们队伍里得到纹叶兽的也很少,不过羽云鹤和元圆倒是得到了一只。

  羽云鹤队里的学生也现了石壁上的白星石,纷纷又涌过去了一波。羽云鹤和元圆对白星石都没兴趣,云小鳞也得到了足够的白星石,四人便坐在一块说话。

  同样,他们也遇到了和云小鳞他们同样的情况,陷入了元星湖区域的迷障之中,也遇到了黑甲螯虫。他们也没选择和黑甲螯虫多战,也直接进洞了。

  四人面面相觑,总觉得其中透着古怪,羽云鹤特自然地提出跟着烛印的队伍。

  石窟上大大小小的洞很多,烛印和羽云鹤所带的队伍都是从不同的洞里出来的,可是这洞到底通向哪里,能不能出去就不好说了。

  领队的几个学生在烛印的组织下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大部队在石窟里休整,单兵作战能力比较强的哨兵在石窟看似出口的石洞里用自己的量子兽探路。

  量子兽仿佛就是另一个自己,随着种类的差别和精神力的强弱,对量子兽控制的距离有所区别。比如袁蛛和叶仪的量子兽体积小,对探索这些洞穴是很占优势的。但是袁蛛的避日蛛不能距离他太远,再远只能吐丝去探测,但这样感受到的和实际可能相差甚远。

  而叶仪的量子兽织叶蚁以织叶蚁王为控制核心,可以释放出很多织叶蚁工蚁探路;还有一个哨兵的量子兽是裸鼹鼠,也是穴居的高手,也被选处来探测那些洞穴了。

  等又过了半日,一群学生听到一个石洞传出不小的动静,众人又都警惕起来,烛印殿下和羽云鹤却仍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果然,等到那石洞里的人影转出来,正是比羽云鹤的队伍还狼狈的石进所带的队伍。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