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第一皇子妃打脸记[哨向] > 40.40.神秘人物

40.40.神秘人物

  4o

  这时, 周围响起“滋滋滋”的低频嗡鸣声,除了烛印之外的人脸上都露出痛苦的神色, 量子兽也开始失控起来。岩浆巨兽周身都腾起红色气焰,庞大的身躯兴奋地扭动嚎叫着, 攻击更加猛烈, 好像整个巨兽的能量体都在趋于爆一般。

  云小鳞即使身在保护罩之内, 也实在忍受不住剧烈的声响中夹杂着的低频嗡鸣声,这“滋滋滋”的声音仿佛能钻入骨髓, 侵入神经末梢, 让他感到痛苦万分。

  他忍不住半跪在地上, 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扭动着, 试图将那要命的“滋滋滋”声从自己的脑海赶出去,可是完全徒劳无功。他不知道的是, 他周身不可控制地溢散出一阵淡蓝色的光芒, 这淡蓝色的光芒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像森林中升起了一阵白雾, 一只淡蓝色的白色小兽带着淡蓝色光芒在其中奔跑一样。

  顿时整个石窟仿佛都变成一个满是白色浓雾的森林, 只有周身绕着淡蓝色光芒的白色小兽在其间奔跑。白色小兽淡蓝色的光芒绕过云小鳞, 绕过叶仪、袁蛛, 绕过烛印、羽云鹤、原婷,云小鳞都来不及看到这一切就晕倒了过去。

  而刚才仿佛还遭受到剧烈痛苦方几人,精神力顿时得到了修复, 大家都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末了, 那白色小兽留在烛印身边, 亲昵地蹭了蹭烛印的手和一侧的身子,烛印只感觉心中弥漫出一种神奇的感觉。

  还在和岩浆巨兽苦斗的黑色巨蟒现了这只让它无比想要靠近、想要将它圈在怀里蹭蹭的白色小兽,却被岩浆巨兽缠着怎么也脱不开身,忍不住怒长啸,身形仿佛又膨胀了一圈,带着强大力量的巨尾猛地一击扫过去,岩浆巨兽顿时四分五裂、轰塌散落在地。

  几人都是一片愣怔,不清楚眼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这白色小兽为什么突然会跑出来,而这苦战很久的白色巨兽为什么突然被黑色巨蟒长尾一击就搞定了。

  黑色巨蟒迅回到烛印身边,按耐不住地想要碰碰这个让他着迷不已的白色小兽,不料这白色小兽像精神力消耗过度一般,“噗”地一下立刻消失在了原地,整个石窟又恢复成原先的样貌。

  黑色巨蟒变小了自己的身体,大眼睛巴拉巴拉特委屈,趁烛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将它收回去,又蹭到云小鳞身边,大脑袋蹭了蹭云小鳞的身子,仿佛确定无大碍后才放下心来,将云小鳞圈在自己的地盘内。

  烛印此时也顾不上自己的量子兽了,连忙冲到云小鳞跟前将他抱在怀里,确定无大碍后吊着的心才落下来。天知道他看到云小鳞痛苦地抱着脑袋跪在地上时他的心被揪得有多紧,若不是、若不是那只白色小兽仿佛感受到他快要暴走的情绪及时凑到了他身边,他都不知道会生什么后果。

  他抬起眼瞧了还目瞪口呆的几人,冷声道,“刚才的一幕,我不希望听到你们传出去。”

  烛印眼里的威胁太过明显,大家都不禁愣了一下,纷纷低下头应是。羽云鹤却一脸茫然,他心里不禁生出一个猜测,仿佛明白当初那个人为什么一口咬定他母亲出轨了。到现在,他心底都忍不住生出一丝怀疑和动摇,他用力将这个念头抛了出去,不肯相信这是真的。

  可是,云小鳞的量子兽是一只四蹄的白色小兽的事情又如何解释?!他知道他父亲和母亲的量子兽都是飞羽族,几乎不可能生下量子兽为白色小兽的孩子。可是,在心底,他又是相信他母亲的——这一切都显得太过匪夷所思!

  他颓然地靠在石壁上坐下,看着烛印和黑色巨蟒像护着稀世珍宝一样护着云小鳞——他的弟弟,他身世未明的弟弟,不禁心中生出淡淡的怅惘,本来他也该到云小鳞身边察看他的情况,像一个兄长应该做的那样保护他、关心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颓然,什么都做不了,没用地在一边看着。

  一时气氛有些僵硬和尴尬,几人心里想法都莫衷一是。袁蛛、叶仪、原婷能被烛印挑出来,绝对都是他信得过的,这段时间来,他们虽然对云小鳞印象改观了不少,但从没像现在这样深刻地认识到,眼前的这个男孩,将会是他们的第一皇子妃,甚至会使他们的皇后陛下,是他们将来所要效忠的人,和第一皇子殿下和帝国的皇帝陛下一样。

  等到第二天早晨,云小鳞醒来时现自己莫名收获了几道崇敬的眼光,这滋味可真是有点莫名,又有点酸爽!不过来不及多想,云小鳞就被眼前遍地的赤焰石材料占据了全部注意力!

  他兴奋地奔到岩浆巨兽四分五裂的躯骸遍地洒落的地方,兴奋地对大家道,“竟然这就是赤焰石!天啦!这么多!还是品的赤焰石材料!”

  众人被他的情绪感染,纷纷凑上前来。云小鳞脸上的兴奋之色太过强烈,眼神里却露出点不舍地对大家道,“这、这么多,你们能分给我一些吧?”看起来有些可怜巴巴的样子。

  众人浑身一凛,只差说出全给你、全是你的了,但是这样说出来显得也太过突兀,叶仪温和道,“我那份可以给你,你记得用这个材料将我的武器升级一下就可以了。”

  袁蛛和原婷觉得这叶仪太聪明了,纷纷效法,羽云鹤看着自家弟弟眼神满是怜爱,烛印更不用说了,最后一整头岩浆巨兽崩坏掉形成的赤焰石全落到了云小鳞手里,他觉得自己走路都有点飘了,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太过强烈,让他产生了强烈的玄幻感。

  不过他的储物戒指装了太多的白星石,压根装不下这么多赤焰石,他又舍不得那些白星石,偷偷拉了拉烛印衣袖不好意思道,“殿下,你的储物戒指能帮我装一下这些赤焰石吗?”

  烛印瞧着云小鳞一脸羞涩的模样,心里大感满足,心道自己的雌性果然这么依赖他!面上却还是装作一本正经地帮他将那些赤焰石全都装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也就是云小鳞送的那枚黑色戒指。

  这时众人才现烛印和云小鳞好像戴的是情侣戒指,顿时感觉闪瞎狗眼,不,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为什么烛印竟然还带着能用的储物戒指!明明大家的都被没收了!

  众人一时看着烛印的眼神有些微妙起来,但碍于烛印殿下的身份,又不敢兴师问罪。

  反正储物戒指也暴露了,为感谢几人的慷慨,云小鳞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储物戒指的厨具和食材拿出来,为几人做了一顿丰盛无比的晚餐。

  大家席地而坐,面前堆满了各种美食,有足分量的烤羊腿、牛排、猪扒、小鸡蘑菇汤,几人眼冒精光,风卷残云消灭掉了所有的食物。羽云鹤却画风与众不同,即使觉得食物十分美味,吃相还是十分优雅,优雅就得了,烛印殿下也能做到,关键这人还边吃边一副忧郁的模样看着云小鳞,脑补了自家弟弟从小吃了很多苦,才练就了这一身的厨艺。

  羽云鹤心里一直跟有只羽毛在挠似的,很想冲上前去告诉云小鳞他是他哥哥,可是他却不敢,原本他就近乡情怯,如今心中更多了一些犹疑,更是不敢相认。再加上云小鳞一直对他排斥回避的态度,也让羽云鹤心里充满了不决。

  他有时候也会猜测云小鳞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可是那时候他才出生,一个还未睁眼的小婴儿又能知道什么。他又想到会不会是有什么人告诉了云小鳞什么,但又能是谁呢,他瞧了瞧烛印殿下,心中摇了摇头,云小鳞是在很早之前就对他回避了,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是这样。

  云小鳞注意到羽云鹤一直盯在他身上的视线,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知情地还以为他怎么着他了呢——羽云鹤这时不时的忧郁样他也习惯了,他不禁往烛印身后挪了挪自己身体,避着点羽云鹤的视线。

  等羽云鹤回过神来时瞧见的便是这幕,顿时更觉受伤了。

  几人大餐一顿,收拾好后便往石窟外面走去。因为和岩浆巨兽的一番厮斗,半边石窟塌毁,本以为出路差不多都被堵住了,没想到往塌掉的方向走很快就出去了。

  没想到出去后就是在元星湖边,几人也是十分诧异,没想到走了那么久,都到出口进了那个石窟,竟然还是回到了元星湖边。

  只是此时元星湖的湖水仿佛泄了一大半似的,里面也没有那种淡淡蓝色的光芒,看着与一般的湖水无差,完全,没有第一眼看到的那种世外桃源般的惊艳。

  云小鳞不禁觉得心里一阵难过,烛印摸摸他的脑袋,朝其他人道,“此时天色已晚,我们明早再离开这吧。”众人点点头。

  晚上烛印又和云小鳞睡在了一个睡袋里,羽云鹤在一边只当自家弟弟还没认回来就被拱了,他连说话的资格的都没有。

  第二天天色将明,云小鳞很早就醒了过来睡不着,他自己悄悄起来,沿着湖边走了一圈。无意见看到了湖边很多纹叶兽喜欢的纹叶草,知道这是纹叶兽最爱的食物,想到自己那只被李澄师姐带回去的纹叶兽,忍不住便采了许多放到储物戒指里,一部分给他的小灰当食物,一部分做种看他能不能自己培育出来。

  这时,一道穿着第一军事学院制服的人影出现在他面前,他抬起头,只看到一张妖冶得过分漂亮的脸孔,正站在他面前微微眯着眼睛笑着。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