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返回

  41

  云小鳞心里先是一惊, 然后只觉一头欢脱的草泥马飞过,心道这个学长长得可真漂亮, 比烛印和羽云鹤都不遑多让, 只是身上多了一丝神秘的诱惑和危险气息。按说他们学院里有这么一号人物么?他怎么从没见过?!

  如果是他们这次野外实践训练的学长,他应该是会有印象的, 毕竟这样的一个人物,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瞧每次烛印和羽云鹤在学院里的出现引起的轰动就知道了。可如果不是他们学院的学长, 又怎么会穿着他们的校服?

  云小鳞眼里闪过明显的疑惑,那漂亮的人物却出低低的带着一丝蛊惑人心的笑声道, “小家伙,你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他微微眯着眼睛, 脸上带着仿佛刻在脸上永远不会消失的笑意,深深嗅了一下, 脸上带着仿佛迷醉的神态,他没有说的是, 这味道仿佛还有点熟悉。

  瞬间,云小鳞只见他眼神中闪过一道利光, “不过, 你们这些毛头小子,不知道闯进别人的地盘还大肆破坏是很不礼貌的事吗?!”

  就在云小鳞愣怔之际, 完全不及反应过来, 一道利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的心脏刺来。这时, 只见一道人影, 仿佛瞬移般挡在了云小鳞身前,一把抱住云小鳞的身子躲过了袭击,空气中瞬间弥漫了淡淡的血腥味。

  云小鳞惊慌地瞧了瞧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羽云鹤,又瞧了瞧他为了保护他受伤的胳膊,心中一时复杂难言。他迷惑地看了看眼前那漂亮的人,刚才那人应该是要用他的利爪刺穿他的心脏——如果不是羽云鹤,他恐怕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只见那漂亮的人手指尖还滴着血,他抬起自己的手指舔了舔,露出一副迷醉的神情,与刚才一成不变的慵懒嗓音道,“真是诱人的味道——”

  羽云鹤揽住云小鳞的胳膊不住收紧,浑身带着止不住的怒意道,“你是什么人?!”

  云小鳞心中一惊,羽云鹤竟然不认识这人,看来不是他们学院的,那为何会穿着他们学院的校服?!不过这不是重点,这人是谁,为什么突然袭击他?

  羽云鹤过激的反应仿佛一点也没引起那漂亮人物情绪的反应,他淡淡道。“呵,这次先放过你们,下次你们可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说着那人仿佛一团烟雾般消散在了原地。云小鳞一头雾水,他瞧了瞧羽云鹤,现他脸上的神情十分严肃,也没有和他多说的意思。

  他干涩地挤了挤自己的嗓子,道,“谢谢!”

  羽云鹤仿佛身子更加僵硬了,艰难地抬了抬自己的手,摸了摸云小鳞的脑袋,展开一个舒心的笑容道,“你没事就好。”

  云小鳞觉得那种奇怪的感觉更重了,心道这股强烈的自家哥哥宠溺自家弟弟的既视感是肿么回事!虽然理智告诉他羽云鹤是他的便宜堂哥,可是他一直没有这样的自觉,也总觉得羽云鹤这样的自我代入有点奇怪。

  可是这一刻,羽云鹤为了保护他受伤,他虽然还是弄不明白他这么强烈的执着是怎么回事,却是相信他对他的关心不是心血来潮了,心中甚至无法克制地生出一种奇怪的他不愿意承认的亲近,他明明是想离羽家人远一点的,可是这一刻,却是真的有种羽云鹤是他的亲人的感觉。

  云小鳞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再也说不出多的。他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拿出急救物品,给羽云鹤的伤口简单处理了一下。所幸帝国的医疗技术相当达,这种简单的伤口治疗仪很轻松就能搞定。

  瞧见羽云鹤一直盯着他储物戒指奇怪的眼神,云小鳞有些不好意思,心道他这个堂哥是看上他的戒指了么,以后有时间让小童给他再找点悬空石来做一个吧。他不知道的是羽云鹤早就对这个储物戒指可吃味了,自家弟弟做的戒指便宜了外面的野男人——

  两人回了休息的营地,其他人注意到羽云鹤衣袖的血迹和伤势纷纷一惊,羽云鹤没有多说,云小鳞却注意到他和烛印两人在一边单独说了一会话。云小鳞忍不住思索那人说的一番话,里面貌似很不对劲,但到底包含着什么有用的信息他一时却无法想明白。同时心里又掺杂着过多纷乱的情绪,想着羽云鹤、羽家人,他一直未能有所收获而杳无音信的母亲,对刚才的那人也未能投入更多的关注。

  几人这次很顺利地出了元星湖区域,没多久就遇上了学院前来救援的人。等到坐上飞船离开无云星时,云小鳞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觉得这次野外实践训练遇到的事情,好像掩盖着不同寻常的巨大阴谋,但又好像一个恶作剧般。毕竟他十六年生活在帝都星边缘的孤儿院,对帝国和应龙星系乃至整个星际人类生存的宇宙,实在知之甚少,无法完全将自己遇到的和帝国及星际人类生存的更重大的东西联系起来。

  突然,云小鳞只觉得额上印上了一个温暖而湿润的东西,他怔怔地摸了摸额上那处还带着温暖湿润感觉的地方,瞧了瞧身边的烛印,才反应过来刚刚这人是亲了他额头一下。

  烛印一点也没有偷亲后的不自在,特一本正经地看着他道,“祖父告诉我,小孩子受到惊吓后亲亲额头就没事了,亲吻额头能够安抚精神体。”

  云小鳞忍不住心里泛起一阵酸软的感动,心道他看上的人果然永远这么迷人!

  他一把捧住烛印的脑袋,拉长了自己的身子,在烛印额头上狠狠亲了一下,两人都看见对方的眼里闪着精光,刹那间,只听“噗”地一声,黑色巨蟒不受控制地欢快地跑了出来,缠着云小鳞绕了一圈又一圈,大脑袋亲昵地蹭着他的脸蛋和身体撒娇,连云小鳞身边的小金蟒都给挤到了一边。真难为它将自己变成适合撒娇的大小——

  飞船上的其他几人觉得自己真是背景板,简直被闪瞎狗眼不忍直视,尤其黑色巨蟒因为不受控制跑出来后整个飞船里都弥漫着浓重的白色雾气。众人心里默道,得,干脆来个你们两人的小剧场得了,还自带背景的——

  回到学院后,学院还是检查了他们野外实践训练的成果,每个人的成绩都是和自己搭档绑定的,也就是云小鳞完成的任务要算他和烛印两人的,羽云鹤完成的任务也是算他和元圆两人的。

  想到任务里有寻找赤焰石这一项,云小鳞还是肉疼地给了另外几人不大的一块赤焰石交了上去,他和烛印两人算是石枯草、纹叶兽、赤焰石都凑齐了。

  云小鳞、烛印、羽云鹤和叶仪、袁蛛、原婷三人分别,云小鳞看着还守在自己身边的两人,问道,“羽学长,你不回家么?”

  羽云鹤瞧自家弟弟这是赶自己走的意思了,不禁有点受伤,不过一直这样被刺激,刺激刺激也就习惯了。他得回到帝都星羽家一趟,再不舍云小鳞,还是和他们告别了。

  只剩下云小鳞和烛印两人,真是难得的两人世界!云小鳞微微低着头,绞着自己的手指,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不舍道,“殿下也要回到帝都星吧?”

  烛印不答反问道,“你呢?”

  云小鳞眼神有点遥远的茫然道,“嗯,我要在学院待几天收拾一下,然后回孤儿院看看,大概就又回学校了。”

  “嗯,我跟你一块吧。孤儿院就在帝都星吧,我带你见见我我父皇母后。”

  云小鳞先是眼里冒出一阵精光,然后迅转变成紧张和忐忑,不禁结巴道,“去、去皇宫拜、拜见皇帝、皇后陛下?!这么快?!”

  烛印有些迷惑,“等我毕业我们就要结婚了,很快吗?”

  云小鳞只觉自己像炸开的开水壶一样,什、什么?!结婚?!天啦,虽然这是他一直梦想的事!突然就要梦想成真会不会来得太快!

  他双手捧住自己的脸颊,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想确认一下自己不是在做梦!

  烛印继续道,“容引、熊旯他们都回家了,宿舍就我一个人,我觉得有点寂寞,你能陪我一起不?”

  云小鳞还沉浸在刚才的惊喜和惊吓中,也没反应过来烛印说了啥,反正烛印以这样的请求口吻说出来的事,就算他听到了他也完全不会拒绝了,他懵逼地点了点头,等到反应过来自己跟着烛印回到了他的宿舍时,又是一颗重磅□□在他脑海里炸开,心道今天的惊喜和惊吓可真太足了,脑容量都不够用了,刚才的结婚什么的还在绕来绕去,他就得努力面对一个新的问题!

  天啦,他要和男神共处一室了!这黑暗的夜晚,这诱人的夜晚,这堕落的夜晚!天啦,他想说他真是爱死了这迷人的夜晚!

  等到云小鳞晕头转向,被烛印一个指示一个动作刷完牙、洗完澡,还被吹干头乖乖在床上躺好时,他将带着烛印气息的被子拉到自己鼻尖,嗅着那淡淡的诱惑着他的味道,听到浴室里烛印洗澡的声音,仿佛才稍微回过神来!他心道,天啦,他就要和男神共睡一张床了?!!!!!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