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口口

  42

  烛印洗完澡穿上浴袍出来, 边给自己擦头,见到的便是小家伙这幅又紧张又兴奋好像带着明显期待的样子, 听见动静转过黑溜溜的眼珠瞧见他眼睛好像都直了。

  云小鳞上下打量烛印浴袍下露出来的修长笔直的双腿, 浴袍缝隙似一直开到腰际, 臀部以下的线条将露未露,胸前露出一片结实的胸膛, 上面还滑动着水珠。昏暗的灯光下烛印慵懒地擦着自己已半干的头, 看着他的眼神带着说不清的兴味,耳尖泛着微微的红色。

  云小鳞没出息地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眼神都要变绿了, 更羞耻的是,他现自己下腹那口口口精神昂扬地站了起来!要知道,宿舍里都有智能温度调节, 盖得薄被相当轻便,即使云小鳞将被子拉到了自己鼻尖下面,但下面支起来的帐篷还是不要太明显!

  云小鳞听见烛印轻轻的笑声回荡在昏暗暧昧的房间里,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他微微蜷起身子,试图遮挡住自己的反应。

  等他侧着身子, 触目所及便是烛印下面更大的口口支起的更大的帐篷, 云小鳞只觉一阵热血直冲脑门,连看都不敢看,紧紧闭上了眼睛!天知道他为毛这么怂!

  他感觉眼前的光线灭掉了, 床边一侧微微倾陷, 一个宽阔而温暖的怀抱将他抱入了怀中。云小鳞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一般, 还散着微小的静电流,全身仿佛都在被细小的羽毛骚动着,直接搔到他的心脏。

  他实在受不了这温水煮青蛙般的煎熬,睁开眼从薄被中挣脱出来,伸出双臂用力抱住了烛印的脖颈。他感受到烛印的身体明显地僵硬了一下,身体却更加热了,似是忍耐了很久再也忍耐不住,烛印一个翻身将云小鳞压在了身下,一脸辛苦的克制道,“小东西,你可真迷人!”

  云小鳞心道这样的殿下才是犯规吧!不过他向来还是很坦率的,直接一下子凑上去狠狠吻住了烛印的嘴唇,他可不想从这张性感的嘴唇里听到作为一个合格的雄性,需要对他的雌性负责。麻蛋,都是男人!该快活的时候就要快活!

  云小鳞虽然两世都是没开过荤的雏,但是前世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左手右手兄弟还是相当利索的。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被满身的口口蒸得迷迷糊糊的云小鳞,什么羞涩都丢到了一边,大胆地伸手往下探去,摸到烛印殿下结实有力的腹肌,线条优美紧实的大腿,还有人鱼线优美的线条,最后到那斗志昂扬的口口口,云小鳞只觉得自己的整颗小心脏都在兴奋地叫嚣着!

  天啦!他觉得自己简直在做梦,他如往日梦中不知多少回一样,终于亲手摸到了男神优美的躯体!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很傻,眼睛肯定都直了!他本能地想使出浑身解数让烛印殿下舒服,却没注意到对方的眼睛都被逼红了,只听烛印嘴里忍不住出一声性感的轻哼,意识到时有些恼羞成怒地狠狠捉住了云小鳞作恶的手指,俯下身在云小鳞身上放肆地亲吻起来。

  天啦,面对自己心爱的人,这实在是太难以忍住了!他本来想着今天晚上只是好好抱着小家伙睡一晚就很满足的,就像野外实践训练的许多个夜晚一样,可没想到小家伙实在太热情了!烛□□道,难怪以往母后总会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做一个负责的雄性,因为这实在是太有难度了!小家伙的身体简直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更吸引他!

  他*住了小家伙身下的口口,瞧着小家伙因为他神情迷乱的模样,身下也是一阵一阵难以忍受的口口。突然小家伙绷紧了身体,眼看濒临口口,只见周围升腾起一阵白色的雾气,仿佛出现了夜晚的森林,一直带着淡蓝色光芒的白色小兽欢快地奔跑着。

  仿佛受到感应一般,黑色巨蟒也不受控制地出现,带着阵阵浓厚的云雾,追逐缠绕着白色小兽的身影。突然,仿佛一道七彩光芒划过,白色小兽出欢快地悠悠啼鸣,那声音入耳烛印只觉得自己的整个精神力浪潮仿佛受到牵引,如大海的浪潮般轻轻温柔地拍打着,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

  经历过一波口口的云小鳞睁开眼睛还未缓过神来,待看清眼前的一切时却是惊了一跳,这、这是他梦里的那头白色巨兽?!只是小了很多的样子,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他不敢确定地看着烛印,刚将云小鳞的事物吞下去的烛印吻了吻他的嘴唇,温柔道,“宝贝,这是你的量子兽!”

  云小鳞一脸懵逼和不敢置信!这、这是他的量子兽?!

  白色小兽仿佛感受到主人的疑惑般,欢快地凑到云小鳞身边,温柔地蹭了蹭云小鳞的脑袋。

  云小鳞顿感大囧,他还是很不习惯!完全没法将量子兽当作与自己同一的存在!他只觉得他现在一副口口口口躺在烛印身下,还有两个家伙围观,这感觉,简直不要更羞耻!

  仿佛感受到云小鳞的退缩,烛印恶意地用身下撞了撞他的下面,低声道,“宝贝,你舒服了,可不能不管我——”说着还故意作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云小鳞觉得自己脸都快要烧起来了。向来一本正经的人越是做出这样情se的动作,给人带来的冲剂越大。他都快结巴了,“可、可它们还看着——”幸好小金蟒晚上大多数时候都在他的精神力识海沉睡,要不然还多了一双眼睛,他要更觉得难以招架了。

  云小鳞艰难地扭过头,瞧见了床边正满眼天真瞧着他的白色小兽,白色小兽脑袋圆圆的,有一双淡蓝色的冰魄眼睛,整个身体并不是很大,还在慢慢变小、慢慢变小,从一只刚出生的幼鹿大小变成了一只捧手般猫咪的大小。黑色巨蟒温柔怜爱地守在白色小兽的身边,像看守着稀世珍宝一样。

  云小鳞觉得自己还能若无其事地进行下去,简直有种教坏小孩子的感觉。烛印却像无所觉一样笑道,“它们本来就是我们的精神体,实际上就是我们的一部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云小鳞看了看两只,还是鸵鸟般将自己脑袋埋在烛印肩上,哼哧哼哧地也不知在扭动着啥,将烛印的火却是越拱越旺。

  感受烛印越来越精神的下面,他像下定了啥决心一样,用薄被将两人的身体盖住,钻到被子里面也用*给烛印弄起来。烛印只看到被子里下腹出隆起的一团不断地蠕动着,一想到小家伙在正在里面做着什么,还有下面传来的阵阵温暖湿润的感觉,下面一阵一阵越口口了。

  云小鳞感受到自己嘴里的口口越来越口,努力坚持着坚持了好久,嘴巴都酸软了,却还没有口口的迹象,云小鳞从被子里爬出来委屈地看着烛印,烛印瞧见他湿润红肿的嘴唇,一把将他拉到怀里猛烈亲吻了一阵,拉着云小鳞的手和自己的手一起覆到上面,烛印用力地亲吻着云小鳞,仿佛要将他刻进自己的骨子里,又将两人的东西放在一块口口。终于,一阵强烈的口口下,两人一同*了出来。

  经过这么一番,云小鳞觉得自己累透了,想到自己以后若是用那个不可言说的地方接受烛印的事物,那大小和持久度,云小鳞想想不由有些担忧。不过他也没有力气想太多了,没多久就在烛印怀中睡熟了。不久白色小兽和黑色巨蟒都消失了。

  第二天,云小鳞将岩浆巨兽两颗眼睛形成的赤焰石处理了一番,即使这头s级岩浆巨兽形成的赤焰石都是难得的上品,但是其中就不同部位形成的而言以及当时的战况受损情况,又能再分个上中下。而其中眼睛、尖牙、心脏三处形成的赤焰石又是其中最上品。

  云小鳞准备用尖牙形成的赤焰石给烛印、羽云鹤几人量身打造一枚武器,这也是他当初答应过他们的,不过他还没有制造过武器,得找小童要一些资料,现在也不能急着做。

  而两颗眼睛形成的赤焰石,外面是透明的琉黑色,其中有红色的火焰流动,一看就是极品材料,云小鳞觉得自己拿在手里也挥不出它最大的作用,而且布依师傅带了他这么久,他想送给布依师傅当作野外实践训练的礼物。这样一来,他只是初处理而已,让两颗琉黑火焰赤焰石看起来更漂亮。

  而心脏处形成的赤焰石,里面含着巨大的能量,是制造能量武器的极品材料,他想留给烛印殿下,等到他有足够的能力后,给烛印殿下制造最好的能量武器。

  嗯,还有小童,也还是要准备一些礼物的,他经常麻烦他的事情多。白天收拾好后,晚上和以往相同的时间,云小鳞登入了全息星网布依师傅的店,回孤儿院之前,那笔代卖储物戒指的钱他还得找小童拿到。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