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3.回去

  43

  果然, 布依师傅像往常一样穿着一身黑斗篷处理材料,听见动静抬眼瞧了瞧是他哼了一声道, “你还记得我这个师傅呢?!真没见到哪个师傅带的徒弟像你一样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

  云小鳞吐了吐舌头, 忙道, “徒弟这不是一回来就看望师傅您了吗!”虽然他昨晚年少荒唐了一下下,还真没有立刻上线, 但是他不不准备将这样的事实说出来, 他继续道,“师傅, 这次野外实践训练土地给您带了礼物, 徒弟知道您见多识广,肯定不将这放在眼里,不过这也是徒弟的一片心意。”

  说着, 将两颗拳头大小的琉黑赤焰石拿出来递给布依师傅,布依师傅瞧见云小鳞忙前忙后讨好的小模样,还记得给他带礼物,一时间心里熨帖了很多,他想着这小子还挺会说话, 他都这把年纪了, 啥没见过,还真不稀待这小子带回来的玩意,不过怎么着也是徒弟的一番心意嘛, 怎么着也要收着的。

  不过等布依师傅瞧见那两颗拳头大小的琉黑赤焰石时, 顿时睁大了眼, 立马接到手里仔细察看了一番,过了好久激动得胡须颤动道,“s级岩浆巨兽形成的极品赤焰石,你小子从哪里得来的啊?!”

  云小鳞简单将经过老实地交代了一番,末了道,“这样的材料土地拿着也是暴殄天物,还不如孝敬师傅。”

  布依师傅冷哼了一声,“出去一趟嘴倒变甜了,第一军事学院的野外实践训练竟然会有这样危险的东西?!学院的那些人是□□的吗?!”

  云小鳞一噎,心道这老头说话还真不留情面。

  “得了得了,你和小童一边呆着去吧,我还要好好研究这个赤焰石。”

  云小鳞点了点头,跟着小童往他们一直呆的仓库去了。

  小童围在云小鳞身边,叽叽喳喳说了一堆想念他的话,云小鳞将这次野外实践训练得到的石枯草、白星石、赤焰石都送给了它一些,虽说石枯草和白星石并不少见,不过无云星为第一军事学院所有,上面所产的石枯草和白星石和外面的多少会有所不同,市场上又少见,小童拿到还是很高兴的。而赤焰石,即使是小童这也很少能找到的,他高兴地扑过去在云小鳞脸上大大地吧唧了一口。

  问起两枚储物戒指的事,小童兴奋道,“我可给你卖了1oo万信用币!1oo万知道吗?!要不是看在我是布依师傅席智能的面子上,那些老客户怎么可能给你这个新手1oo万信用币!”

  “他们后续给我反映说,你做的储物戒指和市面上的不同,能够保鲜,即使是有生命的物体也能装进去,这些都是只有大师才能做到的。后来一向我打听,知道你是布依师傅的关门弟子,各个都很看好你,让以后你做的东西和处理的材料都优先给他们呢!”小童一副得意的口吻对云小鳞道。

  云小鳞对别人制作的储物戒指不了解,不过上次他的储物戒指不能够被扫描出来他就知道有所不同了,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倒不是很关注这个,几乎全部心思都在两个储物戒指换来的一百万信用币上来了!

  天啦,1oo万信用币!他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还是靠自己挣的!他要给孤儿院的账户转过去5o万,他再清楚不过那里的小孩子实在太多了,政府只能保障最基本的救济而已,那些馋嘴的小家伙,自从他走后肯定更少机会能吃到好吃的了,以前食材匮乏,至少还有他的厨艺来垫,想想他不禁都觉得那些小家伙们怪可怜的。

  当然吃不是最重要的,还有书本、个人终端配置、衣服之类的,虽说5o万放在孤儿院里摊下去就少了,但也聊胜于无。

  云小鳞又向小童拷了些制作武器的资料,尤其偏向改良武器的,他现羽云鹤和叶仪几人的武器都是上品,他还无法制作出上品的武器,改良一下应该还能做到。又找小童要了些悬空石,目前而言,还是已制作熟练、需求量又高、还能卖个好价钱的悬空石对他来说最合适。他还想给羽云鹤做一个,嗯,当作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得了。

  第三天,云小鳞和烛印两人就乘坐飞船到了帝都星边缘的孤儿院。帝都星中心地带一年四季如春、气候宜人,边缘地带倒和古地球一样有四季,只是冬天气温低得多,夏天又热得多,春秋时间短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简直算是帝都星气候最恶劣的地带之一了,每每帝都星中心的人提起这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不敢相信这里还有星际人类能够生存下去。

  当然,这样想的都是一些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小少爷的类型,他们远不知道,应龙星系中比帝都星边缘生存条件恶劣的地方和星球还很多,有些是他们都无法想象的。当然,他们也不需要知道,他们双脚所到达的地方永远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宜人,就像这个宇宙都是这样的,他们无法体会到这个世界还有贫穷、死亡、挣扎存在着,帝都星边缘已经是他们想象的艰难生存的极限了。

  不过,帝都星边缘,说是帝都星的贫民窟也是没有错的,那些帝都星中心的大小姐小少爷们会这样想也不是稀奇的事。

  此时正是帝都星边缘的寒冬,他们下飞船的时候正下着大雪,虽然云小鳞早有准备,还是不禁冷得一哆嗦,相反只穿着一身学院制服的烛印却没啥感觉。

  实际上在云小鳞看来,帝都星边缘并没有多贫穷,相反和他原来的世界有些相像,有些破旧的街道、低矮的房子,当然,都到了星际时代还和他前世的地球世界相似,的确也是星际人类觉得贫穷落后的象征了。

  不过相较而言,即使是帝都星边缘,智能配套设施都是相当完善的,只不过有些年久失修维护不到位,有和没有也差不了多少。

  孤儿院位于帝都星北部边缘,飞船降落在了这里唯一的一个港口。这么大的雪智能电车都停运了,不过还有些人工驾驶的专车等着拉客。

  云小鳞熟练地叫了一辆电车,两人登了上去。烛印疑惑道,“这么冷的天里不是应该智能电车运营,人力电车停运吗?”

  云小鳞凑到烛印耳边悄悄道,“这样的天气出来拉活可以多挣点,而且这里的智能系统常年维护不到位,怕这样的极端天气出茬子呢——”

  烛□□里不无惊讶,虽然他从小在边缘星系生活了八年,比这极端恶劣的环境见多了,可那里是战场、是边缘星系,他也从不知道帝都星边缘也可以这样落后,可想而知,其他星球更不会好到哪去。

  这里的城市并不是很大,不到半小时就到了孤儿院。破旧的铁门已经关上了,云小鳞早就给孟婆婆通过讯息,按了门铃,过了好久披着斗篷的孟婆婆慢慢腾腾地给他们开门。

  孟婆婆还是和他印象中一样苍老,没有更苍老,当然不会更年轻,这时云小鳞倒很庆幸星际人类寿命如此之长了,他简直没法想象孟婆婆去世的样子,孟婆婆对他而言、对这里所有的孤儿而言,都像亲人一样。

  孟婆婆腾腾索索地关了铁门,瞧见云小鳞脸上的褶子都像笑成了一朵老菊花,“小鳞回来啦,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哎呀,你这孩子,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也不容易,寄那么多钱回来做什么!”

  说着一把抓住云小鳞的手腕,焦急道,“你这孩子,哪来的这么多的钱?!别是去干什么不好的事了吧?!”

  孟婆婆干枯的手劲还特大,云小鳞哭笑不得道,“没,婆婆你放心!我不会去干什么不好的事的!我就是拜了一个师傅,学了一门手艺,还挺挣钱的,你不要担心这个!”

  孟婆婆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你那个师傅肯定很厉害,跟着人家好好学!还有啊,钱你给自己存着,不要打那么多过来了,你以后自个娶媳妇生孩子都是要用大钱的呢——”

  云小鳞一脸大囧,偷偷瞧了烛印一眼,心道要娶这个媳妇,还要生很多孩子,大概真要很多钱呢——

  烛印也向孟婆婆问了好,云小鳞给她说了烛印的名字,但没有刻意说他的身份,孟婆婆盯着他看了很久,良久来了一句,“这小伙子可真俊呐——”说着用另一只干枯的手热情地抓住了烛印的手腕,将两个大小伙子热情地拉进去,边走边道,“哎呀,小鳞还带朋友回来啦,你这孩子,在这不用拘束——”

  烛□□道,这婆婆手劲好像还真的很大。

  孟婆婆领着他们到了一处大屋子,里面熊熊燃烧着壁炉,二三十个孩子热闹地挤在一块不知道在抢啥,孟婆婆老远瞧见道,“这些小崽子们,收到你寄来的东西后都喜欢得不行,各个野得很呢——”

  等他们进去时,那群孩子瞧见云小鳞呼啦啦地都热情地涌上来将他围在了中间,热烈地叽叽喳喳道,“小鳞哥哥,你终于回来啦?!我们好想你啊!”

  “你给寄来的糖果好好吃,我好喜欢——”

  “小鳞哥哥能给我们再做顿好吃的吗?自从你走后,巴顿大叔的烧的菜真的好难吃啊!”

  “小鳞哥哥,这个哥哥长得好好看——”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