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4.坦露

  44

  寒冬的雪夜里, 壁炉里的火烧得很旺,烛印瞧着被一群小孩子围在中间的云小鳞,眼里不自觉地溢出了满是温柔的笑意。孟婆婆和烛印站在小孩子堆外面道,“小鳞这孩子啊, 从小就要比别的小孩懂事很多, 婆婆我啊,老是想, 以后谁要是能够成为小鳞的伴侣,一定会很幸福啊——”说着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烛印。

  “你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以后要记得对小鳞好啊——”

  烛印莫名闹了个大红脸, 他总觉得自己还什么都没说, 就有种被长辈郑重其事将云小鳞托付给他的感觉,这让他很是激动。他不由得站直了背, 特郑重其事道, “小鳞是我认定的雌性,我以后一定会对小鳞好的,一心一意, 终此一人!”

  孟婆婆慈祥地笑着点了点头, “你是个好孩子,婆婆相信你——”

  将随身携带的礼物又给这些小孩子分了一通,云小鳞好不容易抽开身到烛印身边,笑道, “婆婆, 你和烛印学长聊的什么聊得这么开心?”他没有向孟婆婆说明烛印的身份, 孤儿院和外界联系不多,看星网讯息的时间一天都是固定的,只有傍晚六点到七点,周末下午四点到五点好还会播放一个小时。如今烛印殿下在星网出现的频率并不高,云小鳞觉得孟婆婆和这些小孩应该都是不认识烛印的。想当初他在星网上能够瞧见烛印殿下,也算是缘分啊。

  孟婆婆笑道,“哈哈,这是我和小烛之间的秘密——”

  两人听见小烛这个称呼,一时都有些愣怔,还从没有人这么称呼过烛印殿下,云小鳞吃吃地笑了起来,瞧着烛印用口型揶揄道,“小烛——”然后现烛印竟然默默脸红了,云小鳞忍不住心道他的霸气男友为什么总是这么容易脸红?!

  几人在壁炉前的沙上坐着聊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云小鳞学院的生活,孤儿院这些日子的变化,多来的几个小孩,又有几个小孩被领养了,上大学了,成年离开了。帝国和古地球不一样,虽然二十岁才成年,但是孤儿院里的小孩满十四岁后如果要求工作的话,政府就可以帮助提供工作了,当然,十四岁到十六岁这两年还是要半工半读。

  烛印本来话就不多,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云小鳞和孟婆婆说话,他很喜欢听他们这样聊天,虽然不完整,也很随意,但他能感受到云小鳞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与他的生活完全不一样,让他心疼,又让他觉得温暖。

  一个三四岁多点、白白胖胖爱撒娇的小男孩,黏在云小鳞怀里,一边听着他们说的似懂非懂的话,一边默默玩着云小鳞的手指。等到巴莉大婶带他们去睡觉时,还巴着云小鳞的裤子舍不得走。

  云小鳞摸了摸他的脸蛋,哄道,“小宝乖乖去睡觉,明天早晨起来又能看见哥哥啦——小宝不乖的话,明天就看不到哥哥了哦——”

  被叫作小宝的小男孩要哭不哭地装作坚强地点了点头,才终于肯跟着巴莉大婶走了。

  孟婆婆叹道,“小宝以前就最爱跟着你了,你走后他难过了好久呢,哎,现在也越来越不爱说话了——”

  晚上,云小鳞和烛印睡在了他以前的房间里,孟婆婆专门给他们腾出来的。房间里有一扇很大的窗,外面雪已经停了,能看到雪地里的反光透进窗来。呼噜噜的冷气也往房间里灌,有点冷嗖嗖的。

  云小鳞躺在床上拉着烛印的手,一时激动还难以平息, “是不是有点冷?小时候一个房间要睡好多小孩子呢,天气冷的时候大家就挤在一块,小孩子火气足,就不冷了,大家还觉得很好玩。”

  “那时候和我差不多年纪的有好多个呢,后来在三四岁、五六岁都66续续被领养走了,真正像我这么大还呆在孤儿院的是少数——不过走得多,来得也多,有时候直接被丢在门口,有时候是政府送过来的,健全的、可爱的孩子一般都会很快被领养走。其实只要小孩子没啥问题,都是很可爱的,被领养走的度很快。但存在缺陷的,就没啥人愿意领养了。”

  “像小宝那样的吗?”烛印问道。

  “你竟然现了,小宝不爱说话,不喜欢和外界交流,要不然,这么可爱的小宝早就被领养走了。”

  “那你呢?”

  “我和他们不一样,没人肯领养我的。”

  烛印眼神直接地盯着他。

  云小鳞有些愣怔,觉得自己好像说漏嘴了,不过他对烛印有着死心塌地、一往而不悔的信任,翻过身趴到烛印身上,瞧着他没什么犹豫道,“殿下,你知道我是羽岩抛弃的孩子吗?”

  他感受到烛印身子一僵,不禁有些好笑,心道这人紧张些什么,“后来我知道,羽岩暗中其实一直派人监视着我,虽然他讲我抛弃了,可也不会允许别人来领养我的。小时候有好几对夫妇看我可爱想要收养我,到后来都反悔了,还有几个当时都办好手续了。”

  “不过我也无所谓,其实呆在这里挺好的。”

  烛印抱着云小鳞的手臂一下收紧了,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些被割得疼,看着云小鳞这幅云淡风轻地不在意的样子,他就控制不住地觉得心脏疼得厉害。

  好像过了好久,仿佛能听到安静的雪夜里时间流走的声音一样,烛印有些不稳的声音道,“你不是一个人——还有很多人很关心你——”

  云小鳞抬起脸笑道,“殿下,你这安慰人的技巧好拙劣!”

  烛印咬了一下云小鳞的鼻头当作惩罚,终于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道,“你知道羽云鹤是你的亲生兄长吗?”

  云小鳞顿时愣住了,呆呆道,“什、什么?!羽学长不是羽岩兄长的孩子吗?呃,应该算我的堂哥吧——”

  没说完又自我嘲讽道,“不过说是我堂哥都是抬举我自己了吧?飞羽族族长才不会承认我——”

  烛印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云小鳞的脸,有些冰凉,很干燥,他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不,羽冬和熊珉没有孩子,后来飞羽族将羽云鹤过继给了他。”羽冬是羽岩的兄长,熊珉是他的伴侣。

  云小鳞一脸懵逼,“羽岩竟然答应了?”

  “这是飞羽族的家族事务,具体情况如何,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云小鳞点了点头,像是在消化这个事实,过了一会又忍不住疑问道,“为什么羽冬,嗯,就是我那个便宜堂伯,和熊珉没有孩子?”

  “他们两个都是哨兵,经过基因检测给出的结论是不适宜要小孩,否则容易产生精神缺陷。”

  云小鳞觉得自己像是被噎住了,有一个霹雳□□炸懵了他。

  “其实,飞羽族的人都以为你出生就夭折了,其实除了羽族长,飞羽族的其他人对你都是没有恶意的。飞羽族是很注重血脉亲缘的家族,对幼雏的保护力度都很大,如果——”不知想到什么,烛印没有继续说下去,云小鳞也没有在意,他陷入了自己一堆的扯不清的问题中。

  好久好像才捉到其中好像最关键的那个,“那,那羽学长也知道我是他的弟弟?”

  烛印点了点头,“瞧这样子,应该是知道的。”

  云小鳞顿时懵逼了,在他以为他手握真相默默看着的时候,为什么好像所有人都比他知道得多?!这样让他觉得他自己像一个自以为聪明的傻子一样——

  他喘了几口气道,“让我缓缓——”说着埋到烛印胸膛,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感受到他胸膛里那颗结实有力的心跳,不禁让自己平缓了些。

  好久,他才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只是一下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有个哥哥的事实,我从来没想过我会有个亲生哥哥——”即使他带着前世记忆,可他刚生下来时不久就被丢到孤儿院门口,接受到的信息有限,知道他母亲和便宜爹是谁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可能还知道自己会有个同父同母的哥哥?!

  烛印摸了摸他脑袋安慰道,“嗯。你可以暂时装作不知道,大概羽云鹤现在也很矛盾——”

  云小鳞觉得自己心脏突然奇怪地生出一点委屈和不满来,按照前些日子羽云鹤对他的态度来看,他这个哥哥的确还是在意他的,而不是他原先以为的莫名其妙的关注过剩。只是,他现在很矛盾又是怎么回事?!

  “在石窟里你的量子兽显形,是一只白色小兽,要知道,在同种类量子兽的哨兵和向导的结合中,生下的小孩的量子兽种类也会是一致的。”

  云小鳞心中一跳,声音有些颤问道,“我母亲,量子兽是什么?——”

  “一只美丽的青鸟——”

  云小鳞觉得自己好像突然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般,过了好久才终于有勇气问出口道,“难道羽岩真的不是我的父亲?”

  烛印脸上也露出疑惑的神色来,“我原先猜过你会不会是我大舅的孩子,毕竟,我大舅暗恋了你母亲很多年,至今未娶,但是我大舅否认了。以我的判断,朱翎夫人背叛羽族长的可能性很小,可你的量子兽为何是白色小兽,我也无法弄清。”

  云小鳞心中如冰水浇过,心道烛印殿下大概是委婉的说法了,这意思实际就是说羽岩不是他的父亲,他倒是冤枉他了——可是要让他相信那个美丽温柔的女人会背叛羽岩,他却又实在难以相信。

  烛印摸了摸他的头,在他没注意的时候释放出一小缕精神力进入云小鳞的识海安抚他的情绪道,“不要想太多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你只要是云小鳞就好了。”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