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5.皇宫

  45

  在孤儿院呆了三天, 云小鳞跟着烛印便去了帝都星的中心地带, 烛印要带他拜见他的父皇母后——帝国的皇帝皇后陛下。

  虽说云小鳞自觉也是从21c现代过来的,心里也没啥对帝国的皇帝皇后和贵族天生的崇敬,但是怎么着心底还是有点小人物面见大人物的忐忑惶恐, 尤其这大人物还是他心上人的父母, 怎么着还是很紧张的。

  他们直接从帝都星边缘的港口乘坐专属飞船降落在了皇室的专属港口上,对于帝都星边缘还能有皇室的专属飞船,云小鳞也是相当惊讶的。从上了飞船后,一路他就惊讶不止,原谅他这个没怎么见识过豪华场面的普通人。想前世, 他连地球真正豪华奢靡的场所都没有涉足过, 现在突然置身到整个帝国最为尊贵豪华的皇宫, 面对那种突如其来的冲击, 他的失态还是很可以理解的,不过他已经尽力保持淡定了。

  当然, 云小鳞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他也是去过北京故宫和国家博物馆的人, 满目的金银玉器、书画古董扑面而来的感觉他也不似没经历过,而且他级有自信, 别的不敢说, 那些里的字画如果能够保存到现在, 那也绝逼价值连城, 不比这皇宫里的任何一件摆件差啊。

  只是很可惜, 那也不过是想象罢了, 整个星系的财富、权力与荣耀集中到这个金字塔的塔尖时,云小鳞还是忍不住要抽很大很大很大一口气,才能勉强保持住自己的淡定。话说,他真不想自己像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给烛印丢脸啊。

  幸好也没啥隆重的仪式,他们傍晚到后,在侍从的带领下,烛印将他送到了他的房间,收拾好后便到皇帝皇后陛下的宫殿用晚餐,一顿简单的家庭晚宴——

  一路上全铺着厚厚的兽皮地毯,走廊的穹顶很高,上面有各种量子兽的彩绘,最多的是云海中翻涌的金龙,两边是拱形的彩色玻璃,阳光从彩色玻璃透进来很是漂亮。

  等到皇后陛下的别院时,风格陡然一变,全是雕栏画柱长廊,格子木窗透小山影,外有流水池塘往复,花木掩映,与星际智能融合得相当完美自然,十分到位的古地球华夏风格,云小鳞忍不住心中生出一丝亲切。

  烛印一路上都在关注着云小鳞的反应,瞧见他眼神一直都是亮亮的,看什么都是带着惊讶的欢喜,心里也觉得自家雌性可爱极了。但到了他母后的别院,他现云小鳞是真的很喜欢这里,与刚才的带着新奇的惊喜完全不同。

  他看着云小鳞眼神不禁露出温柔的笑道,“我母亲喜欢这种风格的建筑,他基本起居都在这处别院。”

  一旁的侍从眼观鼻、鼻观心当自己啥都没看到,他可从没看到他家殿下这么温柔地笑过!当初烛印殿下出生的情景在皇宫里不胫而走,在烛印很小还不会控制自己量子兽能力的时候,皇宫里的侍从感受到黑色巨蟒的威压完全受不住,基本都是有多远避多远。

  等到烛印能够自如控制黑色巨蟒后,又在小巨鳞星系呆了八年,但回来后侍从对他的心理畏惧还是一点没变。可想而知,这侍从看到烛印竟然这么温柔地对一个小男孩笑着,简直觉得在惊悚不过了。

  云小鳞不觉有异,不过对帝国的皇后陛下却产生了一丝好奇。侍从领着两人在会客室里候着,没多久皇帝、皇后陛下就来了,几人在饭厅落座。

  云小鳞只觉烛印周身气势很像皇帝陛下,而面貌五官则更像皇后陛下,不过皇后陛下要比烛印温和很多,几乎时常脸上都是带着笑容,而烛印则几乎只对着云小鳞笑。不过云小鳞还是很惊讶,皇后陛下竟然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身材修长、看起来十分温柔的男人,云小鳞实在抑制不住心中对皇后陛下产生的好感。

  相较而言他对皇帝陛下就有些怵了,他能感受到皇帝陛下对他明显的不喜,瞧着他的眼神带着审视的打量,浑身上下透着冷漠的气势,在他看来,云小鳞大概是个令他很不满意的被儿子带回来的对象。

  只是普通的家庭晚宴,四人落座后皇后陛下仿佛不经意地解释道,“小炎、小云和小黎明天才能回来,嗯,小鳞你和小黎一般大,应该会合得来。”

  云小鳞知道烛印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烛炎是皇长子,也是哨兵,烛云是皇次子,是向导,烛黎最小,也是向导;皇帝皇后陛下总共四个孩子。

  听到皇后陛下这么说,云小鳞倒松了口气,今天一下见到皇帝皇后陛下都够他应付的了,还要加上烛印的三个兄弟,他觉得自己肯定整个人都不会太好。

  皇宫的就餐礼仪十分严格,要遵守食不言的规矩,这倒缓解了云小鳞的尴尬,他每次一面对陌生人就不知道说什么好,基本上就不怎么说话,食不言倒让他看起来自在些。

  这时,云小鳞只觉得周身好像感受到一阵十分舒缓的感觉,整个大脑的精神识海都像泡在舒适的温水里一样,他没注意到烛印顿住了手中的餐具,惊讶地看着皇后陛下,脸上甚至带出了点生气的神色。

  没多久,云小鳞周围便腾起了一阵白色云雾,露出一片陈光中的森林,那只白色小兽在森林里欢快地奔跑着,不时跑到烛印身边亲昵地蹭蹭。

  云小鳞给它取了名字叫小白。小白好像受到了某种召唤一样,抬起眼疑惑地看着皇后陛下,但眼里露出的神情明显充满了喜爱和善意。

  在看到小白的那一刻,皇后陛下就瞪大了眼睛,脸上的惊诧如何也止不住。顿时,云小鳞觉得精神识海周围那层温水般的氛围好像突然出现了裂缝,反应过来在这样的时候,他竟然没有控制住将自己的量子兽放出来撒欢了!在正式的场合,将自己的量子兽放出来并不是很礼貌的行为。

  他急忙将小白收回去,放下餐具也没准备再吃了,天知道他虽然没吃饱,但他的确没有胃口了。他看着烛印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以为是他对自己生气,气他没有将量子兽控制好。在他印象里烛印好像从来没对他生气过,他不禁十分难过。

  烛印也停下了餐具,没有再吃的意思了,他用手边的布巾擦了擦嘴,生气地质问道,“母后,您为何要这样?!”

  云小鳞一脸懵逼,不明白生了什么。

  皇帝陛下生气道,“这是你和自己母后说话该有的态度吗?!”

  云小鳞不禁一个激灵,心道这皇帝陛下的气势释放出来实在太渗人了!

  烛印从桌底下握住了云小鳞的手并捏了捏,试图给他安慰,他面对自己父皇释放出来的气势却毫不示弱,“但母后这样的行为也并不合适,小鳞是我认定的雌性,母后不应该这样不尊重地进行试探。”

  皇后陛下仿佛还陷在刚才的惊诧之中,面对自己儿子的指责也没有生气,云小鳞不希望烛印因为自己和皇后陛下产生争执,即使他现在明白过来刚才量子兽不受控制地跑出来很可能是皇后陛下的诱导,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心底对皇后陛下的好感。

  他在桌下拉了拉烛印的胳膊,示意他不要以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父皇母后,烛印转过头瞧了瞧他,态度有所软化下来。

  皇帝陛下看见这幕却鼻子都快气歪了,暗道果然儿大不中留,这小子摆明是让他们看着他有多在乎这小孩不?!

  皇后陛下好像终于缓过神来一样,他抱歉地笑了笑道,“小鳞,不好意思,没忍住好奇。”

  “原先传过来的消息说你是个普通人,可你进来时我感应到你有自己的量子兽。哈哈,所以对你的量子兽有点好奇。”

  皇后陛下的表情十分真诚,甚至带着点俏皮,云小鳞虽然知道事情大概不如表面说的这般简单,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为皇后陛下的态度所感染,他觉得可真是神奇,不管皇后陛下做了什么,他好像完全没法对这人产生排斥似的。而且他知道,实际上皇后陛下也没啥恶意。

  他瞧着皇后陛下不禁觉得十分神奇,心道大概只有这样的皇后陛下才能hoLd住那么凶神恶煞的皇帝陛下了。

  一顿饭虽然烛印父子有点不欢而散,但云小鳞和皇后陛下好像一点也没有因此受到影响一样,皇后陛下甚至明确地提出对云小鳞的量子兽很感兴趣,希望他再放出来看一下。

  小白一出现后在烛印身边腻了腻,才跑到皇后陛下手边,一脸乖巧地瞧着皇后陛下。云小鳞瞧见皇后陛下两眼放光,两手摸了摸小白,好像很想将它抱进怀里一样,可是瞥了瞥皇帝陛下的黑脸,很可惜地只是继续摸摸而已。

  云小鳞不禁觉得满头黑线,心道皇帝陛下这是在吃他量子兽的醋吗?!他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一个激灵。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