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7

  47

  每天在布依师傅那的功课任务并不轻松, 大脑消耗比较大, 晚上云小鳞睡得很沉。但烛印进来时他还是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想到烛印是偷偷摸摸溜进来的, 他心里就忍不住一阵血流加快。

  他钻到烛印怀里蹭了蹭,抱住他的脖子, 哼哼了几声, 想问他被人现没,可是实在太困没问出来。

  不过烛印倒像是知道他的问题一样,一手轻轻摸着他的脑袋, 一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道, “没有人现我。你这个小坏蛋,不等我就自己睡着了——”

  云小鳞不满地哼哼几声当作回应, 烛印傲娇道,“好吧, 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 我就原谅你了——”

  “不过——嗯, 我还是得讨点利息。”

  说着微微俯下身子,吻住了云小鳞的嘴唇。

  云小鳞只觉一阵血流上涌,即使睡得迷迷糊糊,都不禁被撩拨得激动起来,在烛印身下难耐地扭动着。烛印满是宠溺地叹了口气, 道, “你这小家伙, 真爱撒娇, 就仗着我宠你——”

  说着用手握住了两人下面的东西一起伺候着,云小鳞连眼睛都懒得睁开,觉得舒服了就在烛印身上蹭蹭,烛印便会难耐地狠狠地稳住这个一点都不安分的小家伙。等到云小鳞释放出来,烛印便现这个没良心的小家伙竟然就这么睡着了!而他下面的东西还十分精神地高昂着!

  又满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烛印握住云小鳞的手继续帮自己弄着,好不容易释放出来,亲了亲云小鳞的鼻尖道,“都把你这个小坏蛋宠坏了!”

  第二天晚饭,云小鳞便见到了云小鳞的两个哥哥和弟弟,除了烛印的二皇兄烛云,大皇兄烛炎和小皇子烛黎都对他不假辞色,并不是很喜欢他的样子。

  烛炎和烛黎都长得像皇帝陛下,烛云则长得像皇后陛下,烛黎是皇帝皇后陛下四个儿子中唯一的一个向导,又是最小的儿子,明显从小比较受宠,喜欢黏在皇后陛下身边撒娇。而烛炎则简直和皇帝陛下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十分严肃,但又没有皇帝陛下那么足够强的威势,看起来倒显得僵硬刻板些。

  不过云小鳞现,不擅长表达的皇帝陛下实际上倒是偏爱烛云更多一点,而皇后陛下则会尽量给予烛炎更多的关注。至于烛印,在家庭里便是一个很微妙的位置,大概是烛印从小跟在黄祖父身边长大,然后又在小巨鳞星系呆了八年,和皇帝皇后陛下的亲密明显不够,但因为烛印从小所背负的特殊命运,皇帝皇后陛下又没法不给予他很高的关注和很高的期望和要求。

  不过云小鳞还是能感受到,皇后陛下还是十分疼爱烛印的,在他看来,皇后陛下是一个亲和力很高、再好不过的一个人了,他的每个孩子他又怎么会不疼爱呢——相反在他看来,皇帝陛下除了皇后陛下外,对他的孩子都不是怎么在意,就连二皇子都是因为和皇后陛下长得像的缘故。

  好吧,他为毛竟然觉得被这样的皇帝皇后陛下虐狗了一把?!

  云小鳞也能感受到,烛印和他的几个兄弟关系都没有很亲密,即使在家庭晚宴上也几乎和在外面没有什么区别,一如往常的高冷皇子人设,只有在他面前,或是偶尔和皇后陛下交流的时候,才显露出一点他这个年纪的青涩出来。

  饭桌上除了烛印时时关注他,皇后陛下和二皇子也会体贴地照料到他以外,其他几人都基本上尽量将云小鳞当成了空气。如此一来,云小鳞倒是理解当初皇室新闻言人的那番态度是怎么出来的了,心里虽然有点被看扁的憋屈,但他也没有特别在意。

  他倒没有因为烛印的喜爱就全昏了头,对自己还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即使他现在觉醒了向导身份,即使以皇帝皇后陛下的手段能够查出他和飞羽家族的瓜葛,但是对于第一皇子妃候选人来说,除了烛印的喜爱,在皇帝陛下看来,大概一无是处,无论是天赋、能力、出身、血脉,尤其是他那存疑的不那么光明正大的血脉,实在是成为第一皇子妃的痛脚。

  云小鳞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烛印某种固执的坚持和身为第一皇子然的身份,他想他大概连被当作空气坐在这里吃饭的机会都没有。

  第三天,云小鳞和烛印便要离开皇宫回到学校,临走之前皇帝陛下身边的侍卫官传话说皇帝陛下有话和烛印殿下说。云小鳞在房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有侍从领着他到一间豪华的外厅的沙上坐着等烛印。

  这时从外厅向里像是一间会议室,高大的镶嵌着大理石的门紧闭着,却透出一丝缝隙。从会议室里传出皇帝陛下严厉的声音,“你要时刻谨记你第一皇子的身份,你的一举一动都要与你第一皇子的身份相符。你谈恋爱随便谈谈便带回来给我们见的行为简直是令朕太失望了!朕本来一直还认为你是个合格的储君人选!”

  这语气和措辞都相当激烈,云小鳞忍不住心中一跳,他不禁回头看看立在他身后的侍从,微微低着眉头,看不清神情,无从揣测这人为何将他带到这来,是受了谁的指使?!又是什么动机?!

  不过这一切好像都并不是太重要了,云小鳞在这一刻前所未有地深刻地认识到这么莽撞地跟着烛印来到皇宫见皇帝皇后陛下是多么的不合时宜。他还是太过天真,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前世生活在21c的普通人家庭,真当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恰好两人相互喜欢,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便莽莽撞撞、兴高采烈跟着自己恋慕的人回来见了父母,他完全没有真正意识到这对于帝国的第一皇子殿下的身份来说,而他恋慕的人的父母是帝国的皇帝皇后陛下,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几日以来见识到的皇宫的繁华,和帝国金字塔顶尖的权力和尊荣,都让他的大脑仿佛开启了一层保护罩状态,隔离了这些东西对他而言产生的影响,他只是木木地看着,便以为一切都是平凡而简单的。

  直到这一刻,皇帝陛下严厉的声音才让他完全清醒过来。

  他听到烛印在那里愤怒地抗议、反驳,说他就是他这一辈子认定的雌性,他将他带回来给他们看是对他们的尊重,是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和祝福,而不是和所有那些无关的人一样带着歧视的无端的诋毁。

  最后,烛印愤怒中带着一丝强自压抑的沉痛道,“父皇陛下,您也让我太失望了!我本以为您和母后陛下都是不同的!”

  皇帝陛下明显被烛印的这番话和态度气到了,瞧着烛印甩手就要出门,口不择言道,“你给朕站住!你胆敢迈出这个门,朕绝对不会再承认你这个儿子!”

  烛印的身子一下僵住了,却还是没有丝毫犹豫地离开了。当他愤怒地打开门,瞧见坐在外厅沙上的云小鳞时,浑身愤怒的气焰像是一下被点着腾到了最高,连黑色巨蟒都没有控制住显了形。

  他回头愤怒地盯着皇帝陛下,身周缠绕的黑色巨蟒也作出了怒吼的姿态,“如果母后只是个普通人,你也会忍心别人这样折辱他吗?!”

  皇帝陛下瞧见外间的云小鳞一下也是愣住了,可是瞧见自己儿子的量子兽竟然敢威胁自己,这一点压过了所有让他感到愤怒,他身周腾起了金色巨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了烛印跟前,张开血盆大口眼看一眼就要咬住黑色巨蟒的脑袋。

  这条金色巨蟒真的只是巨蟒,头上没有角,并不是华夏龙的姿态,原先云小鳞以为黑色巨蟒身形已经够大了,和金色巨蟒比起来,能清楚地看到黑色巨蟒才是幼年形态。

  这时一阵温暖的煦风而过,一条白色的漂亮的九尾狐将皇帝陛下和烛印分了开,白色的九尾狐轻轻安抚着愤怒的金色巨蟒,刚才还怒焰腾冲的金色巨蟒瞬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和白色的九尾狐撒起娇来。黑色巨蟒却是傲娇地扭了扭自己的身子,不想接受白色九尾狐的安抚。

  烛印上前拉起云小鳞的手,连头都没回道,“父皇是您说的,出了这个门您就不会承认我是您的儿子!”

  说着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只剩下皇后陛下在背后劝道,“小印,你父皇说的只是气话!”

  烛印却仿佛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般,以奇快无比的度拉着云小鳞离开了皇宫,身边的黑色巨蟒一直怒焰腾张着,一路遇上的侍卫都不敢阻拦。

  等到上了烛印自己的飞船向贝2星球飞去时,他才将黑色巨蟒收起来,将自己的头埋在云小鳞肩上,有些委屈地道,“你刚刚也看到了,我父皇都不要我了,以后我就只有你了,你可不能不要我!”

  云小鳞觉得眼前这一出实在是剧情进展太快都没跟上节奏,就这么短的时间,现自己被男朋友的父母嫌弃,自己的男朋友貌似中二病作,和自己的父母断绝关系闹离家出走,这怎么看画风都有点太过迷离他有点看不明白!连为自己默哀然后痛定思痛准备好好努力逆袭的机会都没有!

  好吧,他承认他有过那么一瞬间,想的是既然皇帝陛下瞧不起他,那么他就暂时离开烛印,等到他真正的牛逼起来成为大训导师后,再回来风光地迎娶烛印殿下就好了。

  不过看着眼前抱着他撒娇的烛印,这个念头像泡影一般瞬间消散了,他抱着烛印殿下的脖子哄道,“我不会不要你的,以后我来养你!”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