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9

  49

  云小鳞一时愣住了, 脑子不知怎么犯抽竟然问道,“是和羽奎一般意义上的哥哥吗?”

  羽云鹤瞧见他的反应,便感受到了云小鳞心中的怀疑和无处宣泄的矛盾和冲突, 比他并不少,他语气有些低沉道,“你应该更相信母亲点——”

  云小鳞很想任性地回答他如何去相信,他刚生下来就被送到孤儿院, 对谁都不了解,又如何相信?!可是他没有, 沉默了许久才道, “对不起, 是我冲动了——”

  羽云鹤一时有些心疼道,“没,这不是你的错——”

  但也不是你的错——云小鳞心道。

  仿佛又过了很久,羽云鹤有些强自忍耐的声音道,“还能够见到你, 真、真好——”

  “你还成长得这么优秀,母亲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我也为你感到骄傲——”

  云小鳞不禁猛地抬起头道, “嗯, 朱——母亲还好吗?”

  羽云鹤道, “这十六年来, 母亲一直被关在飞羽族禁地, 除了羽族长谁都不能进去, 她自己好像也不愿意出来——”

  云小鳞惊诧道,“为什么不愿意出来?!”

  羽云鹤神色复杂地瞧了他一眼,喝了口咖啡掩盖自己的神色道,“应该是羽族长以你作为要挟——”

  云小鳞不禁紧紧攥住了拳头,咬牙道,“没想到那人竟那么卑鄙!”

  “如今那人再也不能那我要挟母亲了,你有办法向飞羽族禁地传递消息吗?”

  “我办不到,不过我父亲办得到”,羽云鹤瞧云小鳞没反应过来,又解释了句,“羽冬办得到。”

  “但是羽岩是个疯子——”

  “你担心如果母亲出来他会对我不利?!”

  羽云鹤点了点头。

  云小鳞气愤道,“难道因此就要让母亲继续呆在那里吗?”

  羽云鹤摇了摇头,“但关键是要让母亲相信你是安全的,她才肯出来,否则我们没有办法。”

  “嗯,有烛印殿下,有你,应该足够了吧?而且我应该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弱小。”

  羽云鹤露出一丝苦笑,“希望羽族长能够对烛印殿下有所忌惮,我也会尽全力保护你的。我会请求父亲望禁地传递消息的。”云小鳞没有和羽岩生活过,他不会了解羽岩是个外人看起来相当正常、实际上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父亲将信息传递进去后,会引来何种有如海啸般的后果简直可以预见,但是他不会因此而迟疑。

  他也觉得,没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机了——

  良久,他又道,“我觉得母亲不该承受那种无端的中伤,尤其在你的身份公布之后——”

  云小鳞点了点头,他知道,如果他的身份公开来,那么星际99.99%的人都会认为星际第一美人朱翎夫人背叛了羽岩,那么她的遭遇便是理所应当。没有人会像羽云鹤和他这样地相信她,他们更相信的是星际哨兵向导繁衍的规律,哨兵向导如果是同属性的量子兽,那么他们生下来的孩子也会是同属性的量子兽。

  云小鳞表情变得凝重起来,道,“不要公开我的身份,我会去查明白的。”他自己也没底,为什么,如何查,一切都没有头绪,但他就像被戴上了枷锁一般,因为自己的出生,仿佛自己的出生带有被判定的原罪。

  羽云鹤握住了他的手,道,“这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强自揽到自己身上!你要记住,我是你的哥哥,不管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的前面!”

  云小鳞不禁浑身一凛,看着羽云鹤的表情不禁有些失控,他能感受到羽云鹤的话是真诚的,对他的关心也完全不是作伪,他不知道羽云鹤是什么时候知道他身份的,但是从开学起羽云鹤对他不同寻常的关注,他便知道他对他的在意。

  在这一刻,他不禁觉得自己胸腔感受到一阵强烈的激动和温暖,那是来自血缘的羁绊,和烛印带给他的完全不同的感觉。这一刻,他忍不住觉得,有个哥哥,真好!而且他的哥哥还这么好看,这么厉害!

  云小鳞一时对原婷学姐的长鞭也没法,想到小童给他说的,觉着原婷学姐也是女性哨兵,说不定也会喜欢金银石加石枯草的手链。虽然他知道大家也都是随口说说,并不是真卡着他让他给他们人手制造或改良武器啥的,但是那么多赤焰石都放在了他这,总觉得有种占了很大便宜的感觉。

  不过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相信自己肯定能成为一个厉害的大训导师,到时候帮他们制造武器肯定不成问题。他又制作了条金银石手链送给了原婷师姐。

  这几天,云小鳞总觉得烛印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哀怨,还以为是因为他忙着制作手链、处理材料冷落烛印了,可是想想又不是啊,虽然现在皇帝陛下理由都没有就解除了烛印在帝都星的很多行政职务,但是烛印自己的事情也像挺忙的,两人早就习惯了各自忙碌的状态。

  尤其现在开学后两人更是还要顾着功课,就更没啥冷落不冷落的说法了。这天早饭,云小鳞特意做了烛印最爱吃的虾饺,小心翼翼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被云小鳞这么一问,烛印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般,越不显示自己的委屈了,“我听说你给羽云鹤、原婷、叶仪、袁蛛几人都送了礼物——”哼,却没有我的!

  云小鳞这才恍然大悟过来,觉得为啥时间越长,他越觉得烛印其实像个小孩子般呢——不管在人前表现得多么成熟、自律、强大,在他面前总是毫不掩饰,永远像个大小孩一般,却又毫无顾忌地站在他面前,替他阻挡着外界的攻击和中伤!

  云小鳞觉得自己肯定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拯救了银河系,才换来如此一人对他倾心相待。原先他以为他要为之奋斗很久甚至不能强求的目标,竟然就在他唾手可及之处,这样的惊喜,实在是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的惶恐,觉得自己要怎么努力都不够。他要成长为一个和烛印足够匹配的大训导师!

  不管他是什么出身,他的性别,他的样貌和天赋,都让全星际的人无可置疑的足够和他们的第一皇子殿下匹配的大训导师!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也想用赤焰石给你武器升级,不管殿下的武器品级肯定很高,叶仪学长和袁蛛学长的要简单些,就先拿来练手了。”

  烛印听见云小鳞的解释顿时心里舒爽了很多,可还是没改颜色继续问道,“那羽云鹤的戒指和原婷的手链呢?!你竟然会给一个异性送一条手链!还是背着我!这实在不是一个有着雄性的雌性应该有的行为!”

  云小鳞每次听到烛印称呼他为他的雌性,他都会感到大囧,他明明是个男人,为什么要被当作雌性!虽然烛印殿下每次称他为他的雌性让他觉得还是很有种诡异的满足感的说,他喜欢这种被拥有的感觉!

  啊,云小鳞觉得越想越羞耻,摆了摆自己的脑袋,烛印瞧见他神情还以为被他说中了心虚呢,刚刚舒爽点的心情又不太美妙了。

  云小鳞忙道,“羽——呃,哥哥的武器是天丝薄剑,原婷学姐的武器是长鞭,我现在都没法用赤焰石给他们升级,上次他们将赤焰石都让给我了,想着怎么也要送份礼物才好。再说,羽学长也是我的哥哥,还救了我一命,送他一个储物戒指再正常不过了。”

  听了云小鳞的解释,烛印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了,不过很快就摆正自己的立场占据制高点道,“即使如此,你也应该和我说。你是我的雌性,我们之间不应该有相互隐瞒的。”

  云小鳞连忙点了点头。

  “还有,那手链我也要一条!”

  云小鳞大囧,将金银石手链的原委给烛印说了,那是给女性哨兵的东西,烛印还是不屈不挠道,“反正你以后制作的东西都要送我一份!”他要储存到自己的百宝箱里。

  两人吃完早饭一道去了学校,现在学院里的学生对他们俩同进同出早不稀奇了。

  到了教室,还差一会上课,朱丸好久没见着他,特兴奋地到和他八卦道,“小鳞,你知道吗?我们学院来了个级——级大美人!也是四年级!”

  云小鳞不太感兴趣,在他看来,再美的美人也不会有烛印殿下和他哥哥美——

  朱丸虽然没引起云小鳞的兴趣,还是一脸兴奋道,“听说这美人天赋能力也十分厉害,还和烛印殿下一个班!今天才来上课!”

  云小鳞奇怪道,“第一军事学院接受半道转学过来的学生吗?”

  朱丸道,“那人听说好像是启明亲王的养子,不知道怎么突然心血来潮想到我们学校读书了——”

  “启明亲王?”

  “嗯,皇帝陛下的皇长兄,也是原来的皇太子,后来烛印殿下因为国师的预言被封为第一皇子后,先帝便将帝位传给了如今的皇帝陛下。启明亲王便也到了应龙星系南端的小朱雀星系居住。”

  一旁的元圆也插道,“我小时候都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早上我看见他了,这人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

  云小鳞心里也没当回事,心道第一军事学院卧虎藏龙,启明亲王的养子也不算啥特别的,直到中午在食堂看见这人时,现竟然是在野外实践训练的无云星,最后看见的那个漂亮得妖异、而且想要杀死他的人物时,他才意识到事情好像大条了。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