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0

  5o

  那人仿佛有着异于常人的感官,在云小鳞离他相当远、被淹没在人群中不可能被注意到的时候, 那人却仿佛瞬移般出现在了他面前, 纤长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一脸颠倒众生的笑道,“小可爱, 在这见到你可真高兴——”

  云小鳞觉得这人给他的感觉很诡异,前一刻能对他如沐春风地笑着, 下一刻就能伸出尖锐的利爪戳进他的心脏要他的命, 他看见他都觉得有种浑身不寒而栗的感觉,带着明显的忌惮。

  他打开那人的手, 一脸敌意道,“我和你没那么熟, 不要随便动手动脚!”

  那人惊讶地瞧着自己的手, 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 瞧着云小鳞离开的背影轻轻笑道, “呵, 可真有意思,这么短的时间小家伙竟然变强了——”

  这时这人身边的几个狗腿子上前道, “凌少爷, 这人就个在烛印殿下面前卖笑的货色,离了烛印殿下屁都不是, 您何必纡尊降贵和这种人物接触, 真是脏了您的眼——”

  被叫作的凌少爷的凌千夜看似不经意地瞧了身边人一眼, 眼里闪过一丝不明显的杀意, 却让那人心惊肉跳了一下, 他听似温和的声音没有起伏道,“哦?!是嘛?以后如果我再听到这种话,你们的小命就别想要了——”

  那献错殷勤的狗腿子一个激灵,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身体抖,一下子竟没出息地瘫倒在地,仿佛经受了天大的恐吓一样。不是他太没出息,天知道他感受到了怎样的一种恐怖威势!天啦,他以后再也不敢在凌少爷面前再多说一句话了!

  这时烛印已经到食堂和云小鳞混合了,凌千夜远远瞧着云小鳞打好了两份饭,其中一份递给烛印,云小鳞故作一副好像因为对方迟到生气的模样,而烛印则俯低做小逗云小鳞。

  凌千夜不禁微微眯了眯眼,脸上是一副近似迷惑又似好奇的神情,好像想要再追上去,他觉得那小家伙身上总有一股诱惑着他的气息,可是他身边的烛印,帝国的第一皇子殿下,呵,那精神体还真是强大,竟然连他都不得不忌惮三分!

  凌千夜心有不甘但已经不敢轻易上前招惹,转身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身边的狗腿子早帮他把饭打好端了上来。他挑拣着里面的肉食吃,完美地避过了所有的素菜。时有女生偷偷地瞧他,被他现了便回以一个如沐春风般的笑容,顿时引起惊叫一片。

  朱丸跟在云小鳞身边,觉得自己当两人的头号大灯泡实在是太难受了,谁让一下课元圆就没义气地找羽学长去了,王蓝现在可是一年级新生里特受人欢迎的花蝴蝶,每次下课就有很多人来找他,朱丸自然也不愿意凑一堆。

  本来以为云小鳞是一个人的,结果还是被大虐特虐,他在心里誓,以后再也不跟在两人身边被虐狗了。他眼神四处乱转,瞧见了比王蓝还花蝴蝶作派还人格分裂的凌千夜,不禁好奇道,“殿下,您以前见过凌千夜吗?按说是启明亲王的养子,您大概应该接触过吧?”朱丸觉得自己真是好奇害死猫的典型,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当一个存在感十足的电灯泡都在所不惜。

  烛印对关于凌千夜的事一点都不感兴趣,冷淡道,“没,不认识。”好像凌千夜在他看来就是不值得花费心思关注的人物一样。

  云小鳞心道果然他的殿下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不过凌千夜这人还是让他有几分不喜,晚上回去他们的房子时,他将凌千夜莫名其妙出现在无云星并偷袭他的事给烛印说了,羽云鹤的伤便是他弄的,而这人现在出现在他们学校,还摇身一变成为了启明亲王的养子,云小鳞将自己心中不好的预感也一并说了出来。

  烛印听到凌千夜这人竟然想偷袭云小鳞整个人当时脸色就黑了下来,心里顿时将这人拉上了黑名单,想着如何报复回去,云小鳞瞧他反应便知道他的想法,他钻进烛印怀里拍了拍他的背道,“我和哥哥商量后觉得这凌千夜绝对不简单,他的背后肯定有更大的阴谋,我们不宜打草惊蛇。你不要冲动!”

  烛印深吸了口气道,“我不会允许任何试图伤害你的人还能安生存在!不过我答应你不会轻举妄动的。”

  云小鳞心里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抬起头亲了亲烛印的嘴唇,试图转移注意力道,“殿下,你陪我上星网到星海掘沙拍卖市场看看好不好?我想找几样难见的材料。”

  烛印瞧云小鳞这样软言软语求他的模样,自是再受用不过地应了下来。

  星海掘沙是全息星网上最大的拍卖市场,也是布依师傅和小童的熟客户,云小鳞制作好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直接给星海掘沙寄卖。

  上次小童给他寄过来了一堆材料,但是一些少见的还是得自己去找,星海掘沙拍卖市场材料齐全,即使再少见的基本上都能找到。虽然云小鳞手头的材料也并不是都研究透了,也不那么急去找那些不常见的材料。

  但他老早就想见识一些星海掘沙拍卖市场,就像女人对大型综合商场购物有种奇特的热情一样,云小鳞一想到那里有各种材料,不管是原材料还是大师处理的成品,就心痒难耐。再说他和烛印殿下一起去的话,他觉得他们像约会一样,真是令他感到激动的事。

  两人洗漱完后一块躺床上进入了全息星网,先去布依师傅的店里请了假,找到小童结了金银石手链的钱,小童和他得意洋洋道,“你不知道,那高主管原本还只想给我5o万信用币一条呢!说着金银石和石枯草都不是价格太昂贵的材料。我硬是不干,先给了他五条试卖看看市场效果。”

  “结果你不知道,那些买回去的都反馈说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能很大缓解他们精神力的躁动,感觉精神力增长更快了,使用也更流畅了。现在我可是给高主管一百万信用币一条都供不应求!”

  云小鳞一听到5o万信用币一条就很高兴了,没想到小童竟然帮他争取到了1oo万一条,而且市场反响效果还这么号,顿时心中激动将小童抱起来转了一圈,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小童,你可真棒!”

  小童脸上升起一阵可疑的红晕,竟然害羞了,道,“是小鳞你制作的东西本来就值这个价!”

  一旁烛印一把将云小鳞揽在怀里不太高兴道,“在外面怎么也该矜持点!”

  云小鳞也没心思管太多,心里呱啦呱啦算了一通,上次给了小童能有一百余条,算下来能有一亿以上信用币了,天啦,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哪能不激动!他转身又吧唧在烛印脸上亲了一口,激动道,“殿下,我以后能挣好多钱了,就算你不回帝都星,我也能养活你!”

  烛印顿时也愣在了那,他没想到云小鳞竟然、竟然当着小童的面亲了他一口,虽然、虽然有些不矜持,但是他觉得好高兴肿么破!他家小鳞为么辣么可爱?!

  云小鳞给小童说了想去星海掘沙拍卖市场,小童高兴地毛遂自荐道,“我带你去,那里我熟!我带你去高主管还能给你打折呢!而且上次金银石手链的钱,高主管说数额较大,现在还没打过来,我们可以在那一次性结算。”

  云小鳞瞧他那副积极的样子,怀疑道,“莫不是你自己想出去玩了吧?”

  小童委屈道,“我还是天真烂漫的儿童呢,本来就是该到处玩耍的年纪,布依师傅每次不让我一个人出去,他自己又常年难得出去一次!”

  云小鳞满头黑线,心道不要拿这幅样子卖萌,明明都一大把年纪了好不好!

  两人一智能到外间找了布依师傅,小童结结巴巴没底气地说也想跟着去,布依师傅抬都没抬眼瞧他们,冷声道,“哼,一个一个都想出去,玩心这么重还能做什么?!各个都是不成器的!去去去,要去就去,别在这碍着我老头子的眼!”

  小童一副蔫了吧唧的模样跟着云小鳞两人出去,等一到外面布依师傅看不到的时候,顿时就跟按了开关一样像只欢脱的羊驼管不住蹄子,到处撒欢东看看西瞧瞧,高兴得不得了,哪还有刚才的一点委屈样。

  云小鳞一把抓住他的小西装的后衣领道,“别乱跑!等会没时间去星海掘沙市场了!”说着设置了定位,三人定时瞬间传送到了星海掘沙拍卖市场。

  星海掘沙位于一处热闹长街尽头,黑色铁木门楣,门脸很高大,门口有两蹲造型奇特的镇兽,看着十分威严,一进去就能看到一溜的侍应守在入口长道两侧,长道斜上方挂着昏黄的灯盏,里面的光线并不是十分充足。

  很快高主管就迎了出来,瞧见走在前面的小童和跟在小童身后的云小鳞二人,特热情道,“哎呀,竟然是小童师傅亲自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小童特习惯地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客气,指了指身后的云小鳞二人道,“今天我带了人来看点材料,高主管要诚意点。”

  高主管立马道,“那当然。”眼神好奇但又克制地在云小鳞两人身上打量了一番,两人来之前变了装,披上了黑斗篷,高主管也瞧不出个什么来。想到那位大师常有的造型,瞧见两人这样也不觉得稀奇,心里倒更加坚定了些猜测。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