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2

  52

  烛印一脸云淡风轻地支付了十个亿, 云小鳞好久都处于没缓过神来的懵逼之中,十个亿啊!十粒种子!天啦!他觉得肯定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对!就在没多久前他还在为他制作的金银石手链挣了一个亿沾沾自喜,转瞬间就为十粒种子出了十个亿!他觉得他脑细胞都快被清空了!

  而烛印殿下这么有钱,为毛云小鳞觉得自己没有抱到金大腿的感觉,反倒觉得压力好大呢?!他心里暗搓搓道果然媳妇太强了身为男人还是很有压力的!他当然从来不敢对着烛印说他是他的媳妇,只敢自己心里想想自我苏爽一下。

  烛印将装着九转仙草的木匣子递给了云小鳞,云小鳞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只现木匣子铺着的一丛枯草上躺着十粒黑不溜秋毫不起眼的种子, 不禁觉得十分失望!花了十个亿买来的种子竟然这么毫不起眼!

  虽然如果能够培育成功一株九转仙草, 基本就是有价无市, 十个亿是根本不在话下的,但是如果培育不出来怎么办?!想想十个亿如果打水漂的话,云小鳞觉得自己就要得心肌梗塞。

  烛印瞧云小鳞一副苦恼的模样, 竟然觉得十分可爱,一时都不想对小家伙说清楚十个亿对他来说压根不算什么!他喜欢看小家伙为挣钱努力奋斗的样子,也喜欢小家伙因为花掉在他看来很多的钱苦恼的模样,他觉得实在可爱极了!于是默默决定不说, 虽然他还是很愿意为自己的雌性花钱的。

  拍卖会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件蓝色流光弯刃, 据主持人罗齐介绍是大师作品,而且用材精良, 起拍价也是一个亿。云小鳞觉得这件武器很中他的意,可是想想自己又不是哨兵, 也不会战斗, 这么好的武器又这么贵, 他看看就得了,如果他实在想要,可以考虑以后自己给自己制作一个。

  果然制作精良的武器还是很走俏的,价格很快就抬到了五亿,不过没有势在必得杠着竞拍的双方,最后这病蓝色流光弯刃以五亿的价格成交,并且是那道清泠声音的主人买走。

  拍卖会结束,云小鳞、烛印和小童准备离开,这时高主管敲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捧着托盘盖着黑丝绒布的侍应。高主管对云小鳞客气道,“这位小师傅实在冒昧,恰好这次拍卖会有贵宾曾是你的客户,从我们这里买过你制作的储物戒指和金银石手链,对您的手艺十分相信。所以让我将他的武器带来,希望您能帮他修复,价钱好说。”

  云小鳞虽然对送上门的生意很心动,但还是老实道,“高主管,不是我不接,只是我技艺生疏,还从来没有修复过武器,只是改造过,接下来恐怕对客户不负责。”

  高主管迟疑道,“那我再问问客人,麻烦小师傅了。”

  “甭客气,送上门的生意我还是很欢迎的,您瞧,”他指了指自己买的东西,“我的开销也是很大的。”

  高主管在一边联系过后,很快又回来道,“客人说不介意,他充分信赖您,还是希望您能帮他修复他的武器。他愿意出一千万的佣金,这一千万我们星海掘沙不会抽成。”

  云小鳞迟疑了下,可是看着眼前白花花的银子还是很心动,他上前看了看武器的样子,是柄十字剑,剑身修长,外表没有什么损害,只是看起来黯淡无光。

  他也没有什么把握,可是在缺钱的时候实在对送上门的生意没有抵抗力,便道,“那我试试,不过我不能保证能够修复成功。”

  高主管喜形于色道,“小师傅肯接下来就很好了。”

  云小鳞和烛印逛了这么久,下线后困得不行,可现九转仙草的种子竟然跟随传送了过来,不由觉得十分神奇,这全息星网好像有的东西能够实时传送,有的却不能,他的材料和接的那笔需要修复的武器,都需要星海掘沙给他寄过来。

  不过在云小鳞印象里,好像那些能够实时传送的物品的确都不是凡品,云小鳞又打开看了看木匣子里的种子,觉得还是十分平凡无奇,将木匣子丢在自己储物戒指里,准备倒头就睡。

  烛印下线后却还十分精神,翻身覆在他身上,一下一下啄吻他的唇,云小鳞困得不行,在被挟制的有限空间内扭动蹭来蹭去并伸出胳膊想将烛印推开,却将烛印撩拨得越兴奋起来。

  云小鳞睡得云里雾里,烛印一个人还能兴致高昂地抱着他亲了又亲、蹭了又蹭,哎,他觉得自己真想早点将自己的雌性娶回家,这样他就能真正完全拥有云小鳞了。哎,这时候他就觉得时间怎么过得那么慢!云小鳞竟然都还未成年!

  第二天云小鳞和烛印早早起床去学校上课,第二节课下课时收到通知让去校长办公室一趟。云小鳞一头雾水,想不到校长找他有什么事。

  校长办公室位于学校西北角的一栋白色圆楼内,离云小鳞的教学楼还有点距离。云小鳞内心还是很尊敬贝伦校长的,大概是出于对校长这一身份本身的尊重,除了在学校重大典礼上能看到贝伦校长的身影,和每次贝伦校长冗长的讲话大家昏昏欲睡的场景,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贝伦老头身为第一军事学院的校长最大的作用是什么。

  感觉贝伦老头每天只是逛逛校园,每次只是表一些令学生昏昏欲睡的讲话就可以了,这个校长当得简直不要太容易。

  即使如此,现在贝伦校长要见他,还是足以让他感到奇怪和忐忑。

  敲开校长办公室的门,贝伦校长笑眯眯地让他坐下,一脸慈祥和蔼道,“小鳞啊,你在学校里的学习生活还习惯吧?”

  云小鳞点了点头,贝伦校长又说了一堆看似很关心实则无意义的废话,他心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觉得自己和贝伦校长好像没这么熟吧,也没有什么关心他的长辈和贝伦校长这么熟啊。他可是知道烛印殿下和元圆可都是经常被贝伦校长这么关照的,问候一堆看似关心实则无意义的废话,每次他都会幸灾乐祸在心里默默为两人点蜡。

  “你星期三、星期四下午没课,平常没什么安排吧?”

  云小鳞点了点头。

  “你们到四年级的时候,优秀的学生就可以选择导师了。不过燕老很中意你,觉得教授学生嘛不如趁早,让你周三、周四下午就到他那跟着学习。”

  燕老如今虽然已经基本上不在学院上课了,但是对于训导系的学生来说,燕老的大名无异于如雷贯耳,基本是训导系活化石般泰斗般的人物。

  乍然听到云老要收他为学生,云小鳞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懵懂问道,“燕老不是早已不再授课了吗?怎么会想要收我为学生?”

  贝伦老头心中感叹这小子真是珠玉在握而不自知啊,难得一遇的好苗子,也难怪燕老要先下手抢人了,毕竟这小子精神力也已具形,精神力潜力巨大,等到精神力训练系那些老头反应过来时,恐怕就没那么容易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这也是燕老急着先下手的原因。

  虽说十六七岁精神力具形的小孩还是少,不过也不是没有,但是像云小鳞这样特殊的情况,明显另有缘由。但是装糊涂一直是贝伦老头的强项,不知为不知,知之也不知,他一生的宗旨都在教书育人,如何将一个好苗子培育成对帝国有用而高尚的人才,是他毕生的追求,至于其他,都不在他关心之列。

  贝伦老头没有回答在他看来再明显不过的云小鳞的疑问,只是反问道,“哎呀,你这小子难道还不愿意让燕老作你的导师么?”

  云小鳞当然不敢担这个有眼不识泰山的罪名,燕老在训导系泰山北斗般的地位,多少在帝国身居要职的高官政要都是他的学生,多少训导系的学生都十分仰慕他,他敢有这个想法,真怕别人的口水淹死他。他连忙摇摇头,道,“燕老能作学生的导师,是学生的福气,学生当然十分愿意。不过学生在星网上拜了一个师傅学习处理材料,不知道有没有影响,会不会显得对燕老不尊重?”

  贝伦校长心下一惊,暗道谁下手这么快!面上却是不显道,“当然不影响,你这都是什么老古董思想了?!老师什么的,难道还能只有一个?!你想想你从小到大读书是不是都有很多个老师?再说,你在星网上拜的师傅是学习处理材料,跟着燕老是学习训导精神力,两码事!”

  云小鳞很难见贝伦校长一本正经说这么多话,觉得贝伦校长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便高兴地应了下来,不过想着自己还是得跟布依师傅说一下,免得那个脾气古怪的老头不高兴。

  贝伦校长交待道,“你每周三每周四下午到天巽院找燕老就可以了,小子,珍惜机会好好学习,前途无量!”

  云小鳞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嗯,我会的!”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