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3

  53

  晚上云小鳞回去和烛印说了这事, 烛印一脸一言难尽地看着他, 道,“瞧这架势, 燕老应该也是将你当作关门弟子的态度对待——”

  云小鳞一脸大惊,“贝伦校长不是这么说的!布依师傅知道了会不会很生气?!”

  烛印安慰地摸了摸他的头,“重点不在这——”

  云小鳞一脸疑惑。

  “宝贝, 你应该知道, 母后也是燕老的学生。”

  云小鳞还是没反应过来地一脸懵逼。

  烛印叹气道,“相当于你就是母后的师弟了, 嗯, 但你是我的雌性,这辈分有点奇怪——”

  云小鳞耳朵变得有点红, 为什么他会觉得有点奇怪的羞耻感,不对不对, 这没啥好羞耻的, 他灵机一动找到一个充足的理由道,“嗯, 只是学生而已,一点也不影响的, 好多老师教过父母又教儿女, 这也不稀奇——”

  烛印瞧云小鳞绞尽脑汁辩解的样子不禁觉得十分可爱, 只手捧住他的脸就要吻上来, 云小鳞一看就要糟, 这么一来他得错过上星网的时间了, 布依师傅肯定要生气的。

  他艰难地推开烛印道,“现在我得准时上星网去找布依师傅了,最近老迟到,布依师傅很不高兴,而且今天还要说这事。”

  烛印知道那老头脾气古怪,但是是个真有本事的,瞧云小鳞一副忐忑的样子,也不忍强迫他,只是故作可怜道,“那晚上你得好好补偿我——”

  云小鳞一时心软应了下来。

  上了星网,云小鳞怯怯懦懦给布依师傅说了燕老给他做导师的事情,布依师傅抬眼瞅了他一眼,阴阳怪气道,“哟,你这小子真是运气不错啊,连燕文这样的大师都要收你当学生——”

  “瞧你这样子,怕不是以为老头我这么小气,不允许别的大师教你啊?!哼,燕文只是你的倒是而已,我可是你的师傅!再说那老头和我完全是不同的领域,也不知道你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

  “哼,还愣在那做什么?!别以为你现在能制作出几个储物戒指、几条手链就了不起了,差得还远呢——进去让小童将制作武器的资料传你,你自己好好学,不懂的问小童。”

  云小鳞连忙应下便进去找小童了,上次在星海掘沙他还接了一笔十字剑修复的生意,这几天也该收到寄过来的实物了,既然答应了下来,还是得尽力修复好才是。

  一般都是小童教他,不管是材料的处理还是不懂的地方,他一直都觉得是自己的段位还低,小童教他就足够了,他不知道的是,小童是布依师傅的人工智能,很多时候云小鳞不懂的地方都是布依师傅通过小童亲自给他解答的。毕竟,就算小童的人工智能再高端,但是能从云小鳞犯的错误和迷惑中给他启,这种极具人性化和需要经验的事情,小童做起来还是效果不那么好。

  毕竟以人工智能的程序而言,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他才没法理解为什么人类会犯错误。

  开学后,云小鳞很快就进入了十分忙碌的生活,上课、上星网学习、找燕老学习,周末还是继续去百兽园,即使现在去百兽园的工资对他来说已经不算高了,但是呆了一学期,他也很喜欢和他照顾的那些动物相处的感觉。

  而且自从将小灰和大花从无云星上带回来后,云小鳞一直没啥时间陪它们。他在自房子的院子里给他们搭了一个小木屋,或者它们高兴的时候也可以到房子里过夜。不过小灰和大花很喜欢黏着云小鳞,但是十分惧怕烛印,到房子里过夜的时间都是少数。

  但是它们很喜欢跟着云小鳞到百兽园,它们很喜欢那片湖,也很喜欢找湖边温顺的动物玩耍,每每这时,云小鳞就觉得这两个小家伙不会是想念无云星上的那个元星湖了吧?!当初他没能考虑那么多,只是单纯地救了小灰后,小灰便认它作了主,再加上又是学校任务,他便将两个小家伙带了回来。

  可是两个小家伙大概到底还是会想念它们长大的那个地方吧?每每想到此,云小鳞不禁还蛮心疼两个小家伙,便尽量多带它们两个出来放放风。沿着学校外面那条河放风的时候,也会遇到许多出来遛宠物兽的人,大花和小灰这时候就会好奇地凑上去,因为纹叶兽奇特的安抚作用,遇到的宠物兽都会很愉快地和他们一起玩耍。

  这段时间,云小鳞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不管是到百兽园兼职,还是带大花和小灰放风,或者到学校上课,他都能感受到一股如影随形的视线跟随者他。

  他能感受到这股视线盯着他的那股子奇怪的热情,在学校的时候这股视线要收敛一些,但也没有消失,好像没有太大的恶意,但是藏在暗处的视线总归让他有那么些不习惯和猜疑。但每次他有所动作时,那道暗处的视线好像就那么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云小鳞心道这人好像还是个高手。

  这天,羽岩像往常一样固定的时间从兀古斯山壁飞下进入飞羽族禁地,结果和往常不一样的是,那里空无一人,那个十六年如一日在里面等着的那个人不见了。

  羽岩顿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心慌,觉得整颗心脏仿佛都被提到了嗓子眼,精神力顿时不受控制地暴动起来,他像疯了一般在朱翎寻常活动的不大的范围内寻找着,并释放出自己愤怒而恐惧的量子兽在空中翱翔搜索着,要知道哈门斯鹰在高空中的视力也是很好的,这样能让它们容易地搜索地地面上的猎物。

  过了很久,羽岩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朱翎从禁地逃出去了。

  他一直知道,如果朱翎拼尽全力,飞羽族禁地是拦不住她的,若不是他一直以那个孩子的信息作为要挟,朱翎又怎么会如此甘愿被关在这里。

  如今,这个孩子到了第一军事学院,又被第一皇子殿下瞧上了,肯定是有人将消息传了进来,朱翎才逃了出去。而能将消息传进来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个而已。羽岩不禁眼中闪过一丝浓重的戾气,即使是他的兄长,即使是他的儿子,将消息传进来让朱翎逃了出去,他也不会轻易原谅的!

  初时的暴动和慌乱很快被冷静地分析取代,知道朱翎最可能的去向,羽岩冷静了很多,他想他也有必要去一趟贝2星球了,见识一下那个活蹦乱跳、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的野种。

  这天烛印在学校里的社团有活动,云小鳞便一个人先回去准备把饭做好。出了学校在房子附近的那间咖啡馆附近,羽岩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脸上没什么表情道,“我想和你聊聊。”

  云小鳞觉得这一出简直十二分的惊吓和恐惧,羽岩竟然这么突然地出现在了他面前!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知道他肯定要见到羽岩的,但不是现在他还弱小的时候。

  羽岩这样突然满身戾气出现在他面前,明显就没什么好事。可是羽岩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冷厉道,“趁我现在还能和你好好说话的时候,不要让我对你使用暴力。”

  云小鳞觉得自己都快有点木了,心里巨大而强烈的各种情绪搅得他脑袋有点木。他以为他见到羽岩会十分痛恨,痛恨是有,但明显抵不过心里的惊吓和恐惧。

  两人进了咖啡馆,选了个隐蔽的位置,云小鳞这时还能想到上次和他哥也是在这间咖啡馆相认的,他觉得这间咖啡馆应该改名叫谈心屋。云小鳞摆了摆脑袋,觉得现在还能想七想八的自己也是蛮牛的,大概这也是他大脑的一种应急机制吧,让他看起来不那么难看,至少面上显得十分镇定,嗯,十分对得起未来第一皇子妃的场子!

  两人坐下后,羽岩点了杯特浓的黑咖啡,他连喝一口的耐心都没有,直接道,“朱翎有没有来找过你?!”

  云小鳞一时有些愣。

  羽岩不耐烦道,“你母亲!”

  云小鳞脱口而出道,“最清楚她在哪里的人不应该是你吗?!”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羽岩这么满身戾气来找他,应该就是为了他母亲,看来他母亲应该离开飞羽族禁地了,而羽岩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他哥没给他说过这事,看来除了羽岩,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但是他哥应该是有所动作了,他母亲才从里面逃了出来。他不禁觉得他母亲除了是星际第一美人,大概也是个厉害的角色,要不然也不会能够逃出飞羽族禁地,还让羽岩找不到。

  羽岩满脸黑气,仿佛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精神力不要暴走,但周身的气势十分渗人,很多推开玻璃门准备进来的人一眼就注意到了他们,又迅退出去了。

  云小鳞顶住羽岩的压力,努力让自己显得不要那么怂。

  羽岩语气不那么好道,“没想到你还这么牙尖嘴利?!呵,你不说,我也自有办法将朱翎逼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