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4

  54

  云小鳞心中跳了一下, 还没反应过来,现自己便被羽岩周身的黑色气流裹挟进去, 仿佛瞬移般两人便从咖啡馆消失,出现在一条偏僻的小巷中。羽岩一把卡住云小鳞的喉咙,将他抵着墙提起来。

  惊慌之下云小鳞的量子兽不受控制地跑了出来,朝着羽岩悲鸣嘶吼, 可是小白体型太小了, 那模样看着一点都不威风, 反倒显得十分可怜。

  羽岩看见小白时, 眼里滔天的怒火和恨意铺天盖来, 量子兽也愤怒地扑腾而出,俯冲而下眼见就要一记利爪向小白袭去。

  云小鳞此时感受到两人之间有点让人绝望的差距,果然身为帝国上将的羽岩的实力是现在的他无法企及的,他觉得自己今天不会这么悲催就要交待在这里吧。瞬息之间, 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涌过许多遗憾, 他还没有成为第一皇子妃,他还没有真正地属于烛印,他还没见过他的母亲,如果有机会,他愿意对他的哥哥再温柔一点。

  还有小金蟒还在沉睡,他都没来及将九转仙草培育出来,还有大花和小灰, 还有布依师傅, 还有好多好多人, 一时间他对羽岩不明显的痛恨又变得强烈起来。当初这人将还是婴儿的他在冰天雪地里扔到孤儿院门口,现在又毫不在乎地想剥夺他的生命,现在他倒更愿意接受眼前这人和他没有丝毫血缘关系。

  就在这时,沉睡的小金蟒感受到云小鳞遭受到巨大的威胁,强迫自己苏醒过来,瞬间膨胀到两三米长,扑过去将羽岩的哈门斯鹰撞开,但身体却不小心被哈门斯鹰地利爪撕开了一长条口子,屡屡白光泄出,膨胀大的身体迅缩小直至再也支撑不住消失,又回到了云小鳞识海里昏睡了。

  云小鳞知道这下小金蟒是真的受了更重的伤了,心里更是焦急不已。

  羽岩看不见小金蟒,瞧见自己的量子兽被弹开,还以为是小白的能力,不禁冷笑道,“呵,还看不出你这个不中用的量子兽还有点能耐——”说着手下越用力仿佛要将云小鳞置于死地一般。

  云小鳞顿时觉得自己完全喘不过气,脸色涨得紫红,心道自己今天大概真要交待在这了。

  这时,一道人影迅闪过,一柄利刃向羽岩击来,羽岩放开了云小鳞,瞧见来人时眼里却闪过了一丝失望。

  云小鳞扶在墙上大口地喘气,小白也凑到他身边蹭着他仿佛在寻求安慰,他摸了摸小白的头,将它收进精神识海,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得救了,瞧见救下他的人竟是凌千夜,心里是不可谓不惊讶的。他觉得这凌千夜像个神经质似的,突然出现在无云星,莫名其妙就想置他于死地,如今却又莫名其妙救下他。

  羽岩脸色不善地盯着凌千夜,道,“凌公子竟要坏我的事?!”

  凌千夜不以为然道,“怎么说这个小家伙也算我的师弟呢,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羽岩像是一杆戳到底,今天不达到自己的目的誓不罢休,一点也没有以大欺小的不好意思,迅向凌千夜攻过去。

  虽然凌千夜不敌羽岩,但是在羽岩手下也能走个几百招,羽岩没料到这小子这么难缠,怕生出不必要的事端,将哈门斯鹰召回自己体内,临走时对云小鳞面色不虞道,“如果朱翎不出现,我还是会找上你的!”说着瞬间消失在了小巷内。

  云小鳞这时才认识到羽岩身为帝国上将的真正实力,尤其在他看来,这羽岩还像个疯子!他觉得自己惹了个□□烦!也不对,这麻烦也不是他惹的,是他出生就有的,他又能有什么办法!但是他还不希望这么早死。

  他看了下有点狼狈的凌千夜,扭开头有点不情愿道,“谢谢你!”向曾经试图杀死自己的人道谢,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凌千夜倒是没在这个羽岩的问题上多作探究,只是撩了撩自己的长,调笑道,“哈,那小鳞能以身相许吗?”

  云小鳞顿时气结,直言道,“我有恋人了!”

  凌千夜嬉笑道,“我不介意——”

  “我介意!”云小鳞怒道。

  “切,一点诚意都没有——”

  云小鳞不想再理他,两人出了小巷,云小鳞愤愤往自己房子里走去,和凌千夜分道扬镳。

  凌千夜瞧着云小鳞恨不得迅逃走的身影,微微眯起了眼,笑道,“呵,这可真有意思——”

  云小鳞回到房子时,烛印早已坐在沙上等着了,看起来身体有点不舒服的样子。瞧见云小鳞进来的模样顿时唬了一跳,满脸担忧道,“你这是怎么了?!”

  虽然云小鳞觉得很丢脸,但还是一五一十给烛印说了。烛印听后脸色黑沉如水,冷声道,“没想到这羽岩竟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动我的人!”

  说着将云小鳞紧紧抱在怀里,好像十分后怕一样,“对不起,我没能在你身边。”

  云小鳞将脸埋在烛印胸前,顿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股委屈一样,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声音都有点哽塞道,“和你没关系,是我太没用了。”

  说着从烛印怀里抬起脸,担心道,“我看你脸色不好,身体不舒服吗?!”

  烛印摇摇头,“没,大概是下午训练太过了,没事的。”

  云小鳞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晚上云小鳞上了星网,小金蟒这次受了重伤,他实在很担心,他希望能尽快将九转仙草培育出来。上次得到九转仙草的十粒种子后,云小鳞便送了五粒给布依师傅,他这时倒没想着一粒种子一亿的价格,一来想着是他给他师傅的心意,再来他觉得布依师傅来培育九转仙草的种子成功率应该要比他大很多,这样也不会太浪费。

  小童告诉了他九转仙草的培育方法,因为历来培育成功的先例少之又少,便建议他按照两种方式先培育两颗,一颗按照常规的方式,种植在土壤里,严格控制水、土壤、温度等条件,并定期用精神力温养;另一种则是培育在他的储物戒指里,因为他制作出的储物戒指和平常的不一样,卖出去的要用白星石作为能量支撑,但是他自己留着的只需要用精神力作为锁钥便可以了。

  布依师傅觉得他的储物戒指可能和他的精神力有相通之处,将九转仙草的种子放在里面培育也不失为一种方法。当然布依师傅没有提出来的,其实九转仙草的种子在精神识海里培育效果最好,只是要将种子放在精神识海培育,基本是常人做不到的事,他便没有提出来。

  将小金蟒遇到的意外给布依师傅和小童说了,布依师傅顿时脸都变黑了,恶声道,“到底是谁竟然敢有人欺负我的徒弟?!”

  云小鳞瞧他师傅这么护着他,不禁觉得心里十分感动,虽然这怪老头平常看着脾气怪了点,但对他还是很好的,也很护着他。他都跟着布依师傅半年多了,虽然还从未在现实中见过面,但也不影响两人间的师徒之情。

  云小鳞也不知道布依师傅到底住在哪,觉得他说了布依师傅也不能做啥,也不会对他带来什么危险,再加上他觉得给自己师傅坦白自己身世也是应当的,便一五一十将他和羽岩的关系说了。

  良久,布依师傅又恨又叹道,“原来我还当飞羽族族长羽岩是个人物,没想到竟是个十足的蠢人!自己孤陋寡闻、愚蠢浅薄就罢了,还这般对待自己的妻和子,真是天底下没见过比他再蠢的蠢人了!”

  云小鳞一时没回过神来,讷讷道,“师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布依师傅难得耐着性子解释道,“就算羽岩和朱翎夫人量子兽都是飞羽族,你的量子兽的白兽族,但也不能完全排除你就不是羽岩的孩子。虽说十分罕见,但也不是不可能,有一种叫作隔代遗传或者返祖现象,只要你父母往上的直系血脉的量子兽有白兽族的,从理论上而言你的量子兽具形为白兽族并不是不可能。”

  “而基本上你父母往上的直系血脉的量子兽是不可能没有白兽族的,毕竟整个应龙星系也只有三大种族而已。只是现在基本上99.99%子女的量子兽具形,都会是父母一方的量子兽种类,毕竟父母的影响是最直接最大的。只是不知道竟会因为这个,人们竟然就忘记了这种可能。”

  云小鳞并没有因为布依师傅的话高兴点,反倒越低落到,“我、我倒希望我和羽岩真没有啥关系,这样我恨起他来也没啥心理负担——”

  布依师傅瞧他一副愚不可及的神情又痛又怒道,“你怎么也这么蠢?!就算羽岩是你的生身父亲,他从未养过你、也从未认过你,视你如仇人般,那是他愚蠢、自作孽,你又何必自缚其中?!该如何便如何,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可没你这么拖泥带水要犯蠢的徒弟!”

  “原来我还不知道你的量子兽是怎么回事,应该是你出生后就被羽岩封印住了,在野外实践基地又遇到什么刺激将它激了出来,你的小白也要记得好好温养!这可是你以后处理材料的大法宝。”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