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5

  55

  布依师傅从未和他说过这么多话, 云小鳞一时都有些不习惯,不过和布依师傅话里的意思比起来,他也顾不上这些细节了。照布依师傅的意思, 羽岩实际上很有可能是他的生身父亲, 可是身为飞羽族族长, 即使他的量子兽属于白兽族, 为什么却没有给过他母亲和他机会,都没有试图去寻找过证明?!直接将他母亲关在了飞羽族禁地,将他丢在孤儿院, 将他的量子兽封印,就是他全部的所作所为。

  这样看来小白肯定在他刚出生时就出现了, 只是羽岩将他封印住了,上次在无云星的石窟遇上岩浆巨兽,小白又被激出来,只是身形近乎和刚出生一般大小, 几乎没有长过。不过好在月亮石、白星石对它都有作用,他手头倒不缺这些。

  晚上下线后,云小鳞又心急难耐地按照小童教的方法开始处理九转仙草的种子起来, 前段时间他一直没敢下手, 但是现在小金蟒受了重伤他等不及了。将种子种在培养皿内, 确保水分、温度、湿度、土壤都达到合适的条件,又毫不吝惜地用精神力全部温养了一道, 期间还用月亮石补充了两次精神力。云小鳞太过专注, 也没现烛印趁他种植温养种子的时候离开了。

  在贝2星球飞羽族的一处行馆内, 还没离开的羽岩坐在小楼窗前,盯着桌子上的照片呆。有时候他都很惊诧到底是如何沦落到如今的局面?!

  飞羽族在三族中都是十分特别的,伴侣几乎都是从一而终,父母与子女之间存在着天然而强烈的羁绊,这种羁绊几乎本能,从出生到死亡都不会改变。而飞羽族的脾性也是十分刚烈的,伴侣如果背叛,几乎就是玉石俱焚的后果。

  而巨鳞族和子女的关系便没那么亲密,白兽族的幼崽长大后对父母的依赖也会淡化很多,而巨鳞族和白兽族就更没有对伴侣忠诚的良好品质了,这种事情都是因人而异凭运气。十个里面九个花心都不是稀奇的事。

  所以当初他认为朱翎背叛他后,他将朱翎关到飞羽族禁地,将那个孩子扔到孤儿院门口,飞羽族的长老虽然认为不妥,但也没有强硬地反对。不管是飞羽族的雄性还是雌性,都忍受不了伴侣的背叛。

  但是如今他坐在这里,知道朱翎离开禁地后,他有可能再也找不到她,他仿佛才能回过头来看他过的这十六年,仿佛空无一片,除了强烈而无用的憎恨,什么都没有,到如今,除了扭曲的情绪和极易暴动的精神力,连那种以前的嫉妒和憎恨都仿佛变得模糊起来。

  他昨天第一次见到了那个长大的孩子,这孩子眉目和朱翎很像,也有点像羽云鹤,现在想起,他竟然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么讨厌这个孩子。但他马上摆脱了这个念头,他觉得他怎么可能不讨厌他?!如果不是他,他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羽岩情绪瞬间陷入极度的混乱和躁动,别人不知道的是,他现在精神力基本很难得到纾解一次,基本都是每次去看朱翎时胁迫她为他精神力进行纾解。

  他的精神力一直就不太稳定,朱翎从飞羽族禁地离开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这段时间都没有向导对他的精神力进行清理疏解,最近使用的药物明显比以往要更频繁了些。

  羽岩难压心中的烦躁,服下了一只缓解精神暴动的口服剂,再抬眼时,只见烛印站在他面前,周身席卷着一股强烈的威压之势。

  羽岩心中咯噔一下,连忙向烛印恭敬地行了礼,面上不露声色道,“不知殿下深夜大驾光临有何事?”

  当初现朱翎不见时他便陷入了疯狂,只想以最快最有效的方式找到朱翎,便马不停蹄地到贝2星球以云小鳞来要挟躲在暗处的朱翎了。只是没想到朱翎竟这么沉得住气,即使他以云小鳞的性命相要挟,也没能让她现身。

  当时的他完全被要找到朱翎的疯狂的执念所攫,完全顾不上考虑这么做可能带来的后果,尤其是烛印皇子殿下的怒火。如今瞧见盛怒的烛印殿下出现在他面前,携带着即使是他都难以抵抗的威势,心中不是没有回过神的后怕。

  烛印没有和羽岩多谈的意思,黑色巨蟒以盛怒之势被释放出来,一个剧烈的摆尾扫到羽岩身上,羽岩瞬间被砸到墙上,墙体顿时坍塌一片。

  羽岩捂住胸口吐了口血,挣扎起身子单膝跪在地上向烛印表示臣服。烛印怒道,“羽族长,你好大的胆子!本殿下不管你和小鳞是什么关系,但云小鳞是本殿下认定的雌性,如果你胆敢有下次,便不会如此轻饶你!”

  羽岩强压住喉头上涌的血腥,低声应道,“臣属不敢。”

  “呵,还有你羽族长不敢的事?!本殿下看羽族长还是将这族长权力交由你兄长羽冬行使,才能让本殿下放心啊——羽族长也不想因为自己不合时宜的举动给飞羽族带来祸端吧?!”

  羽岩心中一凛,虽然如今皇帝陛下因为第一皇子妃人选的事情和烛印殿下有点闹僵的意思,但是烛印身份摆在那,这句话说出来就不是简单的恐吓。即使飞羽族根深蒂固,但是第一皇子殿下想要削其羽翼、动摇其根本也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

  在他难得清醒理智的时刻,羽岩再清楚不过他现在的状态了,的确他现在并不适宜继续再行使飞羽族族长的权力,在他难得理智的时刻,他还不想因为他一人的疯狂将飞羽族带到倾覆之地。

  羽岩心中心思电转,却也只在瞬息之间,没太多抵抗,他便答应了烛印的要求。

  烛□□念还在家中有些失魂落魄的云小鳞,也没时间和他多缠,堪堪泄掉心中不及十分之一的怒火,强压住心中的盛怒和躁动回去,便见到昏倒在实验室的云小鳞。

  烛印不禁心头一震,连忙将云小鳞抱回卧室,通讯给容引让他叫医生。自从和皇帝陛下闹僵后,烛印尽量减少了和容引、熊旯以及属下侍卫的联系,虽然他属下侍卫都是直接听命于他,但是在这种家事上皇帝陛下和第一皇子殿下闹别扭,再加上烛印想让自己在云小鳞面前显得自己真的孤家寡人一点,这一段时间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的。他还蛮喜欢这种感觉的。

  不过这时候顾忌不了这么多。

  很快随从医生接到消息火急火燎从自己住所赶来,瞧见他们的第一皇子殿下焦急地守在他们未来的第一皇子妃身边,恭敬地给烛印行了礼后手脚麻利地给云小鳞诊治起来。

  良久,医生舒了口气道,“殿下,不用担心,云少爷只是精神力使用过度晕过去了,只要好好休息就会恢复。”说着开了一些补充精神力或调养的药剂便离开了,以他多年的行医经验最清楚不过了,像他们殿下这种最担心心上人身体健康的人,没问题也得开一些补充身体营养的药剂出来,要不然他们殿下可不能放心。

  跟随烛印到贝2星球的有一班属从,但是自从入学后,烛印便让他们各自在在贝2星球定居就业,只是收到烛印急令便会最快赶过来。像医生平日就在贝2星球行医,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医术好、价钱公道,来找他看病的客户越来越多,他觉得这种感觉也蛮好的。

  烛印听了医生的吩咐,瞬息之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云小鳞给他说过小金蟒是从小就陪在他身边的,这次小金蟒为了救他又受了重伤,云小鳞定是为了小金蟒才这么拼命地想将九转仙草培育出来。

  他给医生说过小金蟒的情况,但医生从云小鳞身上查不出来,他又要了些最好的药材给小金蟒备着。

  可是现在看到云小鳞因为小金蟒如此不顾惜自己,烛□□里不忍责怪云小鳞,倒忍不住有些迁怒小金蟒起来,可是转念想到小金蟒救了云小鳞,也没法阻止云小鳞尽最大的努力去治愈小金蟒,他能做的也只能是照顾好云小鳞,千万别让这样的事再生了。

  第二天天光大亮云小鳞才醒来,还少有地错过了上午的第一节课。云小鳞也没去学校,准备了早饭在书房里喝咖啡看书等着他。

  云小鳞急急忙忙收拾赶到学校,正是第一节课下课,刚坐到座位上,朱丸便凑到他跟前八卦道,“小鳞,你听说没,飞羽族族长主动请辞飞羽族族长,飞羽族族长们不答应,僵持之下,现在飞羽族族长权力由羽族长兄长羽冬行使了!”

  云小鳞心中十分惊讶,昨天他才看到那人气势汹汹来找他兴师问罪,竟然今天就曝出消息这人要辞掉飞羽族族长之位。这实在是太稀奇!

  不过他也不太关心这人为啥会作出这样的举动,只是担心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会不会又有啥麻烦。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