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6

  56

  云小鳞觉得自己的日子就跟被抽打着的陀螺一样, 一年级下学期的课程比上学期紧张了许多,每天晚上照常要上星网跟着布依师傅学习, 周末要去百兽园,现在日程表上又添上了到天巽院找燕老学习。

  天巽院位于学校的西南方, 从云小鳞教学楼穿过学校中心广场, 大概走十多分钟就能到。天巽院占地比较广阔,但整体楼层不是很高,呈回“凹”字型, 燕老的工作室位于中间的五层。

  云小鳞到了燕老工作室, 被告知燕老正在地下十一层的实验室里。云小鳞又直接坐电梯到了地下十一层,跟着指示牌找到了实验室, 单向透视玻璃门直接打开。

  实验室简洁明了,白灯白墙白色地砖金属设备,没什么特别的装饰。日光灯下, 他看见一个戴着副老花镜的老人站在培养仓面前,不知道在处理什么, 身后跟着两个工作人员。瞧见他进来也没多说什么,就很直接地让他帮着打下手。

  走近了云小鳞才现培养仓里是一只白色鼠兔的量子兽,白色鼠兔看起来有点害怕,缩在培养仓的一个角落,别人一靠近就会浑身抖得厉害,只有燕老才能碰触它。

  白色鼠兔两颗滴溜溜的黑色眼珠不断地四处瞧着, 小鼻子也在不断翕动着不知道在闻着什么。

  云小鳞又四处瞧了瞧, 燕老瞧出了他的疑惑, 直接道,“这个量子兽的主人已经沉睡七年了,在那边的休眠仓里。”燕老指了指实验室角落的一具休眠仓。

  “这样的案例很少见,休眠仓里的主人是突然昏迷的,身体没有病状,也没有受到外力冲击,但是昏迷后量子兽却一直具形在外,无法收回体内。因为这样的案例很具有研究性,便送到我们这里来了。”

  云小鳞觉得有些奇怪,没怎么思考便冲动问道,“这个人是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刺激吗?”

  燕老眼冒精光地看着他,道,“你果然很有天分!”云小鳞有些无语,觉得很容易就往这上面猜啊,只是这得是啥消息足以让人昏迷!

  “这人是收到伴侣在战场上阵亡后的消息晕倒的,这一昏迷便是七年。头三年都是在医院里躺着,后来还不见转醒的迹象,量子兽也越来越虚弱,他的家人便申请将他放在休眠仓,后来又转移到我们这里。”

  云小鳞不禁心里大为震动,他无法想象如果是自己该怎么面对这样的状态。他低声道,“这人和他伴侣的关系一定很好,大脑应激保护才会昏迷吧。是不是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所以不愿意收回自己的量子兽,希望有天看到自己的恋人回来的时候,他能第一时间知道?”

  燕老看了看云小鳞,又看了看远处的休眠仓,叹气地摇了摇头,“他的恋人在小巨鳞星系的战斗中消失在了伽马射线暴里,生还几率为o。”

  云小鳞知道在宇宙中的战争里,尸骨无存的比比皆是,只是多少亲人和恋人,还会抱着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念头,怎么也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

  云小鳞忍不住释放出一点安慰性质的精神力,伸出手指试图摸摸这只白色鼠兔。白色鼠兔懵逼地睁着两颗滴溜溜的黑豆眼瞧着云小鳞,好像是愣住了没缓过神才让云小鳞得逞,等到云小鳞慢慢地抚摸着它的小脑袋,它似乎是感受到很舒服,微微地眯起眼,将自己的小脑袋凑到云小鳞手掌里蹭着。

  周围的工作人员惊奇地看着,心道这还是那只他们都无法靠近的胆小的量子兽吗?!

  燕老欣慰地看着云小鳞,欣喜道,“我就知道,你果然是很有天赋的!”

  云小鳞一脸无奈,心道燕老怎么对他有种迷之自信?!他默默用精神力给鼠兔梳理了一遍,小东西受用地微微仰着小脑袋眯着眼翕动着小鼻子出舒服的轻声。

  “老师,这人身体和精神力都没有什么问题,连你都没有办法将他唤醒吗?”

  “我们训导师,永远只能做到自己能做到的事。虽然我们能够对精神体甚至精神力进行驯化、治愈乃至催化,但也只是我们精神力施加之上的种种驯化的方式而已,我们并不是万能的。”

  “世界上的物质我们可以分为周期性晶体和非周期性晶体,即使到科技展的现在,我们对周期性晶体的了解和运用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可是对非周期性晶体的研究却是不及沧海一粟。而染色体纤丝作为活细胞最重要的部分和十分特殊的非周期性晶体,更是我们知之甚少的。”

  “因而我们可以拥有精神力,拥有精神体和量子兽,我们可以对精神体进行驯化,但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们总会面对无数多的意外。”

  燕老说了一大段,云小鳞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眼里大概明显写着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目光,燕老颇为受用地哈哈笑道,“年轻人,以后要学的多着呢,不用这么惊讶——学的越多,你便现自己越无知。”

  周四云小鳞又跟了燕老一下午。他觉得跟着燕老的时间还是十分轻松的,毕竟现在他才一年级,燕老目前更多是从理念上对他进行教育,并带他见识实验室里许多有研究意义的案例,和布依师傅的教学内容还真是大不一样。

  不过他觉得毕竟都是大师,各有各的妙处。布依师傅的教法就像让他阅尽世间材料,熟悉掌握操作,然后提升自己的层次;而燕老则向直接教他心经,基础功法并不急于一时。当然,一个是驯化材料,一个是驯化精神力,本来也就是有所差别的。

  周四下午从燕老的实验室离开后,云小鳞直接先回了家,烛印早上将他抱在怀里时说晚上想吃烤羊腿和烤肉。云小鳞从星网上网购了烤箱,这东西十分智能,可以直接嵌在厨房的墙壁里,通过遥控按钮关闭,墙壁就能完美地将烤箱遮住,与一般墙壁无二。

  回到家云小鳞将羊腿、肉串、烤鸡放进去,烤个二十来分钟,撒上孜然辣椒粉香料,一股异香飘出,他自己都被馋得口水直流。想想又串了些蔬菜进去烤,虽然烛印不爱吃蔬菜,但是多吃点蔬菜对身体好。

  他听见厨房门的声响,以为是烛印回来了,道,“今天这么快就回来了?收拾一下,等会烤肉就好了可以吃了。”

  他没听见回应,觉得有些奇怪,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站在他不远的身后,看不清样貌。云小鳞不禁吓了一大跳,突然有个陌生人就那么不声不响出现在身后还是很考验心里素质的,他不禁想着自己家的门锁这么不顶事了?!他被吓得失手将手中的金属夹子砸在了脚上,金属夹子烫得云小鳞抱起脚连连叫唤。

  披着黑斗篷的人像比云小鳞还在意似的连忙上前想看云小鳞受伤没,连斗篷都没顾及就那么落了下来。

  云小鳞瞧见对方的样子不禁大吃一惊,虽然隔了这么多年,虽然他只见过她一次,但是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他忍不住失声叫道,“母亲——”来人正是朱翎夫人。

  虽然云小鳞在原来的世界里也有母亲,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也从来都将朱翎夫人当作了自己母亲。

  朱翎夫人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惊慌地瞧了瞧自己早已落下来无法遮挡的斗篷,再戴回去也无济于事。她眼里迅蓄满了眼泪,抬眼看着这个她十七年未见的孩子,嘴唇忍不住抖,却一语也说不出来。

  云小鳞心里一时各种情绪翻涌,眼里也有点反酸的味道,各种有的没的疑问涌入脑海不知该说什么。这时鼻端传来一阵烤肉快烤糊的焦香味,他立马转了身翻转了一下烤箱里的烤肉,然后关掉,给了自己一点缓冲的时间,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试图眨掉眼里的泪意。

  他将烤炉里面的烤肉端出来放在餐厅的桌上,将一时有些失态的朱翎夫人也扶出来坐在餐桌旁边的椅子上,强作镇定道,“刚烤出来的,味道应该不错,要尝尝吗?”

  朱翎夫人也不知脑补了些啥,终于再也绷不住,掩面失声痛哭起来。云小鳞也有些难受,坐到她身边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像安慰小孩子一样。

  朱翎夫人一时也没有能停住的意思,云小鳞心里沉重地叹了口气道,“本来我和哥哥商量要怎么救你出来的,可是没想到你这么快竟然就出来了。”

  朱翎夫人听了云小鳞的话,忍不住抬起头颤声道,“你、你见到小云鹤了?!你们相认了?我、我没有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你们兄弟两个,我都没能照顾好——”

  云小鳞听到他母亲的哭声有些心疼,轻轻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我和哥都不会怪你的。这十七年你过得太辛苦了——你、你想和哥哥见一面吗?”

  “我已经见过了,到贝2星球的第一天,我就找到了你们两个,只是没敢现身。你在殿下身边,殿下能够保证你的安全,但是小云鹤要回到羽家,见到那个人,我见他只会给他带来麻烦。”

  朱翎夫人捧着云小鳞的额头,温柔地吻了一下,将一条项链挂在了他的脖子上,“我现在不得不离开你们回到我的故乡,离开之前能够见到你们很高兴。”

  “我爱你们,我的孩子!”

  刹那间朱翎夫人消失在云小鳞眼前,只见窗外闪过一道泛着光澜的长尾青鸟身影,然后瞬息消散在空中。

  云小鳞久久未回过神来,觉得这一切都显得太过突然而又短暂,心中的波澜还未来及平息仿佛就变成了一片空白。他摸了摸脖间的挂坠,上面仿佛还带着他母亲的体温。他觉得自己就像做了个梦似的——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