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7

  57

  帝都星最豪华的拉米顿酒店套房内, 一个身着坦露、面貌妖异而美丽的妇人半倚在窗前的软榻上,身前的小桌上散布了一叠照片, 上面正是云小鳞的日常起居照,偶尔几张还拍到了小白。

  一位身着黑色西装、面貌普通的男人立在一旁, 微低着头, 都不敢抬头看那妇人一眼,仿佛多瞧一眼就会失了心神一样。

  “夫人,那个女人离开禁地后, 家主便去找了这男孩还威胁了他。根据这男孩的年龄和样貌, 应该是当初被家主抛弃的孩子。”

  妇人艳眸微挑,露出一个蛊惑至极的笑容, 微微上扬的语调道,“哦?!还真是有趣——”眼里微不可察地闪过一道狠毒的光芒,“既然这样, 我还真少不得要送这小子一份大礼呢——”

  她用手指轻轻敲了敲照片,仿佛漫不经心道, “这也算终于给我的奎儿出了一口气——呵,那个贱人生下的孩子还想成为第一皇子妃,真是做梦!”

  说着妇人伸出纤腿嫰足,在男人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轻轻摩擦着,一条颜色艳丽的藤蛇在男人的身体上攀延游走,房间内缓缓弥散着一股惑人心智的味道。

  男人仿佛不受控制般微微抬起头, 眼神迷乱地瞧着榻上妖异而美丽的妇人, 脸上弥漫起一阵诡异的潮红色。那妇人微微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现场的手指往自己的方向勾了勾,男人仿佛再也按耐不住般猛地扑了上去,瞬间将自己衣服撕裂崩开,露出健硕的身躯,热烈地在妇人全身各处顶礼膜拜般亲吻着。

  很快,榻上只剩两具纠缠的身躯,满室弥漫着一股无边口口的味道。

  等到事了,妇人转醒过来,瞧见身边的男人,脸上不禁露出一股嫌弃的神色,冷声喝道,“给我滚——”

  那男人仿佛习惯了妇人冷漠而善变的态度,眼神里带着狂热的爱恋和哀求,却知即使如此也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眼前人的态度,默默拾起早已不成形的西装勉强穿上,狼狈地离开了房间。

  妇人慵懒地抬起身子半靠在榻上,嘴里叼着根烟慢慢吞吐着烟雾,眼神带着放空的迷茫。事到如今羽君都不肯碰她,都是因为那个贱人,若非如此,她又何必沦落到如此饥不择食的地步!可即使如此,她还是要牢牢将羽君攥在自己的手心里,想到羽君,她眼里忍不住露出诡异的难以遏制的狂热来,与方才那男人瞧她的眼神别无二致——

  云小鳞并不知道一场阴谋正悄悄在他身后酝酿着。那天朱翎夫人走后,他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便给羽云鹤传了讯息,羽云鹤很快就过来找他了。

  羽云鹤作为兄长,倒没计较母亲和弟弟见面,没和他见面这种事,知道朱翎夫人安全地离开后反倒松了口气,不过隐隐还是有点未见到自己母亲的遗憾,毕竟时隔十七年,朱翎夫人在他印象中都变得有些模糊了。

  羽云鹤自然留下来吃晚饭了,朱翎夫人没来及吃的烤羊腿和烤肉,十之□□都进了他和烛印两人的肚子。偏偏两人还互相看不顺眼,总觉得没有对方,自己能独占自己恋人/弟弟为自己做的爱心烤肉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云小鳞真不忍心戳穿自己兄长这是给烛印烤肉的事实——)

  趁着空闲的时候,云小鳞按照小童教他的方法,给他上次在星海掘沙拍卖市场遇到的客户修复刀刃。因为是第一次试手,云小鳞还不放心地添加了小童寄给他的活灵水,能够增加修复刀刃的成功率。

  大概处理了两个小时左右,刀刃重又出了夺目的冰蓝色光芒,云小鳞觉得这武器应该还不错,不过想着都能被自己修复成功,应该也不是极品武器或者很难修复的。他觉得那客户能这么信任他,他还是挺感动的,想着又给刀刃的手柄上加了一块赤焰石,并用精神力进行了融合。

  等到修复成功,云小鳞喜滋滋地让烛印给他试试。烛印将蓝色刀刃拿在手上,稍微使用精神力催动,刀刃顿时迸出一阵炫目的蓝色光芒。

  云小鳞顿时心里充满了成就感,觉得自己的小尾巴都快摇起来了。

  烛印将刀刃还给云小鳞收好,将他抱在怀里,下巴搭在他肩上慢慢摇晃着不满地撒娇道,“你都给别人修复升级武器!都不给我!”

  云小鳞被这么一质问,竟然觉得有点心虚,解释道,“我技术还不到位,你的都是极品武器,我怕整坏了——”

  “哼,这柄蓝色刀刃也是上品武器,你不是同样修复升级得很好吗?我相信你!而且只要是你给我做的,我都喜欢!”

  云小鳞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试手竟然就算是上品武器,还这么顺利地成功了,他心里不禁真有点得意起来,觉得自己可真是天才。

  等到临睡前去查看培养皿里培育的九转仙草种子时,现土壤毫无动静,不禁又有些泄气。他想他只是运气好罢了,修复那件蓝色冰刃并不是件很难的事情。

  他照常用精神力温养了一遍九转仙草的种子,连带周围的土壤也没放过,才心里莫名戚戚地睡去了。

  没多久,帝国最大的八卦论坛——牛角论坛曝出了云小鳞是飞羽族族长前妻出轨生下的私生子!上面还附了云小鳞和小白的照片,来龙去脉十分清楚,简直就是实锤!

  虽然消息曝出后,很快就被删除,但是星网上点击量太高,而且有人将图片保存了下来。再加上当初本来就曝出过云小鳞和烛印谈恋爱的消息,他还因此早就成了帝国万千少男少女羡慕嫉妒恨的对象。虽然后来皇室言人出来辟谣,但是烛印毫不掩饰的行为,还将云小鳞见过皇帝皇后陛下,在第一军事学院大家早就默认了他们的情侣身份。

  实在是云小鳞身上带有太多爆点,种种因素酵之下,很快就展成为悠悠众口,靠删除消息设置拦截屏障,已完全阻挡不了关于云小鳞的八卦在帝国的传播。

  人们本来压根就不关心云小鳞是什么人,出身如何,即使他如果是私生子,在开放的帝国环境下,也不会认为有什么大不了的,更多的可能还会同情他,认为父母一代的恩怨,与小孩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云小鳞和烛印谈恋爱已成为众所周知的事情,人们怎么也无法接受一个私生子成为第一皇子妃,更有甚者可能成为帝国的皇后陛下,和皇帝陛下共同掌有帝国最至高无上的权力。

  因而,云小鳞迅成为了众矢之的,连十七年前的往事也被翻出来,一时间朱翎夫人也成为了众人攻击的目标。

  原先朱翎夫人星际第一美人的名号就很响亮,和飞羽族族长乃是世人所向往的一对神仙眷侣,两人都生得俊美,而且精神力卓绝。

  只是世事难料,十七年前朱翎夫人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羽岩迎娶新人,世人也不知出了什么变故,都只道羽岩喜新厌旧、薄情寡义。如今再回,现竟然是朱翎夫人出轨在先,一时间风向迅转变,对朱翎夫人的谩骂之词在星网上随处可见。

  云小鳞对这一来得太快的变故始料未及,他对世人对自己的中伤有些麻木,可是看见对朱翎夫人的谩骂却有些控制不住愤怒。

  那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就那样红口白牙、随波逐流地肆意宣泄自己的情绪,他们根本不在乎事实如何,他们只是享受预言暴力带给他们的快感而已。

  朱翎夫人这么多年来过的是什么日子,又有谁在乎?!又有谁在乎真的真相?!

  云小鳞想在星网上为朱翎夫人辩解,被烛印拦住了,“不管你现在说什么,都只会让事情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你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云小鳞理智虽然知道烛印说的是正确的,可是要控制自己,像平常一样不受影响,实在是太难了。无从辩解,当被盖棺定论的证据比真相还要充分,当所有人都相信着你不愿意相信的事情,而你心底所相信的真相甚至连自己都不能确定,这种仿佛被没顶的感觉实在是令人窒息。

  如果只是一个人踽踽独行,云小鳞还能够无所顾忌地去寻找真相;可是被世人无数双奚落的眼光注视着,被无数似有意无意的言语中伤着,这样的负重前行实在不是一件易事。

  挑战世人的眼光和舆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令云小鳞没想到的是,在消息曝出的当晚,燕老便向外界公布收他为最后一个关门弟子的消息,顿时引起帝国一片哗然。与此同时,燕老毫不避讳地坚定地站在了云小鳞这边,表示他的弟子将来绝对是最优秀的大训导师,能够配得上星际任何一个人!

  那一刻,云小鳞觉得自己胸腔满满的酸胀,他觉得自己是何其幸运——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