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8

  58

  燕老身为训导师领域的泰斗, 逃离遍帝国,很多都已经是帝国显要人物, 甚至连皇后陛下都曾是燕老的学生,因而在燕老公开声后,帝国的主流媒体很快就停止了扩散关于云小鳞身世的信息。

  即使如此,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星网的吃瓜群众太多, 消息还是流散的很快。

  云小鳞这天下午是体术锻炼课,老师带着上了二十分钟左右的课就让自由活动了。云小鳞心情不太好, 不想跟着大家一起玩耍,靠在操场边一棵大树上坐着,背对着人群的方向呆。

  贝2星球的和古地球的气候很像, 有分明的四季, 现在正是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下午明媚的春光从树叶的缝隙漏下, 斑斑点点, 操场的草地夹杂着细碎的花瓣, 云小鳞却觉得自己一点也没有这样好春光的好心情。

  他觉得自己就像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徒劳地抵挡着风浪暴雨的侵袭。他觉得自己不需要那么在意的, 可是他又忍不住不去在意。

  他可以装作不在意关于自己的一切, 向所有人证明自己他可以成为第一皇子妃, 甚至不需要证明, 他相信烛印对他的心。可是他却不能忍受人们对他母亲的中伤, 如果说他本来觉得自己是一个潇洒的可以不在乎人们眼光和言语的人。

  名誉这种事情对他而言从来都像可有可无的标签, 可是此时, 他却不能更深刻地感受到,捍卫自己母亲的名誉,这个因为他的生命,受了生活这么多磋磨的女人的名誉,比任何事情都来得重要!

  云小鳞这几天很多时候都像现在的心情一样,看着在呆,实际上脑袋里充满了各种没头没尾的思绪,然后空茫的情绪很快就会被内心的想法点燃各种不甘的愤懑。

  这时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到了云小鳞跟前,云小鳞抬眼唬了一跳,只见凌千夜蹲在他面前抱着自己双膝,下巴枕在膝盖上,一双诱惑的艳眸仿佛无辜地瞧着他。

  云小鳞忌惮道,“你想干啥?”

  “小宝贝,我看到你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觉得心疼,想为你分忧解难——”

  云小鳞只觉得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烛印每次叫他宝贝的时候他只觉得全身像被点了火似的浑身热,而这凌千夜和他非亲非故,第一次见他还想置他于死地,现在每次见到他却一副口蜜腹剑看似亲热的样子,云小鳞只觉得自己像被一条毒蛇缠上似的浑身麻。

  云小鳞转身就想走,这种祸物,他总觉得惹不起躲得起。凌千夜见云小鳞对他不理不睬,也丝毫不以为恼,自是都丝毫未变,声音懒洋洋道,“我有证明朱翎夫人清白的法子,小宝贝你想不想知道?”

  云小鳞陡然站住了,凌千夜缓缓站起身,瞧着他的背影勾起了嘴角。

  云小鳞也未转过身,冷声道,“你有什么条件?”

  “呵,小宝贝你不听是什么法子吗?”

  云小鳞转身紧紧盯着凌千夜的眼睛,脸上的神情十分认真严肃,仿佛凌千夜只要敢说一句假话他就能和他拼命。

  “嗯,古域掠奇市场有一个s级的任务,虽然难度不是最高,但是一直无人攻略,所有前去探险的人都无一生还。这个s级任务所在的纳米布沙漠,流传着一个关于星际人类和哨兵向导先知的传说,那里有人类先知留下的最后的痕迹,会给所有无知而迷茫的人类带来启示。”

  云小鳞微微皱起了眉,“纳米布沙漠的传说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这个人类先知你自然也是知道的,是第一个精神体具形的人类,精神体也并无哨兵向导之分,传说他在纳米布沙漠的封印之地留下了神启,上面应该有解答你如今困境的答案。”

  “更何况,只有人类所无法企及的神启,才能改变他们愚妄无知的偏见。”

  云小鳞挑了挑眉,“你的目的?!”

  “如果你决定要去纳米布沙漠找到封印之地,让我和你们一道。”

  云小鳞心念电转之间想了许多,他想凌千夜所说的神启,一定是十分有价值而又相当危险的东西,但如果是他自己,根本无法进入纳米布沙漠的封印之地拿到神启。他并不认为自己多能耐能比凌千夜更厉害,只是他想凌千夜笃定如果他去纳米布沙漠,那么烛印一定会跟随,而烛印作为国师预言的第一皇子的身份和命运,能够起到的作用要比他们都重要得多。

  凌千夜瞧见云小鳞明显动摇的样子也不催促,“你可以考虑一下,三天之后给我答复。到古域掠奇市场取得这项任务并没有想象中简单,需要时间做准备。”看样子像是笃定云小鳞会答应一样。

  云小鳞也没应声便离开了。

  回去后云小鳞还像往常一样,做了和烛印两人的晚饭,烛印洗碗,两人一起出去遛遛小灰和大花,然后回去烛印做自己的事情,云小鳞便很早洗漱就躺在床上进入星网到布依师傅那和小童学习。

  布依师傅瞧见他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哼道,“那些人的话你也要在意,真是一点也没有老头我的风格!”话虽这么说,但还是别扭地安慰道,“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的话,今天可以早点回去休息。”

  云小鳞点点头,笑着谢谢师傅的好意。布依师傅瞧他那笑得勉强的模样,不耐烦地摆摆手让他去找小童。

  上次修复好的刀刃,云小鳞已经寄给了客户,当时没有约定好价格,客户倒很大方地给了一千万佣金。不过遇上这档子事,也没能像往常一样让他多高兴点。

  云小鳞还是呆够了学习时间才下线,现烛印早已躺在床上担心地瞧着他,就连大黑都跑了出来,一脸眼巴巴地凑到他跟前瞅着他。

  他给黑色巨蟒取名大黑,给自己的白色小兽取名小白,还有大花和小灰,烛印对他的取名能力不忍直视,但还是秉持着他开心就好的原则。

  云小鳞辗转反侧有些浮躁,最后还是下定决心面对烛印,将凌千夜白天里和他说的一骨脑都说了出来。

  昏暗中看不清烛印的身神情,云小鳞只感到他抱住了自己,有些低沉的声音道,“你已经做好了决定?”

  云小鳞迟疑了下,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嗯——只要是你决定的,我都会支持你的。我会陪你去。”

  云小鳞本能想拒绝,可是这个任务的危险性和难度,他知道自己没法逞强,乖乖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们可以不带凌千夜——”云小鳞闷闷说道,他对凌千夜没啥好感,也不觉得自己一定有带上他的义务。

  “带上也没什么不好——纳米布沙漠的任务我也听说过,还是相当危险。凌千夜这个人,能力还是有的。”

  “可是我还是觉得他很危险——”

  “只要目的一致,有共同的利益,他也是不小的助力。”

  “再说,他可能还知道许多我们不知的信息——”

  云小鳞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两人简单地商量一番,认为这样的任务还是得再找几个帮手,可是纳米布沙漠任务太危险,即使他们自己可能都要面临丧命的危险,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不过云小鳞还是将这事和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羽云鹤。在他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是,羽云鹤也同意了这件事,但是并不赞成云小鳞以身犯险,而是提出他想办法拿到封印之地的神启。云小鳞自然没有同意,并以自己关于烛印和封印之地关系的分析打消了羽云鹤的想法,但是羽云鹤提出要跟着一起没有拒绝,毕竟羽云鹤是他的兄长,他的心情和他的是一样的!

  最后成员确定有烛印、云小鳞、羽云鹤、凌千夜、元圆、容引、熊旯、石进、叶仪、袁蛛、原婷十一人,其他人云小鳞都能理解,但是瞧着乱入的元圆他还是觉得太过玄幻。

  纳米布沙漠任务的危险都清楚地告诉了几人,但是其他人都秉持着对烛印的忠诚和哨兵的天性,并没有因纳米布沙漠任务的危险有任何迟疑。

  哨兵本来就是天生的战士,要战斗在最危险的第一前线,时刻有牺牲生命的觉悟。

  但云小鳞却感觉到了对他人生命的责任和负担。他想,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冲动,这些人也不需要陪他踏上如此危险的征程。他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不让他们丢掉性命!

  但云小鳞一直不能理解烛印和他哥怎么会答应元圆也跟着一起,他是知道元圆的祖父国师大人对这唯一的宝贝孙子看得可紧了,这么危险的地方怎么会允许他去。

  令他没想到的是,烛印和羽云鹤对他的舍友的了解好像比他都多,烛印告诉他,“国师一脉单传,都有得天独厚的天赋,元圆跟着他们,会有意想不到的好运。”

  而在学校,元圆一脸大义凛然地对他道,作为未来要嫁给羽云鹤的媳妇,朱翎夫人也算是他的准婆婆了,这样终于而关键的时刻,他怎么不去呢——云小鳞一脸懵逼,竟无言以对,心道这家伙倒进入角色真快!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1.html